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魂兮归来:不该忘记的十四年东北抗战[平装]
  • 共1个商家     27.00元~27.00
  • 作者:胡卓然(作者),赵云峰(作者)
  • 出版社:山东画报出版社;第1版(2012年10月8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713106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魂兮归来:不该忘记的十四年东北抗战》编辑推荐:著名军史作家萨苏作序推荐,评价道:这本书,是一本记录历史的书,也是一本召唤记忆的书,里面记述的,是我们中国人自己的刚勇和忠诚。魂兮归来!

    作者简介

    胡卓然:江苏省近现代史学会会员、江苏省历史学会会员、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史研究会会员,南京中华民国史研究会会员。已出版《敌后传奇:中日稀见史料对照下的红色抗日传奇》,发表抗战史研究文章若干。
    赵云峰:现供职于北京某科研院所。对东北抗战多有关注,搜集大量资料和对英雄后代的访谈,在网络和媒体上陆续撰文数十篇,全面介绍抗联的历史。

    目录

    最危险的时候九一八事变鲜为人知的历史背景
    九一八事变之前的独家公开预警 3
    “不抵抗”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13
    关于“不抵抗”的鲜为人知内幕 20
    不抵抗的最后一幕:锦州撤退前后 36
    十四年抗战的第一枪,于何时何地打响? 51
    发出最后的吼声东北义勇军的稀见事迹介绍
    《义勇军进行曲》,成为国歌前已“最流行” 67
    在五星红旗下听为自己创作的歌 71
    首战中的首战:十四年抗战里的第一次胜利 76
    江桥抗战里的两个“第一次”战绩 91
    “九一八”一周年时,义勇军的雪耻之战 96
    将军断头第一人 101
    满门忠烈王凤阁 108
    辽东三角地区义勇军的几位领导者 112
    十四年抗战里击毙的第一名“日本籍将领” 1 18
    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 128
    义勇军“打”掉了日本大佐的将星 l37
    义勇军最后的吼声 l50
    义勇军归国和返乡之路 l55
    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东北抗日联军珍闻轶事披露
    黑土地的怒吼--东北抗联的军政府曾正式对日宣战 163
    抗联设计的国旗,真的是一种“五星红旗” 165
    东北抗日联军的军旗--考证一支抗联部队的番号 l67
    中华民族伟大义愤的反映--考证抗联某次战斗抗争背景 170
    红捷报:中共十四年抗战里第一次直接抗日作战的战绩 l74
    抗联也能“水战”:赵尚志曾率部战斗在松花江水面上 l83
    考证中国“雷锤子”砸碎日本“唐锤子”的战斗 188
    雪原铭捷报:中日史料对照下的抗联“上街基战斗” 193
    1940年在鬼子腹地打县城 198
    两支波波莎对32支三八大盖 206
    关外关内齐杀敌:八年全面抗战里击毙的第一个日军佐官 208
    奇袭嫩江一号机场 218
    一个类似洪太尉的监狱头头 221
    抗联跳伞记 224
    警卫员的故事 226
    抗联烈士福间一夫 237
    抗联里的三位清华学子 240
    轨迹 258
    可以做发动机的螺丝钉 264
    抗联一枝花 266
    七旬爷爷老交通 269
    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东北民众英勇抗争故事拾零
    八年全面抗战里击毙的第一个日军将官 279
    起义1941:最艰难那年在敌人心脏举义旗 285
    地火 288
    利斧毙敌酋,壮士报国仇 295
    路见不平,烈女拔刀向日寇 299
    为赵一曼看病的大夫 302
    小站小事大英雄 305
    有个地主叫黄有 308
    赵一曼和赵尚志的妈妈 311
    前进、前进抗战胜利前后的史事点滴
    祖国啊,我们回来了 317
    抗联最后一名烈士 320
    牺牲在日本投降后的情报人员 322
    人必自救而天救之 328
    日本投降后对中国人的两次屠杀 331
    自作孽,不可活 334
    荡倭匪 337
    抗联的历史意义 341
    The end 344
    后记 348

    序言

    我的两个朋友胡卓然和赵云峰正在合作一部关于东北抗战的历史图书,即将由山东画报出版社出版,在该书写作过程中,他们请我先为其写一篇序言。
    当我开始写这篇序言的时候,不经意间,看到窗外正是秋雨绵绵。
    这是一部描述东北十四年抗战的的史诗,胡卓然、赵云峰两位作者都是我的好友。我想,这本书会从哪个角度开始描述持续了这十四年的抵抗呢?
    从初稿之中看见了描述“九一八”当夜的抵抗,有这样的语句:
    十四年抗战里最早殉国的这一批英雄警察,被肢解了身躯,失掉了头颅。
    叙述“将军断头第一人”马占山部义勇军参谋长韩家麟将军牺牲时,也有这样的描述:
    将军的头颅被日军割下,悬挂展示以宣扬日军的战绩。和“九一八”之夜第一批殉国的警察一样,作为第一位殉国的将官,韩家麟的遗骸也被凶残的日本帝国主义肢解了。文中也有这样的评论:
    从“九一八”之夜的此时开始,在东北黑土地上持续十四年的抵抗中,在与丧失了人道的日本侵略军的作战里,不计其数的殉国者也是被肢解了身躯,失掉了头颅。
    东北十四年抗战的历史,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一段殉国的英雄们抛却了头颅,以粉身碎骨为代价,换取这一片国土完整的历史。
    残酷的东北十四年抗战期间,日军常以割下抵抗者的头颅炫耀战功,殉国的英烈们多是留下了失去首级的躯体。
    他们殉难时的尸首虽然残缺,他们不屈的战斗却都是为了保持着祖国的领土完整。敌人虽可以割下他们的头颅,却改变不了他们捍卫白山黑水的壮志雄心。他们的身躯倒下时,不会泯灭的忠魂仍会凝视着他们为之战斗的这一片国土,看着更多的抵抗者踏着血迹继续毅然前行.
    我看见这样的叙述和评论,不禁想起了赵尚志将军的头颅。
    东北,吉林,般若寺,一处僧俗间杂,灵境红尘的佛园,却是将军头骨深藏数十年的地方。1942年的春节前一天,东北抗日联军总司令赵尚志战死于黑龙江鹤岗梧桐河。
    在此前,杨靖宇将军战死于漾江三道河子,日军同样斩下了将军的头颅。东北抗日联军的南杨北赵,均捐躯于这块土地。
    杨靖宇曾任抗联第一军军长,赵尚志曾任抗联第三军军长。东北抗联共计十一个军,遍数各军,除中途叛变的第八军军长谢文东、第九军军长李华堂,每一个军的军长,都长眠在了那场漫长的战争中。
    第二军军长王德泰,战死;第四军军长李延平,战死(一说被叛徒杀害);第五军军长柴世荣,被错杀;第六军军长夏云杰,战死;第七军军长陈荣久,战死;第十军军长汪雅臣,战死;第十一军军长祁致中,被错杀。
    之前,《美国国家地理》在中国的代表曾与我讨论选题。我建议作一期东北抗日联军的专辑。让美国的投资人理解和接受这样一个主题,似乎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我用轻易的一个理由说服了他——“反法西斯战场上的人类奇迹”。
    1932年4月12日,赵尚志在哈尔滨成高子袭击日军军列,打响了东北抗日联军反击侵略者的第一仗。八十年后发现的日本史料证明,这一仗至少毙敌五十四人,伤敌九十三人。 清华大学经济系毕业生,东北抗日联军第十二支队指挥官于天放指挥的游击队,一直活动到1944年12月。不幸被俘的于天放在1945年7月杀死日本看守石丸兼政,破狱而出。
    1945年8月8日,盟军从乌苏里,黑龙江,呼伦贝尔三路齐出,大举攻入东北,开路先锋正是东北抗日联军教导旅的五十余路突击队。
    接过义勇军抗日旗帜的东北抗日联军全盛期曾有数万部队,而坚持到一九四五年的,不过一千余人,战争之残酷可见一斑。
    几乎整整十四年,从东北的沦陷到光复,东北抗日联军与其前身东北抗日义勇军,从未停止过在这块土地上的抗战,他们从事的,是世界反法西斯战场持续时间最长的一场抵抗战争。他们没有粮食和弹药的补给、他们在高山中战斗、他们在沼泽中战斗、他们在丛林中战斗……他们扎下的密营,有的要到几十年后才为人们所发现。这是一支怎样的部队,能够让整个人类为之动容呢?
    当我读过这本书的初稿的时候,我忽然明白:东北抗战史上的殉国官兵们从来也没有死,他们的灵魂,就留在这片土地的高山大河之间,留在十四年间长眠于此地的烈士们,和一九四五年八月乘着冲锋舟打回祖国的抗联将士们的心中。
    在依旧绵绵的秋雨中,依稀可见浓云后绽出的霹雳闪电,仿佛,那里有一尊披被鲜血的无头将军在长声大呼——还我头来!
    在历史的尘埃里,那是大汉义勇武安王、汉寿亭侯关羽的身影。
    而在写下此文的今日,那是韩家麟将军、那是杨靖宇将军,那是赵尚志将军……那是我们中国人在那个苦难的战争中新的武圣,在高声呼唤——
    还我头来!
    “抗联从此过,子孙不断头”。八一五来了,我们的白山黑水光复了。将军的头颅,回来了。所以,这本书,是一本记录历史的书,也是一本召唤记忆的书,里面记述的,是我们中国人自己的刚勇和忠诚。
    魂兮归来。
    我想,两位作者在写作这本书的时候,一定和我今天有同样的感触。

    后记

    “万里长城万里长,长城外面是故乡。 高梁肥大豆香,遍地黄金少灾殃……”——《长城谣》
    提起九一八事变,国人耳熟能详的这一首《长城谣》,会悄悄萦绕在耳畔。讨论书稿时,本书的两位作者曾谈到了《长城谣》,“大家拼命打回去,哪怕敌人逞豪强”;“四万万同胞心一条,新的长城万里长”的历史豪情鼓舞着两位作者。 ,
    赵云峰(网名“黄河故人”)跟我说:“到‘九一八’长城已经守护了中华民族两千多年,再强大的守护神,也有他跟不上时代那一天。”
    我说:“于是,国歌有这样的歌词:‘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当国歌响起的时候,每一个国人都应记起:中国的国歌《义勇军进行曲》,是一首抗战歌曲!”
    带着“为东北抗战史备忘,为我们的民族备忘”的情结,我们俩慢慢在故纸堆之中挖掘东北抗战史上的事迹,把这些鲜为人知、甚至几乎不为人知的事迹一件件记录了下来,写成了一篇篇文章,终于汇编成了这本书。
    我们俩一个来自于长江流域、一个来自于黄河流域,在合作这本书时,我们的心一次次飞到了遥远的松花江流域。
    和《长城谣》一样,那一首《松花江上》也曾让两位作者心潮澎湃。当“九一八、九一八,从那个悲惨的时候……”的旋律回荡在耳边,我们俩仍能体会到当年亡国灭种的担忧,当年究竟如何压在了国人的心头。随着这首歌,松花江成为了一种象征。
    然而鲜为人知的是,《松花江上》的词曲作者张寒晖,还曾创作了一首《回答松花江上》,以这样的作品来歌咏抵抗——
    同胞们咱们干吗要悲伤,同胞们咱们干吗要颓丧,看吧!咱有四万万颗顽强的头颅,咱们八万万只有力的臂膀,咱有亿万万把镰刀和锄头,咱有无数量的刀枪。弟兄们!快起来!斩断你萦回的愁思,不要作一只等死的绵羊,快揩去眼眶的热泪,要作一个杀敌的虎狼,啼哭!悲伤!有什么用处?团结!牺牲!在流血的斗争中,才能求得解放.
    国破家亡之时,属于这个民族的抵抗,也随之开始了。最早在东北率部抵抗日本侵略军的马占山将军,于1931年11月6日日军和张海鹏部伪军进攻江桥,致电“中央党部、蒋总司令、张副司令钧鉴:中央各院部署处会、各省市党部政府、各报馆、全国父老兄弟”,宣布:“大难当前,国将不国,惟有淬属所部誓死力抗,一切牺牲在所不惜。务恳全国父老努力振作,以救危亡,不胜愤激之至。”
    今天的年青人会通过那一篇鲁迅《友邦惊诧论》的课文,熟悉国民党政府不让学生呼吁抗日时发布的那一句“友邦人士,莫名惊诧,长此以往,国将不国”。而其实九一八事变发生后,“国将不国”的警示言辞,最早从马占山这一电文之中发出。两个“国将不国”的典故,一为呼吁举国抗日,一为压制抗日呼声。从史籍之中翻出,放在一起进行比较,有发人深省的意义。
    1933年6月马占山途经苏联和欧洲回到了上海。史册里收录的《马占山将军在上海市欢迎席上的演说》,有这样更发人深省的内容:
    东三省为我国东北屏藩,带海襟山,气势雄厚,以农业言,则土地肥饶,物产丰富,尤以黄豆为出口大宗;以矿业言,则已经开采,
    1』n及已经调查,尚未开采者,几千无所不有;以森林言,则向作燃料,取之无穷,以交通古,则水陆畅行绾毂欧亚,南满路素号黄金,不过东北之一部耳。如语其全,曷可胜道!
    日本以区区三岛,尚能定霸称雄,侵占东三省以求达大陆政策之目的,更如虎附翼,经营开辟,势所必至,侵侮数年,其实力之澎涨;安知不什百倍于今日!
    是我失地一日不收复,即增加一层之困难,况极其野心之所至,将更有不忍言者乎?言念及此,我国人应如何觉悟,如何团结,如何其救国难,如何共图生存,此等重大问题,似非空言所能解决,亦非空言所能达到。而今不图,必更生异日之悔,茫茫前路,焉有津涯。
    经历了早期东北抗战的马占山将军,已充分领悟到日军占领东北,侵略实力会猛增,不予以抵抗的话,国难从此无有已日。
    为了抵抗日寇,马占山将军的参谋长韩家麟已牺牲于东北的国土上,成为十四年抗战第一个殉国的中国军队将官。他的头颅也被日寇割下……
    在本书叙述这一事迹时,我写道:
    残酷的东北十四年抗战期间,日军常以割下抵抗者的头颅炫耀战功,殉国的英烈们多是留下了失去首级的躯体。
    他们殉难时的尸首虽然残缺,他们不屈的战斗却都是为了保持着祖国的领土完整。敌人虽可以割下他们的头颅,却改变不了他们捍卫白山黑水的壮志雄心。他们的身躯倒下时,不会;民灭的忠魂仍会凝视着他们为之战斗的这一片国土,看着更多的抵抗者踏着血迹继续毅然前行。
    而在九一八事变当夜,最早抵抗日寇侵略的沈阳警察,很多也被肢解了身躯,失掉了头颅。
    从“九一八”之夜的第一批殉国的英雄们倒下时开始,在东北黑土地上持续十四年的抵抗中,在与丧失了人道的日本侵略军的作战里,不计其数的殉国者也是被肢解了身躯,失掉了头颅。
    东北十四年抗战的历史,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一段殉国的英雄们抛却了头颅,以粉身碎骨为代价,换取这一片国土完整的历史。
    重新还原这样的历史,是我们创作这本书的本意。
    每一位曾完整阅读了本书的读者,会在掩卷之时,懂得这样一本书发出的呼唤:
    从1 931年9月19日,中华民族抗战的第一个凌晨,打响抗战第一枪而最早殉国的中国警察(有姓名留下的是沈阳警察高曙光)……
    一直到1 945年日本投降当天,东北抗日联军最后的殉国烈士们(有姓名留下的是1945年8月14日下午殉国的抗联战士孙国栋)……乃至日本投降后、持续到1945年9月下旬光复东北过程之中继续倒下的英雄们……
    整整十四年问,为捍卫东北的国土,殉国的每一位民族英雄们——
    魂兮归来!

    文摘

    版权页:



    插图:



    “不抵抗”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九一八事变时的不抵抗政策,已成为刻在历史耻辱柱上不可磨灭的一笔了。但是,几十年来,围绕着“不抵抗”的由来、背景和具体责任,却一直有颇多的争议。
    近年来,网络上关于“九一八”事变时“不抵抗”责任的讨论之中,常常可以看到这样的鼓噪:九一八事变发生时,“不抵抗”完全是张学良下的令,而与身处长江中“永绥”军舰上、不知道日军已在沈阳动手的蒋介石彻底无关。
    实际上,学界早先有论述:“在九一八事变发生之前的7、8月份,张学良与蒋介石早已达成了‘不予抵抗’的基本共识,待事变发生时,请示与否便没有什么实际意义了,因为大的应对方针早已确定了”。
    就“不抵抗”的问题进行具体的研究,只有完全从史料出发,才有希望得到符合历史事实的结论--前文《“九一八”事变之前的独家“预警”》曾提到的1931年9月19日那一天的《中央日报》。那一天的报纸不仅是有日军“报复手段,已有具体协议;军事行动,尽早准备充分,颇有一触即发之势”的“预警”式报道,同时还刊发了一篇题目为《日军队横行东北》的报道。这报道开门见山也写了这样一句话:“日人野心勃勃,意欲实行武力侵略”。文中则具体记载了三件事,一个是日方报纸报道“参谋本部近发一命令”。日军参谋本部借口“近来东北地方多匪”,下令“满铁守备队采取相当之防卫行为”,《中央日报》一针见血指出这一个事情的本质:“日人藉口匪徒,竟派兵横行于我领土,直侮视我国权如无物。”
    另两个是两个日军在东北袭击中方军警的事件,分别发生于9月13日和15日:
    本月十三日晨,在抚顺之日守备兵一队四十名,突入抚顺附近操演,我方巡警及驻抚顺保安队见日兵在我领地内操练,立即警告日兵退出,日兵竟撕毁我方警告文,且突向我军警包围,并以机关枪威胁,我方巡警派出所人员仅有四人,保安队人数亦仅十三名,众寡不敌,且毫无准备,仓促之间突被四十名武装日军包围,未加抵抗,日兵竟将我方军警一律解除武装,一哄而去。
    让人唏嘘的是,这一次抚顺的日军袭击中国巡警和保安队的过程,和九一八事变发生时日军在多地袭击的情景几乎是一模一样的。中方“未加抵抗”,给日军“一律解除武装”。而另一次日军的袭击行动,则引起了中国军队的有力还击--……更有一事,足证日人对我武力挑战之积极态度,十五日,距长春十英里之杨森站突来日兵三十名,荷枪实弹,测量地形渐向满铁道域外我国屯垦军营地推进测量险要,我方阻止其测量,日兵竟向我方军队发炮,我方军队为自卫计亦还击,此役据日方宣传有日兵一名被轰毙,恐又将无理要求之张本云。
    从“我方军队为自卫计亦还击”的记载可以看出,九一八事变前三天,东北军面临日军袭击时,还是会随即予以自卫还击的。
    而《中央日报》在谈及“据日方宣传有日兵一名被轰毙”,唯一的评论竟是这句“恐又将无理要求之张本”,可以看出九一八当夜的“不抵抗”之令,究竟是出自怎么样的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