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秘书守则[平装]
  • 共3个商家     18.30元~22.40
  • 作者:勾影(作者)
  • 出版社:朝华出版社;第1版(2010年4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542315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秘书守则》:以另一种方式完美诠释《第三种爱情》和《杜拉拉升职记》!《秘书守则》是一本秘书指导守则!《秘书守则》也是一本教你怎样规划职场及成长的指南!《秘书守则》更是一本教你怎么去爱的爱情圣经!

    媒体推荐

    这是一个真实的职场,这是一段令人唏嘘的爱情。真实、流畅、朴实的叙述,将人带入到那个特定的故事背景中。感动又纠结于那段想爱不能爱、想要要不到的爱情。慢慢从不解和不屑到理解和尊重。看完,心中有些感情欲出不出,久久徘徊不去……
    ——《相思意》作者 漠漠无雨
    职场文看了很多,动辄一飞冲天,无比夸张。在《秘书守则》,里,我看到努力、踏实、投入、稳扎稳打等这些简单而又实用的感觉。柳冬睛一步一个脚印、慢慢而又艰难地往上走。她自卑又自傲,谦虚又自信。她有着灰姑娘的身世,最终,她自己提着水晶鞋,转身离开王子,找到一条属于自己的路。为她欣慰,为她自豪,因她感动。好文。
    ——《流木》作者 吴小雾
    首先是民营大家族企业这个职场,引起我的兴趣。欲罢不能看完后,忍不住问了勾影。果然,这是她切身经历过的一段职场经历,难怪写得如此真实、深刻。我想起了几年前看过的一本书《第三种爱情》。今日我又生出一些同样的感慨。我想由衷地说:“柳冬晴,你要幸福。”
    ——《恍然如梦》作者 月下箫声
    职场与言情的完美结合。职场菜鸟柳冬晴遇到那个领自己入门、带自己成长、给自己机会的上司李煜。这是爱,还是互相利用?相较于男主角慕朝夕来说,我更加喜欢李煜,喜欢这个真实而又残酷的神秘男子。他就像罂粟一样,让人离不了,可是不离开又不行。遇到这样的男人,是幸,还是不幸?他如流星般出现又消失,却是作品中最闪亮的一瞬。
    ——《KAO,被潜了!》作者 金刚芭比

    作者简介

    勾影,曾用名莫衣,毕业于华南师范大学秘书系,从事高管秘书长达5年之久,现从事金融咨询业。积累了丰富的工作经验,对商业及爱情有独特的见解,擅长写现实爱情故事,文字真诚感人,易引起读者共鸣。

    目录

    第1章 初入乐高
    第2章 第一天上班风波
    第3章 可恶的家族式企业
    第4章 可恶的二公子
    第5章 一撞“失身”
    第6章 连升四级
    第7章 我不傻,真的!
    第8章 你我都不是灰姑娘
    第9章 朝夕泡妞手段
    第10章 值得吗?她真不知道 br>第11章 烦人的人际关系
    第12章 现代后宫
    第13章 情不自禁
    第14章 脱不下的高跟鞋
    第15章 放弃吧,朝夕
    第16章 “故人”相见
    第17章 怎么爱
    第18章 比赛
    第19章 无法改变的出身
    第20章 血淋淋的过去
    第21章 你我的轨道
    第22章 挑嘴的爱情
    第23章 理智的放纵
    第24章 伤感的中秋
    第25章 勉强的大会
    第26章 梦想的坚持
    第27章 办公室风波
    第28章 身不由已
    第29章 病后相见
    第30章 再见姚平之
    第31章 心痛的抉择
    第32章 鬼迷心窍
    第33章 我只想要你
    第34章 无路可退
    第35章 恢复平静
    第36章 不放弃
    第37章 乔迁之喜
    第38章 命若繁花
    第39章 孩子的事

    文摘

    第一章 入职
    柳冬晴在人力资源部老何的带领下,快速在宿舍安顿下来。
    这一切,对她来说,尤若作梦,前天她还在人才招聘市场人挤人的推销自己,今天便已经在徽源市三大电信巨头之一的乐高集团任职,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前台,但她仍然十分的兴奋。
    宿舍在一楼,虽然吵闹了一点,但十分便利,这种正式规划建筑的宿舍楼,结构紧凑,安排合理,摆了四张双层铁床,实际只住一层,上头便摆放行李杂物,干净清爽,外加一个两个水龙头的阳台和不到二平米带淋浴的洗手间,没有热水,徽源四季如夏,纵然极冷的冬天,也不会超过二个月,房间有插头,每个床都备有一个热得快烧水。
    “你好,我叫柳冬晴,以后请大家多多关照。”初来乍到,她谦虚的向三位舍友打招呼,正是刚下班的时间,天气炎热,其它人正准备衣服冲凉。
    “哦,你是哪个公司的?”对床的长发上了点年纪的女孩子问她。
    这个问法对柳冬晴来说,是有些稀奇的,一般正常的问法是,你分在哪个部门,但这是在乐高,集团下有三家分公司和一个集团总部。
    “哦,我是维扬公司的。”她马上反应过来。
    于是其它三个女孩子不冷不热互相介绍一番,也算相熟了,一阵悠扬的乐曲响起,对床的何文丽率先起身,拿起碗筷,对柳冬晴道:“这是食堂开饭的音乐,你收拾一下赶紧去吧,否则等到六点,是流水线上的工人开饭时间,便要一直排队了。”
    “好的,谢谢。”她点点头,一想没有买饭盒,还是算了,不挤这热闹,乐高工业园区太大,她松懈下来,坐在床头想看来还得好几天才能了解这个集团的规矩和文化。
    “维扬公司是刚刚成立的,正急需人。”住她隔壁床的女孩子叫李映珍,刚刚大学本科毕业,设计专业,在集团海外事业部工作,有些高人一等人感觉,临出门前这样道了一句。
    柳冬晴没回话,待她出了门,才不置可否的笑笑,虽然年纪相仿,可25岁的她,却已经工龄七年,算是职场老油条。
    房间顿时静了下来,柳冬晴便专心摆放物品,她从家里来得匆忙,所有物品一个箱子便全搞定了,当初特立为招聘置办了好几套衣服,都没有派上用场,乐高有统一的工作服,她便坐在床头发呆,头顶的大风扇飞速的转,带来些凉意。
    刚洗过澡,室友们便都回来了,她在阳台洗衣服,另一个水龙头,她们三人轮流在洗碗,阳台是镂空的,从这里望去,便可以看到B幢宿舍,阳台正对着阳台,洗碗声不绝于耳,抬头望去,六层楼,每个小格间都满满晾挂着衣物,红白橙蓝,煞是可观。

    又一阵开饭的乐声飘过,便听到整个工业园区热闹起来了,柳冬晴探出头去,成群结队的细红条厂服工人,从厂道纷涌挤向食堂,吵闹一遍,她不由得笑了一下,这陌生的工作环境,让她觉得颇为新奇,不知道迎接她的工作,会是什么模样。
    柳冬晴晒衣服时,4号床刘安兰和李映珍正在说话。
    陌生的人,陌生的话题,柳冬晴很快便放弃倾听,这时想插上话,和她们熟悉好像不太可能。
    她打开箱子,把常穿的衣服叠好,放到枕头边,何文丽和男朋友甜蜜通完电话,心情甚好,便对她道:“食堂下面有个商场,是老板娘开的,里面日常吃的,用的都有,饭盒里面也有卖的,不讲究的话。”
    “当然不会,我看这里好像离市里还有段距离,平时你们怎么过的?”
    “门口有趟车,5号线,直接到市区,平常我们都是在西湖站下车,那里有条步行街,还有一个丽珠购物商场,你刚来徽源的话,可以到西湖景区玩一下,住久了都差不多。”何文丽说着打了个哈欠。
    柳冬晴一边点头,心里默记着。
    “映珍,你刚说的顾彦,是不是慕董的秘书,这回上任维扬公司总经理的那个?”何文丽突然插入李映珍和刘安兰的话题。
    “就是他,不过肯定没有什么实权,去了就是帮慕董监视二公子的。”李映珍着说二公子三个字时,是不屑和搞笑的口吻,柳冬晴猜想,这个二公子一定是不务实的败家子类型。
    刘安兰道:“这也说不定吧,慕董这么信任他,还专门为他成立一个分公司,看来是想克制捷运公司。”
    “这事我看悬,摆明把二公子架空了,捷运市场部和研发部一分出去,就剩一个采购部和制造部,没有什么实力。”
    柳冬晴听得一头雾水,不过也感觉这事跟她扯上了关系。
    “柳冬晴,你要是在维扬的总经理办公室就好了,回头给我们报些料。”李映珍又道。
    柳冬晴觉得自己的小小前台职位,实在太对不起她们的八卦。
    “是啊,希望我能升上去。”她打着哈哈。
    这时门外有人叫她,柳冬晴马上起身迎了上去,是马新梅,当时她们在人才市场一起面试前台职位。
    “我去商场买个新席子,你有要买的吗?”马新梅是徽源本地人,爱笑,嘴大眼小,脸上明显的特征就是眉毛离眼特别近,有点异域的风味,笑起来特别有味道,配上几颗雀斑,更显活泼。
    “好,等我一下。”她回房拿了钱包便和马新梅出了A幢宿舍楼。
    A幢宿舍格局成凹字型,和集团总部面对面,宿舍没有死角,一眼望去,三观尽收眼底,宿舍和厂区间有个大的蓝球场,在夕阳的余辉下,一群热火青年正在挥洒汗水,四周都围满了人,不是看球赛,而是三三两两聚在一起闲聊,偶尔扫一扫赛场,当作看一部无聊的电视剧;广场比起闷热的宿舍来,清爽多了,连蓝球场的大花坛都坐满了人。
    “我心里可真着急,为什么不是分到捷运或是模具厂呢,我宿舍的人说,维扬公司说不定几天就解散了,真可怕。”马新梅到底还是没有说集团总部,以她们的中专学历,是望尘莫及。
    柳冬晴一边选购饭盒一边道:“应该不会吧,乐高这么大,这个决策一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而且一次还招聘这么多人,不可能这么不负责任。”
    马新梅便又笑道:“其实我担心什么呀,我分在市场部做文员,好过在总经理室。”
    柳冬晴想起,当初复试自己的就是总经理办公室主任郭向阳,看起来有些才华,很有主见的样子,柳冬晴记得他,是因为他左手大拇指上多长了一个小指头,翻她简历时,无可避免的在她眼前晃动,她越想忽略,反而对这第六指记忆深刻。
    郭向阳对她印象很好,聊得不到三句,便马上让她来上班,临走送她出门,道了一句:“柳小姐长得很乖巧,做事虚心,应该是个工作踏实的人。”
    “谢谢郭主任,我一定不会辜负您的厚望的。”她感激道,内心狂跳不已。
    马新梅和柳冬晴买完东西回来时,便已经手挽手,以好姐妹自居,一问,才知道她就分在隔壁宿舍,二人约好一起上下班便各自回屋休息。
    何文丽和李映珍出去玩了还没有回来,刘安兰已经呼呼大睡。
    柳冬晴一边啃着面包,一边翻着郭向阳给她的乐高集团的宣传资料,临睡前,便已经对公司主要领导人的名字背得滚瓜烂熟。
    尤其是慕家三位公子,慕朝夕,慕朝阳,慕正中,外加一个她的顶头上司,顾彦,结合何文丽李映珍说的一些素材,晚上竟然做了一个惊险异常,俗套诡异的豪门家族争夺战之类的梦,一晚上都激情澎湃,活生生的一个三国演义,动人心魄。
    真是见鬼了。
    柳冬晴半梦半醒骂了一下自己。
    第二章 第一天上班风波
    乐高工业园区,除了集团总部是三层办公楼以外,捷运公司,维扬公司,模具厂及研发部门都是两层,连慕家的别墅也是二层。
    一丝不苟的白色外墙,中间装饰蓝色线条,简洁大方,视觉统一。
    厂房与厂房之间,无一例外,都配了整齐的花坛,点缀其中,给这工业味极浓的建筑带来些暖意。
    早晨,两幢宿舍的员工在蓝球场汇合,又分流往各个分公司,柳冬晴和马新梅走在人群中,看着这景象,不禁咂咂舌。
    “乐高可真大啊。”
    柳冬晴点点头,“不过格局很简单,四幢厂房一对一,成田字型,怎么也不会迷路。”
    没穿厂服的她们在人群中也格外的显眼,捷运公司和维扬公司的总经理办公室都在2号厂房的2楼,她们先到集团的人力资源部老何那里拿了考勤卡,才去维扬公司报道。
    考勤机正放到二楼的前台,大家都排队等着打卡,柳冬晴望着那张临时不知道哪里找来的老旧前台,悲哀的想,那里就是她的办公桌了吗?她的工作就是从一天监视员工考勤开始的吗?
    她这时便有些后悔,辞去东海药厂的营销总监助理的职位,不知道李煜会怎么想她。
    马新梅还不知死活道:“冬晴,这里可是风水宝地,多清静,无人打扰,还可以开窗看风景。”
    窗户一打开,便是工业园区的大门口,然后是马路,还能看到马路对面整齐的排着十几家小饭馆,快下班时,马路那里更繁华,水果摊,一元一件杂物摊及地摊衣服便摆个水泄不通,果真的是风水宝地。
    前台对着楼道口,右侧就是又长又深的办公区,瓷面地板砖,光亮透人,高跟鞋踩在上面,咯咯作响,门对门的办公室,你进我出,一派繁忙的景象。
    二人有些不安,找到总经理办公室,郭向阳已经在等她们了。
    总经理办公室一分为二,外面是郭向阳办公,他坐在最低靠窗,前面还空了一个位子,便于他监视?

    隔着磨沙玻璃的里间,便是顾彦的办公室。
    “来了,正好,柳冬晴,你不用坐前台,以后协助我的工作,当我助理。”郭向阳热情道,指指空着的这张办公桌。
    马新梅兴奋的摇了摇柳冬晴的手。
    “谢谢郭主任。”柳冬晴松了口气,那个风水宝地还是留给其它人坐吧。
    郭向阳让她坐着等一下,便带马新梅去对面的市场部。
    柳冬晴扫扫办公室的摆设,果真是万事待新的格局,新人新气象,她也不敢偷懒,新官上任都三把火,作为新员工的她自然要好好表现,不待郭向阳安排,拿起抹布便将办公室到处都抹了一遍,又帮郭向阳泡了茶,整理他办公桌上杂乱的文件。
    做好后,便打开窗通气,正对着一号厂房,一个女孩子也正在清扫,拿着抹布在窗台边抽打,掀起一层灰雾,柳冬晴看她捂着嘴拼命抽打的模样,露齿笑开,那女孩还朝她摇摇手,便关窗不见了人,柳冬晴又觉得这一天真美好,心情经这一沉一升,如坐云宵车。
    这时郭向阳还没有回来,柳冬晴还去市场部看了一下,那里气氛活跃,一群人正和郭向阳开着玩笑,马新梅也乐不可支,看样子,一时半会还结束不了。
    她便坐在办公桌前温习宣传资料,看了一会,便忍不住打了个哈欠,顾彦巧在这时匆匆进来了,一进门便对着一个陌生的女孩子打哈欠的模样,还退回身,看是不是走错了门。
    柳冬晴忙收嘴起身,动动唇,却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
    本来一句,你好,你找谁,想想还是没敢说,万一是总经理那真是糗。
    顾彦愣了一下,随口问道:“郭主任呢?”
    边说着脚步已经匆匆进了里间的办公室,柳冬晴紧张的也跟了进去,“带新员工去市场部了。”
    顾彦哦了一声,将资料放下,正要往大班椅里坐,又捂捂鼻子,抽了一沓纸巾就擦自己要活动的范围。
    柳冬晴好像脑子好像突然被打了鸡血,冲动按住他的手,抢过纸巾,飞快道:“顾总,让我来!”
    “哦,好。”顾彦又一愣,拿起资料坐到沙发,开始看,一边看一边问道:“你是新来的文员?叫什么名字?”
    “顾总,我叫柳冬晴。”柳冬晴先飞快的把沙发前的茶几收拾干净,方便他放材料,然后飞跑出去开始洗抹布,准备好好清理一下刚从家俱厂搬来的老板桌。
    “你做事情挺利落的,以前工作过吗?”
    “是的,顾总,工作五年了。”柳冬晴从桌子里伸出头来,已经满头是汗,回答时,手里的工作可没有落下,顾彦嗯了一声抬头,她人又不见人,于是摇头一笑,轻咳两声,聚集会神看起手头的材料。
    其间,顾彦手机响个不停,柳冬晴更是不敢有丝毫的耽误,收拾干净马上迎顾彦落坐,她做事,做起劲来了,便一定要做完,于是顺便把文件柜也清理了一遍。
    郭向阳总算是回来了,和顾彦打声招呼,便介绍起柳冬晴,“顾总,这姑娘不错吧,裴菲菲没有来报道,就让她顶替了。”
    “嗯,挺踏实的,有干劲,维扬公司就是需要多一点这样的人。”
    柳冬晴松了口气,道了谢,见郭向阳有事要和顾彦汇报,体贴的替他们关门退出。
    刚过九点,郭向阳出来通知各个部门开会,柳冬晴便认真的听,郭向阳留一句让她看门,便和顾彦一起走了。
    柳冬晴不能再把自己当新人看,拿起郭向阳刚才的联络单,开始记人记电话,这时倒是有阿姨过来打扫。
    “阿姨,不用了,这里我已经清理过了。”柳冬晴笑道。
    “哎呀,你都弄过了啊,这怎么好意思,明天我来早一点,今天因为二公子的办公室从集团搬到捷运公司,我要先打扫那里。”阿姨虽然这样说的,但还是到处瞅瞅,有没有需要她再补救的地方。
    柳冬晴拿着前两期的会议纪要在看,马新梅在门口探头探脑,柳冬晴笑道:“进来吧,没人呢,都开会去了。”
    马新梅拍拍胸,搬了椅子坐在她旁边,“你这边怎么样,市场部挺好玩的,老大一走,大家都聊八卦,我听了很多好玩的事。”
    “行,下了班你说给我听。”
    马新梅拉了拉她后背湿透的衣服,惊讶道:“你干嘛啊,百米赛跑去了?”
    “没事儿,运动了一下,对了,你们市场部老大叫什么名字?”
    “顾新全。”
    柳冬晴便低头在联络单上找,“哦,对,是他。”
    马新梅来了劲,“我跟你说,顾新全长得又矮又胖,脸像脸盘一样大,特土,人挺幽默,不过我感觉他挺色的。。。”
    “喂,你小声点。”柳冬晴四面瞅瞅捂住她的嘴,“咱们刚来,你乖一点,快回办公室去吧,万一顾总他们回来,就不好了。”
    马新梅点头,临走还不死心问道:“冬晴,顾总长啥样,帅不?凶不凶?是不是感觉特阴险,否则怎么取得慕董的信任。。。”
    柳冬晴哭笑不得的推她出门,“受不了你了,快走吧。”
    秘书守则第一条:秘书和在领导身边工作的职员,知道很多机密事情,一定要严格保密,不能为了显示自己的优越,随意乱说。
    虽然柳冬晴现在对顾彦一无所知,但一向格守自己的本份。
    第三章 可恶的家族式企业
    维扬公司倍受整个工业园区的关注,自然,顾彦,郭向阳,柳冬晴这三人,也成了谈论之资。
    室友知道柳冬晴进了总经理办公室,挺为她高兴的,除了李映珍。
    “你运气真好,连升二级,我这个职位当时有二十个人竞争。”她说起来仍然十分的自傲。
    “你真厉害,刚毕业就能打败许多有工作经历的人。”柳冬晴附和道。
    李映珍看着她笑了一下,这是柳冬晴来宿舍她给的第一个笑容。
    “我们做设计的,看的是创意和天赋,不是工作久了就行的。”
    她这话还是格外有含义,柳冬晴却不认同,设计是要天赋,可是没有后天的经验以及对生活的细腻和发现,也是不行的。
    相反,何文丽对柳冬晴目前的职位另有看法,“其实冬晴,你当前台的话,算是捷运公司和维扬公司一起请的,比较保险,我今天还听到二公子在慕董那里吵了一架,当时顾彦还在,我挺替他不值的。”
    柳冬晴却对顾彦的印象很好,长得白净,高瘦,穿起那件无领的白衬衫,整个人看起来像个书生,格外的文雅,他的气质也是不愠不怒,很沉稳的模样,也许是在慕董身边当了三年的秘书有关。
    “对啊,文丽,你们当时不是在同一个办公室吗?”刘安兰突然道。
    “对,但我没有和他共事多久,我以前在公关部,后来才调到董事长办公室。”
    何文丽是长春人,从小就会汉语和朝鲜语,目前在董事长办公室做韩语翻译。
    “不过顾彦这人蛮好的,老板很器重他,他脾气也不错,当时还策划了好几个项目,帮公司赚了不少钱呢。”
    柳冬晴想起,顾彦这几天开会,都是在说一个手机小灵通研发的事情,好像和合作方前期接洽得差不多了,研发部的叶开天天往总经理室跑。
    李映珍低头修着指甲,一边道:“捷运在二公子手里,确实没有什么发展,慕董其实也挺偏心的,手机事业部给老大做,现在谁不知道,电话机不赚钱了。”
    柳冬晴倒是老实的插了一句:“乐高是做电话机起家,在这一行算是老大,销售渠道又稳定,捷运公司对乐高来说是很重要的。”
    “大有什么用,光有名气,没多少利润。”
    柳冬晴便不再回话,李映珍说的是大家都公认的事实。
    企业做大了,总是避免不了这样的问题,乐高不可能放弃捷运,但必须开发新的市场和产品。
    所以她坚信,维扬公司不可能如她们所说,只存在一时。
    刘安兰喜滋滋道:“这样看来,还是我们模具厂最好。”
    李映珍不屑道:“是,就你最好了,你家老三最爽,模具厂只做捷运和展阳的生意,脑子都不用的。”
    刘安兰道:“你有什么好不平的,展阳目前可是香悖悖,二公子和我们三三想要都要不到呢。”
    柳冬晴见她们看样子要闹得不愉快了,忙道:“展阳是哪里,我怎么没有听过?”
    何文丽笑道:“她们俩就是这样,一个太子派,一个老三派,时不时要争一下,有啥好争的啊,争来争去,又捞不到一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