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小说的方法[平装]
  • 共2个商家     17.90元~18.80
  • 作者:大江健三郎(作者),王成(译者)
  • 出版社:金城出版社;第1版(2012年8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2516588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小说的方法》是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大江健三郎创作转型期的文学理论著作,吸收借鉴结构主义美学、人类文化学等欧美文化理论,综合论述身为作家的文学活动之手法和主题的文学论,以文学思考人类的未来。

    作者简介

    作者:(日本)大江健三郎 译者:王成

    大江健三郎(1935—)日本著名小说家,1957年发表《奇妙的工作》,作为学生作家开始崭露头角。1958年的《饲养》获得第39届芥川奖,被视为日本新时期文学的旗手。1994年,凭借《个人的体验》与《万延元年的Football》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其作品在中国受到读者广泛的喜爱。
    近期创作的《奇怪的二人组合》三部曲以及姐妹篇《优美的安娜贝尔·李 寒彻颤栗早逝去》和《水死》等长篇小说,显现出作者在现实的绝望中左冲右突,试图为孩子们、为这个世界寻找希望之所……
    王成,1963年出生于山东诸城。1985年毕业于山东大学外文系。1987年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大学/北京日本学研究中心。1998年毕业于日本立教大学,获文学博士学位。现任清华大学教授。主要从事日本文学的教学和研究工作。在国内外学术刊物上发表论文四十余篇,翻译著作五十万字。

    目录

    1文学语言和【陌生化】
    2构思的各种层次
    3对于作者来说,文体是什么?
    4活跃的想象力
    5读者与意象的分节
    6个体、整体与骗子的模式

    序言

    我们日本人正处于“3·11”东日本大地震、大海啸和福岛核电站大事故后的危机之中。作为一名上了年岁的作家,凝视置身于这场危机之中的自我,其实是在回顾自己的人生——从早在十岁这个人生刚刚开始的时期便已经历的巨大危机算起,直至将要迎来人生终点的当下这场以国家级别再现的危机。回顾自己是如何从中生活过来的。
    就在持续着这一切的时日里,我意识到这套“精选文集”所选入的自己的作品群,对于仍将继续凝视和回顾的我来说,无疑是最佳的文本,而且确实是以令人惊异的高超水准选编而出的文本。现在,我把这些作品的日文版本排列在书桌上并继续着我的思考。我抽出其中的作品开始阅读,任由时间流逝。接下去,我不可遏制地将下一本书捧入手中。
    《个人的体验》讲述了我人生中所发生的最重要的变故,映现出早在将近三十岁的时候,第一个孩子带着头部病疾诞生,自己如何陷入混乱、不安和痛苦,试图从这种状态中抽身逃出,最终却决心与这个孩子共同生活下去。《新人呵,醒来吧!》则幸福地叙述了二十年之后,这个决心如何得以实现并成为我人生中的可靠支柱。
    《迟到的青年》描绘了主人公生活于其中的日本社会。那位青年虽然生活在战后的民主主义体制之下,他父亲所信奉的国家主义信条,却是怎样地使他面向国家的往昔并试图将他拉回到那种往昔。《亲自为我拭去泪水之日》同样描绘了这一切,而且,在我置身于作家的晚期而创作的、目前的最新长篇小说《水死》中,这个主题打破了长久以来的沉默,猛然复活过来。《空翻》则完全从其他侧面将小说本身的光亮投射于如此这般地持续着作家生活的生涯。
    综合性论述我身为作家的文学活动之手法和主题的文学论,是《小说的方法》,而《大江健三郎 讲述作家自我》,则一如书名那样讲述了我这么一位作家的人生故事。现在,我怀有一种感觉,认为业已重新并完整地把握了自己身为作家的生涯。
    在此基础上,在此后并不长久的余生中,我将如何表现当下的危机?我能否以此形成自己“最后的小说”?我并没有准确、可靠的预测。不过,当我正要尝试着去做这一切的时候,这套《大江健三郎精选文集》在中国的出版发行,于我来说,便成为至高无上的激励。
    二0一一年七月一日,于东京
    (许金龙译)

    后记

    《小说的方法》是大江健三郎创作转折期的一部文学理论著作。1978年作为“岩波现代选书”之一由岩波书店出版。那是日本广泛译介外国文化理论的时期,正如大江在《大江健三郎讲述作家自我》(许金龙译,新世界出版社,2008年4月)中所讲的那样,“在我的一生中,那是一段最好的时期,是进入由文学理论与具体的文学以及作家和诗人们融汇而成的整体里去,并且经历了沸腾一般的邂逅相识的最好时期”,此书也成为读者关注的对象。《小说的方法》是大江吸收借鉴结构主义美学、人类文化学等欧美文化理论,运用俄罗斯形式主义、想象力、陌生化、戏仿化等,研究文学方法的一部文学理论著作。从中可以看出他把文学作为方法思考人类未来的轨迹。大江在“后记”中记述了写作《小说的方法》的目的。那是为修改小说《同时代游戏》所做理论探索的结晶。所以,《小说的方法》对于理解大江健三郎的文学世界具有重要的意义。1993年,《小说的方法》收入岩波“同时代图书馆”系列丛书,1998年作为“特装版岩波现代选书”再版。2000年,大江健三郎亲自把《小说的方法》选人中文版《大江健三郎自选集》之中。
    我记得最初接受翻译《小说的方法》的任务是在2000年4月下旬。这是我留学回国后接受的第一个文学翻译工作。当时,担任中文版《大江健三郎自选集》编委的许金龙和王中忱两位先生找到我,向我介绍了为配合大江健三郎先生访华,河北教育出版社计划翻译、出版《大江健三郎自选集》,并且,让我承担《小说的方法》的翻译任务。我很痛快地答应了,我为自己能够翻译大江先生的作品感到自豪。但是,开始翻译工作之后,为自己的贸然承诺感到后悔。大江的文章实在是太难理解。大江先生在“后记”中也说:“《同时代游戏》和《小说的方法》与后来发表的作品相比,只被少数人理解”,“《小说的方法》看起来就好像是仅供自己阅读的作品”,“我通常是在论述一个问题的过程中发现许多新问题,然后不断深入探讨下去。”《小说的方法》内容丰富,文章艰涩难懂。大江先生精通法语和英语,博古通今,对于文学语言有着独特的感受,许多“陌生化”的句子,大量的世界各国文学事例(不仅是欧美文学,甚至非洲某国不甚有名的作家,太平洋岛国的文学,都有涉及),让我难以应付。通过翻译《小说的方法》,使我切身体会到大江文学世界的博大精深。
    翻译《小说的方法》的日日夜夜,至今记忆犹新。为迎接大江先生9月份访华,翻译出版的时间很紧,翻译工作压力很大。所以,那一年的“五·一劳动节”,我确实是在翻译工作中度过的。筒子楼里的居住环境很差,在狭小的空间中,在夜深人静时,为《小说的方法》中的文章而冥思苦想,奋笔疾书。那时因特网还未普及,为核对文学作品的书名、人名和引文,经常跑图书馆。为了使我能够尽快完成翻译任务,妻子给了我最大的支持。不仅家务活她全包了,还帮我誊写译稿,遇到读起来不通顺的句子,她还和我一起斟酌。尽管,我在翻译过程中,投入了很大的精力,但是,由于时间紧,加之我对大江文学研究不深,译文中不免留下一些遗憾。我很感谢金城出版社,这次出版大江健三郎作品集,给了我一次翻译修订的机会。
    中文版《小说的方法》2001年出版至今将近10年,其间,2008年台湾麦田出版了繁体字版,收入王德威主编的“麦田人文”丛书之中。由吕淳钰校阅的麦田版《小说的方法》增加了西文的人名、书名,修改了一些错译、误译的语句,使译文更加完善。在此,我要感谢吕淳钰女士。但是,为了符合台湾读者的阅读习惯,麦田版《小说的方法》中,有许多固有名词(例如人名、书名等)和句子结构被改成了台湾式的中文,不太适合大陆读者的阅读习惯。这次翻译修订过程中,参考了吕淳钰校阅的文本,重译了一部分译文,增加了西文的人名、书名和注释,使《小说的方法》的翻译文本更加精确。然而,翻译是遗憾的艺术,译文中还会有一些不够完善的地方,我期待新版读者对《小说的方法》的译文批评指正。
    王成 2010年11月11日

    文摘

    版权页:



    吟唱和歌曾经称为注视和歌。我们可以重新想起前面的话题,作为“陌生化”所表现的文学形式,小林秀雄把和歌放在日语的基础上去认识宣长的意识与物的关系。基于这样的经验,我相信对语言作过深刻思考的人,无论通时的还是共时的,都会到达一个相同的境地。
    有关“陌生化”的方法论,我主要从语言和词汇的层面去作考察。“陌生化”有效性的广度,包括从词语的层面到文学类型的层面,甚至超越了这一领域并散发着能量。什克洛夫斯基作为一个使用“陌生化”方法的高明的评论家对托尔斯泰作了评价。鲍里斯·艾亨巴姆①同样认为托尔斯泰是一个彻底的“陌生化”手法艺术家。托尔斯泰是如何把一切都“陌生化”的?对于传统的思维方式,他是如何反复执拗地否定,反复强调事实不是那样而是这样,不断地实现“陌生化”的呢?“勇气并非如此表现出来的,人们并非可爱,也并非如此生活、思考甚至死亡的——托尔斯泰的整个源泉就在这里。对托尔斯泰来说,的确,破灭性的、不可避免的‘并非如此’即将来临。也就是说,艺术并不像人们描写的或思考的那样。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托尔斯泰实际上是一个把危机作为准则的人物,暴露、破坏的力量隐藏在他几乎所有的手法里。”(B.M.艾亨巴姆著,山田吉二郎译,《青年托尔斯泰》,三铃书房)
    就艺术的体系范围来讲,艺术本身的“陌生化”存在于最彻底的地方。到达此处之前,从一个词语的“陌生化”层面开始细致地构筑一个层次,经过依次连续的下一个阶段,“陌生化”便形成了。因此,采用“陌生化”的方法论作为小说创作手法的人,在现实的所有的创作过程中,都能够通过这种手法做到自我检验。同时,对他人创作的小说,也可以运用“陌生化”手法进行批评,包括从语言、词汇到整个作品的各个层面得到对其批评的契机。在此,我想分析一下,作为一个实际从事小说创作的人,自己是如何运用“陌生化”手法的。
    譬如说,我正在写一部小说。小说是由许许多多词句堆砌而成的。但是,在这一过程之前,自己的意识和无意识是互相重叠的,这里有一个给予或寻找词语的模糊构思阶段。首先,在最初的层次上能够判断自己的构思是否被“陌生化”。本来,语言如果不写在纸上,一切就不会清晰。在书写词语、完成句子及组合句子构成段落、表达想象力这三个层面上,都可以问自己这一切是否被“陌生化”。
    下面,我想分别实际分析一些其他的例子。正像这种“陌生化”的方法所表述的那样,关于小说方法存在许多有说服力的观点,它们都是从语言、词汇开始而面向文学艺术的整体,然后把它扩展,刻印在各个细微的层面,靠各个层面来发挥它的作用。小说是语言的有机结构体,这些有说服力的观点强调了小说的方法论特征,也显示出小说的结构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