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九歌:诸神复活[平装]
  • 共1个商家     23.90元~23.90
  • 作者:蒋勋(作者)
  • 出版社:中国文联出版社;第1版(2013年3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5980938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九歌:诸神复活》编辑推荐:在林怀民和屈原的《九歌》中,蒋勋为你找到中国人的中国神,也找到中国神的中国人。蒋勋带你流浪到2000年前,聆听南天香草泽畔的悠扬歌声,回味楚地初民祭神的诗咏舞踏。林怀民作序推荐!
    所有的拥抱都不会是永远的拥抱,所有的爱恨都只是自以为是的爱恨!
    读孤独一定要看《孤独六讲》,读流浪一定要看《九歌:诸神复活》。
    诗般凝练的文字;有趣丰富的想象;精美的珍贵图片。

    名人推荐

    传统文化,不管是民间故事、文学经典或书法美学,都是我的眷恋。
    童年时代,白娘子透过漫画、《七百字故事》、各种戏曲和电影,成为一位可亲的女子。同样的,我觉得宝玉、黛玉、宝钗、熙凤都是我的朋友,我也在某些朋友中找到他们的影子。而在江边散发苦吟的屈原,对我而言始终是个谜样的人物。我的好奇最后逼着我要去把云中君、湘夫人这些《九歌》中的人物搬上舞台。
    传统文化是生活的一部分,像空气和水。某种感动沉淀下来,就会呼唤着成为一个作品。
    ——林怀民
    在时间与空间里流浪,所有古代的神祇,所有受祭奠的魂魄,所有依靠在一起生活,在生与死、爱与恨中纠缠的生命,父子、母女、夫妻、兄弟姊妹、朋友、爱人,或许都只是短暂相遇的流浪者,所有的拥抱都不会是永远的拥抱,所有的爱恨或许也只是自以为是的“永恒”吧!
    “湘夫人”在流浪,“山鬼”在流浪,“云中君”在流浪,舞台上提着皮箱的“流浪者”,像是刚出门,要赴远行,或许刚回来,一身疲倦。
    无言的流浪者贯穿《九歌》全场,是所有魂魄间一条不容易看见的线。
    ——蒋勋

    作者简介

    蒋勋,1947年生,福建长乐人,台北中国文化大学史学系、艺术研究所毕业,后负笈法国巴黎大学艺术研究所,1976年返台。曾任《雄狮》美术月刊主编、东海大学美术系主任,现任《联合文学》社长。其文笔清丽流畅,说理明白无碍,兼具感性与理性之美,有小说、散文、艺术史、美学论述作品数十种,并多次举办画展,深获各界好评。著有艺术论述《美的沉思》、《徐悲鸿》、《齐白石》、《破解米开朗基罗》、《天地有大美》、《美的觉醒》等,散文《孤独六讲》、《少年台湾》、《岛屿独白》、《欢喜赞叹》、《大度山》等,诗作《少年中国》、《母亲》、《多情应笑我》、《祝福》、《眼前即是如画的江山》、《来日方长》等,小说《新传说》、《情不自禁》、《写给Ly’sM》、《因为孤独的缘故》、《秘密假期》等。

    目录

    专序憧憬与悸动林怀民
    新版序诸神复活
    序篇诸神的国度
    之一神话九歌
    我们离神话有多远?
    云门,开启神话之门
    九歌,南方水泽中的美丽歌声
    楚文化的野性力量
    诸神的赞颂与救赎
    诸神的性别
    诸神的多重性格
    九歌美学:期待→激情→缠绵→幻灭
    被误解得最深的一篇神话
    之二造型九歌
    陈洪绶与九歌诸神
    萧云从与九歌诸神
    东皇太一
    云中君
    湘君与湘夫人
    大司命与少司命
    东君
    河伯
    山鬼
    国殇
    礼魂
    屈子行吟
    之三舞动九歌
    林怀民的“九歌”
    东君——女巫与天神的迷狂交媾
    一个旅人
    司命——生与死的唸诵
    湘君与湘夫人——无尽等待的爱情
    云中君——流浪的少年之神
    山鬼——山林的孤独精灵
    国殇——壮士?或迷途的魂魄?
    礼魂——诸神、鬼魅、魂魄的共同飨宴
    朗读九歌
    附录云门舞集简介

    序言

    每隔一阵子总有人问我,为什么我常以传统文化作为当代舞蹈创作的题材。
    这样的问题使我诧异。
    在文化自信充沛的国家,传统是当代的一部分。在英美,希腊悲剧、莎士比亚戏剧在每个时代不断地被重新诠释,这是一种自然。没有人会觉得是一个问题。
    传统文化,不管是民间故事、文学经典或书法美学,都是我的眷恋。
    童年时代,白娘子透过漫画、“七百字故事“、各种戏曲和电影,成为一位可亲的女子。
    同样的,我觉得宝玉、黛玉、宝钗、熙凤都是我的朋友,我也在某些朋友中找到他们的影子。而在江边散发苦吟的屈原,对我而言始终是个谜样的人物。我的好奇最后逼着我要去把云中君、湘夫人这些《九歌》中的人物搬上舞台。
    传统文化是生活的一部分,像空气和水。某种感动沉淀下来,就会呼唤着成为一个作品。
    我的西方朋友有时也问我,为什么我对他们的文化有相当的了解,可以跟他们交谈讨论,而他们对东方,或中国文化却所知甚少。
    百年来政治经济“西风压东风“的局势,造成我们向往西方,漠视自己文化的情形。我对那外国朋友说,向西方学习也许是一种“不得不“。
    有一天我说,京剧的《伐子都》很像莎士比亚的《马克白》。跟我一起去看戏的友人笑着纠正我:应该说《马克白》很像《伐子都》吧!
    我很惭愧。我的确是先读了《马克白》,再遇到《伐子都》。
    作为一个华人,中华文化不一定就在自己身上。传统文化需要深入学习,像我们认真去学英文。
    人人努力学英文,我们不知不觉舍近求远,放弃了血缘的文化。这是惨烈的损失。
    在好莱坞电影主掌全球通俗文化,网络无远弗届的时代,西方商业文化往往成为许多人全部的“精神食粮“。于是,许多孩子是从迪斯尼卡通认识花木兰。
    全球化不应该是自我放弃。传统含括了民族的敏感和智慧。前人对生命的想象,如何丰富我们的想象,进而用当代的眼光重新诠释古老的素材,丰富今天的文化,才是正确的课题吧!
    怀着这样的思考,我不知不觉编了一些“古话新说“的舞蹈,让新世代的观众从云门的舞台认识了白娘子、贾宝玉和云中君。
    从书法美学发展出来的舞作“行草”首演后,我收到不少观众信函,说看了舞以后,他们重新体认书法之美,而重拾毛笔。这是对我一生最具鼓励性的舞评。
    谢谢蒋勋先生和远流出版公司,用深入浅出、活泼生动的方法追索我舞作的根源,让更多的读者像当年读“七百字故事“的我,对传统文化产生兴趣,生命因此壮阔,使我常对着繁星的夜空憧憬,悸动。

    文摘

    版权页:



    插图:





    每隔一阵子总有人问我,为什么我常以传统文化作为当代舞蹈创作的题材。
    这样的问题使我诧异。
    在文化自信充沛的国家,传统是当代的一部分。在英美,希腊悲剧、莎士比亚戏剧在每个时代不断地被重新诠释,这是一种自然。没有人会觉得是一个问题。
    传统文化,不管是民间故事、文学经典或书法美学,都是我的眷恋。
    童年时代,白娘子透过漫画、“七百字故事“、各种戏曲和电影,成为一位可亲的女子。
    同样的,我觉得宝玉、黛玉、宝钗、熙凤都是我的朋友,我也在某些朋友中找到他们的影子。而在江边散发苦吟的屈原,对我而言始终是个谜样的人物。我的好奇最后逼着我要去把云中君、湘夫人这些《九歌》中的人物搬上舞台。
    传统文化是生活的一部分,像空气和水。某种感动沉淀下来,就会呼唤着成为一个作品。
    我的西方朋友有时也问我,为什么我对他们的文化有相当的了解,可以跟他们交谈讨论,而他们对东方,或中国文化却所知甚少。
    百年来政治经济“西风压东风“的局势,造成我们向往西方,漠视自己文化的情形。我对那外国朋友说,向西方学习也许是一种“不得不“。
    有一天我说,京剧的《伐子都》很像莎士比亚的《马克白》。跟我一起去看戏的友人笑着纠正我:应该说《马克白》很像《伐子都》吧!
    我很惭愧。我的确是先读了《马克白》,再遇到《伐子都》。
    作为一个华人,中华文化不一定就在自己身上。传统文化需要深入学习,像我们认真去学英文。
    人人努力学英文,我们不知不觉舍近求远,放弃了血缘的文化。这是惨烈的损失。
    在好莱坞电影主掌全球通俗文化,网络无远弗届的时代,西方商业文化往往成为许多人全部的“精神食粮“。于是,许多孩子是从迪斯尼卡通认识花木兰。
    全球化不应该是自我放弃。传统含括了民族的敏感和智慧。前人对生命的想象,如何丰富我们的想象,进而用当代的眼光重新诠释古老的素材,丰富今天的文化,才是正确的课题吧!
    怀着这样的思考,我不知不觉编了一些“古话新说“的舞蹈,让新世代的观众从云门的舞台认识了白娘子、贾宝玉和云中君。
    从书法美学发展出来的舞作“行草”首演后,我收到不少观众信函,说看了舞以后,他们重新体认书法之美,而重拾毛笔。这是对我一生最具鼓励性的舞评。
    谢谢蒋勋先生和远流出版公司,用深入浅出、活泼生动的方法追索我舞作的根源,让更多的读者像当年读“七百字故事“的我,对传统文化产生兴趣,生命因此壮阔,使我常对着繁星的夜空憧憬,悸动。
    ……
    九歌,南方水泽中的美丽歌声
    “云门·九歌”开演的舞台,台前盛满一盆一盆的莲花。
    莲花静静摇曳,仿佛听得到水声。
    蔓延着莲花的河流,蔓延着莲花的湖泊,蔓延着莲花的池沼。
    都是水,《九歌》是草泽水流中的美丽歌声。
    是流荡在阳光亮丽温暖国度的南方的河流,是地理上屈原的故乡,是两千多年前先秦争霸时代的楚国,是流荡着长江、沅水、湘江的肥沃流域,是充满了巫的神秘、充满着歌声与爱情的热烈的国度。
    “楚”是古字里的“”,是林木中建立的国度。
    《楚辞》是这长满丰茂植物的草泽间的歌声。
    但是,两千年来,《楚辞》逐渐流荡成地理与历史之外另一条文化的或心理的流域。
    《楚辞》不同于北方文学的《诗经》,《诗经》里更多艰困现实中人的稳定与务实的想法,是在广大干旱土地上的农民耕作的秩序与节奏。
    作为歌声,《诗经》更工整、更规矩,没有太多装饰的华丽,没有繁复辞藻的堆砌夸张,没有惊叹号的连串震荡,没有魂牵梦萦的曲调的回环与缠绕,没有一唱三叹的情感的跌宕。
    《诗经》是广义北方文学的古典,在“2+2=4”的基本格式里,进行着现世生活理性的叙事。
    如果《诗经》是在北方土地上建立的歌声,《楚辞》显然是流荡在南方水流中的另一种“咏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