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中国古典文艺学与美学的当代价值[平装]
  • 共1个商家     24.00元~24.00
  • 作者:李健(作者)
  • 出版社:时代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黄山书社;第1版(2012年2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612587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中国古典文艺学与美学的当代价值》编辑推荐:建立中国现代的文艺学、美学应该以中国古典文艺学、美学为基础。广泛吸收世界各民族的优秀的又能与中国现代文艺学、美学相容的理论,使我们的现代文艺学美学具有民族性、开放性。

    作者简介

    李健,安徽宿州人。文学博士,博士后。深圳大学文学院教授,文艺学研究中心副主任,文艺学专业研究生导师。中国中外文学理论学会理事、中国古代文学理论学会会员。
    主要研究领域为中国古典文艺学、文艺美学,研究重点领域为中国古典文艺学、美学范畴。在((文学评论》、《北京大学学报》等学术刊物发表论文60余篇,出版了《比兴思维研究——对中国古代一种艺术思维方式的美学考察》、《魏晋南北朝的感物美学》、《中国古典文艺学》等学术著作。承担“三曹诗学与中国古典诗学精神”、“中国古典感物美学”等国家、省级多项科研项目。

    目录

    上编
    中国古典文艺学的现代意义
    中国古代文学理论范畴的当代价值
    中国古代艺术思维的理论价值与现实意义
    中国古典感物美学的现代性拓展
    魏晋南北朝的文体辨析与文学批评自觉
    声与情的胶合:阮籍的音乐美学
    “睹物象以致思”:卫恒的书法美学
    陶渊明的文学思想
    应会感神:宗炳的感物美学
    钟嵘的感物美学
    试论田锡的文学思想

    下编
    比兴思维与原始思维
    比兴思维与意境的创造
    诗"六义"新论
    中国古代审美创造物化论
    言不尽意:语言的困惑与文学理论的拓展
    “神思”述源
    应感论
    风骨:古典艺术的美学风范
    妙悟:从佛禅参法到艺术思维

    附录
    中国古典文艺理论的感悟传统
    中国古典文艺学研究的学理沉思
    后记

    文摘

    版权页:



    中国古典文艺学的现代意义
    当我们拈出中国古典文艺学这一概念时,我们就已明确意识到,它与西方的诗学概念在内涵上有着明显的不同。这种不同,不仅表现在地域和民族的差异上,而且还表现在文学艺术的内在特质和思维方式的差异上。这些,并不足以成为阻隔中国古典文艺学和西方诗学的天然鸿沟;也恰恰是在这种不同中,我们明确看到了它们之间的精神意义相通。那就是寻求文学艺术创作和接受的内在规律性,寻求民族艺术自身不断完善的途径。
    中国古典文艺学是采用纯正的古代文言文表述的,在这种语言表述的过程中,产生了一套属于我们民族的范畴和术语。今天看来,有些范畴和术语显得是那么遥远,那么陌生,以至于让人难以理解。这是因为,“五四”新文化运动不仅仅改革了语言的表达形式,促使文言文消隐,白话文兴起;更重要的是,它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中国人的思维方式,由古代的那种较为单一的感悟式的具象思维发展成为今天的具象与抽象并存的思维。这是一种必然。在思维方式的转变中,汉语言说的概念术语也发生了转变。这些概念术语大多是沿袭西人的,有时,很难在中国古代的语境中找出与其相对应的概念。这就使得我们今天的以白话文语境为代表的现代文艺学趋于西化,丧失了古舆的个性。现在,我们已经习惯于西方的抽象的逻辑思维了,也就是说,我们已经认同了西方的逻辑思维的长处,以此反观古人,必然会发现古人的许多短处。不少学者怀疑中国古典文艺学的体系和价值实际上是有一个比较的参照,既然他们已经把西方的逻辑思维当做“是”,必定会把中国古代的具象思维当做“否”,因为,西方传统的哲学本质是二元对立的。从这里,我们也非常清楚地看到二元对立的弊端。世界上的许多事物并不是“是”与“否”那么简单,这个道理很多人都已经意识到了。只有打破二元论,才会进入一个新的认识境界,就不会否定中国古典文艺学的现代意义了。
    中国古典文艺学是中国古人对文学艺术创作和批评的理论和经验的总结,数千年来,一直指导并推动中国古代文学艺术创作与批评的开展,使之成为世界文学艺术宝库的珍品,在世界文艺史上写下了辉煌灿烂的一页。我们为我们的《诗经》、楚辞、汉赋、唐诗、宋词、元曲和明清小说自豪,我们为我们的古代音乐、书法、绘画自豪,我们惊叹在这些类型不同的文学艺术作品中所表现出来的美妙情思和精神力量。试想,如果没有一种经验理论的指导,如何会一代一代地延续这种文学艺术的传统?如何会表现出如此旺盛的生命力?这种理论自有它的精髓存在。这种理论的精髓是什么?这正是我们应着力发掘和恩索的。文学艺术虽有古今之别,但是,文学艺术的创作理论却是古今相通的,古代的理论仍然能够指导我们今天的文学艺术创作。也正是在这一方面,中国古典文艺学才具有现代意义。
    人们常说,中国是一个诗的国度。其实,这句话只讲对了一半,因为它模糊了中国文学艺术的源头,仅看到了由原始艺术所派生的文学形式这一表面现象。严格地说,中国是一个乐的国度。音乐是中国古代艺术的源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