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征服亚马逊[平装]
  • 共1个商家     29.50元~29.50
  • 作者:埃德?斯塔福德(作者),赵坤(译者)
  • 出版社: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第1版(2012年9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303146956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斯特雷尔,一个53岁的斯洛文尼亚老头,在自己的博客上写道:“如果我作出游某一条河的决定,能够让巴勒斯坦和以色列两国人民找到解决纷争的方法,能够让世界上8个最富有的国家免除那些穷的国家的债务,那么为了这些原因,我就会义不容辞地接受任何河流的挑战。”埃德·斯塔福德所著的《征服亚马逊》讲述了作者徒步穿越亚马逊河流域的经历。

    作者简介

    作者:(英)埃德·斯塔福德 译者:赵坤
    埃德·斯塔福德于2002年从英国军队中以上尉的身份退役后,就投入到全球探险远征活动中。在领导探险活动之前,他在联合国驻阿富汗机构工作,帮助那里举行有史以来第一次总统大选。在这次远征之前,埃德参与了英国广播公司(BBC)拍摄的自然保护系列片《失落的美洲豹家园》。2010年8月,埃德成为了第一个徒步穿越整个亚马逊河流域的人。他一路有一个森林工人加迪尔·丘·桑切斯·里瓦拉相伴,除了头4个月,丘陪伴埃德走完了长达28个月的跋涉旅程。

    埃德的激情蕴藏于推动自己完成别人看来不可能的伟大事业。他希望用自己的远征探险教育和激励大人和小孩,鼓励他们去挑战偏见,诚实并全面地看待这个世界。

    目录

    第一编 秘鲁,亚马逊之源
    第一章 念头的产生
    第二章 探寻亚马逊之源
    第三章 踏入阿普里马克大峡谷
    第二编 “红色”区域
    第四章 “红区”
    第五章 亚萨尼卡人
    第六章 加迪尔·丘-桑切斯·里瓦拉
    第三编 去往哥伦比亚的艰难长征
    第七章 “照顾好你的英国佬,否则我们会砍7他的脑袋”
    第八章 沮丧
    第九誊在伊基托斯休整
    第十章 哥伦比亚的贩毒小道
    第四编 巴西
    第十一章 进入巴西
    第十二章 饥饿
    第十三章 “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
    第十四章 奉献
    第十五章 “那个英国佬不爱说话”
    第十六章 精神胜利
    后记
    徒步亚马逊装备清单

    序言

    当环球远征公司(TET)的理事们听说埃德·斯塔福德计划徒步穿越亚马逊河流域的设想时,我们征求了有关领域权威专家的意见,他们回答说“不可能”。环球远征公司最终愿意冒着失败的风险,资助这一极具挑战性的活动。我们愿为之分担风险,不计成败,期望着这次远征能够成功,在人类成就中留下重要印记。威尔士王子形容1979年的环球远征活动Ⅲ时曾说,这是“疯狂的”(因为几乎不可能完成),但却是“伟大的”(因为取得的成就)。埃德·斯塔福德的计划无疑是疯狂的,但他若能推翻权威人士的预言取得成功,那将是伟大的。
    当埃德出发时,还有一位名叫卢克·科尔耶的同伴。由于种种原因,卢克在翻越三座大山后,觉得受够了,便返回了英国。埃德却顽强地继续前行。埃德在远征中最打动人的,就是他那始终争取胜利的坚定信念。几平每天,他都会遇到常人难以克服的困难。他真正体现了顽强的精神,只有凭着这种精神,才能在如此艰苦和危险的环境中取得成功。远征的第5个月,埃德遇到了加迪尔·丘·桑切斯·里瓦拉。他起初答应陪同埃德5天,然而两年后,他仍与埃德并肩同行。
    我们环球远征公司为埃德和丘的成功深感兴奋和激动~不仅因为那看得见的成功,而且因为埃德坚持通过网络直播所见的环境和人文故事,受到全球无数人的日夜关注。这些故事唤起了人们对亚马逊盆地及其他地方那些真实问题的重视。这种重视是亟须的。
    我很荣幸成为这次活动的支持者,并且期待着埃德的下一个尝试。我相信那将会是一次艰苦、疯狂,并且同样伟大的历程。
    兰奴夫·费因斯爵士

    后记

    到8月9日,全世界已经有900多篇报道我成功的文章。我抵达伦敦的时候受到了英雄式的欢迎,在头两个星期里,反复在各种电视和广播节目中露脸。我被邀请去皇家地理学会演讲,并成为那里的会员,同时也成为了兰奴夫·费因斯爵士的全球探险基金会的成员。
    回想起来,我对自己所取得的成绩感到自豪。虽然我筹集的善款仅有27000英镑,但是这次活动与全球学校的联系却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这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王子雨林项目”网站,我在那里每两周给孩子们写一篇博客。与学校的联系合作是我未来远征探险中希望进一步努力的方向。2011年1月,我巡访了英国的学校,谈到亚马逊时,我看到了孩子们脸上兴奋的表情,他们很想告诉我他们所知道的关于这个神秘、遥远的丛林的一切。
    这本书是2011年2月完成的,正好是远征探险结束6个月之后。当我写这段话的时候,丘申请的签证已经获得批准,他将于6天之后来到英国。他计划住在我母亲在莱斯特的家里。他要学习英语并加入我家乡当地的橄榄球队——斯通尼盖特队。他要开始一场新的探险了。
    我现在住在伦敦,正在写我的第一本书,规划未来的探险计划。我现在主要靠在全世界做励志演讲为生。
    整个远征探险以一种我认为不可能的方式改变了我。我曾经在军队服役,在阿富汗的联合国机构工作过,并带领过在世界很多地方的探险活动。一次远征探险真的不会对我的性格造成如此大的影响吗?实际上,虽然我在此次远征探险之前积累起来的各种经历为我成就这个疯狂的梦想起到了帮助作用,但与这次经历以及这本书里所记载的事情相比,就黯然失色了。我现在保持着愉快的心情,面对周遭世界,变得更加冷静和快乐了。我现在的自信是从内心油然而生的,而非依靠别人的评价来建立。我现在知道自己是谁,我能够做到什么。我一次次面对自己大量各种各样的弱点,从整体上,学会了处理好它们,不让这些问题困扰我。
    亚马逊地区的树木还在被砍伐,当局至今也没有对伐木活动进行强制性的限制,而他们应该可以这么做。在两年零四个月的时光里,我没有在亚马逊地区看到任何当局机构颁布过任何伐木限制政策,一次都没有。
    但是,我还是乐观的,事情正在慢慢改观。秘鲁、哥伦比亚、巴西的孩子们与我交谈中引用了“地球绿肺”的说法,当地受过教育的人对他们的森林充满自豪,并热衷于对丛林加以保护。这种声音越来越高涨,能够触动当权者。我希望这种宝贵的价值观能够普及大众。从全球来看,我相信我们已经开始对此予以足够的重视,这也保证了这种价值观能得以普及。

    文摘

    倾盆而下的热带暴雨将这个没有围墙的小酒吧笼罩起来。强劲的雨声淹没了泥泞街道那边传来的克里奥尔人的鼓声。大雨带来一个凉爽清新的傍晚,将往日的闷热一扫而光。我坐着,手里端着啤酒,与远征的同伴卢克·科尔耶一同呼吸着这自然力量净化了的空气。我们躺在低低的木椅上,心中抱着同样一个悬念。我们刚刚做出了一个将改变我们一生的决定,并决心协力完成。我们决定尝试并肩徒步穿越整个亚马逊流域。我两眼放光,微笑着对卢克说:“他妈的,兄弟,这真是一个疯狂的念头。”
    那是2007年1月,我们在英国的前殖民地——中美洲的伯利兹,为一个名为特里克福斯(Frekforce)的英国机构进行环保探险。我刚刚将我们的营地从首都伯利兹城搬到靠近危地马拉的圣伊格纳西奥,一个更具拉丁味的小镇。当地大部分是土著玛雅人和西班牙殖民者的混血后裔,但也有不少克里奥尔人的定居点,它们看上去相对显得新一些。
    第二天早上,我们穿着拳击短衫,一边吃着煎蛋三明治,一边喝着进口的格雷伯爵茶,跌跌撞撞地围着营地散步。令人惊奇的是,当再次谈到穿越亚马逊的话题时,我们俩都没有回到昨天的君子协定上。我们完全可以将这一想法归结为酒后狂言——这是合情合理的,但是,在等待沐浴无所事事时,我们对穿越亚马逊的憧憬甚至比前一天晚上更加强烈了。
    此前两年,我受雇于一家英国公司,筹备在阿根廷巴塔哥尼亚进行的一次科学研究探险。那时我刚刚与蔻依开始交往。我们都渴望旅行,于是主动报名作为领队组织那次寒冷气候里的探险。蔻依小我两岁,她笑声爽朗,婀娜动人,透着一股与人为善、保护弱者的青春热情。我们正处在热恋中,在这陌生的国度里,我们无拘无束、塑造人生梦想的空间是那样的广阔。阿根廷的巴塔哥尼亚人有一种可爱的自信和谦逊,我们很快爱上了这种氛围。为了探险的顺利进行,蔻依和我与阿根廷的生物学家并肩协作,投入地工作着。
    那次探险总体来说是成功的,但我脑海中总有一种向往,向往重回热带。但是,我还是有些畏惧那刺骨的寒冷,担心能否备妥维系生存的大量器材,疑虑是否拥有足够在山区确保安全的经验。我开始憧憬我更加熟悉的另一种简单环境——丛林。在司空见惯的路虎车8小时的长途旅行中,我漫无边际地思索:我能想到的极限旅行是什么呢?
    我那时还没去过亚马逊,我的丛林经验主要来自中美洲,以及在婆罗洲的几次短途旅行。但是毫无疑问,亚马逊有其独特的神秘感。那里的雨林一定更加高耸人云,那里的野生动物一定更加纷繁丰富,那里的居民一定更加狂野、与世隔绝。一想到亚马逊的生活,我就有些意乱情迷了。虽然对具体的地形地貌一无所知,我仍能通过现有的知识想象亚马逊的样子:一条红色的巨河,从西向东,将整个大陆横切两半……大概就是这些了。我之前听说过探险者凭借惊人的毅力,耗费5个多月,划着皮划艇从亚马逊河源头漂流到河口的故事。但问题是,我的皮划艇水平简直糟透了。诚然,我做童子军的时候曾在英国的河渠中划过几次皮划艇,但那令人沮丧的冰冷经历,让我一生都不想再碰皮划艇了。对我来说,那简直是一种无聊、可恶的运动,还有一群热情过头的人,戴着傻乎乎的头盔,在两岸指手画脚。
    而我所经历过的,是一种徒步的远征。长途行车后,带着兴奋的心情,我活着回到了巴塔哥尼亚的野外营地。我深信自己已经闯进了一个从未到过的全新世界。我不停地在搜索栏里输入“徒步亚马逊”、“从源头到大海,亚马逊”、“亚马逊远征”,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毫无结果。
    我一遍遍搜索,终于露出了微笑。除非英国皇家地理协会…有所记录,否则,在人类历史上,还没有任何人曾徒步穿越整个亚马逊河流域。这是一个真正未被触及过的世界。我再也放不下它了。
    时间倒回到两年前的伯利兹。卢克来了,宣称他要乘着皮划艇在亚马逊河做全程漂流。这让整个事情有了个开端。我对自己的这个梦想从没有设定时间表,但那时我刚刚跟蔻依分手,第一次有这么一小段时间,能够完全独立地考虑问题,而不用因为担心其他人的感受而做出妥协。听到卢克的设想后,我立刻指出,已经有5个人成功地乘着皮划艇漂流完亚马逊河了,最近还有一个斯洛文尼亚的胖子游泳通过了低海拔区的河段。我提出我的主意,全球首次,徒步穿越亚马逊。卢克想了5秒钟,笑着说:“我加入,我们行动吧!”
    我们无法预测这次远征将耗时多久,我们猜大概需要1年。这样的时间跨度在我们掌控范围之中,因此我们将约6992.6公里(华盛顿的国家地理协会测算的亚马逊河长度)平均分到365天里,得到一个看上去非常可行的数据——每天行走约19.2公里。凭着我们之前在人工铺就的林间小道上获得的“丛林经验”,卢克和我天真地欣喜不已,我们以为只要12个月就能回家了。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的完美。
    卢克那年35岁,我31岁。虽然我们两人性格迥异,但在心里都根植着一种略带鲁莽的愿望,希望能有“惊人之举”,做出能让后半辈子引以为傲的成就。
    我看得出来,卢克这么做本质上是为了证明自己。他未能投身行伍,为此他觉得有些遗憾。自我认识他以来,他已数次进行远征探险,总体上他是个受人欢迎的人。在同一个国家里,找到这么一个怀有同样探险梦想的人,应该算是一种缘分吧。这种巧合似乎预示着一场令人兴奋的壮举,我们俩很容易就会相互卷入到对方的雄心壮志之中。
    卢克在他20岁出头时失去了父母——他父母在很短的时间里相继去世——所以他显得非常独立。他曾攒足钱去了趟澳大利亚,并“找到了自我”。但在他离家的日子里,他的两兄弟之一也去世了。在澳大利亚,他一边做街头艺人,一边开始学习丛林运动,从耍大刀到玩火,样样都学。回到英国后,他获得了数个户外运动教学资格证,成为一名出色的攀登运动爱好者。他在户外运动教学机构从教数年,收入微薄却十分快乐。凭着自己的技艺,2004年他成为了探险领队。到2007年,他已经率领4支队伍在巴西分别开展过为期3个月的丛林探险。最后的3支队伍都跟随他去了戴维斯瀑布国家公园。卢克有一位一本正经的女友——凯蒂。她的家庭就是他的家庭。P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