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蒋勋说宋词(继于丹之后,台湾美学大师蒋勋为您带来国学之美)[平装]
  • 共4个商家     26.20元~31.16
  • 作者:蒋勋(作者)
  •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第1版(2012年2月29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8632155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蒋勋说宋词》编辑推荐:蒋勋说:在宋词中,你会觉得有一种饱满与安静,它酝酿了另外一颗新的种子,与花的骚动性的美非常不同。骚动是因为它正在开花,开花自然要吸引别人注意,而果实不见得有那么多吸引力,但自有一种圆满。宋词是一种简练,一种淡雅,一种不夸张的情绪。阅读《蒋勋说宋词》,你会发现宋词的颓废、平实和自然,发现现实的美,其实人生是一场美的沉思……

    媒体推荐

    蒋勋善于把低眉垂睫的美唤醒,让我们看见精灿灼人的明眸。善于把沉哑喑灭的美唤醒,让我们听到恍如莺啼翠柳的华丽歌声。蒋勋多年在文学和美学上的耕耘,就时间的纵轴而言,他可算为人类文化的孝友之子,他是一个恭谨谦逊的善述者。就空间上的横轴而言,蒋勋是这个地域的诗酒风流的产物,是从容、雍雅、慧杰、自适的人。

    ——台湾著名作家 张晓风


    长久以来,弱势者视美为奢侈,不敢言美;利益者视美为夸富,役使糟践,美感已为GDP所牺牲。直到经济转型,苦于品牌升级、设计加值之时,才回首茫然,心虚自卑,模仿失据,而先生却早数十年已藏宝救亡。出之于小说、散文、艺术史、论述、绘画,苦心孤诣,重构民族美学与历史记忆,启蒙俗民生活中的感官审美享乐,献身为美的传道者,谦卑明亮,气象恢宏,给了我们欢喜感动与荣耀自豪。

    ——2010年台湾出版界“出版风云人物”获奖原因

    作者简介

    蒋勋 一九四七年生,福建长乐人。文化大学史学系、艺术研究所毕业,后负笈法国巴黎大学艺术研究所。一九七六年返台。曾任《雄狮》美术月刊主编、东海大学美术系主任。现任《联合文学》社长。其文笔清丽流畅,说理明白无碍,兼具感性与理性之美,著有小说、散文、艺术史、美学论述作品数十种,并多次举办画展,深获各界好评。近年专事两岸美学教育的推广,他认为:“美之于自己,就像是一种信仰一样,而我用布道的心情传播对美的感动。”主要作品有《美,看不见的竞争力》、《新编传说》、《蒋勋说唐诗》。

    目录

    第一讲李煜
    亡国之前的李煜002/亡国之君李煜005

    第二讲五代的变革
    为什么唐诗会变成宋词014/“富三代”的李后主,在历史上一直饱受争议015/政治上的失败者,文化上的贡献者018

    第三讲冯延巳
    诗和词之间的界限在哪里038/词在宋代就是今天的流行歌曲,柳永比伍佰还要红039/与唐诗不同,宋词很少用典故040

    第四讲范仲淹、晏殊、晏几道、欧阳修
    范仲淹首先是个政治家084/北宋开国时期文人的文字修养真是太好了085/身兼政治家、军事指挥官、文人数重角色的范仲淹086

    第五讲苏轼
    苏轼创造了一种文学风格122/文学极品的情感往往一清如水,超越悲喜124/偷窥,中国文学少有的美学经验127/在苏轼身上,融合了儒、释、道三家的东西129

    第六讲柳永
    柳永,历史上第一个拒绝考大学的小子146/宋代的大众歌手——凡有井水处,必有柳词147/柳永如果生在明清,恐怕活不下去150

    第七讲南宋词的美学
    和平年代才会有“雾失楼台”这样的诗句159/李清照批评苏轼不通音律160/文学性上苏轼是胜利者162

    第八讲周邦彦、秦观
    宋代从开国的军人文化,逐步转向了优雅文化174/历代帝王如果考文化课,宋朝皇帝能考第一名176/宋代文化发达与书籍出版密切相关178/改朝换代只是政治改换,文化不能改179

    第九讲李清照
    李清照与苏轼,两种性别,两种美学208/李清照的才华来自父亲和丈夫的鼓励209/即使李清照写出抗金救亡诗也会显得很假211/数千年的文化中,没有女性立场,李清照是第一人212

    第十讲辛弃疾
    辛弃疾与姜夔,是南宋时代的两面240/评价历史人物很难跳出“好人”与“坏人”的窠臼241/姜夔关注的是改朝换代之外的、属于老百姓生活的东西242/南宋第二代,却称自己是“江南游子”244


    文摘

    独立小桥风满袖,平林新月人归后

    “独立小桥风满袖,平林新月人归后。”这两句是我一直非常喜欢的,也就是我提到最能够入画的那种画面, “独立小桥风满袖”,它绝对可以是像宋徽宗后来拿来考画家那样的一个诗体。我们大概都有过这个经验,人一定不多,在某一个傍晚,有风,然后你自己站在一个空旷的地方,你的衣服被风吹起。“独立小桥风满袖”,其实是一个自己存在的状态,这个状态是一种饱满,也是一种孤独。饱满和孤独看起来是两个不相并存的生命状态,可是同时存在。你大概在最大的生命喜悦的同时,一定有最大的生命感伤,因为它们是同时并存的,所以我想“独立小桥风满袖”是一个意象,它没有我刚才说的喜悦或忧伤,可是我们会感觉到它其实在传达的是双重感情。大家可以在自己的生活里找一下,是不是在自己的一生当中有过一个“独立小桥风满袖”的体验。比如在爬山的过程当中,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风吹满,衣服的每一个隙缝里面都有风,而且风在同你的身体发生对话,这个时候你好像才第一次意识到你是存在的,你作为一个生命存在的个体,既感觉到了喜悦,同时你又有感伤,因为你知道它会消逝。
    “平林新月人归后”,也是一个意象,一片树林上面,有一个刚刚升起来的像眉毛一样的弯月,一轮新月,人已经走回去了。注意是“人归后”,因为“人归后”以后剩下的画面是一个空的画面。
    我们会发现,唐朝的画面里都有人,而宋朝的画面经过五代以后,人走掉了,有一点像欧阳修讲的“平芜近处是春山,行人更在春山外”这样一个感觉。所以你在宋以后的画里看不到人了,因为人远离了。“平林新月人归后”是把人拿掉以后看到的风景,在唐朝没有机会看到没有人的风景,或者不从人的角度去看的风景。从人的角度看到的风景都是征服的,不从人的角度看的风景,才是宋朝提出来的“万物静观皆自得”,它使你自己以一朵花、或者一片雪片的经验去看宇宙自然,使你自己成为大自然当中的一部分。

    生命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

    为什么我喜欢北宋的知识分子?因为我觉得北宋的知识分子最像人了。这个说法有点奇怪,知识分子当然都是人。我的意思是说历史上知识分子很难做自己,反而一直在文化里被扭曲着,尤其是在政权当中,他被扭曲以后回不来。可是宋朝的知识分子可以回来做自己,可以回来做自我,而这种自我的释放使得宋朝在文化的创造力上,产生了一种我们叫做“平淡天真”的东西。宋朝的美学最喜欢讲的字是“平淡天真”,就是不要做作,也不要刻意,率性为之。
    各位如果去台北故宫看到《寒食帖》,你会觉得宋朝人写字绝对不像唐朝人那样规规矩矩地写楷书,他可以随意,写错字就点一点,再改一改就好了,没有人规定一个伟大的书法里没有错字。所以《寒食帖》里错字都可以存在,他觉得错了为什么一定要再写一次呢,生命里面的错误让别人看到会这么难堪吗?这个字错了,他把它圈掉,旁边又补上一个字,这些在书法中都出现了,所以黄庭坚、苏东坡的书法里充满涂改的部分,书法的美学因此从一个官方的很正式的规格转成为性情的流露。就是说所谓的艺术是可以看到你的真性情,你的真性情里面是什么就是什么,不要去掩盖它。
    我在前面曾讲到宋代的文人崇尚理学,其实这样的一个哲学,它也与后蜀跟南唐有关,渗透了它们某种非常奇特的流浪感。我用到了一个很特殊的词汇——“流浪感”。我讲的“流浪”,意思是说一种生命的不定形式,是说我可能在旅途当中。我们介绍过《春江花月夜》,那就是一个旅途当中的流浪感,可是更大的流浪,有一点像佛经里面说的“流浪生死”,就是生命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的流浪之感,这个流浪之感使我讲的那个生命的不定性,会产生真正的惆怅跟愁绪。

    .墙里秋千墙外道,多情却被无情恼

    “墙里秋千墙外道”,苏轼有些诗让你觉得怎么会这样写?墙里面有秋千,墙外面有一条路,讲没讲不是一样吗?实际上像苏轼这种高手,当他没有大事件的时候,任何东西都可以信手拈来。“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墙外行人”就是路上有行人在走,就是苏轼自己。“墙里佳人笑”,墙里有一个美丽的少女在荡秋千,一面荡一面笑。如果是拍摄一个影片的话,大概是苏轼踮起脚尖,一直想看那个女孩子多漂亮,笑声那么美好的感觉。可是女孩子大概发现了他在偷看,所以“笑渐不闻声渐渺”,女孩子跑掉了,笑声越来越远,然后就听不到了。“多情却被无情恼”,他觉得他自己是一个蛮多情的人,很想认识一个美丽的少女,与她讲讲话,结果人家很无情地离去。
    我们看在北宋词当中,这种真性情,这种自我调侃和自我解嘲,大概只有苏轼有。我想如果在今天他跑到一个咖啡厅,跟一个女孩子搭讪,如果那个女孩子不理他,他也会摸摸鼻子自我解嘲。我觉得这是一种格调,是很难做到的,他不侮辱自己,也不侮辱对方。在情感的多情和无情当中,人们通常会站在自己的立场上,而不会替对方设想,可是苏轼没有,他会觉得没办法啊,“墙里秋千墙外道”,是一个现状。我甚至觉得他的东西常常像禅宗,反映了一个生命的状态,所以我特别喜欢这首诗。当然苏轼自己也最喜欢这首作品,他到晚年要歌妓唱的一直都是这个,可是那时大概年纪大了,听到自己年轻的时候写过的诗,每一次都会掉泪的。
    “多情却被无情恼”绝不是抱怨,而是自己摸摸鼻子就走了,而且还调侃自己说,你趴在墙上看了半天人家竟然不理你。这是个很难的分寸,你现在每天看社会新闻,很少看到有人抱着“多情却被无情恼”的心态,拍拍屁股走了,大概都变成对于对方的侮辱或对于自己的侮辱,最终或许成了悲剧。所以我非常喜欢苏轼的情感,我觉得苏轼的情感是一清如水,他有眷恋、有深情,在《江城子》里有那样的深情,同时又有豁达,他的深情与豁达刚好变成一体的两面。我们常常觉得既然有那样的深情眷恋和缠绵,他就不可能豁达啊,可苏轼很特殊的一点是,对于眷恋和豁达,他竟然可以合并。

    在苏轼身上,融合了儒释道

      我们前面讲过,在苏轼的身上,完美地体现了儒家、道家、老庄、佛教所有东西的融合。所以我在很多场合提过,苏轼在宗教上的领悟,其实不是说达到多么高的境界,而是他发现自己没有达到多么高的境界。记得苏轼读佛经然后写信给佛印和尚说,最近修炼到八风吹不动,也不贪婪了,也不嫉妒了,也不生气了,什么都没有了。佛印和尚就原信退回说他放屁,苏轼气得半死,跑到金山寺去大骂佛印,佛印就哈哈大笑说:“八风吹不动,一屁打过江。”苏轼马上就懂了,自己也哈哈大笑,后来还把他做官的玉带押在金山寺里面作为镇寺之宝,说我要这些身外之物干什么。因为你以为自己修炼得很好,既然八风都吹不动,可人家骂你放屁却会生气。所以这个是苏轼了不起的地方,就是他回来做人了。其实修炼是为了回来做人,不是告诉别人我多了不起,告诉别人说我没有那么了不起,才是修行。
      苏轼很有趣,你越读他的传记越喜欢这个人,因为他处处流露出“我其实做不到”。对于人的眷恋,人世的牵挂他都放不下,可是他每天又写文章说我要放下,在这当中可以看到他人性中最真实的部分。没事的时候吃饱饭他就摸他的肚子,肚子很大,然后就问别人,你知道这肚子里都是什么吗?有人讲是一肚子文章,都在吹捧他,他就摇头说不是。后来问朝云,朝云说是一肚子牢骚,他说对了,其实他很了解自己。我觉得知道自己其实是一个大智慧,因为在生命里我们会作假,我们甚至会塑造出一个假的自我出来,甚至越来越觉得这个假的自我是真的自我。尤其在修行的过程当中,你越读哲学、宗教的东西,越觉得我领悟了,领悟以后你越容易自大,越容易发言不逊。可是苏轼的每一次悟道过程都会被破功,他就会哈哈一笑,他觉得真好,破功了,因为破功你反而轻松了,你不必背负我是悟道者的那种尊严,我想这是苏轼最了不起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