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李清照:人生不过一场绚烂花事[平装]
  • 共1个商家     12.80元~12.80
  • 作者:卫淇(作者)
  • 出版社:哈尔滨出版社;第1版(2010年7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8401704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李清照:人生不过一场绚烂花事》是一部优秀的文学作品,可以影响人的一生。它装帧精美雅致,清淡如菊。作者则是写惯了古典文学解读的名家卫淇,此次文笔仍旧浪漫,写作视角仍旧独特,语言则更加洗练柔美,耐人寻味。细细品读,可知这是一个精心打磨的好选题。只要翻开页面,历史感即扑面而来——南宋末年的美人与酒、弦歌雅意,转瞬间,风云突变,国家败落,凋零,举家流浪,兵燹涂炭。行文流水,或如涓涓细流、沁人心脾,或大刀阔斧,豪情万丈,一名作家所做的功课和大量案头工作,于字里行间彰显无遗。《李清照:人生不过一场绚烂花事》非常值得收藏,推广。

    作者简介

    卫淇,本名康伟。康姓故国在卫,《诗经?卫风》的起篇是《淇奥》,故以卫淇为名。现居深圳。喜好古典诗词和历史。目前已经完成和正在创作的作品有《人间词话典评》、《凋零的时光——诗说历史》、《词人与花两相若》等

    目录

    序之一:眉黛浅处的哀怜与歌
    序之二:人生几何花烂漫
    风住尘香花已尽
    落日熔金,暮云合璧
    自是花中第一流
    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起解罗衣,聊问夜何其
    天接云涛连晓雾
    故乡何处是?忘了除非醉
    寂寞尊前席上,惟愁海角天涯
    熏透愁人千里梦,却无情
    草绿阶前,暮天雁断
    新来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
    梦断漏悄,愁浓酒恼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正人间天上愁浓
    莫许杯深琥珀浓
    常记溪亭日暮
    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卖花担上,买得一枝春欲放
    湖上风来波浩渺
    此花不与群花比
    绣面芙蓉一笑开
    红酥肯放琼瑶碎
    绰约俱见天真
    雪清玉瘦,向人无限依依
    一年春事都来几
    梧桐落,又还秋色,又还寂寞
    小院闲窗春色深
    晚风庭院落梅初
    倚遍阑干,只是无情绪
    险韵诗成,扶头酒醒,别是闲滋味
    卷起重帘留晚照
    暖雨和风初破冻
    四叠阳关,唱了千千遍
    玉瘦香浓,檀深雪散
    永夜恹恹欢意少
    花影压重门,疏帘铺淡月
    伤心枕上三更雨,点滴凄清
    寒日萧萧上锁窗
    归鸿声断残云碧
    春归秣陵树,人老建安城
    酒醒熏破春睡,梦断不成归
    良宵淡月,疏影尚风流
    淡荡春光寒食天
    病起萧萧两鬓华,卧看残月上窗纱
    帘外五更风,吹梦无踪
    人间天上,没个人堪寄
    年年雪里,常插梅花醉
    长记海棠开后,正是伤春时节
    后记

    序言

    序之一:眉黛浅处的哀怜与歌

    在这个嘈杂的年代,有一本清静的书捧在手心,或许也是一种幸福。
    李清照这个名字对于很多人来说并不陌生,而也许人们对她的印象只是寥寥数首如《声声慢》、《一剪梅》、《武陵春》、《醉花阴》之类的名作,又或是“婉约词宗”,以及“男有李后主,女有李易安”之类的赞誉。的确,她也完全配得上这些人们给她的桂冠。但于她而言,那并不是她的全部。她也并不仅仅是那个多愁善感的小女子。她的个性与她的词一样,让人且迷恋,且哀怜。
    她灵秀聪慧,少有才名,备受人们的嘉许。而她亦率真果决,敢爱亦敢言。但这却为她带来了身前身后的种种忌恨与诋毁。她爱花,爱酒,爱这如春光般烂漫的人生。但命运却只在她手上放了一半的幸福。前一半是美满甜蜜,后一半却只留给她苦涩流离。
    虽则她多才而又博学,但现实却总是如此的残酷。她对于太多太多的事情,亦属无能为力。而那些眉黛浅处的哀怜与歌,只被她轻轻的别在诗笺之上,留给我们一个帘卷西风时的婉约背影。
    从中学时开始,我就被她的那些盈动流转的词所深深折服。但直到很久以后,当再一次读到她的词,心中早已是别样的感受。原来,初次见到漱玉词时的那份惊艳,终究还是肤浅。
    且掬一捧心香,与这不息流转的时光。当我们再来读她的词,或许不仅只读那些绝美的言辞与意象,或许,我们更要读的,是她的心。
    每每读易安词时,总有一种优雅而安静的感觉浮上心头。她的词,几乎看不到生僻的字,大多都是一些简单的字句,甚至于口语俗语都被她信手拈来。但在她的笔下,这些不起眼的文字仿佛忽然间就有了生命,有了情感,如同那位在水一方的伊人,让人倾倒且迷恋。即便是精思巧构,也从不留任何痕迹。她的词,宛如写于水上。千古以来,惟有她才有这样的情思与文采,亦只有她才配得上这样的称许。
    点墨,亦即是她的寸心。那些词中的每一个文字,都自有她的深意。我们不能只是望见了花的美,却忘却了她的香,乃至于深藏于其中生生不息的生命力。在那些绝妙华章之后,藏着一颗怎样的玲珑词心?而我们,又会看到怎样的一种温婉与多情呢?
    所以,终于临到要写完这些文字,我终究还是有些小小的惶惑与不安。我不知道自己生涩的笔,是否能勾勒出她的嫣然轻笑,或是浅黛凝愁;亦不知道是否又能拂开历史的迷雾,望见那个她至真至纯的心。
    或许,我只是能希望,所写下的每一个字,都会有温暖的触觉吧。
    此为序。

    卫淇
    二〇一〇年一月于深圳


    序之二:人生几何花烂漫

    李清照是爱花的,她爱花怜花,亦总与花结缘。那一本薄薄的漱玉词,溢满了各样的芬芳,仿佛就是四处花开的盛迹。
    然而命运于她,却宛如一段穿越季节的旅程,从春到夏,又从夏到秋。起先绚烂无边的明媚与美好,却终湮没于那悲凉无奈的风中。而她原本清澈的眸,亦从此抹上挥之不去的阴霾。
    所以,在很多她的词中,总是充满了怀念与感伤。人生几何花烂漫?这或是她萦于心中久未吐露的轻叹,亦是让人默然无言的冷峻人生。
    李清照生于宋神宗元丰七年(公元一〇八四年)。这时正是北宋王朝最为煊赫繁华的时期,其间杰出人物灿若繁星,唐宋八大家当时就占了三位,司马光也就是在这一年将他的史学巨著《资治通鉴》呈给神宗。此时的词人,可以说几乎集北宋名家之大成,苏轼、秦观、周邦彦、晏几道、贺铸等均在世。她的父亲李格非也颇有文名,其《洛阳名园记》名闻天下。当一位聪明灵秀的才女幸遇这文风阜盛而又安乐太平的世道,她迸发出如此让人惊叹赞许的才华,也就不奇怪了。
    少女时代的她是父母的掌上明珠,结缡之后她是丈夫的倾心挚爱,她几乎拥有女人所能拥有的一切美好,仿佛她就是这世界的宠儿。所以那时候的她,是充满着率真与活力,甚至于有些小小张扬的。虽然生活总有些小小的波折,但总的来说她还是很幸福的。在汴京,在青州,都是她毕生难忘的美好时光。那些时光,宛如如梅花般灿然而笑。所以,你总能在这时候她的词中读到喜悦、欣然与恬美。那一枝新婚时她别于鬓边的嫣红,那一抹月下秋桂的芬芳,那一树庭院中淡淡妆天然样的梅花,又或者那个花下轻轻摇摆的秋千,这些都是她与花的约定。
    但这一切的美好,却宛如那个远去的春天,让人慨叹且怀念。靖康二年,金兵破汴京,俘徽宗、钦宗北还,北宋灭亡。而她所有的幸福,也被这无情的现实击得粉碎。她生命的后三十年,只剩下了难言的苦楚与凄凉。祖国破碎,丈夫骤逝,她在颠沛流离中尝尽了孤独况味。曾经的那些花儿依旧妖娆盛开,只是在她眼中,却早已变了一番模样。春来花烂漫,秋至月如霜。她此时的词,早已经洗尽铅华,不华美,却更动人。而她用珠玑文字描出的心路历程,也终被我们铭记。人生几何花烂漫——本书的主旨,也正在于此吧。
    李清照流传下来的词作很少,但从那些精致的文字中,我们依旧可以看到她天真的笑影,看到她眉弯的浅愁,看那些曾经的优柔岁月随风飘逝。而她的那些怀念与倾诉,也终被每一个喜爱她人格与词作的人们所铭记于心。

    卫淇
    二〇一〇年三月

    后记

    终于停笔写完时,心中还是有些感慨的。这一部书,虽然写来辛苦,但此时亦只能惟求无愧吧。
    李清照是从我中学开始就很喜欢的一位词人,她的词作,言浅意深,又别有一番婉约味道。而她的性格与经历,却又充满了争议。有人推崇备至,却又有人鄙薄不屑。在今天看来,她无论从哪方面说都称得上词史乃至于古典文学史上的一位大家。
    但这样一位才女,所流传下来的词作仅仅只有五十首左右(具体词作多少各版本看法不一,但总数都在五十上下)。相对于她取得的成就而言,她所流传下来的作品显得实在是太少太少。很多婉柔清丽的词作,现在都已经无缘得见了。而我们也只能根据这五十来首词作,去追寻她一生的足迹和心路历程,去发现那个于凄风冷雨中孤独跋涉的清秀背影。也希望通过书中的这些文章,能描摹出这位宋代乃至整个古代的第一才女的个性和才情。
    这是古典诗词系列的第一本,正在写作中的还有《纳兰容若:我是那一盏微笑的莲灯》和《词人与花两相若》两本书,希望也能尽快完成与大家见面。
    最后,略说下书中的一些须提及的事项:
    一、李清照词的字句校对、典故解释,以及李清照年谱、诗词创作年代考证等,均本自王仲闻先生的《李清照集校注》和徐培均先生的《李清照集笺注》,其中或间有少许不同见解之处;
    二、文中未提及的诗歌译者,《梦断漏悄,愁浓酒恼》一节聂鲁达的诗为李宗荣先生所译(选自他所译的《二十首情诗与一首绝望的歌》),《卷起重帘留晚照》一节中里克尔的诗为冯至先生所译。所有的英文诗均为自译。
    特在此注明并致敬意与谢意。

    卫淇
    二〇一〇年一月于深圳

    文摘

    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那人走进来,像午后一个淡微的梦。

    点绛唇
    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沾衣透。
    见客入来,袜刬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少年时光总是如此的惹人怀念,宛如许久以前心中那只飞远的纸鸢。而少男少女们心底暗藏的情愫,就像在这世界的角落中悄悄绽放的花儿。那些最初的心动时分,是永生都铭刻在记忆深处的秘密印痕。

    “罗幕遮香,柳外秋千出画墙。”
    “秋千春困解罗衣,画梁双燕归。”
    “桃杏依稀春暗度。谁在秋千,笑里轻轻语。”
    词人们总是很喜欢咏叹秋千,或许是因为夏日的微风中那些摇摆不定的秋千总能如此轻易的拨动心弦吧。那些秋千旁的少女,带着些许羞涩而又是那样的天真无邪。她们仿佛是静谧的夜空中盈动的萤火虫——那些自在飞舞的流光,捕捉了整个世界注目的眼神。

    少女的心事,宛如清晨露珠上的微光,闪烁不定而又难以捉摸——正像白居易那首小诗中写的那样:“花非花,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来如春梦不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当秋千轻轻摇荡,那些不着边际的遐想,或许也正随着青衣罗裙一起飞扬吧。那画墙中的小小秋千,似乎已经摇碎了整个夏天的碎片,缤纷散落了满地。
    纤纤手,绮罗衣,满院繁花笑语低。在这个自由天地,整个季节仿佛都被她轻轻握在手心。这样的无忧岁月,似乎永远都不会有人惊扰。或许,只有那小小的蝴蝶,才会偶尔在她心间投下翩跹的影子吧。

    这时,那人走进来,像午后一个淡微的梦。
    刚从秋千上下来的少女似乎有些手足无措,这位不期而至的陌生人宛如投入春水的一颗小石子,激荡起轻轻的涟漪。那斜戴着金钗慌张溜走、连鞋子都来不及穿的少女,和李后主词中“刬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佳人舞点金钗溜”的深宫美人比起来,或许又有着别样不同的俏丽与多情吧。
    是走,还是留?
    但其实她并不想就这么一走了之,只给人留下一个仓促惶然的背影。那个陌生人的模样她甚至还没看的太清楚呢。于是,她手把青梅,倚门回首。在那轻轻一嗅中,那个既羞涩又大胆的女孩,占尽了夏日的风情。

    在中国文学史上,从晚唐到五代都是所谓“艳体诗”颇为流行的时期,而以华美秾艳著称的词集《花间集》也正是编纂于五代时的后蜀。因而这一时期描摹女子仪容美态的诗词可谓数不胜数。这一首清新可喜的《点绛唇》,也是源自晚唐诗人韩偓的七绝《偶见》。诗中写道:
    秋千打困解罗裙,
    指点醍醐索一尊。
    见客入来和笑走,
    手搓梅子映中门。
    韩偓素以“香奁体”著称。他笔下的这位娇羞少女,虽则亦是清丽如画,但他似乎只是看到了她外在的可爱与娇美。而李清照的这首小令,则仿佛让我们望见了她深藏的秘密心事。当年的那位清丽女孩早已经轻轻步出薄薄的诗笺,她的一颦一笑,宛在眼前。我们宁愿相信,这首词就是李清照少年时的词作,而词中的那位少女,就是她自己。
    李清照虽然有很多婉约秀美的词,但她的个性其实并不柔弱,而是有着果决而大胆的一面。年纪轻轻时,她就在《词论》中指摘当时众多词坛大家的缺点,几乎把北宋的大家们都批评了个遍。或许,那位“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也隐约体现了这样的性格特质吧。其实,仔细思量,这与她新婚时所写的那句“云鬓斜簪,徒要教郎比并看”比较起来看,这其间的神态举止,又是何等的相似呢?
    那个时候的她,或许正像极了劳伦斯的一首首小诗:

    The dawn was apple-green,
    The sky was green wine held up in the sun,
    The moon was a golden petal between.

    She opened her eyes, and green
    The shone, clear like flowers undone
    For the first time, now for the first time seen.

    黎明成了苹果绿的,
    天空像是阳光下举起的绿色美酒,
    而月亮 就是一片缀于其间的金色花瓣

    她打开了眼睛,和那绿色,
    眼波清澈而明媚,宛如尚未绽放的花蕾,
    第一次,在此刻第一次被人瞥见

    其实,读到这首词时,也会让我想起久未念及的那个人来。梦永远都是思念躲藏的地方。有时候,那些从来都不曾泯灭的怀想会在梦中不经意的出现,像是一闪而过的火花,让你蓦然间醒来之后,久久都难以平静。那个曾经的年代,那些纯真的笑容,早都已经随风逝去了。只有在梦里,还会回到那个熟悉的地方,望见那个飘扬着碎花裙子的夏天。也许,我们偶尔还会想起,最初心动的那一刹那,究竟是谁轻轻叩开了我们的心门。而在这个心灵渐渐荒芜的年代,在许久许久之后,我们将不再记得。
    其实,当青春不再心慌意乱,你会知道,那段岁月已经在不知不觉中离你远去了。也正因为如此,重读这首词时,也许还会让我们想起那些曾经的青涩时光,想起最初的那个心动的瞬间。
    燕子低声呢喃,是怕惊扰了这个幽微的梦么?那些心中的涟漪,在未来终会归于平静。而在秀美如斯的句子中,我们也终会看见那时的她,目光清澈,楚楚动人。

    少年时,花开四季。也许只在一生中那唯一的瞬间,望见美好。
    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那个清秀的背影在花雨中慢慢隐去,只有一缕心香,将温婉的爱情留在这个溢满菊香的秋天。

    醉花阴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销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元代伊世珍的《琅嬛记》中有则小故事,说的就是这首《醉花阴》。
    李清照思念夫君,于是便在重阳节写下了这首词寄给赵明诚。赵明诚叹赏之余,却也起了逞才争胜之意,一心想要写出首好词来胜过这首。于是他闭门谢客,废寝忘食的专心作词。他花了三天三夜的时间,一共写了五十首词。他把这些词和李清照所写的夹杂在一起给朋友陆德夫看。陆德夫玩味再三,说:“只有三句绝佳。”赵明诚于是就追问是哪三句,陆说:“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正是李清照所作。
    这故事虽然有意思,却不见得是真的。《琅嬛记》中的记载以夸张不实之事居多,也记录了不少文人佚事。书中煞有介事的说这则轶闻引自另一本名为《外传》的书,但这本看上去颇为吸引人的《外传》却从不见其他的书有转载。而如果赵明诚三天能写五十首,必定也是能词之人,然而却没有半首流传于世,这显然不太合情理。另外,陆德夫这个名字,在赵明诚的交游中更是从未闻见。由此亦可见其谬。
    但或许,也正是词中那清新婉丽的句子太过动人,才让人们如此喜爱,甚至不惜为之编造出一个故事来衬托它的美好吧。

    薄雾浓云愁永昼。
    从清晨到傍晚,只有薄雾与浓云与人为伴。而这尽日不散的阴霾,好似早已笼在人的心中,从未散去。从前那许多的回忆,交织成网,让人几乎无法逃开。或者,相思只是一盏如豆的灯,弥久不灭,它给人希冀,却也让人泛起迷思。白日如此漫长,只是这思念的影子或许比时光更长吧。
    瑞脑销金兽。炉中的熏香终于消尽,只有淡淡的余韵,如一缕不知名的哀愁,绕在指尖与心头。
    重阳从来就是个装满了思念的日子。王维在《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中说: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其实,有时候只是少了一个人,或许即便是最熟悉的所在,也变成异乡了吧。
    那些花下的影子,仿佛还残留着昨日的窃窃低语。玉枕纱厨,却如何能抵挡这晚来的秋凉?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这个夜晚,或许有无数万家灯火的温暖,然而对她来说,却并不是个团聚与欢笑的时刻。那沁透了泪水的孤枕,却只是黯淡了她原本盈如秋水的眼神。
    夜色只是清凉如水。月光盈动,却把那脉脉的相思与哀愁洒了满地。
    有相聚,就有离别。爱情中总有伤感与落寞,那是你不信的劫。从前,她凝望他的片刻,如同就是永远;那触手可及的距离,仿佛就是整个世界。而现在,却只留下一个孤单而清秀的背影,忧伤无语。

    既是无眠,又何不取酒一醉?今天本就是饮菊酒、佩茱萸,相携而登高的日子。采菊东篱下,那黄昏时分的暗香宛在。“馨香盈怀袖,路远莫致之。”那远方的人,此刻是否也在一同怀念呢?
    谁道相思不销魂。风起处,那帘后的身影,难道不比初开的雏菊更加惹人疼惜么?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这一刻,人淡如菊。那花的气质,早已将她晕染,化作那默然伫立在西风之中的绝美身姿。

    有首舒婷的小诗,名字就是《思念》:

    一幅色彩缤纷但缺乏线条的挂图
    一题清纯然而无解的代数
    一具独弦琴,拨动檐雨的念珠
    一双达不到彼岸的桨橹
    蓓蕾一般默默地等待
    夕阳一般遥遥地注目
    也许藏有一个重洋
    但流出来,只是两颗泪珠
    呵,在心的远景里
    在灵魂的深处

    思念,也许本来就是如这般难以说清楚。它难以诠释,却又如此熟悉。就像最喜欢的那首钢琴曲,我并不知道名字,但只要听到,总能认得出来。又或者,一如街那边的你,我看到,却永远也无法知晓你的名字。彼时,或许也是一种幸福。
    人生并不能保证你会遇见你想要遇见的人。但是当爱情来临,每个人的心中却都不免悸动,如同露珠滴落在花蕾之上时的微微颤抖。有一份守望,即使有点些微的苦,却也胜过那永远无望的等候。虽然爱与哀愁,有时总是相伴而来。但是,在这样的秋日,在这个暗香盈袖的时节,我们还是要珍惜在一起的时光。
    时光的手总在人们的心弦上弹出或欢快或悲伤的曲调。而如果没有离别的苦涩,相聚便也不会如此甜蜜。所以,那些烦恼只是一个生命旅程中的小小变奏曲。当你疑惑与不安的时候,你要知道,只要那其中的旋律还在彼此的心里,思念也就是幸福的。
    “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这样的句子,数千年里,也就只一个李清照写得出来而已。
    那个清秀婉柔的身影在花雨中慢慢隐去,只有一缕心香,将温婉的爱情遗留在了这个溢满菊香的秋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