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九州志(葵花)4:玄之殇陨[平装]
  • 共2个商家     6.60元~15.00
  • 作者:江南(作者),小椴(作者),萧如瑟(作者),等(作者)
  • 出版社:北方妇女儿童出版社;第1版(2009年10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853842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九州志(葵花)4:玄之殇陨》由江南、小椴、萧如瑟、唐缺、暗、桂圆八宝、唐七公子倾力打造血葵花王朝七年!
    大胤圣王七年至十四年,辰月君临,天罗拔剑,阴寒七年,颓美七年,烈血七年。
    九州历史上最黑暗诡丽的时代高潮迭起。

    名人推荐

    复仇之花在鲜血中浸泡了七年,终于伴着烈火在天启城中恣意绽放。阴冷晦暗的血葵花王朝,却以最壮丽绚烂的方式降下帷幕。
    江南、小椴、萧如瑟、唐缺、暗、桂圆八宝、唐七公子倾力打造血葵花王朝七年!
    大胤圣王七年至十四年,辰月君临,天罗拔剑,阴寒七年,颓美七年,烈血七年。

    媒体推荐

    不变的质量 ,不变的效率,精彩的内容,执着的坚持。九州不灭,铁甲依然在~!

    作者简介

    江南,男,畅销书作家。70后,现居北京。毕业于北京大学和Washington University inSt.Louis,他是“九州”帝国的缔造者,凭《此间的少年》风靡网络内外,因“九州·缥缈录”系列的走红被誉为“新武侠王义掌门人”。
    已出版作品:《九州·缥缈录》系列:《蛮荒》《苍云古齿》《天下名将》《辰月之征》《生之盟》《豹魂》以及《此间的少年》《光明皇帝》《死神的一千零一夜》《蝴蝶风暴》《上海堡垒》《涿鹿》《中间人》《茧》等。
    唐缺,著名幻想文学作家,九州志主力作者。毕业于北航,而后专职写作。大量作品发表于国內幻想书刊,并选人国家级刊物《小说选刊》、《小说月报》。已出版作品主要有九州长篇《英雄》《星痕》《云之彼岸》《龙痕》。
    唐七公子,喜欢世界文学名著的普通女生,因为一本《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走红网络,点击过千万,成为一线网络当红作家,已出版《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即将改拍电影),即将出版《岁月是朵两生花》。
    温雅,南开大学中文系毕业记者,幻想文学重度中毒者,写作偏好是设置怪异结局。代表作《神仙列传》《楚道石传奇》等。

    目录

    九州天穹之律
    葵花之卷Ⅳ
    葵花白发抄·龙雷
    尸语
    华胥引
    楚道石传奇·幽馆锋摘录
    焚城·红莲
    白发·醒转·雨洗铁甲
    白千行
    龙雷
    吕青阳
    苏飞衣
    吕博罕
    三公子
    明秋水
    叶染青
    顾襄·算法·素衫学士
    宗祠再起·玉玺重归
    破关·夜报·联军入城

    文摘

    插图:




    葵花之卷Ⅴ
    白衣碧血
    那场直接导致推翻辰月的大乱局,是从士子们的鲜血开始的。
    这是匡武帝去世的第二年,如果以“伪王”白干行订立的年号来说,应该是煌极元年,但如果以白渝行订立的年号来说,这却是天宝元年。这一年发生了很多事,很多人死去,很多人重获新生。
    紫陌君白曼青,是在这年中流下的第一滴血,也是最为高贵的一滴。
    当白渝行在唐国宣布登基之后三天,白干行立即抛开了自己的矜持,开始宣布登基,改元煌极。但宗祠党并不买账,其中表现得最为坚决的,就是最年轻的长老白曼青。
    白曼青理论上算是白干行的堂兄,如果白氏皇族这一代再死个二十三人,下一代再死四个,那么白曼青就有可能成为大胤的中兴之君,而且也许是最光彩夺目的一个。但那毕竟只是理论,辰月把持着实际的权力,虽然义党多年来的反抗已经让他们不复圣王初年的威风,可是依然没有人能只通过政治斗争便正面抗击这个已经在朝堂内党羽密布的教派。
    因此宗祠党也只能采取最为消极的对抗方式:他们像一群泥塑的不倒翁那样,既不出面说白渝行或白干行是篡位,也不在自家宗祠内宣布他们的合法地位。这导致白干行虽然名义上是皇帝,但却不是匡武帝白崇吉的继承者。这无疑是个吊诡,民间虽然不懂得这其中的区别,东陆的世家大族却敏锐地注意到,这表示宗祠党在隐隐地抗拒这个天启的新主人。
    【圣王十四年】
    他们也知道,在其中起到最大推波助澜作用的,必然是紫陌君白曼青,那个惊才绝艳的贵公子。
    古伦俄并没有对这反抗有什么反应,如果是圣王初年,他可能已经让杨拓石或者苏晋安带兵将这些宗祠党的遗老再度清洗,甚或亲自上门,血洗自家宗祠。但自缇卫成立以来,他反而深居简出起来,辰月的势力日益膨胀,却将古伦俄自己越来越推向了幕后。
    古伦俄在十多年前曾经剿灭过宗祠党的势力,当时的宗祠党领袖白师道被处死,残余的自家长老都已经归顺辰月,但随着时间的推延,人们知道这些世家耋宿终究没有放弃过再起雄图的梦想,在古伦俄不问世事的时候,他们又开始试探。如果考虑到双方的实力差距,这本可以用“蠢蠢欲动”这样的贬义词来形容,可白曼青的光辉,让这反抗带有了强烈的悲剧英雄色彩。
    在天启四公子中,白曼青一向以隐忍与平和著称,他从来没有采取过过激的行动,以至于被苏秀行笑称为“缩头公子”。的确,比起当街杀人,拔剑生死的青衣鬼苏秀行,白曼青可以算得太柔和了,可是在苏秀行拼死将白渝行送过西江,自己牺牲在百里恬面前后,和他并称的白曼青也终于迸发出了自己的血气。
    圣王十三年秋,在白干行要求宗祠党正式承认他继承地位却不得回应三个月后,白曼青终于召集了宗族会议。可让白干行勃然的是,这个会议的主题,是宣布他和白渝行都“暂时地”不具备继承大统的资格。
    史书记载白干行带了缇卫第二卫所——也就是雷枯火的手下——大概二十人,还有虎贲郎数百人闯入宗祠会议,以一个皇帝来说,这种行为迹近撒泼。他要求主持会议的白家长老白师博于会场上当即宣布他身继大统。此时白曼青拍案而起,怒斥白干行。“言辞明锐,浩气若碧血横空,篡王(白干行)不能对,颓然而去。”
    以胤史中的记载,白干行在被辰月培植前,也曾经亲自结交百官,往来酬酢,比白渝行的行动力要高得多,此刻气势汹汹而来,却竟然被白曼青言辞迫退,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但是仔细分析,白干行在内心深处,是对白曼青有很深敬重之心的,而且白干行虽然也是辰月的傀儡,比起他的父亲来,还是对权力的渴望更大过对辰月的坚信。也就是说,他还希望能尽量少地依靠辰月而独立掌权,在这种隋况下,用武力真的剿灭宗祠党就完全是一个不值得的选择。
    白干行汹汹而来,颓然而去,只是成就了白曼青的清名,却也给他种下了杀身之祸。在随白干行来的辰月教徒中,有一个是雷枯火的心腹,这个人叫冯轶。
    冯轶本是淮安一个没有实权的小官吏,一直想巴结宛州顾家的公子顾西园,可是总不得其法。在接触了辰月的教义后,这个已经五十多岁的人却突然领悟了星辰的奥义,也算得是一个秘术天才了。不过大概终究是年纪大了,虽然秘术修为一日千里,性格总是难以扭转,还存了一肚子的小吏心理。
    此刻他看到白曼青丰神俊朗,将白干行从宗祠会议上赶了出去,心中必然起了非常大的震荡。一方面白干行毕竟是东陆共主——至少在他看来是,另一方面白干行还带了辰月的教士,白曼青的拒绝简直是对皇权和大教宗的双重背叛!
    而最让冯轶无法接受的是,他自己也没有站出来展现辰月教士的威仪,用秘术将这个年轻的长老炸成碎片,而是自惭形秽地和皇帝一起退出了宗祠,这让他意识到自己内心深处还只是淮安城中的一个小吏。
    于是他找到了雷枯火,进言说白曼青藐视教宗,公然做反。雷枯火之前追击白渝行,却在四大公子中的苏秀行智勇之下,功败垂成,虽然苏秀行自己陨落西江,可就结果来说,不啻还是给了雷枯火重重的一击。因此雷枯火对所谓的“四大公子”一直深恶痛绝。可是即使到了现在,雷枯火还是没有下手去除掉顾西园或白曼青。
    史学家分析,这依然和辰月内部的矛盾有关。
    古伦俄作为最接近神的男人,他一向主张“盛者必衰”的哲学,在他看来,辰月已经剿灭了世上一切的强敌,现在应该到了辰月自己衰落的时代了。但在雷枯火看来,以天罗为代表的义党们还在风生水起,辰月远不能称自己为应该衰落。虽然他们都信奉“分裂即存在”的教义,却在对当下形式的看法上大相径庭。
    作为“寂”部的教长,原映雪大概具有仅次于古伦俄的智慧,可是强大的智慧带来的自信却让他在体验人类情感上走得过深。他游走于古伦俄和雷枯火之间,没有对时代车轮的转动进行任何阻拦,甚至在一些事情上多次阻挠了缇卫的行动。这让雷枯火对他心存不满。
    当古伦俄和原映雪不问世事,只有雷枯火还在操纵缇卫四处行动的时候,即使是大胤朝廷,也渐渐知道辰月已经开始全面退缩。和圣王初年挟风雷之势,杀吕眉山、剿宗祠党不同,和圣王七年缇卫黑衣鲜甲,隳突帝都也不同,此刻的辰月,即使贩夫走卒,也看出了它的颓落之势。
    而这颓落,绝不仅仅是因为义党的努力又或天罗的奋斗,更核心的原因,是那如同神一般的血葵帝君古伦俄不再将他的手伸向凡间。
    圣王十三年秋,宗祠会议在七天之后结束,得到的结论是暂时搁置对白崇吉之后继承人的评断,并不宣称白渝行为逆党,当然也没有宣布白干行就是伪王。表面上看起来这是一种两边都不讨好的骑墙,可是作为主体都在天启内、可说面对大军毫无反抗力的宗祠世家来说,这无疑是一种相当需要勇气的行为。
    这勇气很快得到了回应。
    白渝行在南淮再度发布勤王诏书,宣称白干行没有得到宗祠党的认可,无权继承大统要求诸侯们并力讨伐。这个声明有一个很致命的弱点,那就是白渝行自己事实上也没有得到宗祠党的认可。
    无论是诸侯还是白干行自己,都没有去抓这个弱点。
    诸侯们的军队开始加速集结,并出现在国境附近,此刻还没有人知道他们会进攻唐国还是王域——甚至即使他们自己相互之间也不知道。但白干行却作出了一个姿态去宣示了自己的“王者气象”:他宣布大赦天下,凡无不赦之罪者皆赦。
    众所周知,天罗和义党是谋叛,白渝行是篡位,他们后面的百里恬是谋反,这些罪名都无可赦,相比起来,赦免个把当街斗殴的无赖实在不痛不痒。但这大赦却产生了一个深远的影响:淳国公的七公子敖谨得以以合法的身份公然出现。
    敖谨,本名敖诤,在圣王七年时携兵刃闯天启,被黄杨木箭一箭射落,朝廷念在他世代忠良,责令淳国自行羁押,并赐名“谨”,以取谨言慎行之意。五年之后被人救出大牢,本来是逃犯之身,在外隐匿周游,这一下却洗脱了罪名。
    淳国当政的二公子敖诘托人带信,要他回国领兵勤王,虽然没说勤的是哪个王,但敖谨都没有搭理,而是去宛越之间,收罗了淳国当年失散的旧部,更联系了桂城君魏长亭,俨然成为另一支义军。
    这一年就这样过去。
    圣王十四年,在这个荒诞的年号中,雷枯火终于有了行动,他传教旨,命令杨拓石的羽林天军参与王域拱卫,因为淳国和西华的大军已经迫近铭泺山,而众所周知淳国的辰月代表许社已经被敖诘架空,而如果淳国军队真的想去打唐国白渝行,那么无论如何这条路也太绕了。
    与此同时,楚卫国的军队也已经迫近了殇阳关下,基于同样的道理,如果他们去打白渝行那么根本不需要进殇阳关,这简直是把“不怀好意”四个字写在脸上,更何况传闻中桂城君魏长亭家就是楚卫的宿将,雷枯火不得不在殇阳关大加防范。好在殇阳关险峻无双,号称东陆第二雄关,倒也还不是最紧要的威胁方向。
    诸侯们纷纷行动起来,天启内的暗流更加激烈汹涌,天罗的刺杀行动并没有和缓下来,在春山君苏秀行死后,天罗首座的三公子作为魇组的头领接下了天启联络人的工作,他的作风激进,比起苏秀行的轻狂,甚至更加激烈,而且他也隐隐感到辰月的实力正在急剧萎缩。
    在这一年,缇卫的一卫和五卫都已经被雷枯火的二卫和苏晋安的七卫接手,职权空悬,六卫的照姬也在范雨时死后不久就销声匿迹,她的副手方小楼本来和她经常互换身份行动,也就在圣王十二年成为了六卫的代理卫长。原映雪更是不问世事,终日游走于凡人之间,当年煊赫一时的缇卫已经有将近一半的力量陷于停滞,完全不复旧观。
    酉足之虫死而不僵,雷枯火站出来作为辰月中的强硬派开始收拾残局,在很多普通人看来,辰月的领导者们并不像在义党眼中那么狰狞可怖。范雨时志向远大、深谋远虑,原映雪超凡脱俗,深不可测,古伦俄更是具有超脱了凡间所能理解的智慧,只有雷枯火,正是那种在坊间评话中俗套的反派秘术士形象。可正是这个面容枯槁,凶残暴戾的老人,在圣王十四年展开了雷霆手段,告诉世人:即使内忧外困,上下交蹇,但辰月终究是辰月,不是个把义党轻轻松松就能推下台去的。
    雷枯火的面容枯萎如骷髅,一般来说只有秘术士“枯萎”的时候,才会显现出这种外相,但是雷枯火使用过类似郁非的火焰秘术,这让人对他的秘术究竟属于什么系有过很多猜测。无论如何,他都具有即使最强大的天罗刺客也不敢小看的秘术攻击力。甚至有人认为,单以杀伤力而论,雷枯火其实不在古伦俄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