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待遇[平装]
  • 共1个商家     7.00元~7.00
  • 作者:肖仁福(作者)
  • 出版社:长江文艺出版社;第1版(2005年1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543141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这是一本描写官态民态炎凉世态、仕心隐心佛理禅心的作品。小说以冯国富的人生境遇为主线,穿插了官场中人各色人等的表现,刻画了他们隐秘的心灵,对其种种龉龃、虚伪的行径展开了辛辣的讽刺。小说语言朴素而流畅,情节真实而有张力,文中的议论智慧而深刻,给人以启迪。

    媒体推荐

    书评
    官态民态炎凉世态,仕心隐心佛理禅心。

    作者简介

    肖仁福自供状(代简历):
    四十五年前:湖南邵阳城步;
    三十五年前:红袖口号语录;
    二十五年前:唐诗宋词元曲;
    十五年前:公仆公文公务;
    五年前:《官运》《位置》《心腹》。
    官不官,民不民;文不文,武不武;仕不仕,隐不隐。品不优,学不精;业不勤,术不专;器不大,量不够。富不润屋,德不润身;貌不惊人,才不出众;笔落风雨不惊,文成鬼神不泣。出版小说十部,盗版伪书无数,对文学事业无甚贡献,于造纸行业功莫大焉。一生得过且过,做和尚,不撞钟,不思进取闻达。有打油诗为凭:
    有书万事足无欲一身轻
    秋高数落叶春残听雨声

    目录


    文心如茶(自序)



    ……
    二十一

    文摘

    书摘
    当然人生就像一道抛物线,升得再高,也会有个顶点,过了这个顶点,
    谁都会往下回落。冯国富不可能不明白这个道理。只是他万万没想到,自己
    这么快就过了人生的顶点。按杨家山原来给他设计的,自己的顶点不是市委
    常委宣传部长,也是政府副市长。若在这样的实职上干上几年,退二线前即
    使做不了人大主任和政协主席,享受巡视员待遇是绝对没话说的。现在就去
    政协做副主席,不用说只能这么副师级下去,直到哪天去见马克思,堂而皇
    之将副师几个字写进悼词。
    人事问题放在哪里都是非常敏感的,冯国富要离开组织部的消息不胫而
    走,很快在楚南市官场中传扬开去。有人替他抱不平,他才五十出头,就安
    排到政协去养老,实在有些委屈。有人则认为他在组织部呼风唤雨多年,也
    该挪挪屁股,让别人去风光风光了。还有人猜测冯国富是不是哪里出了差错
    ,被人揪住尾巴,才落得这么一个下场。然而当大家将他与杨家山联系在一
    起的时候,便觉得这是再也合理不过的事情了。杨家山的党群副书记都做不
    成了,他冯国富还在组织部常务副部长位置上坐得牢靠么?
    背后的议论不少,当着冯国富的面,却谁也不会提及此事,都冯部长长
    冯部长短的,亲亲热热跟他打招呼,仿佛他还是原来的常务副部长,手中仍
    握着大大小小的乌纱帽。可从众人的眼睛里,冯国富分明感觉出了别样意味
    。过去他们那种发自内心的敬畏,那种不由自主的仰视已然消失,取而代之
    的是热情的敷衍,尽管这种敷衍不容易察觉,却真真切切存在着,让冯国富
    刻骨铭心。
    组织部内部的人更是讳莫如深,一个个都在装聋卖傻。做组织人事工作
    的人比谁都清楚,位置的挪动,职务的升降,于当事人究竟意味着什么。爱
    去组织部行走的人也许有些印象,组织部天天做的是组织人事工作,可组织
    部里面的人却是轻易不肯触及组织人事方面的话题的。至少公开场合,或有
    外人的时候,他们总是不显山,不露水,目光旁视,语焉不详,完全一副局
    外人的样子。
    组织部的人嘴上没说什么,脚下却往冯国富那里跑得勤了。尤其是他分
    管科室里的科长副科长,有事没事,都要找了借口,去向他汇报两句。冯国
    富知道他们的意思,是不想冷落了他这个即将去任的常务副部长。这更让冯
    国富心生悲凉,官场就是这么回事,一旦权力旁落,也就只有被人同情的分
    了。
    当然表面上看去,冯国富跟以前没什么两样。听汇报时,该摆的架子还
    得摆,该拿的腔调还得拿。只是感觉有些不太对劲,说话不再像过去那样有
    底气。最要命的是老忍不住要在心里感激这些科长们,是他们给了自己摆架
    子拿腔调的机会。而过去冯国富是不知何为感激的。过去他能坐下来听科长
    们的汇报,是看得起他们,他们自然会心存感激,现在已经倒了过来,是他
    们看得起你,才来向你汇报。
    这天连干部监督科科长严守一也进了冯国富办公室。平时严守一是很少
    到他办公室来的。干部监督科不在冯国富分管范围,严守一当然可来可不来
    。可来可不来的严守一来了,冯国富一时不知他是何来意,笑道:“严科今
    天认错门了吧?”
    严守一也笑笑,说:“常务部长的门是这么容易认错的么?别说我在组
    织部混迹多年,对这道门再熟悉不过,就是外面那些想在官场有所作为的角
    色,也许会认错爹妈的门,也绝对不可能认错组织部常务部长的门。”
    冯国富无心跟他饶舌,说:“严科有什么事吗?”
    “没事没事。”严守一说,“听说领导就要高升了,以后想看领导怕是
    没那么容易了,特意来看看领导。”
    这是谁都不愿挑明的话,竞从严守一口里说了出来。冯国富有些警觉,
    望着对方,否认道:“严科从哪里得来的消息?我怎么一无所知呢?”严守一
    说:“冯部长别藏着掖着的,大院子里哪个不知道,您就要到更重要的位置
    上去了?”
    冯国富说:“怎么个重要法?”
    严守一说:“比助巡和常务部长更重要的位置,至少是市委常委呗。”
    这已是在嘲讽冯国富了。人还没离开组织部,就敢这么跟你说话,这家
    伙实在有些可恶。冯国富咬牙切齿,真恨不得啐严守一一口,却还找不到啐
    他的正当理由。
    冯国富当然不会忘记,那年他从楚宁调过来时,干部监督科归他分管。
    当时严守一已是监督科的副科长,照理得多向分管领导汇报,谁知他却老在
    当时的常务副部长屁股后面转,不太将冯国富放在眼里。严守一的努力很快
    见效,先是解决了正科待遇,接着又如愿调进干部二科做了副科长。二科是
    管县区领导干部考察和选任的,跟监督科自然不可同日而语。加上二科属常
    务副部长分管范围,严守一跟他的关系也就更加铁了,不久常务副部长就在
    部务会上提出调开二科原来的科长,由严守一继任。这时杨家山并始接管党
    群,将那位常务副部长挪走,让冯国富取而代之。严守一慌了手脚,回头想
    往冯国富身上蹭,冯国富自然不买他的账,做通新任的金部长工作,将严守
    一调回原来的监督科做了科长,表面上算是提拔,实际上是靠边站。严守一
    也就对冯国富又恨又怕,天天盼着他离开组织部,自己好有出头之日。
    果然三十河东四十河西,这回该冯国富挪位了。虎落平川遭犬欺,挪了
    位,就像去势的虎,被小人欺侮,也就在所难免。
    P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