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篱侧论稿:文艺学与美学论文选[平装]
  • 共1个商家     28.40元~28.40
  • 作者:柯汉琳(作者)
  •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第1版(2008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0464228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篱侧论稿:文艺学与美学论文选》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

    作者简介

    柯汉琳,1947年生,广东省汕头人,文学教授,华南师范大学文学院院长;硕士生、博士生导师;中华美学学会理事、中外文艺理论研究会理事、中国文艺理论学会理事、广东省中国文学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曾任《东方文化》杂志主编。著有《美的形态学》、《日常审美心理》、《在路上》(文艺评论、编辑手记、读书札记、杂感随笔集);合著有《文学与时代主旋律》、《青年美学向导》、《文学理论教程》、《文学概论》等;主编普通高中课程标准语文实验教科书(广东版)等。在《文学评论》、《文艺研究》、《文艺理论研究》等刊物发表学术论文和文学评论一百多篇。其中《日常审美心理》获首届全国优秀教育图书二等奖;参与由童庆炳主编的《文学理论教程》获国家教委优秀教材一等奖、国家级优秀教学成果二等奖;文学评论《仰望思想的星空》获广东省第二届优秀文学评论奖。

    目录


    第一辑
    艺术本质三论
    关于文学观念的当代变革的思考
    艺术系统的序列及其规律初探
    文学创作的主体、主体性及其他
    论文学生产
    文艺学结构体系的整体化及新学科建设构想
    黑格尔的艺术本质论及其在美学史上的地位
    重读作为文艺批评家的马克思
    1980-1990年度文学批评研究综述
    文学史科学的反思

    第二辑
    美:特殊的价值
    论审美意象及其思维特征
    论审美实践意象和美的创造
    审美“虚静说”的历史发展和意义
    中间范畴与美学研究
    丑的哲学思考
    中和美的哲学定位
    建立美的形态学:可能与意义——《美的形态学》引言
    文艺美学的学科定位
    王国维“有我之境”与“无我之境”新论
    论“不平则鸣”
    中国古代悲剧与反悲剧意识

    第三辑
    仰望思想的星空——关于20世纪90年代以来思想散文的思考
    五四时期话剧的诗化现实主义
    人文视野中的意义追询——论长篇小说《侏儒》和《晕眩》
    关于历史小说问题——答澳门电视台记者问
    批评短论三章
    散文理论批评的思想性视野
    当代文学与审美文化的价值审视
    20世纪90年代中国人文精神大讨论之反思
    审美教育与现代文化性格的构建
    世纪之交:广东文化的裂变、困惑和历史抉择

    第四辑
    批判探险个性化——关于文学理论的创新问题
    中国古代文论研究的哲学意识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周来祥先生中国古典美学研究方法窥探
    后记

    文摘

    第一辑 艺术本质三论
    一 艺术:美的世界
    走进艺术的天地,我们仿佛置身于一个琳琅满目、五彩缤纷的世界,面对那令人回肠荡气、情动神怡的艺术珍品,总会情不自禁地惊叹:多美的世界!
    是的,艺术世界就是美的世界,美是艺术的品质和特性,正是艺术的美激起了人们心海中美感的涟漪、情感的波澜;美,才使艺术有力量“从人的心灵深处唤起反应和反响”,使人感到愉悦、甜美,不由地心头飘荡着一种特殊的沉醉和神往。
    艺术在人心灵中所引发的这种特殊反应:美感反应,正是艺术美的品质的确证,因为美感只为美所激发。
    不错,能激起美感的,并不限于艺术,美的天地是宽广的,现实世界中,美到处可见,日月山川、飞禽走兽、云霞草木,从物到人,盈天地之间皆有美。但是,现实中美的事物,美并非它们必然的品质,一座山、一个人不美,还是山,还是人;艺术如果不美,就不成其为艺术了。美作为本性的意义,只属于艺术。再说,现实世界中并非一切都美,生活中有美,也有丑,不能说现实世界是美的世界;艺术则不然,它呈现于人们耳目之际的,是美的形态(形象),灌注于人们心灵的,是美的意蕴,艺术世界就是美的世界。
    在美的观念形态领域,艺术同样以其美的品质区别于其他部门。人们常说,艺术与科学的区别在于前者用形象,后者用概念反映生活。其实,科学也用形象,地理学、生物学、生理学不就常用形象(如挂图)吗?科教电影更不用说了。同样用形象,何以艺术的形象能扣人心弦、撩人情思,以至令人如醉如狂、入迷忘我:像孔听《韶》而“三月不知肉味”;像林黛玉听《牡丹亭》而“心动神摇”(红楼梦等23回);像郭沫若观赏维纳斯塑像而如饮葡萄美酒,“时常沉醉”(诗《维纳斯》),而科学中的形象,却未必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