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纳兰容若词传[平装]
  • 共3个商家     17.00元~21.84
  • 作者:苏缨(作者),毛晓雯(作者),夏如意(作者)
  • 出版社:凤凰出版传媒集团,江苏文艺出版社;第1版(2009年9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9933214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纳兰容若词传》是纳兰词品鉴的极致之作,容若向世人展示的另一种完美——彗星般的人生,可以短暂,但绝不黯淡或沉沦。以人生注解诗词,以诗词注解人生。

    媒体推荐

        这许多年来,纳兰词始终是为我遮风避雨的另一个世界,是我心底最后退守的忠贞信仰,是让每一个与我相识或不相识的同类们得以远离现实的精神蜗居。

        ——苏缨

        对于容若,我是佩服多于感动。那种在爱情上“虽九死其犹未悔”的执着和勇气,从来不属于弱者。

        ——毛晓雯

    作者简介

    苏缨,代表作《纳兰词典评》,《风人深致:诗经古义辩证》。

    目录

    前言 纳兰容若,重21克
    楔子 人生若只如初见
    〔1〕顾贞观
    〔2〕沈宛
    〔3〕严绳孙
    〔4〕纳兰性德
    第一幕 身世:别有根芽,不是人间富贵花
    〔1〕成德,名字的来历、疑云与谶语
    〔小考据〕十岁时的纳兰词?
    〔2〕法璋大师的佛门密室
    〔3〕虎父:诗人仰望的政客
    〔小考据〕旗人取名

    第二幕 初恋:愿指魂兮识路,教寻梦也回廊
    〔1〕一块肥腻腻的祭肉
    〔2〕骑射:亦弓亦马亦多情
    〔3〕父亲的书房
    〔4〕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5〕侯门一入深如海,从此萧郎是路人
    〔小考据〕不得流传的才女诗
    〔6〕重逢:花风如扇,柳烟成阵
    〔7〕艳歌:照水红蕖细细香
    〔小考据〕写给表妹的悼亡词

    第三幕 寂寞的十七岁
    〔1〕金坛王次回:在纳兰词里的无名隐士
    〔小考据〕退粉收香:纳兰词中的隐语
    〔2〕京国子监:石鼓秘语
    〔3〕昆山三徐:在青涩的涯岸迷路寻路
    〔4〕秋水轩唱和:玉人和月摘梅花
    〔5〕交臂之失:一分钟的代价是几年
    〔小考据〕樱桃宴与红叶诗

    第四幕 科举:万春园里误春期
    〔1〕朱彝尊:壮年听雨客舟中
    〔2〕勿欺之忠:一颗默默生长的南瓜
    〔小考据〕万春园
    〔3〕通志堂疑案门
    〔4〕徐乾学勒索案门
    〔5〕渌水亭:为了告别的聚会门

    第五幕 成人礼
    〔1〕一个远方知县的死门
    〔2〕西郊冯氏园的海棠花门
    〔3〕冠礼:从此,我们可以称他“容若”了
    〔4〕新婚:金风玉露一相逢
    〔5〕从此沧海水,从此巫山云门

    第六幕 双璧:绝塞生还吴季子
    〔1〕一弹指顷去来今门
    〔2〕知我者,梁汾耳门
    〔3〕仙佛:一个孩子的精灵世界门

    第七幕 痛失:当时只道是寻常
    〔1〕谁念西风独自凉门
    〔2〕悼亡:夜阑犹剪灯花弄门
    〔3〕一宵冷雨葬名花门
    〔小考据〕《楞伽经》、楞伽师与楞伽山门

    第八幕 仕途:南雁归时更寂寥
    〔1〕犬马:何须独醒怜皆醉门
    〔2〕《饮水词》:非才子不能善怨门
    〔3〕悼亡之吟,知己之恨门
    〔小考据〕卢氏之子
    〔小考据〕挽鹿车
    〔4〕尘土梦,蕉中鹿
    〔小考据〕贫道与贫僧
    〔5〕学鸿儒科

    第九幕 鸾胶纵续琵琶
    〔1〕续弦之后:一场寂寞凭谁诉
    〔2〕如期:洞庭歌罢意茫茫
    〔小考据〕谁在营救吴兆骞
    〔3〕觇唆龙:解道醒来无味

    第十幕 江南:烟花不堪剪
    〔1〕江南好,真个到梁溪
    〔小考据〕玉人
    〔2〕天海风涛之人
    〔3〕醒也无聊,醉也无聊
    谢幕 人生何如不相识
    附录 蔷薇水蘸檀心紫·纳兰词榜
    后记 一个国王在完美时刻的愿望

    序言

    假若你似我一般百无聊赖,你或许能理解我怎么会在午睡后突然猜测起古人的重量来。
    我猜关云长起码重100公斤,因他的情深义重,还有那一身高强武艺;苏东坡应该在70公斤上下,先有健康强壮的体魄,后有排除万难的精神,病恹恹如何能有“一蓑烟雨任平生’’的豪爽;荆轲重55公斤,偏清瘦,气质特异,故力虽较不过秦王,但精神万古流芳;杜甫重65公斤,其中60公斤都在心脏,装满对天下苍生的悲悯,与经历由盛转衰的惆怅;贺双卿重35公斤以下,一个将词填在花瓣与落叶上的女子,总是给人飘飘欲仙的想象;柳如是重40公斤以上,身为女子,却有不输男人的气度和情怀,过于柔弱的身体想来无法支撑她人生的精彩跌宕;而纳兰容若,重21克。
    21克——西方人通过精密仪器测量出人在死去后体重会即刻减少21克,于是认为这21克是灵魂的重量。如果灵魂确实重21克,那么纳兰容若,就重21克。

    后记

    如果你拥有诗歌、王位与太阳;如果你英勇无畏,在战争中所向披靡,无往不利:如果你的国土辽阔神奇,除了有着璀璨温暖的黎明、静谧安详的黄昏,还有伟大的英雄与壮丽的传说;如果你可以在金碧辉煌的宫殿享受花样繁多的欢娱,也可终日徜徉在茂密芬芳的山林撷取种种野趣;如果你不仅仅得到旁人的伺奉和恭维,还能得到他们真心的热爱和尊重;如果你的子民都将荣耀归于你;如果你爱的人恰好美艳绝伦、冰雪聪明,而她恰好不但纯真得不敢正视你的眼睛,还纯真得拥有为你去死的勇气;如果你失去所爱后还没来得及后悔便已在命途中再次与她相遇,而她心中仍然只有你一个人的身影;如果在你最完美的时刻,神还打算再满足你的要求与愿望,你会祈求什么?
    一个国王,在如此完美的时刻,他的愿望却是:让所有的国王都努力谋求他的人民的幸福;让所有诵读《吠陀》的人都崇奉技艺之神萨罗萨伐底;愿永生全能的英武的湿婆免除我下一世的痛苦,不要让我投生在这终将毁灭的、罪与罚的人世间。
    这是印度诗剧《沙恭达罗》的最后一幕。剧中的许多细节我已记不清,但始终念念不忘国王豆扇陀在一切都如意后这出人意料的悲伤愿望。命运从不公平,它可以迫害一个人写出“我们对于众神来说正像苍蝇之于顽童,他们仅仅为取乐就杀死我们’’这样凄厉的诗句,也可以献媚一般不遗余力地使某人满足。神的眷顾,命运的恩宠,豆扇陀的人生光明而辉煌。

    文摘

    楔子人生若只如初见
    〔1〕顾贞观
    康熙二十四年春。
    北京,淑气渐生。
    一名消瘦得有些孱弱的中年男子呆立于一株夜合树下,持着一纸有着淡淡胭脂色的信笺,身体微微颤抖。月色冰凉,夜合艳开了雪白晶莹的一树,香气在夜色的酝酿下愈发浓烈,竞有酒的味道,叫人不知不觉沉湎。
    此时,没有人可以读懂他的眼睛,是无奈,是痛楚,是惶惑,是很多很多的内容,我们只是知道,不要在这个时间去惊扰他,哪怕一丝风、一丝雨、一抹夜合花的香气,都不要在这个时间去惊扰他。
    我们从来也都只是仰望着他。他叫顾贞观,江南人,在整个康熙朝写诗填词的文人当中,顾贞观三个字都是最响亮的几个名字之一。有人说他是全国词坛的第一名手,有人说他和另外一名公子并列第一,也有人说他只能排在第二,但无论如何,绝对没有人会把他排在第三名以后,除非这个人不怕落下一个外行的名声。
    像许许多多真诚的诗人一样,顾贞观也是一个狂生,他一向都泰然地接受着世人的赞誉,却从来不肯承认自己就是词坛第一。他并不谦虚,谦虚从来都不是诗人的美德。但在他的口中、心里,第一的位置永远都属于此刻他手中这封信笺的主人——纳兰性德。
    信笺的内容,是将来每一个哪怕稍有诗词修养的人都能够脱口而出的: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霖铃终不怨。
    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是的,这首《木兰花令》是所有纳兰词中流传最广的一首,“人生若只如初见”更是所有纳兰词中、乃至古往今来的所有诗词名句中最为流传的一句,只是我们往往会把这首词、这句词从三百多年前的背景中抽离出来,用它来诉说我们自己的情绪,仿佛它一直就属于我们每个人自己的生活背景,属于我们每一个独特的、不为任何人所知、也不容任何人窥探的私密空间。谁会知道呢,当顾贞观接到这首词的时候,他读到的内容,完全不同于我们任何一个人的理解。事情正像本雅明说的那样,古典的诗歌传统已经破碎了,诗人头上的光环重重地摔在人行道上,诗歌语言终于从公共空间走进了私人空间,并且在私人空间的小巷子里越走越深,越走越曲折,当小巷尽头的收信人展开信笺,小巷外面的我们只能提着灯笼、燃着蜡烛,小心翼翼地接近那个影影绰绰的目标。最后能不能找到,就看每个人的悟性与运气了。
    这首《木兰花令》常被我们当做爱情诗来读,其实只要稍微下一点功夫的话,就会在道光十二年结铁网斋刻本《纳兰词》里看到词牌下边还有这样一个词题:“拟古决绝词,柬友”,这就是说,这首词是模仿古乐府的决绝词,写给一位朋友的。
    汉魏乐府如今的读者已经很少了,但它毕竟是唐诗宋词的一大源头,有许多著名的诗词都以乐府旧题的形式,比如李白的《将进酒》,在诗体分类上我们很容易把它划作七言或杂言古诗,其实应该划作乐府,而决绝词本来也是乐府旧题,属于乐府当中的相和歌书.本来是汉代街头巷尾传唱的歌谣,用丝竹乐器交相唱和的。元稹就写过三首很著名的《决绝词》,收在宋人郭茂倩编纂的百卷乐府当中。“君情既决绝,妾意已参差。借如死生别,安得长苦悲”,这是数百年前诗人元稹在同一题目之下的绝情之语,容若现在用到这个古老的题目,又标明“柬友”二字,可是要与故交决绝么?
    不!如果读不懂词中的深意,又怎能称得上容若的第一挚友,又怎能当得起与容若并称的康熙朝词坛双璧之一!他看到一个孩子从身边跑了过去,边跑边跳,骑着竹马,跑出了大门,跑出了院墙,跑出了内城,又跑出了外城。这一刻,夜合花的花瓣无声地飘落,牵着顾贞观恍惚迷离的视线,飞过杨柳堆烟的庭院,飞过深深似海的侯门,飞过忧伤的雨丝与明媚的山河,锁进了一所结满春愁的江南庭院。
    〔2〕沈宛
    枕上片时春梦中,行尽江南数千里。他的梦断掉了,她的梦醒来了。睁开眼睛,又是这一所结满春愁的庭院。庭院之中,没有北方的夜合花,只有江南的丁香与芭蕉。“芭蕉不展丁香结,同向春风各自愁”,尤其是那芭蕉,叶子一重又一重地卷着,仿佛在无边的梅雨里永远都不愿打开。那女子也是这般,她柔婉婉的身体蜷缩在一重又一重的回廊与院墙里,她愁僝僝的心畏缩在一重又一重的思念里。她已经属于千里之外那个在这世界上自己最爱的男子,她的生机便只等待着他的开启。
    她已经忘记了自己名叫沈宛,她只记得自己是纳兰容若的女人。
    她不止是纳兰容若的女人,还是世界上一个爱到痴狂的女子。
    她记得容若曾经说过,自己的美,没有一点人间烟火气,但若以名家国手的画来作比,与其说像一幅仕女图,不如说像一页山水画。那山水定是江南的山水,氤氤氲氲的,用一层迷蒙的水汽隔开尘世的琐碎与不堪。
    他曾说过,自己是他避风的港湾,是他心底最后退守的城堡,给他充足的温暖和安全感,是属于他、也不属于他的女人。
    她的心底,每天都在不断复现着这些情话,怕有一万遍了吧。除了与心爱的人一起牵手对诗,这恐怕要算世界上第二号最幸福的事情了。但是,此刻的沈宛,手里也持着一封信笺,是顾贞观从北京抄送来的。——这个顾贞观呀,沈宛想着,我与容若的结识是因为他,护送我千里北上京城寻找容若的也还是他,再没有见过比他更加诚挚的男子,也没有见过比他和容若之间更加纯真的友情,但是,他对我来说,究竟是个什么人呢?是带来幸福的信使,还是编织幻梦的魔王——在骗你相信了他所编织的幻梦之后再亲手把它扯碎?
    今天,他带来的是幸福、幻梦,还是悲剧?这首题目上写着“柬友”的新词,他为什么要拿给我看?“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沈宛低吟着信笺上刻骨的词句,无边的梅雨顿时已是无边的泪水。她读得懂,他的心里生生世世不能割舍的,只有他的发妻卢氏,没有任何人可以代替,自己也不能。
    她是江南最出众的才女,她熟悉士大夫们必须熟悉的所有典籍,她读得懂爱人的诗词中埋伏着的所有典故,而在这一切之上的是,她读得懂他的爱情。
    呵呵,拟决绝词,这是古老的乐府题目呀,一千多年前,汉代的长安城里,那条繁华的、植满垂柳的章台路上,那条外国使节来来往往的藁街上,丝竹的声音时时灌满行人的耳朵,有人唱,有人和,《决绝词》的古老歌谣不知被多少人唱过、听过呢。
    汉魏六朝,多少年,多少有结果和没结果的爱情故事,唱过多少次这样的旋律呢?“晴如山上云,皎若云间月。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这句诗,还是在《宋书?乐志》里看到过的,是那年海棠花畔、回廊曲处,他亲口读给自己听的。他说诗里是用山上白云和云间皓月来比喻自己的心志,而这样的心志自然容不得爱人有了两意。是的,言犹在耳,那时候,我们只是隔着发黄的书页,遥遥地感,叹着古人的痴心与薄情,但是,今天的我们呢?
    “何事秋风悲画扇”,是的,这是用汉成帝时班婕好的典故,我看得懂,但我多希望自己看不懂——或者,我多希望那仅仅是发生在一千多年前的、早已死在书本上的故事。那时候,班婕妤不再受到汉成帝的宠爱了,多才的她在一个入秋的天气里收拾房间,将一把美丽的团扇收进了箱子,她的泪水就是在这一刻突然落下的:再美丽的团扇也终于会等到秋天,当秋风吹起,团扇要么被收起,要么被弃置,是的,就像一个个曾经受到过无穷宠爱的女子一样,就像自己一样。
    新裂齐纨素,皎洁如霜雪。
    裁成合欢扇,团团似明月。
    出入君怀袖。动摇微风发。
    常恐秋节至,凉飙夺炎热。
    弃捐箧笥中,恩愫中道绝。
    沈宛想起了班婕妤的这首《怨歌行》。团扇是用齐地出产的丝绸精心裁制的,如霜似雪,形如满月,皎洁而团圆。这样的尤物“出入君怀袖”,与君形影不离。但为什么,每一把团扇都会等到秋天,每一个痴情的女子都会等到诀别?人之于人,若始终只如初见时的美好,若始终能保持初见时的感觉,团扇便永远是皎洁而团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