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文学前沿:精神与问题[平装]
  • 共1个商家     31.68元~31.68
  • 作者:王学海(作者)
  • 出版社:上海文艺出版社;第1版(2011年5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214130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文学前沿:精神与问题》:作者看到的,是文学展现的比历史存在更深刻的东西。他不想去充当本色的思想移民,而欲进入人类现状与精神多层面进行思想探索。也有“诘难纯文学”与“武侠梦会做多久”的矛盾之说,这正是你需要阅读的理由。

    作者简介

    王学海,文艺批评家,诗人,美学家,小说家。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高级访问学者(2008-2009),华东师范大学文艺学硕士班结业(1993-1995),浙江省作家协会文学评沦委员会副主任,嘉兴市美学学会会长,海宁王国维研究会会长,《美学思想》主编,浙江省签约作家。
    已出版专著《段誉的人生哲学》,论文集《圈外野论》,美术书法评论集《湿鞋》等多部,主要研究方向为中国近现代学术与现当代作家小说、诗歌研究,兼及书画评论。
    曾获中国新时期人文科学优秀学术成果一等奖,中国王国维杯戏曲论文奖银奖,2006-2008浙江省优秀文学作品奖,嘉兴市文化人才奖等。

    目录

    焦虑与期待(代序)——对中国当代文学的新识与求问
    第一辑 前沿的诘难与问题批判
    3 当代文学的前沿思考与作家自身的超越
    8 当代文学,在挣扎中抓住希望——被指责后的深层思考
    13 边缘的新声与立场的功能——对当今小说创作的思考
    18 当下的新诗,失落在哪里
    26 当诗歌被作贱时,就不再是诗
    31 诗歌的纯美与理性担当
    36 个性的独立申张与快乐的自由自慰——对当代中国网络诗歌的浅见
    44 你的眼光朝哪看
    46 深情敏识翥文学——文学创作,请关注美与当代生活的新现象
    49 当代批评:精神和审美的失落
    54 文学艺术:创造与生产的时代认——兼谈对本雅明的理解与批判
    66 远离社会和民众的玫瑰花——诘难“纯文学”
    2 文学前沿:精神与问题
    69 手绢——基层作家与批评家的眼光——兼述赫塔·穆勒的手绢说及与基层作家的关系
    73 悲剧生活世界与现象学——以熊元义《中国悲剧引论》为例
    84 新武侠小说行演的价值与意义——金庸武侠小说五论
    92 金庸及其他的武侠人物的文化含义——以《天龙八部》之段誉为例
    102 武侠的梦还会做多久——金庸武侠小说的社会阅读分析

    第二辑 审美介入与当代境遇
    113 时代·徐志摩诗·悲剧
    126 徐志摩对两性和谐的追求——纪念诗人徐志摩诞辰110周年
    130 陈学昭文学作品的当下意义——纪念陈学昭诞辰100周年
    137 生命不在骨架的承载——论沙可夫的戏剧创作
    145 掷与江潮万古鸣——试论吴世昌先生的学术思想、方法和意义
    156 穆旦诗歌中不存在宗教意识——纪念诗人翻译家穆旦逝世三十周年
    167 穆旦——将自身放在中西文化交融中思考与创作的诗人
    171 以新的视点审美殷夫的百年之作

    第三辑 个案视野中的文化美学
    183 “新现实主义小说”的哲学问题
    193 小说文本的两次阅读——以余华的《活着》为例
    200 洞穴的存在与鹰眼的穿透——海桀小说初评
    204 挣扎的努力——畀愚小说作为一种文化的简释与反思
    210 苍凉中的温暖——评李森祥、薛荣的长篇小说《送瘟神》
    216 诗歌研究的原创性力作——沈健《浙江先锋诗歌14家》简评
    220 段誉奇特个性的形成与中国文化之比较
    233 个体生命与社会关系——段誉的佛性及五大修炼分析

    文摘

    版权页:



    读金庸先生的武侠小说,常常会使人感受到一种悲壮的英雄神话和淳朴、浓郁的民族氛围和诗情抒怀。如《射雕英雄传》中的郭靖、《天龙八部》中的萧峰、《雪山飞狐》中的胡一刀、《倚天屠龙记》中的张三丰、《笑傲江湖》中的令狐冲、《书剑恩仇录》中的陈家洛等等,无不显示出英雄神话的神秘性和神圣性,而阐释这类神话的现实性,就在于这些人物行为的悲壮和侠举。不过我们只要仔细地去揣摩,这些神话英雄式的侠士,由于其性格的各各不同,他们的英雄悲壮也就会呈各各不同之势。所以他们在中国的文学史中和在读者心目中也分别摆列着不同的位置。正若著名人类学家列维·斯特劳斯所说:“一位土著思想家表达过这样一种透彻的见解:‘一切神圣事物都应有其位置’。我们甚至可以这样说,使得它们成为神圣的东西就是各有其位,因为如果废除其位,哪怕只是在思想中,宇宙的整个秩序就会被摧残。因此神圣事物由于占据着分配给它们的位置而有助于维持宇宙的秩序”。(参见《野性的思维》第14页)金庸先生给这些神话英雄及其神圣事物于各自的位置,还在于以一个中国文化研究者的身份告诉后人,历史虽然总是由胜利者写的,但谱写历史的除了在朝的帝王,还有在野的草莽。历史是由朝廷将士和民间英雄共同谱写的,所以,历史必然也会给民间英雄以一定的位置。但由于历史总是由胜利者写的,所以民间英雄往往会被官方文化所贬斥(目前的曾国藩热便杂有此种弊病),金庸先生是以神话走入现实的艺术手法,为我们揭示了历史发展的整体性结构,这无疑于中国的历史、中国的文化人类学研究,都会起到一种清新和积极的作用。
    在《射雕英雄传》中的黄蓉、《飞狐外传》中的南兰、《天龙八部》中的小娟、《神雕侠侣》中的杨过、小龙女等人物中,又使我们看到了刀光剑影的刚硬世界里,还有温情蜜爱的柔软世界。在江河直泻的浩荡中,在神雕飞天的豪迈里,我们又会看到溪水淙淙的小泉在细哼轻吟,小蜜蜂和小花蕾在呢喃燕语。刚强大气的生命中,尚有绵绵情意汩汩涌出,这是一条自然的生命之流,它虽然汹涌澎湃,但也有恬静平和。历史与情感的融合,开始了新武侠小说情感世界新的一页。武侠的刚强与驰骋江湖,在这里回旋到了一个起点:即行侠之目的意义是什么?通过杨过与小龙女之情爱,我们可以幡然顿悟:对人类对社会之“侠义关怀”,其生命的内在景观在于如何敦促俗世的人们,在儿女情长中,更要注重的不是日日相厮守之肉欲,更在于真情玉洁之心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