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长篇反腐小说:残局[平装]
  • 共3个商家     15.00元~17.80
  • 作者:唐达天(作者)
  • 出版社:现代出版社;第1版(2010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244572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长篇反腐小说:残局》:当然,这些想法在他的脑海里早就酝酿了千遍万遍,他早就为自己设计好了进路和退路,但是,他却始终没有向马洁吐露过一个字。他觉得男人可以听取女人的意见,但绝不能向女人吐露自己的真实想法,尤其是官场上的一些想法。即便她是你的老婆,是你的情人,你都不能说。

    作者简介

    唐达天,小说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祖籍甘肃,现居珠海。
    2000年前,致力于中短篇小说创作,在《十月》《小说》等名刊发表过中篇小说若干,出版中篇小说集《悲情腾格里》。2000年后,致力于长篇小说创作,出版《沙尘暴》《绝路》《一把手》《官太太》等8部作品。曾获冰心奖、甘肃省政府敦煌文艺奖、甘肃省首届黄河文学奖、北广传媒优秀小说改编奖等多种奖项,由《后台》改编的30集电视连续剧《华容道2》在全国各地热播中。

    序言

    这套《唐达天文集》,共收集了我的六部长篇,因版权问题,还有一部中篇小说集《悲情腾格里》和一部长篇新作《官太太》没有收入其中,只能留作以后再补了。“六”在中国的传统里是个吉祥的数字,有“六六大顺、六六高升”之说。《文集》为六本,序言也分了六点,就是想借了“六”,图个大吉大利。
    《一》
    《绝路》出版距今已经八年了,使我没有想到的是,在每年出版一千多部长篇小说的时下,《绝路》并没有被铺天盖地的图书所淹没,它还顽强地活在读者中,这不得不令我感到意外。
    在这八年中,总有读者不时地提到它,也有读者不断地寻找着它,更有甚者,还有不少官场中人,在不断地重复着《绝路》中林家伟的为官之道,一步一步地去攀升,又不知不觉地在堕落,用他们的血肉之躯,滋养着这部小说的文学生命力。
    我真的不知道,究竟是生活在验证小说,还是小说在预测着生活?
    每个人的八年都会发生很大的变化,你的衣食住行在变,你所在的单位在变,你依居的城市在变,我们的国家也在变。

    文摘

    物业中心,想就此事听听他们的意见。没料,还没等他们把意图讲完,物业中心的总经理黄维学就显出了极不耐烦的样子,将手一挥说:“我还有别的事,没时间和你们扯这些。”胡扬一看他这样子,也有点动气地说:“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扯?我们就什么时候再来。”黄维学说:“我什么时候都没时间。”胡扬也毫不客气地说:“你要是没有时间接受我们的采访,我们就只好按已经采访到的结果播出了,到时候你可别后悔。”黄维学一下激动了起来:“你有这个胆量你就播去,将来出了问题,你要负完全责任。现在哪个单位的工作没有一点儿疏漏?动不动就拿着个话筒来要曝光,这有啥好曝的?你们新闻单位不也出现过腐败吗?你们为什么不曝光?不要听风就是雨,听到个别人有些不满情绪就觉得不得了,非要问个为什么?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们,我们鉴定电表的合格与否主要是以转动不稳定或不转动为依据,至于统一到我们这里购买,是为了统一管理,规范物业市场,多收的10元钱是安装费和保修费。个别用户反映我们检测不准也是难免的,没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谁的工作没有一点儿疏忽?好像天要塌下来似的。”说着便拎起手提包,做出了一个送客的架势。胡扬站起来说:“好吧,既然黄总不耐烦,我们就告辞了。如果你再没有什么说的,我们只能按已经采访到的这些发稿了。”说完,就和谢婷婷、司机小赵走出了他的办公室。
    在回来的路上,谢婷婷说:“这个黄总咋这么牛?他这样做明明严重侵害了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可还死不承认,好像是我们跟他过不去。”
    胡扬说:“说轻一点,这是严重侵害了消费者的合法权益,说重一点,这叫洗钱,或者是一种变相的经济诈骗。你想过没有,他们为了从老百姓身上榨取10元钱,却让老百姓承受了76元的损失。全市共有40多万户,如果更换比例达50%以上,他们就可收入200万元。这是问题的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是,他们一次性进这么多的电表,这其中有没有猫腻,这又是一个令人深思的问题。”谢婷婷听了不觉感叹道:“这里面真是太复杂了。
    车到“爱心”住宅小区,当那些在墙根下晒太阳、打麻将、下象棋、谝闲传的老头老太们得知他们是来采访“电表”事件时,纷纷聚拢了来,七嘴八舌地历数物业中心的种种不是,说物业中心怎么利用停电来强迫他们更换新电表,说他们的电表根本没有坏一切正常,说物业中心是利用职权之便,严重侵害了老百姓的利益。他们群情激昂,义愤填膺。胡扬让他们尽情地抒发了一阵心中的怨气之后便说:“请大家不要激动,等一会儿请你们对着话筒·个一个地说,我们好给你们录音。”说着就朝谢婷婷递了个眼色。谢婷婷就拿着话筒,很自然地说了起来:“亲爱的听众朋友,刚才我们接到了‘爱心’住宅小区几位居民的投诉,反映市物业中心强行更换电表引起了群众的强烈不满。记者闻讯后迅速赶到了‘爱心’住宅小区,这里的群众听到我们来采访,纷纷围拢过来,陈述事情的经过,现在就听听他们是怎么说的。”然后,她把话筒递到了一位老大爷的面前。这位老大爷便慷慨激昂地谈了起来。
    胡扬听着这段开场白,心里不觉暗暗佩服这小丫头的口头表达能力实在太棒了,寥寥数语,就点明了时间、地点和事件,而且表达准确,声音圆润,极富磁性。他觉得这是一个很有灵气、很有潜力的记者。再看她那人儿,穿着一件白色滑雪棉袄,配一条黑色长裤,将披肩发随意地在脑后绾了一个结,反倒显出另一种高雅与别致,惹得人怜爱。青春女孩毕竟是青春女孩,她的着装不需要名牌,不需要昂贵,随便买一件几十元钱的服装,穿到她的身上,就成了品牌。青春是一首优美的诗,是一篇隽永的散文,一切都因它而生辉,一切都因它而美丽。他深为她的形象不能走上银屏而遗憾,要是能到电视台该多好,才不枉她长了这样一个好身段,长了这样一副好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