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中国小说史略[平装]
  • 共4个商家     14.30元~17.00
  • 作者:鲁迅(作者)
  • 出版社:中华书局;第1版(2010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10107091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中国小说史略》:跟大师学国学

    媒体推荐

    这是一部开山的创作,搜集甚勤,取材甚精,断制也甚谨严。
      ——思想家 胡适
    这本书校辑的周密精详,至今还没有人能够追得上他。
      ——作家 郑振铎
    鲁迅的《中国小说史略》可以说是中国第一部小说史,由于他眼光深邃,对小说问题略一经心,便有高论,至今写小说史的,还没有人能超过鲁迅。
      ——知名学者 陈传席

    作者简介

    鲁迅(1881-1936),中国文学家、思想家和革命家。原名周树人,浙江绍兴人。早年留学日本,回国后曾在杭州、绍兴任教。1918年首次以“鲁迅”的笔名,发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第一篇白话小说《狂人日记》。其他名著还有《呐喊》、《彷徨》、《朝花夕拾》等专集,都表现出作者爱国主义和彻底的革命民主主义思想特色。其中,发表于1921年的中篇小说《阿Q正传》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杰出的作品之一。

    目录

    中国小说史略
    题记
    序言
    第一篇 史家对于小说之著录及论述
    第二篇 神话与传说
    第三篇 《汉书》《艺文志》所载小说
    第四篇 今所见汉人小说
    第五篇 六朝之鬼神志怪书(上)
    第六篇 六朝之鬼神志怪书(下)
    第七篇 《世说新语》与其前后
    第八篇 唐之传奇文(上)
    第九篇 唐之传奇文(下)
    第十篇 唐之传奇集及杂俎
    第十一篇 宋之志怪及传奇文
    第十二篇 宋之话本
    第十三篇 宋元之拟话本
    第十四篇 元明传来之讲史(上)
    第十五篇 元明传来之讲史(下)
    第十六篇 明之神魔小说(上)
    第十七篇 明之神魔小说(中)
    第十八篇 明之神魔小说(下)
    第十九篇 明之人情小说(上)
    第二十篇 明之人情小说(下)
    第二十一篇 明之拟宋市人小说及后来选本
    第二十二篇 清之拟晋唐小说及其支流
    第二十三篇 清之讽刺小说
    第二十四篇 清之人情小说
    第二十五篇 清之以小说见才学者
    第二十六篇 清之狭邪小说
    第二十七篇 清之侠义小说及公案
    第二十八篇 清末之谴责小说
    后记

    附录
    中国小说的历史的变迁
    《古小说钩沉》序
    《志林》序
    《广林》序
    《范子计然》序
    《任子》序
    《魏子》序
    《遂初堂书目》抄校说明
    破《唐人说荟》
    宋民间之所谓小说及其后来
    新镌李氏藏本《忠义水浒全书》提要
    大涤馀人百回本《忠义水浒传》回目校记
    《中国小说史略》再版附识
    《何典》题记
    为半农题记《何典》后,作
    《小说旧闻钞》序言
    《绛洞花主》小引
    关于《三藏取经记》等
    《游仙窟》序言
    关于小说目录两件
    《唐宋传奇集》稗边小缀
    书苑折枝
    《唐宋传奇集》序例
    柳无忌来信按语
    关于《唐三藏取经诗话》的版本
    谈金圣叹
    题《淞隐漫录》
    题《淞隐续录》残本
    《小说旧闻钞》再版序言
    六朝小说和唐代传奇文有怎样的区别?
    《中国小说史略》日本译本序
    关于古代小说的书信

    序言

    中国之小说自来无史;有之,则先见于外国人所作之中国文学史中,而后中国人所作者中亦有之,然其量皆不及全书之什一,故于小说仍不详。
    此稿虽专史,亦粗略也。然而有作者,三年前,偶当讲述此史,自虑不善言谈,听者或多不僚,则疏其大要,写印以赋同人;又虑钞者之劳也,乃复缩为文言,省其举例以成要略,至今用之。
    然而终付排印者,写印已屡,任其事者实早劳矣,惟排字反较省,因以印也。
    自编辑写印以来,四五友人或假以书籍,或助为校勘,雅意勤勤,三年如一,呜呼,于此谢之!

    后记

    右《中国小说史略》二十八篇,其第一至第十五篇以去年十月中印讫。已而于朱彝尊《明诗综》卷八十知雁宕山樵陈忱字遐心,胡适为《后水浒传序》考得其事尤众;于谢无量《平民文学之两大文豪》第一编知《说唐传》旧本题“庐陵罗本撰”,《粉妆楼》相传亦罗贯中作,惜得见在后,不及增修。其第十六篇以下草稿则久置案头,时有更定,然识力俭隘,观览又不周洽,不特于明清小说阙略尚多,即近时作者如魏子安、韩子云辈之名,亦缘他事相牵,未遑博访。况小说初刻,多有序跋,可借知成书年代及其撰人,而旧本希觏,仅获新书,贾人草率,于本文之外大率刊落,用以编录,亦复依据寡薄,时虑讹谬,惟更历岁月,或能小小妥帖耳。而时会交迫,当复印行,乃任其不备,辄付排印。顾畴昔所怀,将以助听者之聆察、释写生之烦劳之志愿,则于是乎毕矣。一千九百二十四年三月三日校竟记。

    文摘

    幻设为文,晋世固已盛,如阮籍之《大人先生传》,刘伶之《酒德颂》,陶潜之《=桃花源记》《五柳先生传》皆是矣,然咸以寓言为本,文词为末,故其流可衍为王绩《醉乡记》韩愈《圬者王承福传》柳宗元《种树郭橐驼传》等,而无涉于传奇。传奇者流,源盖出于志怪,然施之藻绘,扩其波澜,故所成就乃特异,其间虽亦或托讽喻以纾牢愁,谈祸福以寓惩劝,而大归则究在文采与意想,与昔之传鬼神明因果而外无他意者,甚异其趣矣。
    隋唐间,有王度者,作《古镜记》(见《广记》二百三十,题日《王度》),自述获神镜于侯生,能降精魅,后其弟绩(当作绩)远游,借以自随,亦杀诸鬼怪,顾终乃化去。其文甚长,然仅缀古镜诸灵异事,犹有六朝志怪流风。王度,太原祁人,文中子通之弟,东皋子绩兄也,盖生于开皇初(宋晁公武《郡斋读书志》十云通生于开皇四年),大业中为御史,罢归河东,复入长安为著作郎,奉诏修国史,又出兼芮城令,武德中卒(约五八五——六二五),史亦不成(见《古镜记》,《唐文粹》及《新唐书》《王绩传》,惟传云兄名凝,未详孰是),遗文仅存此篇而已。绩弃官归龙门后,史不言其游涉,盖度所假设也。
    唐初又有《补江总白猿传》一卷,不知何人作,宋时尚单行,今见《广记》(四百四十四,题日《欧阳纥》)中。传言梁将欧阳纥略地至长乐,深入溪洞,其妻遂为白猿所掠,逮救归,已孕,周岁生一子,“厥状肖焉”。纥后为陈武帝所杀,子询以江总收养成人,入唐有盛名,而貌类猕猴,忌者因此作传,云以补江总,是知假小说以施诬蔑之风,其由来亦颇古矣。
    武后时,有深州陆浑人张骛字文成,以调露初登进士第,为岐王府参军,屡试皆甲科,大有文誉,调长安尉,然性躁卞,傥荡无检,姚崇尤恶之;开元初,御史李全交劾鸷讪短时政,贬岭南,旋得内徙,终司门员外郎(约六六〇——七四〇,详见两《唐书》《张荐传》)。日本有《游仙窟》一卷,题宁州襄乐县尉张文成作,莫休符谓“鸷弱冠应举,下笔成章,中书侍郎薛元超特授襄乐尉”(《桂林风土记》),则尚其年少时所为。自叙奉使河源,道中夜投大宅,逢二女日十娘五嫂,宴饮欢笑,以诗相调,止宿而去,文近骈俪而时杂鄙语,气度与所作《朝野佥载》《龙筋凤髓判》正同,《唐书》谓“鷟下笔辄成,浮艳少理致,其论着率诋诮芜秽,然大行一时,晚进莫不传记。……新罗日本使至,必出金宝购其文”,殆实录矣。《游仙窟》中国久失传,后人亦不复效其体制,今略录数十言以见大概,乃升堂燕饮时情状也。
    ……十娘唤香儿为少府设乐,金石并奏,箫管间响:苏合弹琵琶,绿竹吹筚篥,仙人鼓瑟,玉女吹笙,玄鹤俯而听琴,白鱼跃而应节。清音眺叨,片时则鷟上尘飞,雅韵铿锵,卒尔则天边雪落,一时忘味,孔丘留滞不虚,三日绕梁,韩娥余音是实。……两人俱起舞,共劝下官,……遂舞着词日,“从来巡绕四边,忽逢两个神仙,眉上冬天出柳,颊中旱地生莲,千看千处妩媚,万看万种<女便>妍,今宵若其不得,刺命过与黄泉。”又一时大笑。舞毕,因谢日,“仆实庸才,得陪清赏,赐垂音乐,惭荷不胜。”十娘咏日,“得意似鸳鸯,情乖若胡越,不向君边尽,更知何处歇?”十娘日,“儿等并无可收采,少府公云‘冬天出柳,旱地生莲’,总是相弄也。”……
    然作者蔚起,则在开元天宝以后。大历中有沈既济,苏州吴人,经学该博,以杨炎荐,召拜左拾遗史馆修撰。贞元时炎得罪,既济亦贬处州司户参军,既入朝,位礼部员外郎,卒(约七五〇——八〇〇)。撰《建中实录》,人称其能,《新唐书》有传。{=文苑英华》(八百三十三)录其《枕中记》(亦见《广记》八十二,题日《吕翁》)一篇,为小说家言,略谓开元七年,道士吕翁行邯郸道中,息邸舍,见旅中少年卢生佗傺叹息,乃探囊中枕授之。生梦娶清河崔氏,举进士,官至陕牧,入为京兆尹,出破戎虏,转吏部侍郎,迁户部尚书兼御史大夫,为时宰所忌,以飞语中之,贬端州刺史,越三年征为常侍,未几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嘉谟密命,一日三接,献替启沃,号为贤相,同列害之,复诬与边将交结,所图不轨,下制狱,府吏引从至其门而急收之。生惶骇
    不测,谓妻子日,“吾家山东有良田五顷,足以御寒馁,何苦求禄。而今及此,思衣短褐乘青驹行邯郸道中,不可得也!”引刃自刎,其妻救之获免。其罹者皆死,独生为中官保之,减罪死投<马雚>州。数年,帝知冤,复追为中书令,封燕国公,恩旨殊异。生五子,……其姻媾皆天下望族,有孙十余人。……后年渐衰迈,屡乞骸骨,不许。病,中人候问,相踵于道,名医上药,无不至焉,……薨;生欠伸而悟,见其身方偃于旅舍,吕翁坐其傍,主人蒸黍未熟:触类如故。生蹶然而兴曰,“岂其梦寐也?”翁谓主人日,“人生之适,亦如是矣。”生怃然良久,谢曰,“夫宠辱之道,穷达之运,得丧之理,死生之情,尽知之矣:此先生所以窒吾欲也。敢不受教!”稽首再拜而去。
    如是意想,在歆慕功名之唐代,虽诡幻动人,而亦非出于独创,干宝《搜神记》有焦湖庙祝以玉枕使杨林入梦事(见第五篇),大旨悉同,当即此篇所本,明人汤显祖之《邯郸记》,则又本之此篇。既济文笔简炼,又多规诲之意,故事虽不经,尚为当时推重,比之韩愈《毛颖传》;间亦有病其俳谐者,则以作者尝为史官,因而绳以史法,失小说之意矣。既济又有《任氏传》(见《广记》四百五十二)一篇,言妖狐幻化,终于守志殉人,“虽今之妇人有不如者”,亦讽世之作也。
    “吴兴才人”(李贺语)沈亚之字下贤,元和十年进士第,太和初为德州行营使者柏耆判官,耆以罪贬,亚之亦谪南康尉,终郢州掾(约八世纪末至九世纪中),集十二卷,今存。亚之有文名,自谓“能创窈窕之思”,今集中有传奇文三篇(《沈下贤集》卷二卷四,亦见《广记》二百八十二及二百九十八),皆以华艳之笔,叙恍忽之情,而好言仙鬼复死,尤与同时文人异趣。《湘中怨》记郑生偶遇孤女,相依数年,一旦别去,自云“蛟宫之娣”,谪限已满矣,十余年后,又遥见之画舻中,含<口频>悲歌,而“风涛崩怒”,竟失所在。《异梦录》记邢凤梦见美人,示以“弓弯”之舞;及王炎梦侍吴王久,忽闻笳鼓,乃葬西施,因奉教作挽歌,王嘉赏之。《秦梦记》则自述道经长安,客橐泉邸舍,梦为秦官有功,时弄玉婿箫史先死,因尚公主,自题所居日翠微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