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着陆:深度总结混迹40年的官场秘籍![平装]
  • 共1个商家     11.62元~11.62
  • 作者:吴问银(作者)
  • 出版社:甘肃人民美术出版社;第1版(2011年2月15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588881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着陆:深度总结混迹40年的官场秘籍!》20年13次晋升,17年风光无限,剩余2年他希望平安退休,最后一年他又将如何安全着陆?他说:进入官场那一刻,你应该给自己找到平安退出的出口!一位混迹官场的风云人物,深层解析晋升、生存玄机;深度总结混迹40年的官场秘籍!

    名人推荐

    这四十年来,他从一个办事员升到正厅级干部,看似很顺很风光,但一路风雨江湖险恶,以及各种滋味只有他自己知道。伴随着每一次升迁,举报的信件就多一批,他有时觉得自己像一名消防指战员,四处奔波灭火。渐渐地,他感到心力交瘁。在任期的最后一年,他甚至是掰着指头过日子,希望早一天淡出人们的视野。长期以来的政治经验告诉他,只要退下来即便历史上有些问题,也会既往不咎。
    现如今官员要想做个什么事,固然要依靠群众,但更重要的是得到上级领导的支持。在风云变幻的官场,如果上头没有人,是很难混下去的。这个可用棋局来解释,棋盘上的一兵一卒,要想不被人吃掉,必须有将,只要你后面有个子儿看着,这盘棋子就不会收场。

    作者简介

    吴问银,安徽桐城人 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官场小说的奠基人,先后出版官场的小说均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关注。出版作品:《救赎》、《执行局长》、《举报》等。

    目录

    第一章:着陆
    这么多年来,举报信都能用汽车拖了,上面也查过十多次,可谁又能伤着他一根毫毛?现在他退休了,基本上算是“安全着陆”了,跟段春比起来,这实在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她心想这当官什么时候成了这样一个“危险的行当”?看他们庆贺的情景,让人觉得不像是退休,倒像是刚刚从炮火纷飞的战场上撤下来。
    第二章:情人
    在常乐乐看来,像她这样有些姿色的女人是守不住贞洁的,与其被那些猫狗“闻腥”争斗抢夺,不如找个像杨涛这样的靠山图个清静,于是就甘心做起了他的“地下情人”。
    第三章:双规
    官场也是这样,有本事、贡献大的不一定靠得住,靠得住不一定有本事,事物总是矛盾的。很多查出的腐败分子往往能力很强、水平很高、贡献很大,这一点不承认不行。
    第四章:自杀
    段春心想这些纪委干部与自己形影不离,不就是怕自己“自杀”么,那我偏偏要弄个“自杀”给你们看看,这样就免得在这个地方干耗,至少能让外面得知一些信息,让他们及时有个应对。
    第五章:艳史
    提倡“存天理,灭人欲”的程朱理学之徒,嘴里说的是让人们禁欲,可在纳小妾方面唯恐比别人少。中国人向来搞形式有一套,只能看,不能信,你要是信了,也就犯傻了。
    第六章:计划
    他认为官场上事在人为,位置是死的,人是活的,必须努力“求”得这个位置。官场上的人能把“求”字悟通,升迁是迟早的事。
    第七章:富婆
    如今漂亮的女人专找那种七老八十、又疾病缠身的老头子,嫁给这种老头子是一种福份。她们把这种婚姻叫做最后的疯狂,一顿煮得很硬的米饭也可能把老爷子噎死或者一场床第之欢就收了他的命,女人用最短暂的青春赢得一笔巨大的遗产,下半生就坐享其成过上美妙的日子。
    第八章:约会
    他想起台湾有位作家说过“生命不能害羞,害羞成不了气候”,如果今生和常乐乐失之交臂,他将不知道如何生活下去。尤其是在夜深人静时,他却依然醒着,孤独着,寂寞着,痛苦着。他常常感到自己的生活,就像是一锅烧开的水,沸腾着,翻滚着,看上去有声有色又有形。其实,里面什么也没有煮着。
    第九章:阴谋 黎秋心想这个段春还真不赖,一辈子能有这样铁心的下属也是一种福份,唉,要不是他被纪委盯得太紧了,要是还能有回旋的余地,自己决不会下决心这样做。他嘴里虽是这样说着,心里却在不停地默念:“段春,对不起了,斩掉链条堵塞漏洞可是为了大家,我们会记往你的,来年我到你坟头上多给你烧几柱香再给你赔罪。”
    第十章:后事
    可是人总得往高处走,若老是恋旧就是一种衰老的表现。他认为人一旦进入官场,就得想着怎么样往上爬,这样就必须有所求,有所欲,千万不能恋旧。置身官场这么多年,他一级一级地往上爬,办公室也越换越大,越来越气派。
    第十一章:灭口
    水面溅起大片浪花,王刚连同五六十斤重的大石头一起沉入湖底。待水面恢复平静后,黎秋才离开,他想这殉情湖又多了一条冤魂,若干年后绳子烂掉尸体浮起,张军的死因又将是一个谜,警方推定不是被黑社会黑吃黑就是殉情自杀,那时自己还不知道在不在人世。
    第十二章:出轨
    黎秋想起柳月曾经带给自己的种种愉悦,此时旧情复燃,见她还像从前一样风骚迷人,就一门心思全在她的身上,这个自己曾经的女人虽被李小龙“收编”过,但现在自己要拿回来,而且要连本带利地拿回来。
    第十三章:举报
    更让黎秋气不过的是,有时他还给上级写信,反映黎秋的问题。可是他是老红军,黎秋拿他没有办法,表面上虚心听取,其实恨得咬牙切齿。他甚至怀疑柏峰是不是真从枪林弹雨中过来的,否则别人身体不行早早见马克思去了,你柏峰偏偏这么长寿?
    第十四章:殒命 他想都什么时代了,你也真是土得掉渣,现在都这样,没有什么对得起对不起的,合得来就在一起住,合不来就分手。就像吃饭穿衣一样,平常得很。这年头爱情就像打折的商品,婚姻就像一件随时可以调换的衣服。
    第十五章:救火
    够了,你怎么不动脑子?要是小偷入室盗窃被发觉行凶杀人或者流窜犯见色起意强奸杀人倒是好事,现在坏就坏在这个办公室主任身上,或许他手上掌握着你和乐乐之间的秘密,前去要挟乐乐,乐乐不从与其发生扭打身亡的。现在,你要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怎么应付上面的调查吧。
    第十六章:落网
    退下来就安全着陆了?我告诉你是否追究刑事责任与在职和退下来毫不相干。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别再做春秋大梦了,带走!

    文摘

    杨涛一大早就来到办公室,还没到上班的时间,办公室里也就显得空荡荡的。要是到了上班的时间,这里来汇报工作的人一茬一茬的,就像鱼上水一样不间断。
    杨涛仔细地打量这间阔大的办公室,五年了,这里的每个角落都十分熟悉。他想到很快就要搬到张玉顺的办公室上班,心里就充满了对这里的眷念。可是人总得往高处走,若老是恋旧就是一种衰老的表现。他认为人一旦进入官场,就得想着怎么样往上爬,这样就必须有所求,有所欲,千万不能恋旧。置身官场这么多年,他一级一级地往上爬,办公室也越换越大,越来越气派。官员的办公室虽不能和企业老总的办公室比,但随着级别和官位的提升,办公室也能从侧面反映等级的高低。据说省委主要领导办公场所至少设了两道岗,楼道口有两名武警值守,门口外面是保安和秘书等工作人员,那真称得上是戒备森严了。
    上班的时间到了,对面的秘书科里挤满了来找他的人。别看大家东一个西一伙地,有的站、有的坐、有的喝茶,其实都很守规矩,有意无意地排着队向县长汇报工作。每个人都各怀心事,他们表面上互相寒暄,其实眼光不时地向县长办公室的门瞄上几眼,一旦那里面的人出来,就会有人不动声色地进去。如果因为赶时间需要插队,那就抢在别人前面进去汇报,没有人指责。
    汇报都是单独进行的,除非是领导安排几个单位一起进去汇报,否则绝不会出现两拨以上的人同时进去汇报的现象。因为谁都不愿意和别人分享自己向县长汇报些什么工作内容,而且领导也不允许,有些是工作机密,就更得注意了。
    杨涛见今天许多局的一把手都跑来汇报,其实并没有多少工作内容,汇报也只是个姿态,他想他们可能听到了自己要当一把手的风声,都跑来表忠心投靠自己了。这年头官场上数人事的问题最敏感,找靠山拉圈子事关今后仕途的发展和成败,只要身处官场的人谁也不敢掉以轻心,否则就是对自己不负责任。在县级,书记的权力很大,只要他心里一起念头,哪个局长的帽子被拿下又给哪个人戴上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所以下面局里的头头脑脑谁也不敢懈怠,有了好位置的还想谋取更好的位置,暂时谋不了还得保住位置,谨防被他人找关系走门路夺去。
    杨涛和张玉顺两个人搭班子虽谈不上有多么“和谐”,但这几年来两人相安无事。张玉顺是那种刚直不阿、眼中揉不进沙子的人,但他处事总是注意方式方法,以柔克刚;而杨涛呢,则学会了像黎秋那样见风使舵、八面玲珑。杨涛也想早一天当上书记,虽说他是政府一把手,可这个一把手要打折扣,在党内职务上他还是县委副书记,在中国党领导一切,显而易见书记是当家婆,自己充其量只是个小媳妇。前年邻县书记升任南江市副市长,杨涛找黎秋想到邻县当书记,黎秋对他说:“小涛,你干吗那么性急呀。俗话说‘多年媳妇熬成婆’,做婆的都是从媳妇过来的,你们滨江马上就要换届了,张玉顺一走,你还不是理所当然的书记?再说滨江是南江的大县,书记一般都是市委常委兼任,你到邻县大不了早上两年当一把手,可发展的仕途远不如在滨江啊。更为关键的是滨江是我们的根据地,人脉关系好,如果你没有良好的人脉资源支持,到哪里都不好开展工作,也不容易打开局面。”杨涛听从了黎秋的安排,在书记主抓的人事大权上总是以张玉顺的意见为主,而在经济发展等政府事务上,张玉顺也放手让他主抓。他们俩就像两个太极高手,表面上温让俭良,实际上却暗暗地发着内功,彼此都感受到了对方的气场,但是,谁也不愿意道破。道破了就没有了玄机,就不是真正的高手了。在官场,修炼达不到一定层面的人,不是旗鼓相当的人,是做不到这一点的。
    官场上很有一部分人不专心搞工作,总是喜欢围着领导搞关系。有些人甚至认为工作干得好不好没有多大关系,只要主要领导认可就行了,有些人一点水平都没有,可仍然在位置上占着,还有一些人连杨涛都不放在眼里,表面上尊敬,干起工作来阳奉阴违,这让他很恼火。但是,没有办法,像这样的人他看不上不等于别人看不上,他觉得不怎么样,别的领导那里可能觉得很怎么样。官场中,什么样的干部都有,因为各自的关系和利益不同,看法不同也很正常。而每个领导也都有认识的局限,往往凭个人的好恶来评价干部,杨涛认为不听话、工作表现不佳的很有可能在张玉顺那里得到赏识,不是张玉顺不会识人,有时是他故意而为之,他想所有的干部都听你杨涛的,那我张玉顺还管什么干部来着。在张玉顺看来,每个干部都是棋盘的棋子,环环相扣、互相制衡,听从大本营的号令、执行命令,只有自己才是真正的发号施令者。
    现在杨涛见许多平常很少到他办公室的干部也来了,包括组织部、宣传部的班子成员。他心知肚明,自己马上是书记了,书记就是一块吸力巨大的磁场,没有人不被吸进来的,除非他没有上进心,要么就是老实巴交不懂官场规则的人。他照例无一例外地表现出少有的热情,而那些干部也很兴奋,气氛十分融洽。官场上蛇有蛇路,鳖有鳖路,大家是八仙过海,各显身手。滨江有一批人在省、在京工作,他们的老家在滨江,和滨江的干部之间不是沾亲带故,就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因此杨涛马上当书记的消息省里会议决定后就不再是秘密,一夜之间,滨江消息灵通的人士全知道了,接着又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来得比文件快得多。
    汇报的人中也有不少是纯粹为工作的,他们知道杨涛马上要升迁了,有些承诺的事情现在不办来了新县长后不是办不了而是肯定会不如现在顺利,所以都纷纷涌来批条子、签意见。杨涛在听取汇报后在他们递交的材料上签上“按规定办理”、“请酌情办理”、“同意请某某处理”等等字样。官场上领导签字也是一门很高深的学问,比如凡下属看到领导签字“按规定办理”,都认为是可以办理,以后上级机关在调查单位的烂事时,凡是签字为“按规定办理”的都可以理解为签字没错,错是错在部下没有按“规定”办理。“请酌情办理”比“按规定办理”意思更进一步,而且还有看得起你才叫你办理的情意在里面,部下一般都会全力办理;虽然这是办烂事最危险的签字,但是“酌情”可理解为斟酌情况,实际情况不允许就不能办理;因此,责任还是在部下,知识欠缺,政策掌握不好,应该受到批评。“同意请某某处理”呢,同意二字后面没有逗号,也没有字句间隔,你说我同意办这件事也行,你说我只同意某某同志来处理这件事也行。还有“请按程序办理”,想办烂事的人拿到批示后,开始办理各环节还顺利,不久却又卡住了,经过一番“沟通”、“运作”,终于按“程序”办理完毕了;奥妙就在办的过程中看你的“表现”,如果你不能及时“兑现”承诺,对不起,这事情就办不成了。杨涛深谙这其中的窍门,许多东西他还是从黎秋那儿学来的,比如黎秋总喜欢签上“同意办理,如有问题另案处理”字样,到底是办手续前另案处理,还是办理后另案处理?是你说有问题,还是别的人说有问题?是你这一级处理,还是上级派人来处理?这个签字实际上是在保护自己,因为领导签的“如”字之后早已提示过你,这事情办砸了,说明你的水平不高,没有看出问题。还有“根据某会议决定,同意即刻办理”,这种签字的猫腻都在会议。开会前领导会跟记录人员交代好,一定要注意将其他领导成员有“同意”意思的话都写上去,将本人有反对意思的话也写上去。想不同意办的人记录成同意,想办或一定要办的人在记录中却是不太赞成,是后来才同意“大家意见”的。
    杨涛忙得不可开交,一天的时间他记不清接待了多少人,处理了多少事务,除了上厕所、中午吃饭稍稍休息一会儿外,其余的时间都在办公室度过的。下午马上就到下班时间了,可门外等着的人还不少。这时,他的手机响了,他扫了一眼号码,对汇报的人说:“你等会儿,我接个电话。”然后他转身走出办公室,来到外面的过道上,轻声问:“干爸,什么事?”
    “你下班后到我这来,我有话对你说。”黎秋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杨涛从黎秋的语气中判断出一定出了什么大事,他一看已经到下班的时间了,连忙回到办公室对那位汇报的下属说:“你明天再来吧,我有个接待任务。”
    中国的一些官员总喜欢拿“接待任务”做幌子,这也确实是最好的托辞。你想想,如果说“我下班了,你明天来接着汇报吧”,底下的同志会怎么想?难道他们不下班吗?到底是工作重要还是下班重要?特别是有些工作是急待处理的,没有领导的拍板底下人没办法开展工作。这种时候,唯有说出“我有个接待任务”,让底下人产生敬畏心理,心想一定是上面来了领导,得罪了上面那可不是好玩的。
    杨涛匆匆忙忙出门,与常务副县长朱全宝差点撞了个满怀。朱全宝问:“杨县长,你出去啊?晚上有个清江治污的工作会议,你交代说要亲自参加,让我主持。”朱全宝作为下属,话说得十分委婉,他不能明确问县长你记不记得或者是参不参加,只是点到为止。杨涛想起是有这么回事,可今晚自己约了常乐乐,这次可不能再失约了,另外现在黎秋找他有事,还不知道是什么事呢。便说:“全宝啊,今晚我有点事就不能参加了,全权委托你了。”朱全宝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他更不敢问杨涛有什么事不能参加会议,他来问一下只是想知道杨涛到底参加不参加,如果不参加他将另作安排,由分管的副县长主持工作,自己作强调发言。
    又是会,杨涛时常自嘲自己不是在开会就是在去开会的路上,有时上午开完会下午又有会,下午开完会晚上还有会,开会成了工作的主要内容,甚至一些领导不知道怎么抓工作了,都是通过会议来协调。有时分管的副县长协调不了,就抬出县长,县长开了会后没有效果,就得让书记出面再开会抓落实,搞得重要工作就是开会,领导们动动嘴还行,底下的秘书和工作人员却跑断了腿。
    杨涛见到黎秋,没想到他第一句话就是:“小涛,节哀吧,段春走了。”
    “什么,段大哥他……走了?什么时候的事?”杨涛一直担心这事,这是他心上的一块大石头,他没想到段春说走就走了,而且是在双规的情况下死的,干爸到底是用了什么高明的方法做到这一切的?
    黎秋两只眼睛红红的,他叹了口气说:“他可是我的一只手臂啊,没想到他运气这么不好,要知这样还不如不救他,在纪委那里他丢不了命的。是车祸,那个李小龙在医院劫走段春,车子开到南屏山隧道出了事故,翻下山崖去了,就在一个小时前,两个人当场死亡。刚才高书记打电话过来让我节哀。”
    杨涛听黎秋这么一说,心想自己误解干爸了,是啊,虎毒不食子,自己和段春被他视为左膀右臂,只不过段春年岁长些,不能认黎秋为干老子,否则也和自己一样被黎秋视为干儿子的。看来黎秋对段春是有感情的,他不可能这样绝情,这样想着他对黎秋多了一层敬畏与好感。在段春死亡的这件事上,杨涛是高兴的,虽说自己和段春关系不错,但还不至于深到为了他而放弃自己一切的地步,段春不死,自己就有被暴露的危险,现在就没有这个后顾之忧了。“没想到是这样,干爸,人死不能复生,你也要节哀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