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市长司机[平装]
  • 共2个商家     16.80元~18.20
  • 作者:李雄飞(作者)
  • 出版社:河南文艺出版社;第1版(2009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7650843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市长司机》由河南文艺出版社出版。
    机关原生态小说;不一样的领导; 更深层的官场; 独特视角下的官场原生态;幽默犀利中的机关众生相。

    海报:

    媒体推荐

    党政机关里,为领导开专车的司机,有两种称呼:“书记”或“司长”,以示尊重。
      称呼的来历,有些中国式的幽默:书记是管方向的,领导坐在车上,司机把握方向盘;司长是公务员级别较高的一个职位,司=厅级,所以有的地方不喊司机喊司长。
      
      不论“书记”还是“司长”,虽然在机关只是后勤工人,但由于贴身服务领导,私密的故事很多,这正是该书的诱人之处!————网友 山根山根
    不管是政府还是公司,给领导开车的几乎都能升,不升的也会改成正式编制,因为司机不仅仅是最贴近领导的人,也是最高明的规则玩主,这就是我们现在这个社会的特色。————脱皮晒太阳
    难得在官场文学中看到这么刺激、过瘾、犀利并且非常幽默的小说。
    ——羊吃狼

    作者简介

    李雄飞,曾供职于政府、司法部门多年,从事过政务及法务工作。所创作的小说深入生活,力图以最平凡的视角,深层次展示现实生活。

    文摘

    咱就是个司机,因为是贫苦大众出身,长相也老实,当年在部队有幸被首长选中开车。退伍回到地方,承蒙老首长的关照,我进了政府机关,先给局长开车,没过两年局长当了副市长,我也跟着进了政府大楼。领导职位升了,坐骑也一样抬价,我虽还是个司机,可也水涨船高,至少方向盘是新的,摸起来不扎手。等副市长被扶正后,我有了个官方私下雅号“书记”。那些局级干部放开官架子,背后开始管我叫“书记”,这是在部队时从未有过的荣耀。把一个领导司机戏言为“书记”,可见这司机的分量也不轻。“书记”一叫就是几年,刚开始还不习惯,后来听多了,就入耳了,还别说,有时候,咱还真把自己当成官了。平常开坐骑跟领导出去视察工作,明着捎带走的贡品,都是由我这个司机来接受,包括红包,自然是双份的,领导有的,“书记”落不下。暗地里的东西,咱就不大清楚了,也不敢知道,心实口严,这是从部队到地方,我的优点长处。
    市长做完一届后,退居二线,上了人大,改称为主任。主任不习惯新称呼,我这个“书记”的雅号也就此销声了,我俩都有些失落。
    我本想随领导一道激流勇退的,可老领导临走前发了话:留下来给吴副市长开车。
    我有点纳闷,这吴副市长本是从北京某研究所下调挂职在这里的,听说跟老领导还是党校研究生班的同学,挂职在这里,也是当初老领导跟上级组织部门提议的。
    吴副市长很年轻,四十不到,跟我差不多大。对了,她是位女同志,平常在本市见面机会不多,除了开会,大楼里的人都觉得吴副市长很神秘,与众不同。
    不同之处在于她的穿戴,像个商人,香水味特别浓。有一次她随老领导下乡检查工作,回到车上,老领导的身上都带着香水气,可见这吴副市长商业气味的浓厚程度是带传染的。
    关于她和老领导的关系,大楼里也一样风言风语,觉得很暧昧。老领导一退居二线,就有人向我打听,问那是不是真事儿,领导的影子再诡秘总逃不过你们司机的夜视镜。
    我的眼睛告诉他们,都是传言,什么也没发生过。
    可他们就是不信,说我想把秘密带进棺材里一同埋了,人都上人大了,司机还帮他隐瞒花柳之事,真是条看家狗!
    接到新差事,这一个月来我基本在茶水报纸中度过,吴副市长上了省城,是自己开车去的。我这个昔日光芒四射的“书记”碰上了“日犬食”,挣扎在黑暗中,成了光杆。
    我无聊地过着每一天,真后悔没跟老领导一同进人大机关去养老,至少我还能开上奥迪A6啊。
    吴副市长的坐骑只是一辆本田,跟上她,我这个“书记”也跌价啊。
    今天下午,吴副市长回来了,直接打电话到小车司机班,把我叫进办公室。坐在她对面,我还真有点不自然,不只因她貌美(脸蛋是女人为官的重要砝码,由不得你不信),体味也太浓厚了。不好意思地说,我老婆也是位局座,相貌嘛,肯定也非同寻常,可惜也是体味太浓,跟吴副市长相比,两人是天壤之别:一香一臭。我老婆有狐臭,外人是不知道的,有资格剥她衣服的人才有机会品味,当然是借助驱狐液体来掩盖啦。吴副市长的香水实在刺人鼻孔,也叫男人想入非非,难怪外面传言她跟老领导之间有一腿,老头子实难抵抗这味啊。简单随便地聊了几句,都是家常话,没一点官腔,她小我一岁,管我叫老余。问题是口气再和蔼可亲,就是不带笑脸,冷冰冰的,冰冻之美人儿。
    跟她开车比较清闲,除了公务,她都是自己开车,以前的司机小王老觉得跟着她捞不到什么好处,借故调到了市委。她让我有个思想准备,自己不同于老领导,司机只管开车,别指望她给我长什么威风。也是大实话,意思是叫我脱掉头顶上的“书记”帽,还原司机本色,一心开车。当然也侧面树立了自己为官清廉的形象,没有油水可捞的司机,那领导一定是位“包青天”了。
    领导如此中肯,我也实话实说,向新领导表态:这一个月闲置着,我基本忘记自己过去的风光了,自己就是个司机,有工资发也就满足了。
    她说,那就好,说明天跟她上A县去。
    吴副市长穿着让人受不了,可说话很轻,感觉有点像邻家妹子,见到我这大哥,就扮着冷脸掩饰含羞本性。反正不像是高高在上的女市长,给她开车应该是很轻松的。
    晚上回去,老婆又是那句话:又窝了一天啊?
    女人都这样,当男人奔波在外头,没工夫答理她时,她视你为救星,在她寂寞时,填补她的空缺;可你每天按部就班地晃悠在她眼前时,她就心烦了,跟你做爱也勉强,不痒也叫声痛,活像是婚内强奸。过去当“书记”的日子,我基本是晚点归巢,那时候被强奸的对象总是我,稍微力不从心,就踹上我一脚:又在外面鬼混了吧,小心爱滋!后来老婆自己走上了领导岗位,在外面应酬也多了,这才对我有所理解:领导一忙活嘴巴,司机就要动手脚。
    因为A县离市区较远,吴市长要我早上八点半上“小招”接她。
    “小招”是市政府招待所的简称,虽然前面挂的“小”字,可别以为是规模小,规模大着哩,有假山,有人工小湖泊,那气派至少得评上四个星。在现今政府机关,此类招待所是不可缺少的,大到省里,小到乡镇,都有它的身影,只是坐落的位置和叫法有所区别罢了。级别高的政府机关,一般将其立在政府大楼附近某个显赫位置上,冠上“××”大厦或宾馆的面纱,而这“××”字号是特殊化标签,一看字面就知道是官方色彩,只要有钱,住进去是最为安全的,无须担心警察查房。基层政府就没这么高贵了,大都是通俗唱法:招待所。对于本市来说,“小招”是机关大院人习惯的叫法,过去名副其实,当时还只是县城,县政府大院旁边一栋陈旧的几层小楼房是其雏形,主要是住着家不在本地的领导,顺带充当招待上面领导下来考察时的吃睡场所。“小招”的规模化发展,还要推算到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彼时的县城早已建制为地级市,外地人到本地做官的多了,上级领导下来视察工作的也勤快了,小楼庙小菩萨多,安置不下太多的佛面尊像,于是推倒重建,扩展为宾馆式骨架,有头有脸的也冠上了学名。可人们还是习惯叫它“小招”,好似孩子成年了,可家长仍旧叫着小宝小玉什么的,以示怜爱。时光穿梭到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末,世纪交替更新之时,“小招”发生了翻天覆地的骤变。刚进政府机关的新人,听旧人说起机关里的那些人和事,总会听到一个耳熟能详的好段子:说曾经,省委某领导来此视察安居工程项目。马不停蹄地跑了一整天,领导兴致极高,一点都不觉得累,晚上回到“小招”餐桌上时,多贪了几杯茅台,即兴之下,叫人拿来纸墨,酒气冲天,当场奋笔挥毫出四个大字:小招安居。凡是领导留有墨宝的地方,那都是马屁古迹,镏金终究会为风雨摧蚀,剥离惨淡,也同领导的政治生涯完结一样,风采不在。可人们在扫视的瞬间,足以想象出曾经的动感画面:掌声拍给马屁的片段,热烈而精彩!
    四个大字让陪坐的官员们都拍手叫好,可心里不知那四字为何意,反正先说“好”就一定没错。等省领导回了贵宾房休息时,官员们这才拉住领导的随身秘书,请他解惑。秘书是领导肚子里的蛔虫嘛,也没多话,只说领导对贵市的安居工程十分满意,就是这招待所太寒碜了点,服务设施有待健全啊。一言点醒醉中人,官员便心领神会了:领导劳累了一天,得有山水怡情,好放松筋骨不是?
    等那位领导第二次驾临本市时,“小招”扩招了,不光有山有水,也多了漂亮的女招待,实现了他那四个大字蕴涵的思想精髓。结果,省领导自然是乘兴而来,也称心而去。当时的市领导随后上调到了省里,都说是那四个大字带来了红运。群众编了个顺口溜,说:小招小招,安居安居,大招大招,瞎捣瞎捣。
    当年树在“小招”大厅里的那四个镏金大字早不见了,因为那位省领导成了阶下囚。罪名繁多,情妇玩得也不少,骂他瞎捣,一点也不委屈他。
    甭管风云如何变幻,大院里的人还是习惯把这里叫“小招”。保留传统,敝帚自珍。
    神秘的吴副市长住在“小招”最高层的一套房子里,听说里面装潢成了咖啡色调。因为人家曾经在伦敦喝过洋墨水,也嗜好喝咖啡,于是背后有人称呼她为“咖啡夫人”,挺洋气的绰号,比查泰莱夫人好听多了。我一直期盼能有那么一天,亲眼目睹那咖啡闺房里的色调。对于吴副市长的底细,一直没人知道,包括我这个消息灵通人士,也只听说她和老领导是党校同学,组织部门好像也有意遮盖这一敏感话题,对外守口如瓶。一个外地女子,四十不到就坐上副市长的位置,而且还主管财政,是位财神婆,所以,把这吴副市长当做是大院里最为神秘的女人,并不言过其实。
    当初老领导在最后一年任期里,曾想过让我去“小招”工作,想争取退前让我主管“小招”。领导退前都要最后一搏,尽量将余热发挥到沸点状态,尽可能地安置自己的党羽充实各部门,包括自己的司机。作为领导司机,身份不尽相同,早年进入政府部门的,有些抓住机会就捞到正式编制,而大多数是“包身工”的角色,都是领导七大姑八大姨的关系,临时拽到车上的,靠领导关系给口饭吃,自然是编外人士了,领导若是大发慈悲,给弄个事业编制,能叫司机笑掉牙。我属于公务员身份,得感谢那个时代对退伍军人的恩惠,端的可是铁饭碗。这样的身份,加上工龄,让领导安排个像样的位置也是理所当然的事,范例不在少数,坐上局级领导位置的也有先例。不过,这都是过去发生的经典案例,现在不同了,把关严格了,啥都要考核通过,对一个酒肉之徒的司机来说,难度太大——素质摆在那里了,除了方向盘,还有啥技术含量啊?
    老领导是军人出身,说话老带粗口,可思考问题却很缜密,就好似一个敢死队长,冲杀在疆场时,轮起大刀片不只是蛮力,也动脑子琢磨削切下去的角度,专朝敌人头颅上砍。他思量之下,还是觉得“小招”比较适合我,不需要多少理论水平,管好吃喝拉撒睡就成。假如我接受了那职务,肯定能正面接触到“咖啡夫人”的,说不定假工作之便,还能溜进咖啡屋里,品尝到那里面的醇香。
    就在我蠢蠢欲动时,老婆的枕边风把我吹昏了头,丧失了大好时机。老婆本身也是坐机关的,大小也是副局干部,政治觉悟比我这替身“书记”高多了,她才是家里的“书记大人”、政治委员。老婆分析说,老头子在任几年里,政绩可不小,防洪大堤工程之大,那是史无前例,在老百姓中有口皆碑,标志性广场的建立也是他亲自督办的项目,再加上龙头产业凯云工业园,红红火火的商业城,还有农村浩大的葡萄园工程,等等,比前任市长功劳大多了。人家前任都调进省里做了常委,老头子至少也能混上副省长位子吧,到时候调令一下,你不就跟着他进了省城,有机会再把我调过去,多好啊!
    女人总爱做梦,总野心勃勃,当时我就觉得她夸大其词了。可回头一想,领导稳坐钓鱼台的架势不像是退居二线的表现,毕竟没忙乱起手脚来,火速提拔干部,提前预留政治遗产;也不像有些领导退居二线前,早早收敛了昔日养成的霸气,换上平易近人的低姿态,给自己留条后路。老婆的话不无道理啊,犹豫之下,错失良机,我失去了“小招”的肥差。在老头子面前,我拍着胸脯说:您上哪,车就开到哪。
    真是失策啊!
    事后老头子在家里单独请我吃了顿饭,劝我说:小余呀,难说我就退到人大了,这几年上上下下得罪过不少人,你可要考虑好,一旦老子退了,说话就等于放屁了。
    军人出身的老头子,过去上过南疆打仗,属于死过一回的汉子,说话比较粗鲁,为人也很霸道,这样的硬汉最终也在官场折腰,也要考虑自己的后路。
    老实说,就算是头骡子,跟主人也有感情的,更何况我跟老头子开了这么多年的车。一路上并不平坦,颠簸到现在,从私交上说,我还是愿意一直跟着他走,上人大开车,我也心甘情愿。
    见我死心塌地要跟着他,老头子居然落了泪,说你这小子从部队出来这么多年了,还是不开窍,木瓜一个!这时候谁不想找机会往上爬啊,前阵子我家的门槛快被踩扁了。可人一走,茶就凉了,你瞧瞧那帮家伙,只要老子上不了省里,到时候就不把老子放在眼里了。
    老头子最后说了句掏心窝的话,说真要是退到人大了,我会安排好你的,“小招”不去也好,你这人太实,那位置看似简单,可让你充当伺候人的角色,你小余不见得能吃得开,还是干老本行吧。开好车没什么大风险,当官一不小心就要栽跟头,即便你有能耐爬上招待处长的位置,那也是浪尖上的人物啊!
    回头我跟老婆一交底,老头子的心虚又让老婆反悔了,说还是上“小招”算了,官不大权力可不小,没见那女处长整天呼风唤雨的吗?
    这回我自己做主了,做人不能出尔反尔。再说,我就是个开车的,除了方向盘,干啥都没底,何必赶鸭子上树呢?老头子是最了解自己司机的秉性了,因材施教,说得很在理。我掂量一下自己,没别的本事,只会开车,当官根本不是那材料。溜须拍马的嘴脸,这些年我见得太多太多,我缺少这种细胞组合。作为司机,只要把车开好,无风无浪的,收入也不错,何必到时候把自己整成跛脚鸭子呢?丢人现眼不说,也给老头子留下是非:瞧瞧啊,连自己司机都提拔了,就差给小车发任命书了。
    我极其鄙视现在“小招”的当家人女处长,她那处座可能是用女人的手段换到手的,才初中文化,凭借一身骚情俘获前任市长才得意至今,还不如我这个大兵司机,在部队咱也混了个大专学历,货真价实不敢说,可也是通过了考试的。
    人大会一结束,正式换届了,从兄弟市调来一位新任市长,老头子栽了大跟头,头破血流中躲进了人大。老头子对我的安置是:继续留在市政府,给吴副市长开车。
    其实老头子也没啥不平衡的。现在人大主任的位子大都由市委书记兼任,上级组织还是考虑到他的实际政绩才有所照顾,毕竟是宪法赋予的权力机关,好好运转起来,政府还是尊重监督机关的。相对政协而言,他该知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