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郭子仪(第3卷)[平装]
  • 共2个商家     18.50元~27.70
  • 作者:郭恩德(作者)
  • 出版社:山西出版集团,山西人民出版社;第1版(2011年9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20307285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郭子仪(第3卷)》为长篇历史小说。

    作者简介

    郭恩德,1940年生,山西省清徐县人。剧作家系国家一级编剧,山西省戏剧研究会副会长,山西省郭氏文化研究会副会长曾任山西省文化厅创作室主任、山西省戏剧家协会副主席等。中国戏剧出版社曾出版个人专集《不舍集——郭恩德影视剧作品选》,收入其创作的电影《神行太保》、话剧《活寡》、戏曲《五台县令》(合作)、戏曲电视剧《珍珠衫传奇》等十四部剧作。

    目录

    第一章 出世入世汾阳王
    一 郭曜为丧事,送走老夫人/1
    二 灵柩依乡俗,彩月惹事端/4
    三 郭旰肉体去。灵魂依然在/8
    四 郭子仪悼子,史朝义弑父/12
    五 老夫人托付,泱姬女认母/17

    第二章 此情可待成追忆
    一 上皇劝肃宗,辅国逼上皇/23
    二 子仪拜肃宗,泱姬生误会/26
    三 父女终相聚,兄妹难相认/29
    四 太子夜访妹,子仪别上皇/34
    五 太上皇驾崩,唐肃宗病重/37
    六 辅国竟矫诏,光弼遇黑车/40

    第三章 皓皓星月照天地
    一 李白遭监禁,皇甫施淫威/46
    二 李白夜受审,子仪往相救/51
    三 张皇后密谋,李辅国逼宫/56
    四 唐代宗登基,李辅国受封/61
    五 子仪能适世,李白憾归天/63

    第四章 辅国被杀千秋谜
    一 元振费思谋,卢杞探郭府/67
    二 子仪再自贬,辅国被暗除/69
    三 二度失兵权,子仪荐仆固/75
    四 仆固平逆胡,酒醉吐真情/77
    五 嫁女联回纥,仆固遭谗言/79

    第五章 高山流水各一方
    一 泱姬终回宫,暗中遭监视/84
    二 姑嫂情相依,仆固诉委屈/88
    三 子仪情自抑,决意会仆固/90
    四 泱姬又生疑,释疑替子仪/95
    五 泱姬留信去,子仪追泱姬/100

    第六章 军人怎可不爱国
    一 程元振驯马,唐代宗忧虑/106
    二 诚意会仆固,泱姬甚失望/109
    三 仆固容吐蕃,延昌怒断指/115
    ……

    第七章 风雨难却风雨情
    第八章 唯大英雄真本色
    第九章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十章 祖坟被崛千古事
    第十一章 君臣巧释打金枝
    第十二章 张谭泣雪呼令公
    第十三章 知错即改大丈夫
    第十四章 子仪智斗鱼朝恩
    尾声 千古英雄万古诗

    文摘

    版权页:



    郭曜自觉万无一失,却不料,郭旰的妻子吴氏出了麻烦。
    原来,郭旰妻吴氏身怀有孕,亦喜亦忧。喜的是为丈夫能留子女,接上香火;忧的是自己反应甚大,不想吃,不能睡,心烦身躁。心想,大嫂怀孕,大哥日夜在身边照料,而自己虽有下人陪侍,但丈夫远在疆场,平素孤单还熬得过去,而今孤苦,就觉委屈难耐。常常是刚刚入夜,就寂然而睡,偶然入梦,似觉丈夫在旁,刚刚亲昵,竞猛然惊醒。那日刚刚起床,洗漱罢,正欲出门,忽听云板四叩,就觉心惊肉跳,不祥预感骤然袭上心头,整日心神恍惚,茶饭不进。如此熬过一日,这天一早,她正趴在窗口,隔着窗帘,恰逢两个丫环走过,低低说到老夫人被送往台山如何如何,吴氏大惊,只觉心中似被猛戳一刀。稍稍镇静,又不敢相信,她咬紧牙关,耐住性子,就听外面一丫环继续道:“唉,二爷多好的人呀,是老夫人的心头肉呢……咱们都受不了,别说老夫人呢!”“你少说两句吧,莫叫二夫人听见了……”另一个丫环压低声音道。吴氏只觉一阵眩晕,摔倒在地,恰逢丫环走进,大吃一惊,急忙把吴氏抬上炕,又急请大夫赶来。
    大夫切脉,脉弦,望脸面,潮红,舌质亦红。大夫遂说道:“不要急,不相干,是肝阳上亢,气郁化火,上扰清虚,发为眩晕,我给她开副药,平肝潜阳,滋养肝肾,就好了。”当下,大夫开了方子,因吴氏有胎气,剂量下得稍轻,且加了续断等几味草药,为固肾安胎,并嘱咐吴氏要戒躁保胎,方才离去。
    吴氏一病,郭曜更谨小慎微,嘱咐家人、丫环勤加照料。
    唉,唉,可怜的弟妹啊!该让她有个思想准备,可怎么对她说呢?郭曜踌躇再三,开不了口,也只好等父帅、郭暖他们回来再说了。二灵柩依乡俗,彩月惹事端
    且说郭子仪一行离开京师,正是秋风落叶,衰水残阳。他们出潼关,越黄河,穿河东,奔汾阳。一路上,风餐露宿,风雨无阻,凄情如许。
    车辚辚,马萧萧……郭子仪坐在轿车里,双眼蒙咙,似睡非睡,恍惚之中,仿佛还置身疆场,二子郭旰还飞马驰骋,伴于身旁……突然,一阵秋风,几声暮鸦,他被惊醒,望望窗外,一片荒原,更添几分惆怅。秋风阵阵,暮鸦声声,郭子仪一行途经华县时,令车马在城郊停住,玉叶搀郭子仪下车,泱姬和郭暖陪同左右,郭子仪面向东方的华山、面向远方的父母坟茔,跪倒在地,向冥冥中的父母祭别,求父母在天之灵佑助郭旰儿的灵车平安回到汾阳。六十三岁的老者,从内心里呼喊,求助自己的父母护佑其亡孙之灵,不能不让人潸然泪下。恰恰此时,有一缕白气逸出,如絮如棉,升天而去。郭子仪信是父母显灵,遂又叩拜,许愿为父母重造新坟,另选墓碑。
    这天傍晚,天淅淅沥沥又下起小雨,乡野一片昏暗,郭子仪一行回到汾阳郭家堡。郭曜按照父帅嘱托,没有惊动四邻,只有郭府的亲人家人迎在村口。
    汪汪汪……村口忽然响起一阵狗叫,霎时间,全村鸡鸣犬吠,一阵狂乱,不禁使人毛骨悚然。
    泱姬、玉叶扶郭子仪下车,郭曜、郭唏等上前迎住。下车后泱姬嘱托玉叶不离郭子仪左右,以防发生什么意外。他们款款人村,郭咄、郭晤、郭映等兄弟几人在郭暖指挥下,移下郭旰灵柩,抬出遗体,护至郭府上房,在炕当中摆正。据说,这样摆放,眷属和子孙会得到同等恩泽和保护。弟兄们都强忍悲痛,不敢号哭,只默默流泪,生怕引得老人伤心。
    当郭旰遗体抬进屋时,王氏夫人已在屋里恭候——她是早两天回来的。本来,郭曜把她送上台山,是想暂时瞒住她,等料理完丧事再慢慢告诉她。不料,她从慧月师父口里得知二儿郭旰殉国的确切消息,怕郭子仪承受不住,竟从台山连夜赶了回来。郭咄兄弟将郭旰遗体往炕中摆放时,她一直守候在旁,双目微闭,双手合十,嘴里念念有词。因她有信仰,又有了思想准备,较为超脱,反过来劝慰悲痛欲绝的郭旰媳妇吴氏,这是郭曜未想到的。
    开始人棺了,按当地风俗,脸上蒙白布,头枕鸡鸣枕,身上“铺金盖银”,也即在死者身下铺放黄金纸,身上用红绸褥盖上,褥上铺白金纸。郭旰生前最喜爱的一柄宝剑也随之人棺了。
    “死只是终止有限的生,而死却永远不会终止,肉体虽去,灵魂还在啊!”是夜,王氏夫人忍住悲痛安慰郭子仪道:“佛门常说:实则世间物体只有变化,并无生死,无始无终,无生无灭,不增不减,不去不来……”
    王氏夫人的声音微微抖颤,郭子仪很理解她的心情,禁不住暗自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