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首长秘书(签名版)[平装]
  • 共1个商家     18.80元~18.80
  • 作者:于卓(作者)
  • 出版社:文汇出版社;第1版(2009年8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7415312QM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首长秘书(签名版)》写场官小说的,有“南王北于”之说。写厅局级以下的,看王跃文;写厅局级以上的,看于卓。
    在中国做个纳税人确实不大容易,花你钱过日子的那些人,有时并不买你是他们衣食父母这个账,还跟你梗梗的。不过等你习惯了不给国家和人民添麻烦,你就是想不高尚也不行了,你会蔫不悄声地把生存压力转换成活下去的动力,吃自己的,喝自己的,玩自己的,省心不说,还不怕鬼敲门呀。
    ——于卓
    文学不是亩产多少斤的事,不是导弹防空的事,也不是科技兴国的事,文学只琢磨人,活着的人,死去的人.远远近近的各种人,各种人的善恶和生死:文学的底线在于写作者得为文学感动,得为人性付出真言,得为历史拷贝良知,得为大众的呼吸找到一种舒适的节奏。
    ——于卓
    故事是小说的衣,形式是小说的钮扣,语言是把钮扣缝到衣上的针,这就恰到好处了:
    ——于卓
    以上全是于卓在公众媒体上说的“筋道”话:我觉得放这个比放某某某的评论有意思。
    ——编者

    作者简介

    于卓,辽宁省大连市人,1961年生于沈阳市。1990年毕业于西北民族学院汉语言文学系。1976年参加工作,历任中国石油天然气管道局电信公司电工,《石油管道报》副总编兼总编室主任。1980年开始发表作品,1999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河北省文学院签约作家。著有长篇小说《互动圈》、《红色关系》、《花色牌底》、《挂职干部》;中、短篇小说《鱼在岸上》、《过日子没了心情》、《七千万》、《八千万》、《九千万》、《首长秘书》等。其中《七千万》获中国石油作家创作成果奖;《八千万》获首届中华铁人文学奖;《九千万》获河北省政府第八届文艺振兴奖。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九章
    第三十章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九章
    第四十章
    第四十一章

    文摘

    版权页:



    下午,苏南转了二局几家二级单位,每到一处说话都十分节省,搞得那些陪他视察的人心里直发毛,尤其是李汉一,脑子里的问号一个接一个,言行更是小心翼翼。
    苏南上午视察一局几家二级单位时,李汉一应袁坤之邀,派去了一个处级观察员,这样一来苏南在那边的活动细节,他随后就一清二楚了,现在他怀疑苏南在自己的战区里没走出兴奋感来,多半与二局那个老劳模张国民有关,张国民在那时出现,无疑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袁坤的这手活玩得让他出乎意料。李汉一有理由相信,那一刻张国民从吊车底下钻出来这个细节,是袁坤或是潘经理事先精心设计好的鬼把戏,专门演给苏南看的,因为很多人都知道,苏南对有过大会战经历的老工人一向讲感情。
    苏南回到职工医院时,正赶上龚琨在换浴水。龚琨额头上布满细汗,挽着两个袖口,白大褂前襟被赭色的药水洇湿了一大片。
    好闷。苏南解开一个衬衫扣子说,龚大夫,怎么不开空调?
    龚琨甩甩湿手,不好意思地说,我弄不凉。
    苏南乐道,嗨,小温,你给龚大夫示范示范。
    温朴拿过遥控器,边摁边说,龚琨连连点头。
    腰肌劳损!苏南两手掐在腰上说。
    龚琨转身道,苏部长,我给您按摩按摩就解乏了。
    苏南道,看你一头汗,我还好意思?
    龚琨拢起一绺头发说,不是真汗,热水虚的。
    苏南转身道,那好吧。说完就走进里屋。
    温朴喝了一大口饮料,坐在那儿纹丝不动。一般秘书在这种时刻拿捏领导的心态是很容易左右为难的,不过温朴有眼力见,他知道秘书有时就是领导的一道风景或是一堵挡风的墙,不该溜掉的时候你溜掉了,会给领导造成不必要的被动和心里负担,甚至是闹出什么误解来,让领导一辈子都说不清楚。
    这时候门被笃笃叩响。
    请进。温朴说,刷一下站起来。
    推门而入的是李院长。
    李院长问,温秘书,苏部长休息哪?
    不等温朴回答,苏南在里屋接话说,捏筋捶骨哪!
    李院长望去,里屋的门半开着,他看见苏南的两只脚,吊在床边有节奏地上下颤晃。
    温朴说,坐,李院长。
    李院长掏出一把单子,说明天查什么后天验哪些大后天……一口气把体检日程安排了一个星期。
    苏南说,我个老天,没病也给吓出病来了。
    李院长挺挺脖子道,这还是我安排得紧凑呢苏部长,不然一个星期的时间哪里够用?
    温朴心想,今年的李院长,就比去年的李院长会办事了。
    2
    吃晚饭的时候,李院长说,苏部长,晚上八点,我们医院团委举办首届天使杯卡拉OK大赛,您是特邀嘉宾,说完递来一张精美的请柬。
    苏南摆弄着请柬说,李院长,这是小青年们的意思?
    温朴插进话,苏部长,李院长可是越活越年轻啊!
    李院长冲温朴笑道,温秘书——
    苏南放下请柬说,嗯,他是实际年龄与心理年龄不符。李院长,不知给不给老朽出场费呀?
    李院长知道这是一句玩笑话,笑道,苏部长,到时我代表全院医护人员,送您一首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