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古典?现代?民族:美学与艺术论[平装]
  • 共1个商家     27.60元~27.60
  • 作者:申扶民(作者),刘长荣(作者),龚丽娟(作者)
  • 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第1版(2012年5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952354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古典?现代?民族:美学与艺术论》是文艺学美学研究书系之一,由申扶民、刘长荣、龚丽娟著。

    作者简介

    申扶民,1973年生,湖南邵东人。先后就读于湖南师范大学、广西师范大学和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哲学(美学专业)博士。现任广西民族大学文学院教授,美学专业硕士生导师,主要研究方向为美学与文艺学。在《哲学研究》等学术刊物发表论文10余篇,独著著作1部,合著著作2部。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项目1项,科研成果获广西社科优秀成果奖二等奖。
    刘长荣,1969年生,广西桂林人。先后毕业于广西师范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文学博士。现为广西民族大学文学院讲师。研究方向:文化研究、文艺美学等,在《世界哲学》等刊物发表相关学术论文。
    龚丽娟,1981年生,湖北老河口人。先后毕业于湖北大学中文系、广西民族大学中文系、云南大学中国少数民族艺术专业,获博士学位。现为广西民族大学艺术学院艺术理论教研室教师。主要研究方向:生态美学与民族文学艺术。近5年来,在《民族文学研究》、《中国文化研究》等刊物发表学术论文20余篇,出版合著1部,承担各类科研项目10余项。

    目录

    康德批判哲学视野中的审美与自由
    康德审美自然观的道德维度
    康德艺术哲学的自由观
    康德哲学与美学的生态人本主义思想
    康德的审美认识论与合目的性
    从自然崇高到道德崇高——康德崇高理论的解构与建构
    被误解的浪漫主义——卢梭的非浪漫主义与康德的反浪漫主义
    “境”与“韵”的对生共进
    主体性与个体性
    “人的自然化”与生态美学
    齐泽克的意识形态认同理论与主体的自由可能性
    从生态本位走向生态整体——影片《阿凡达》生态意识与审美内涵探析
    民族艺术自由理想的典范生发——影片《刘三姐》与《阿诗玛》的生态批评
    《刘三姐》文本生态发展及其规律研究
    《刘三姐》文本传播生态及其规律探索
    民族艺术美育的生发路径
    走向自由与和谐——民族艺术生态美育目标的完整实现
    原始艺术的生态审美特征探析——以广西花山壁画为个案
    神话中的和谐原型及其嬗变
    神话中的悲剧原型及其嬗变
    生态批评范式与民族艺术精神的耦合共进
    东方生态的和谐之美——生态视阈中的沈丛文与川端康成文学之比

    文摘

    版权页:



    康德的审美认识论与合目的性
    申扶民
    在西方哲学史上,康德的第一批判完成了哲学从本体论向认识论的转向。康德意识到自己所发起的这场哲学变革所具有的重大意义,将哲学的认识论转向称之为“哥白尼式的革命”,认为它一劳永逸地解决了知识问题上唯理主义的独断论和经验主义的怀疑论之间的矛盾,成功地确立了知识的可靠性。然而,康德第一批判所完成的认识论转向,其基础仍然是建立在牛顿力学的机械因果决定论之上的。通过对现象与本体的区分,将知识限定在作为经验现象的自然认识的层面上,自然是可以完全被人所认知的,因为它受自然因果律的支配,而超验的本体层面的自由则是不可认识的,因而不能成为知识的对象。但问题在于,将自然作为自由的对立面来认识,既无法认识自然的全部丰富性,也造成了自然与自由的截然分裂。因此,只有超越因果律的界限才能真正懂得自然,在机械因果律之外,还必须从合目的性的角度来理解自然,由此,康德的认识论再次转向,转向审美认识论。以合目的性为先天原则的审美认识论,最终完成了自然与自由的统一。
    一、认识论的审美转向
    在第三批判当中,康德把人的判断力划分为规定性判断力与反思性判断力两种类型。其中,规定性判断力就是第一批判所阐述的人的认识能力,它是一种将特殊思考为包含在普遍之下的能力,通过先验的时空范畴,将某一特定对象归之于某一先验的范畴之下。根据康德的认识论,人们是通过先验的范畴来为自然立法的,也就是说,人们对自然的认识实际上就是一种规定性判断。作为规定性判断的自然认知,是完全属于自然科学领域的。而且康德也认为,只有依据现象界的自然因果律,才能在知识的层面上对自然有_个清晰确定的认识。就此而言,康德的认识论也是根据自然在时间和空间方面所体现出来的机械因果作用来认识自然的。然而,与其他自然机械论认识断然不同的是,康德并未将自然彻底物化,而是认为自然存在着一个超感性的基底,那是人的认识能力无法穿透的。因此,康德的认识论把人对自然认识的疆域划定在现象界。康德的这种自然认识论不仅如他所说的通过限定知性为信仰留出空间,而且为他的第二次认识论转向奠定了基础。如果说在第一批判里,康德完成了哲学从本体论到认识论的转向,那么,在第三批判里,康德对认识论本身又进行了一次转向,即从知识认识论向审美认识论的转向。康德对规定性判断力与反思性判断力的区分,实际上就表明了这种认识论的转向,“一般判断力是把特殊思考为包含在普遍之下的能力。如果普遍的东西(规则、原则、规律)被给予了,那么把特殊归摄于它们之下的那个判断力(即使它作为先验的判断力先天地指定了唯有依此才能归摄到那个普遍之下的那些条件)就是规定性的。但如果只有特殊被给予了,判断力必须为此去寻求普遍,那么这种判断力就只是反思性的”。通过这种区分,康德将人们对自然的知识认知归之于规定性判断,而将人们对自然的审美认识归之于反思判断,它就是审美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