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我这九十年:1920-2010一段革命家庭的私人记忆[平装]
  • 共2个商家     22.80元~26.20
  • 作者:王克明(作者),任均(朗诵者)
  • 出版社:华文出版社;第1版(2010年9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753228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我这九十年:1920-2010一段革命家庭的私人记忆》:真正的历史藏于民间。那些如雷贯耳的名字,在历史书上只是一些概念符号,在私人的记忆中才复活成为人。反清反袁反军阀反蒋的父亲任芝铭,很被孙中山看得起的二姐夫孙炳文二姐任锐批评梁漱溟:“你对不起炳文!”,周思来为何批捕孙维世,江青他们给孙维世作的离奇“结论”,江青悻悻地说“不理老子,老子走,”,在延安唱“马歇尔将军姜名传千古”,保加利亚保姆玛丽娅哭着要来中国当保姆,周恩来朱德密友孙炳文和哲学家冯友兰的妻妹,孙维世和宗璞的六姨,四十年代的“延安梅兰芳”,五十年代的外交官人人——任均九十年。

    媒体推荐

    这几年,我常常感到常识的重要。多年来,我们矫情悖理,做了多少荒唐事,现在总算明白了些,知道做事不能违背常识。六姨不是思想型的人,她久经锻炼,仍保持常识,不失常情常理,从无肃杀教条之气,实可珍贵。
      ——宗璞

    目录

    序言/宗璞
    写在前面/任均
    我的父亲任芝铭
    1.苦读诗书、改换门庭的清末举人
    2.尊卑有序、内外有别的传统家长
    3.劫救革命党人而亡命天涯的“乱臣贼子
    4.反清反袁反军阀反蒋的老同盟会员
    5.捐产办学、为国育人的老教育家
    6.向毛泽东请教游击战术的“国军”老兵
    7.豫南“共党首要分子”,汤恩伯的“高级参议
    8.“这样搞不中,饿死人太多了!
    9.红卫兵走后,老人问:“是不是政变了?

    我们六姐妹
    1.“五四”时,四姐任焕坤写道:“尔辈欲作亡国奴乎?
    2.捧读《红楼》的五姐任叙坤,忧郁早逝了
    3.二姐任锐(任纬坤)的一生:发孙炳文未竟之志
    4.大姐任馥坤嫁给了中国最早期的华人矿长黄志炬
    5.跟冯友兰在一起.三姐任载坤一直心很安静

    我与外甥女孙维世
    1.我和维世一起逃学,一块儿跪着挨训
    2.我俩化名姐妹去上海学表演,江青也来讲过课
    3.维世让我考鲁艺,在延安大家都不喜欢江青
    4.我跟维世一块儿解馋,她的来信我保存了七十年
    5.维世感情专一,保了金山
    6.三姐说:“维世真是个孝顺的孩子!
    7.维世“文革”三次溜到我家,她让我烧掉了江青送的照片
    8.杀死维世的凶手,我想宽恕你们但你们是谁?

    我学话剧演京剧的经历
    1.在鲁艺戏剧系学话剧,却老去演京剧
    2.曾进鲁艺旧剧研究班,看到毛主席最爱古装戏
    3.分配到鲁艺平剧团,毛主席请我们听京剧唱片
    4.在延安平剧研究院,演出后江青给我提意见
    5.调晋绥军区平剧院,在杨家沟听周恩来讲“窦尔敦性格
    6.没老师和同志们的帮助、鼓励和教导,我哪敢演?
    7.一离开延安,我就退出“历史舞台”了

    延安生活记忆
    1.被冼星海动员参加了《黄河大合唱》
    2.上趟厕所回窑洞,炕上就挤不进去了
    3.窑洞塌了,我一家三口被埋在里边
    4.驴失前蹄,我和孩子都摔出去了
    5.马背上,一边筐里是行李,一边筐里是儿子
    6.黄河上的艄公保住了我们的命

    我在延安生孩子
    1.“在我俩结婚的这一天
    2.我差点儿把孩子送给老乡,那时很多同志都送
    3.求人帮我烧了块热砖,我的腿脚才暖和起来
    4.几十年后,宗璞戏称延风是“八十万禁军教头”

    纪念石畅
    1.坦白运动的“坦白”,重要性不在于内容真假
    2.“抢救运动”中,不编假话的石畅上吊了
    3.运动后,我听康生说:“其实石畅没什么问题

    三遇杨之华
    1.“我是瞿秋白的老婆,我叫杨之华”
    2.“名世已经牺牲了,别告诉你二姐”
    3.“真巧,在这儿又遇见了!”

    重逢于陆琳
    1.真奇怪,我俩怎么这么一样啊?
    2.我把母亲留给我的翡翠戒指送给了小于
    3.三十年后,她把辗转保护下来的戒指还给了我

    珍贵的友谊
    1.我和阿甲一起,穿着现代服装演《打渔杀家》
    2.没想到左荧、黄灼在坦白运动中被诬为特务
    3.我儿子从山上滚落.张一山在山下一把接住
    4.牟决鸣从重庆给我往延安捎来一大包水果糖
    5.王镇武说:“任均?你怎么这时候来了?”
    6.马新送来好消息,几天后我却接到她的讣告

    “运动”的记忆
    1.老艺人真诚严肃地说:“这回共产党可玩儿了命了!”
    2.江枫把自己吊死在卫生间里的水管子上了
    3.我相信最后。只要活到最后。就一定能搞清楚
    4.想不明白为什么“八亿人口,不斗行吗?”

    难忘玛丽娅
    1.丁嫂的小脚没通过外交部的审查
    2.外交部给保姆尹嫂也发置装费
    3.保加利亚的党组织给我请来保姆玛丽娅
    4.玛丽娅真舍不得小卡林,哭着要跟我来中国

    我和瑞萱
    1.从楼道里带回来的肝炎保姆
    2.地主的儿媳妇帮我勤俭持家
    3.“文革”她被轰回老家,成了专政对象
    ……

    序言

    任均老人是我母亲的幼妹,我的六姨。她的年纪和大姨相差近三十岁,和她的甥辈我的长姊冯钟琏、表姐孙维世相仿。父母亲去世以后,亲友渐疏,有三家老亲仍时常来往,给我关心和支持。照我的称呼他们是七姑、七姑父(冯纕兰、张岱年),六姨、六姨父(任均、王一达),三姐、又之兄(冯钟芸、任继愈)。本世纪最初的十年间,他们陆续离开了这个世界。只剩六姨一人。她现在是唯一比我年长的长辈。每个人的离开仿佛都带走了一条连接历史的线索,关闭了一条通往历史的道路。六姨健在,自然应该写下她的记忆,何况她的记忆是那样不平凡。
    外祖父任芝铭公是清末举人、老同盟会员,为辛亥革命出力甚多。晚年思想进步,倾向延安,他的思想从不停滞,能够清醒地对待现实。“大跃进”之后的三年困难时期,外祖父一次来京,那时他已经九十岁了。他对我说:“河南饿死了很多人,饿死很多很多人,我是要说的。”他忧形于色,那衰老的面容,至今在我跟前。他确实说了,写信面谈他都做了。只不知起了多少作用。

    后记

    2005年6月,我开始帮母亲整理记忆。那年,我的大姐一家,邀母亲和我去美国他们家,开始这件事。我带着录音笔到了新泽西,八十五岁的母亲则带着记忆,坐在了我对面。以后,在三万字笔记的基础上,我向母亲提问了五年。母亲的记忆闸门,不是豁然打开的,所有的故事,都如涓涓细水,缓缓流淌,或点点滴滴,到我笔下。
    很多人说.看不出母亲已有九十高龄。我仔细看,也觉得不像。我想,这跟母亲的记忆有关。因为她的记忆里,储备着笑。五年间,我常听见。一次她想起刘炽叔叔笑说掉牙老友是“无齿之徒”,笑了几天。醒来想起就笑。睡前记起也笑,我听见她自己“咯咯”地笑。记忆竞使她这样愉快。延安时期的老友们。常有幽默.写进文稿.母亲读一次。又笑一次。母亲还笑说,她在文艺单位工作时,有位老艺人向她“汇报思想”,表示拥护政治运动:“这真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这回共产党可玩了命了!”

    文摘

    插图:



    父亲同意了他的建议,组织校董事会讨论决定,学校暂时改名豫新中学。父亲亲赴临泉,请当时第一战区副司令长官汤恩伯部宣传科长孟士衡担任校长,并聘请汤恩伯指挥的15集团军总司令何柱国为董事长。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以抵制省政府接收。如此相持了一段时间。到1944年5月,河南省政府换了班子,新任省主席是刘镇华的弟弟刘恩茂,父亲去找他极力争取,才获批恢复了“今是学校”。后来父亲仍是董事长。
    那年9月,父亲主持了今是学校复校庆祝大会,县里各方送贺词、贺联。派代表参加。中学部的贺联是“今昔宁无沧桑感,是非自有大白时”,小学部的是“风雨同舟今允定,菁莪作育是固方”,词中都安排“今是”二字,以纪念学校复校。
    父亲小时候经历过没钱念书的困苦。现在,为了能让贫苦人家的子女受教育,并让他们中间的优秀者能接受高等教育,今是学校多了两条规定:一是家庭确实困难,交不起学费的,准予免费上学:二是本校高中毕业生中,品学兼优、可以深造,但因家贫,无力出县投考大学的,由学校发给助学金。这样的规定,是以往任何时代、任何地区的任何私立学校所不曾有过的。而且,两条规定都切实执行了。1943年。贫困生曹发坤交不起学费,又想念书。便学锥刺股,跪铁蒺藜。刻苦读书。买不起灯油,他就吹亮麻秆火星,逐行照读。老师发现后,告诉了我父亲。父亲说:“免除曹发坤的一切学杂费。该生吃住在校,一切费用由学校负责。”供他读完了小学。1947年,父亲又准予曹发坤免交一切学费,在本校读中学。还给了他三十元现洋。
    今是学校开办后二十年间,不只是新蔡本县的学生,它周边河南、安徽十余县的年轻人,也源源不断地前来求学。抗战时期新蔡一直没有沦陷,也是大批青年来此求学的原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