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2010年度中国最佳奇幻小说集[平装]
  • 共2个商家     19.50元~19.50
  • 作者:骑桶人(编者),阿豚(编者)
  • 出版社:四川出版集团,四川人民出版社;第1版(2011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220082306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2010年度中国最佳奇幻小说集》是由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的。

    目录

    光荣与梦想——中国当代奇幻文学十年回眸(代序)
    天与火
    最后的夏日幻想
    醍醐堂记·叁
    阁楼上的天光猫
    月葬河
    壮志凌云
    蜜蜂失踪案
    夜行者
    夸父纪行·殇之卷
    钟表匠(外一篇)
    海底监狱

    文摘

    版权页:



    “卑职武功院方子野,前来向王大人报到。”
    正在拆着窗前那架伽利略式黄铜望远镜的王赫抬起头来,看了看那个站在门口的年轻人。方子野很年轻,长得颇为文秀,不过一双眼睛却是碧蓝色的。王赫淡淡一笑道:“你就是雅各的弟子,那个碧眼儿?”
    “正是卑职,王大人。”
    尽管方子野身上还带着些稚气,但王赫并没有笑。他把望远镜的镜身拆下,放在一个红木盒子里,一边道:“雅各说你精于计算,是吧?”
    “卑职对此道有些心,导。”
    “读过《几何原本》么?”
    “读过。”
    说话间,王赫已将望远镜全拆下来放好了。他将那红木盒子合上,道:“好吧,背上它,跟我走。”
    盒子不轻,不过方子野膂力远超常人,背在身上很是轻松。他背着那红木盒子,见王赫已走出门口,忙跟了上去,小声道:“王大人,要去哪里?”
    “你师父和你说过要做什么吧?”
    方子野犹豫了一下道:“他说是因为客星之事,让我前来听从王大人调遣。”
    王赫转过身,看着这个刚脱离生徒身份、还不算武功院正式成员的年轻人,笑了起来,“不错,我们现在就是去迎接客星。”
    这个回答很古怪。不过方子野没有追问,在武功院数年的生徒生涯里,他也养成了多做少问的习惯。
    王赫是什么样的人?他这个异想天开的计划真的有可行价值么?方子野跟着王赫坐上一辆马车向城外驶去的时候,心里默默
    武功院,是张江陵公在万历初年创立的,编制上属于锦衣卫,不过官员设置与锦衣卫平行,最高首脑是三指挥使,方子野的师父王景湘是第二指挥使。
    武功院主要承担为神机营研制火器的任务。大明神机营虽然自国初就已设立,但自从天学(天主教在明代传人中国时的称谓)进入大明后,火器才有了长足的进步。武功院属于东林党一脉,不过任何地方都不是铁板一块,武功院内部也分天学士与非天学士两派,其中天学士派系势力较大,王景湘正是这一派的首领。非天学士派系势力也不小,以第三指挥使罗辟邪为首。好在第一指挥使姚平道驭下有方,这两大派虽然不甚相能,平时合作倒也并无嫌隙。王赫官拜御椅百户,隶属武功院火部,专研军中所用火器。
    事情是从三年前的万历四十四年开始的。
    这一年七月初九,钦天监发现了一颗客星侵入毕宿八星之间。所谓客星,是旧时观天文星象之人对未入星图之星的称呼。在星象上,毕宿八星主边兵,主弋猎。客星犯毕宿,则是边境起烽烟之象,因此发现这颗客星对于钦天监来说是一件大事。更奇特的是当时还发现客星放出一个分身,坠于京西三十里外一个叫沈家屯的山村附近。陨星落地,本来也不是件太过稀奇的事,奇怪的是这分身竟是以极缓慢之速落地的!
    当时,王赫立刻带人急速赶到分身坠地之处,却惊奇地发现那分身竟然又离地而起,回到了客星边上,只在地上留下几个深坑!
    这件事太过怪异,当时在武功院内部也引起了轩然大波。只是在万历四十四年,朝鲜倭患已平,西北套寇也早已不复为患,似乎想不出天象示警是为了什么。众说纷纭中,以王赫所言最为奇特。王赫认为,这客星位置捉摸不定,而且高度低得出奇,应与边警无关;而那客星的分身坠地后又能飞升,说明客星其实并不是真正的星,与《圣经》中的《以西结书》记载先知以西结遇天使事相似,因此这是天学士所奉之神遣使下凡!他建议武功院立即派员对此事追查到底。
    对他这种推断,罗辟邪讥嘲有加,不过当王赫对客星的轨迹观察计算后,断言三年后这客星仍会回到原位,到时仍有可能放出分身,故需设专部追查,罗辟邪却赞同了王赫所请,说天意不可测,唯有以实际证明王赫到底是不是妖言惑众。
    如果真的是天使奉神命下凡,能与天使取得联系,那将是每一个天学士梦寐以求的事,所以武功院中天学士一脉大多支持王赫的提议。只是罗辟邪的支持并非善意,他根本不相信会有什么天学士所奉的神存在,所以他断定王赫的推断必然落空,这样武功院内部的天学士势力必然遭到沉重打击。可不管怎么说,连罗辟邪也支持了,这件事就这样慢慢开展起来了。
    万历四十五年,武功院星部成立,由王赫负责。不过,这时客星已消失在天际,星部无非是日日观星,并没有什么事,所以不久便有撤销星部之议。
    直到第二年的万历四十六年,东北建州女真的奴酋(明人对努尔哈赤的蔑称)突然起兵反明,破辽东要地抚顺,明廷上下如梦方醒,有人马上联想起了两年前客星犯毕宿之事。万历四十七年二月,辽东经略杨镐发十一万大军意图一举击溃奴酋,不料萨尔浒一战明军大败亏输,连号称“刘大刀”的名将刘□也死于是役。这一场惨败让明朝上下知道,有史以来最为可怕的一个敌人出现了。为了尽快在战争中夺回先机,武功院各部也加紧运作,担子越发沉重,王赫在三年前所上的提议立刻被重新审议,决定加紧办理。而这时新来的传教士带来了最新式的伽利略式望远镜,王赫如获至宝,对其进行改良,放大倍数更增。到了七月,当他发现客星如三年前预料的一样再次进入毕宿时,终于再没有人反对这件事了。方子野作为新出师的武功院生徒,又是王景湘的弟子,第一个任务便是协助王赫。
    马车驶到一个山坡前停了下来。这里极是荒僻,坡上连路都没有。在王赫的计算中,此地正是那个客星分身今年的坠地之所,现在山坡上已扎了几个帐篷,一些身着飞鱼服、腰挎绣春刀的士卒守在山下。武功院属于锦衣卫内部的一个分支,所以制服与锦衣卫相同,这些士卒是武功院里专门负防卫守备之责的水部成员。
    马车刚停下,有个男人已迎上来道:“王大人,你来了,王指挥使已等候多时。”
    那人口中的“王指挥使”便是武功院的第二号人物王景湘。王赫点了点头道:“好的,马上带我去。”他跳下车,向坐在后面的方子野道:“碧眼儿,走吧,小心别摔了。”
    山坡上根本没有路,所以坑洼不平。方子野跟着王赫向山上走去,听着那个水部头领小声对王赫道:“王大人,真会有大星落到此地么?”
    王赫快步走着,却只是微微一笑:“晚上一切都可见分晓。”
    帐篷都扎在一道断崖下面。到了一顶帐篷前,那水部头领抢上一步,大声道:“王指挥使,王赫大人到。”
    “伯多禄么?快进来吧。”
    随着声音,王景湘迎了出来。王景湘是个四十多岁的男子,清瘦而健壮。他的教名是雅各,因同是天学士,又有同姓之谊,所以虽然王赫是他属下,但相互间从来都是以教名相称。看到王景湘,王赫脸上露出了笑意,上前行了一礼道:“雅各,我把碧眼儿也带来了,他应该能帮上我的大忙。”
    帐篷里很是简朴,只有一张床,在一边倒是打了根木桩。王景湘道:“伯多禄,我照你说的把架子搭好了,你看合用么?”
    王赫试了试那木桩,点点头道:“不错。碧眼儿,把那望远镜拿过来吧。”
    方子野从背后取下木盒,放在地上,王赫便以极其熟练的手法将那黄铜望远镜架固定在木桩上装配起来。方子野向王景湘行了一礼,道:“先生。”
    王景湘拍拍他的肩道:“子野,你又长高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