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金融市长[平装]
  • 共1个商家     11.90元~11.90
  • 作者:汉唐明月(作者)
  • 出版社:百花洲文艺出版社;第1版(2011年4月28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5000065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金融市长》编辑推荐:新形势下学学做官的新艺术,当下中国不论中央还是地方,不论一线城市还是二线城市,甚至县级城市到农村,在政府工作中投资、上市、融资几乎成了继房地产之后最重要的课题,几乎所有的官员都在谈金融。“金融中心”、“政府金融管理与建设”这样的话题,你不能搭上话就是思想跟不上变化。这一切的一切似乎离我们每一个普通人很远很远,然而又离我们的生活很近很近。

    作者简介

    汉唐明月,本名朱绪超,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现居成都。早年曾在军队服役,后从事新闻工作近20年,供职多家报业集团。他发表和出版各类文学作品400余万字,20余次获得省级以上奖项。曾出版长篇小说《新闻界暗流》、《新闻界迷茫》多部。致力于长篇小说创作。

    目录

    引子

    第一篇京官下派

    第二篇融入官圈

    第三篇大施鸿图

    第四篇官场沉浮

    后记

    序言

    有一天,我突然发现,我身边的朋友,似乎全是“官员”了。但事实上,他们也都还是朋友。
    讲述身边的故事,自然不是一位作家才华的全部,但身边有故事可讲,自然是一位作家的幸运了。
    于是,我选择了“官场”。这是一个近在咫尺,而又遥远飘渺的庙堂。但是,请你相信,我讲述的故事贴近生活,更贴近真实。

    文摘


    都城市领导班子就要换届了!这可是省里市里高度关注的焦点,也成了都城老百姓的敏感话题。
    都城在国内也是鼎鼎有名的老工业城市,在那个曾经火红的“三线”建设岁月,这座古老的城市更是焕发出了勃勃生机,一时间全市就建了一大批的大型工矿企业,而国家特大型企业更高达六十余家。经济总量占据了全省的半壁江山。在全国,也是排得上号的地方经济大市。
    改革开放之后,这座城市虽然背上了“老工业城市”的沉重包袱,但是,它显赫的政治地位却丝毫没有减弱,反而更显重要。出任这个市的一把手通常都由省委常委或者省委副书记兼任,可想而之,都城市在国内和省里的重要程度。
    这样一个地方大市,领导班子的更迭当然不会是一件小事,不说省里的重视程度,更多数时候,人事安排还涉及了北京的高层。谁说这一次又不是如此呢?现在,各种渠道都在风传,北京有可能要下派一位副市长到此。
    这个消息尚未证实之前,空缺的副市长位置,安排的是现任市委秘书长代理副市长一职。可是,组织上迟迟没有宣布结果,让这种传闻更是蒙上了一层神秘色彩。传闻一传就三个月了,可还是没有任何实质性的结果。大家渐渐也淡忘了这个传闻,相信副市长就是现在的市委唐秘书长了,甚至有人私下里改口称呼唐秘书长为唐市长了。
    就在唐秘书长自己也觉得自己当定了副市长的时候,省里突然传来消息:北京来人已经成为铁的事实!唐秘书长有些沮丧,而这条消息,旋即又在都城市掀起轩然大波。
    有人说,北京来的人有背景。
    也有人说,北京来的人就是下来捞政治资本的,没有什么真功夫。
    还有人说,这次北京来的人是中组部下派的博士市长。
    所有的传言,终将得到证实。
    三天之后,北京下派来的副市长人选大家都清楚了。简历上明明白白:
    田地,男,汉族,中共党员,双博士,35岁,此前任国家银行行长助理……
    市人大的相关会议召开后,田地铁定成了都城市的副市长。所有的谣言随之灰飞烟灭,田地走马上任。
    田地刚刚走进一楼的副市长办公室,突然传来阵阵的喧闹声,继而是秘书长和副秘书长们高声呼喊的声音。随后,是短暂的停留,似乎沉默之后,会有更激烈的爆发。
    他拉开窗帘的一瞬间,传来“哗啦哗啦”的巨响,从外面飞来雨点般的砖块、酒瓶和石块,把他办公室外围的玻璃砸得稀烂。他不禁打了一个寒战。这是怎么啦?此刻,他才看清,政府的大院里,挤进来黑压压的人群,把门口的武警战士早已挤到一边,淹没在人海里了。那些激动的人们,正向政府办公大楼投掷各种物件,砸得办公区一片巨响。眼看一场浩劫就要在眼前发生,愤怒的人群还在潮水般地涌进政府大院……
    此刻他听见秘书长对着电话大声喊道:“市公安局吗?请报告你们周局长,市政府遭到了不明人群的围攻,请他立即赶到现场增援,并立即增派警力。”
    一会儿又听见秘书长喊话:“周局吗?你现在就通知武警部队,让他们也一起出动。情况非常严重,再晚了,后果不堪设想。”
    田地听到了办公楼道里传来“咚咚”的急促跑步声,接着他的秘书小高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连门都没有敲,冲他喊道:“田副市长,快,快到四楼,快到四楼,这里发生骚乱了!”边说边抓起田地的手提包,就要跑。他们往上跑的时候,已经有激动的人们跑上一楼了,小高拉着田地大声喊:“快点,田副市长!”
    田地也着实被这样的突发事件吓蒙了,稀里糊涂地跟着秘书跑到了四楼会议室。此刻的会议室里,已经挤满了人。副市长们、秘书长和副秘书长们,还有政研室的不少同志都聚在这儿。小高惊魂未定地说:“好吓人,这种阵势,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一边唠叨,一边给田地找了个位置,说:“田副市长,你先坐,一会儿要在这里开紧急会议。”
    外面的呼喊声和打砸声更为强烈了,市政府的大楼仿佛就要被掀翻似的。“这是怎么回事?”田地问身边的秘书长。秘书长还在紧张之中,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深沉冷淡地说:“田副市长,你刚来不太了解,市里的国有企业太多了,效益都一年不如一年,经常有工人因不同原因聚众闹事。这次是盐化集团工人闹事,原因现在还不清楚,也不知道这一次怎么会这样激烈。”秘书长在这个岗位待了八年,算是个老都城人了。在整个都城市,像他这样熟悉市情的领导恐怕没有几个。加上他的年纪又与田地父辈差不多大,所以他的言谈之中,没有把田地这个从天而降的副市长当成一回事儿。
    就在他给田地介绍情况的时候,王市长和其他副市长也都陆续进了会议室。田地看了一下,参会的人除了市长之外,还有分管政法的市委常委、市政法委书记高明,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唐云,市政府分管政法系统兼市公安局局长的副市长刘伟。田地本人按照市政府的分工是分管工业企业的,自然也会是这个会议的主角。
    情况紧急,大家没有任何客套。王市长直接发话:“同志们,不管情况如何严峻,我们也要积极和正确面对。刘副市长,干警现在到位没有?”
    刘伟立刻说:“两分钟前就已经到位了,现在周局长就在下面一线指挥,局面已经暂时得到了控制;武警也出动了三个中队的警力,闹事的群众已经被控制在市政府办公楼五十米之外。不过……”
    “说。”王市长大声说。
    刘伟说:“市长,有七个公安干警和五个武警战士受了轻伤。”
    “他们与群众发生了正面冲突?”王市长紧张地问,“群众呢?有几个受伤?”
    刘伟有点不情愿地说:“已经有十一个进医院了,轻伤没有统计。”
    “太不像话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这还是公安队伍在执行处置内部矛盾时的纪律吗?怎么会弄成这样?谁下的命令?”王市长有些火了。
    刘伟耷拉着脑袋:“当时情况十分紧急,没有人下命令……”
    刘副市长还没有说完,外面有个人冲进会议室,走到王市长身边说:“市长,许书记在下面与群众谈话呢,叫你也赶快下去。”
    王市长说:“会议取消,大家一起与群众对话去。你们公安局,事情完了之后,一定要好好整顿,在这样的关键时刻还添乱。”
    刘副市长也没敢抬头,与其他领导一起,跟在王市长的身后,急匆匆地往楼下走去。
    楼下的混乱场面的确已经得到了控制,站在离办公楼最近的全是武警和公安干警。田地看见,许书记脸上也有血迹。他也受伤了?走近才知道,许书记不但受伤了,伤势还相当严重,手上、腿部和脸上都有伤,脸上的血迹仍未干,还有鲜血不断地往下淌。
    此刻,所有的干部都不敢问候书记。许书记见王市长来了,立刻说:“立即分工,我们两人听工人代表反映情况。在场的其他常委和政府副市长,分成两组,一组去医院看望受伤群众和干警,协调和处理现场的事情;另一组赶到盐化集团公司宿舍,处理那里发生的问题。有人自杀了,问题严重啊,我们这些父母官失职啊!”
    王市长立即把市委市政府在场的领导喊过来,安排书记交代的工作。他说:“根据书记的安排,市委和市政府各一名领导,组成三个工作组。书记和我留在现场,听工人代表反映情况;高明和刘伟,你们两人为一个工作组,迅速赶往医院,慰问受伤的群众和受伤的干警,全权协调和处理遇到的一切问题;唐云和田地同志一组,你们立即赶到盐化集团公司宿舍区,处置那里发生的问题。群众情绪激动,你们要灵活处置,不要再发生意外事故,避免事件升级。你们两组,遇到特大的情况,随时汇报,我和许书记一直都在市里。你们都明白了吗?”
    在场的几个人都神情凝重地说:“明白了。”
    “那就分头行动吧。”王市长急促地说。
    田地和市委唐云秘书长刚刚上车,就听见王市长对政府秘书长说:“你赶快把今天的突发情况,向省里值班室汇报……”田地感觉到气氛异常地紧张,要知道,他刚刚到都城市才三天,走进副市长办公室才两天!他原来在国家银行工作哪里会遇到这样的情况?这样的突发事件,哪里会让他这个新到位的副市长有熟悉市情的机会?就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说实话,他心里还真的一点底都没有,要是让他独立处置一切,他肯定会一筹莫展。还好,同行的还有另一位市委领导唐秘书长,他的心里才稍微有些踏实。
    车内一共坐了五个人,这五个人分别是市委唐秘书长和他的秘书,田地和秘书小高,加上司机。汽车风驰电掣地向盐化集团公司的方向驶去。刚开始,车内一片死寂,只听见车外的风声巨吼。随后,唐秘书长对身边的田地说:“田副市长,我们现在要开一次小组紧急会议,你们两个做好记录。”他示意两位随行的秘书。
    田地说:“好的,秘书长。”
    唐秘书长说:“现在我们车上的五个人,就是市委市政府的特别工作组。在这里简单分工,我本人代表市委常委会,对这个特别工作组负全面责任;田副市长主持现场和组内的具体工作;我的秘书负责外联和安保,要随时和市委市政府保持联络,现在就要和公安武警方面取得联系,处置好现场的秩序,确保矛盾不再升级;小高秘书负责特别工作组的所有文书工作,要做好一切记录,尽可能多地记录现场发生的情况。你要清楚,这里面的任何文字性的记录,都有可能成为历史的真实记录。司机担任现场小组内的安保,要尽一切可能确保工作组的安全,脑袋要放机灵点。”
    唐秘书长停顿了一刻,问道:“这是个非常的时刻,大家对我的分工有没有意见?”
    所有的人都齐声回答:“没有。”
    唐秘书长又对大家说:“既然没有意见,这个决议就形成了。从现在开始,大家按照分工各自行动,组内的所有事情,向田副市长请示和汇报。”
    唐秘书长的秘书立即开始联系了公安和武警,而后对田地说:“田副市长,公安局和武警部队已经赶到了现场,目前,已经基本控制下来了。在那边的公安局金副局长说,等你到了之后,会向你具体汇报的。”
    田地说:“好。你再联系联系盐化集团公司的领导,下车之后,我要听他们汇报情况。”
    唐秘书长的秘书回答道:“好,我立即联系。”
    唐秘书长却说:“田副市长,我有一个建议,我们到场之后,首先到死者家去看看,弄清那里发生的真实情况。要不,让盐化集团公司的领导也赶到那里去,我们在那里一并听取汇报,你觉得如何?”
    田地突然明白,虽然唐秘书长的语气是商量,可是态度却是非常强硬的。事实上,在这个关键时刻,这也是正确的办法。市领导到了现场,不赶到事发一线,而到集团办公室听取汇报,显然不合时宜。非常时刻当用非常之举,这也显露出了田地这个刚刚到位的副市长政治上的稚气。
    田地立即说:“好的。”回头对唐秘书长的秘书说:“你就按秘书长的指示,与盐化集团公司的领导通话。另外,我和秘书长去现场的时候,不要公安和武警的同志前往,他们在外围做好安全防范就行了,等候通知。”
    唐秘书长的秘书又开始了电话联络。
    田地问唐秘书长:“秘书长,这样安排行不行?”
    唐秘书长笑笑说:“你是抓组内具体工作的,现场的安排由你决定,我也听你的。”
    田地很清楚,自己就是秘书长的一个现场棋子,这样的紧急情况,他还不具有决定权。秘书长这样说话,其实只是官场上的客套罢了。真正的决定权,哪怕是很小的事情,都必须报给秘书长批准的。不过,现在的田地不会去计较这些,他的确还没有独立处理这样突发事件的能力,巴不得身边有一个替他遮风挡雨的上级。
    盐化集团公司地处都城市的边缘,驱车也就半个小时的路程。车上的紧张气氛一直很浓烈,似乎只有唐秘书长一个人稳若泰山,就连田地这个副市长,也是在忐忑不安中度过的。平时可能感觉盐化集团公司离市区很近,今天却让人觉得这段路程特别的漫长。
    田地虽然是分管工业企业的副市长,由于是刚刚宣布市长新的分工,又加上他刚到都城市任职,他可是连盐化集团公司的门都摸不着,自然也没有去过盐化集团公司。
    车子进入工厂辖区地界,田地看见了高耸云天的机械设备。以前这里一定很辉煌。而今天,那些斑驳破旧的厂房,凌乱不堪的厂区,足以说明过去的辉煌已经成为历史了,只是个濒临倒闭的破旧工厂。看着这一切,田地自然明白了工人自杀的含义,可以想象,自杀工人在做出这样决断的那一刻,是如何让人心酸和心碎的。他再也不敢往下想,他知道,自己现在首先是代表市政府来解决问题的。
    他回过头去看了看身边的唐秘书长,见他若有所思,就没有打搅他。小高已经把小组会议的记录按标准文件写好了,递给他说:“副市长,请你签字。”
    他接过来,扫了一下,签上自己的大名和日期。汽车已经进入了盐化集团公司的厂区,四处可见行色匆匆的工人。小高秘书说:“副市长,盐化集团公司已经到了。”
    田地说:“嗯。”
    汽车稳稳地停在了盐化集团公司的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