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一路两个人[平装]
  • 共2个商家     11.40元~12.00
  • 作者:盖尔?考德威尔(GailCaldWell)(作者)
  •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第1版(2012年9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020092116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一路两个人》作者普利策奖得主盖尔?考德威尔以她一贯优美坦诚的笔调,记述了两位聪明女性之间的深厚友谊如何让她们对人生中寂寞困难的时刻捧腹一笑、坦然置之的故事,展示了人性中最深层的挚情与忧伤。

    名人推荐

    有多少失去的爱令入哀痛,就有多少种不尽相同的悲伤,盖尔?考德威尔的回忆录用优美的方式证明了友谊需要一种特殊的、自由的表达。
    --理查德?福特《独立日》作者
    如果你曾有过灵魂伴侣,不管是人或是狗。这本书是为你写的。如果你不曾有过,这本情感真挚,跳出窠臼的回忆录会帮俅找到-个。
    --帕特里夏?麦康纳尔 《犬之爱》作者
    盖尔?考德威尔从巨大的损失中提炼出了一笔可贵的财富:一本暖心的回忆录,在某种程度上,包含了与生命息息相关的一切。《一路两个人》清晰、优美、热烈、睿智,感人肺腑--这本书体现了一种罕见而令人难忘的美。
    --琼?威克沙姆 《自杀索引》作者

    媒体推荐

    妙……此书体现出的真实透彻纯粹,令人心疼。
    ——《波士顿环球报》
    伤感却又充满力量……考德威尔饱含深情,绝非无病呻吟,记录下一段改变生命的友谊。
    ——“科克斯书评”
    有多少失去的爱令人哀痛.就有多少种不尽相同的悲伤。盖尔·考德威尔的回忆录用优美的方式证明了友谊需要一种特殊的、自由的表达。
    ——理查德·福特 《独立日》作者
    如果你曾有过灵魂伴侣,不管是人或是狗,这本书是为你写的。如果你不曾有过,这本情感真挚,跳出窠臼的回忆录会帮你找到一个。
    ——帕特里夏·B.麦康纳尔 《犬之爱》作者
    盖尔·考德威尔从巨大的损失中提炼出了一笔可贵的财富:一本暖心的回忆录,在某种程度上,包含了与生命息息相关的一切。《一路两个人》清晰、优美、热烈、睿智,感人肺腑——这本书体现了一种罕见而令人难忘的美。
    ——琼·威克沙姆 《自杀索引》作者

    作者简介

    作者:(美国)盖尔?考德威尔(Gail Caldwell)译者:许思悦

    盖尔?考德威尔,二○○一年普利策最佳评论奖得主,《波士顿环球报》前首席评论员。加入《波士顿环球报》之前,她在波士顿大学教授写作课程。《一路两个人》(2010)出版后仅一周,便登上《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非小说类第十九名,《奥普拉杂志》八月专题介绍,被亚马逊网站选为八月选书,在《波士顿环球报》畅销书排行榜上位列第一名。另著有回忆录《猛烈的西风》一书,回忆家乡德克萨斯州。现居马塞诸塞州的剑桥。

    文摘

    版权页:



    另一个触动我的不断重复的举动,我却无法彻底表述清楚。自打我决定跟上克莱蒙蒂娜,我就全身心地爱上了遛狗。我得过小儿麻痹症,因此走路终归有点微跛踉跄。不管我多么努力想要弥补,我在路上仍旧比自己愿意承认的更加赢弱。九月末我们出去散步,树林的地面铺满了刚掉下来的橡子,我不停地在上面打滑,摔了不止一次。我从小到大一直就是这副蠢样,我早就习惯了。我不以为然地这么说。但我没有说,我也习惯了旁人尴尬的反应。当我解释我的跛足是因为得过小儿麻痹症,旁人要么就是过分关心,要么就是颇不自在。从未有一秒钟质疑过我能力的卡洛琳,两种反应都没有。在我绊了第一跤之后,每次我一踉跄,她就伸出一条手臂撑住我,扶着她就像抓着一根树枝那样自然。如果以我的能力,生来就是个慢行者,那卡洛琳就是个冲刺者--她又快又灵活,而且不管是否出于自愿,总是急匆匆的。但是当她了解了我的惯常步速,她就慢下步伐和我保持一致。
    除了都曾有过姐姐,我们的童年毫无共同之处。卡洛琳是双胞胎里的妹妹,比她姐姐贝卡晚出生几分钟,她们姐妹俩始终关系密切。我在德克萨斯州有个好朋友也是双胞胎,因此我发现卡洛琳有一种类似的特质,可能是源于自打出生时就成双的状态--她有一种与人亲密的能力,有时显得私密而又绝对。我姐姐比我大两岁,我在成长的过程中习惯于同时被管教和被照顾。我是第四代德克萨斯人的女儿,我的祖上是艰苦奋斗的农户。我的父母在荒凉的德克萨斯州潘汉德尔安家立业,我父亲曾在二战期间担任军士长。卡洛琳在剑桥的知识分子圈里,用她的话来说备受呵护地生活。她父亲在我遇见她之前几年死了,他曾是一位深受尊敬的精神病医生和精神分析学家,卡洛琳与他心灵相通,深深地爱着他。在我们做朋友后不久,她曾丝毫不开玩笑地告诉我,在她只有六七岁的时候,她父亲曾坐在她床头,拿着标准横格纸和笔,询问她做的梦。她母亲是个艺术家,不善交际,在卡洛琳父亲死后一年也撒手人寰。她在三十几岁的头两年里接连因为癌症失去了父亲和母亲。可谓是祸不单行。之后她又在酒精里泡了一年,直到一九九四年被迫接受康复治疗。
    这些大部分我是从她的书里知道的,还有一些则是第一次漫长的午后林间漫步时她对我说的。那天我还知道她刚跟交往了六年的男友分手--一个姓莫雷利的心胸宽广的男人。结果这次分手只是暂时的。莫雷利和我成为朋友后,卡洛琳和我经常叫他“美国最后一个好男友”。这些零星的点滴--我们友谊最初阶段的叙述性展开--属于一个身手矫健、表情冷峻的女人。在我看来,她像是那种在冰雹成灾的天气里,你会让她开着拖车送你回家的人。她很坚韧,从不显山露水。在不止一次危急关头,她的可靠始终未曾动摇,而我也对此越加确定。我怀疑这部分来源于她的实践:在战胜了厌食症和酒瘾之后,她已经走过了她所认为的最深层次的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