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邪恶利益与民主:边沁的功用主义政治宪法思想[平装]
  • 共1个商家     28.00元~28.00
  • 作者:菲利普·斯科菲尔德(作者),翟小波(译者)
  • 出版社:法律出版社;第1版(2010年7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1180748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邪恶利益与民主:边沁的功用主义政治宪法思想》编辑推荐:边沁法学文库

    媒体推荐

    《邪恶利益与民主》一书是独一无二的。它展示了作者对他的主题完全娴熟的把握,生动地呈现了二十多年精心研究的成果。斯科菲尔德以令人惊叹的形式,出色地解析了边沁关子众多主题的思想的发展,从著名的功用原则,到关于宪法和议会改革的观点。斯科菲尔德的《邪恶利益与民主》无疑将在该领域成为未来若干年内最重要的著作。
      ——政治研究会(Political Studies Association)
    菲利普·斯科菲尔德的杰作《邪恶利益与民主》的出版,是当代边沁学里程碑式的成就。它为边沁的政治宪法论著提供了迄今为止最全面、最博学和最持平的考察。
      ——大卫·李伯曼(David Lieberlllan),
    《个津法学杂志》(Oxford Jounal of Legal Studies)
    任何想要更好地理解边沁(我们在很多方面都急切需要向边沁学习)的人,都应阅读这本书。
      ——斯蒂芬·恩格尔曼(Stephen G.Engelmann),《功用》(Utilitas)

    作者简介

    作者:(英国)菲利普·斯科菲尔德 译者:翟小波

    菲利普·斯科菲尔德(Philip Schofield),伦敦大学学院法学院教授。

    目录

    ~总序/菲利普·斯科菲尔德/1
    译者说明/1
    前言/1
    缩略语表/1
    第一章 真确实体和拟制实体/1
    第一节 实体理论和功用理论的产生过程(1770年代)/1
    第二节 幸福学、本体论、逻辑学、语言学和实体论(1813-1815)/14
    第三节 各种实体、话语一信仰的主观性、信仰正确与否的标准/21
    第四节 拟制实体的解释技术/31
    第五节 本体论:自然主义与主观主义?/37

    第二章 功用原则/40
    第一节 “苦乐感觉就是一切”及其心理学说明(1810年代中期)/40
    第二节 功用主义、苦乐的来源和计算(多数和少数的关系)/47
    第三节 功用主义与政治算术/57
    第四节 功用原则作为唯一正确的原则及苦乐感觉的主观性/62

    第三章 自然法和自然权利/70
    第一节 《政府片论》、法实证主义及对自然法学说的批评(1776)/70
    第二节 对美国革命时代的权利宣言的批评(1775、1789、1818和1827)/78
    第三节 “对法国人权宣言草案的评论”(1789)和虚骄夸张的“胡说”(1795)/81
    第四节 态度的转变:反对恶政的安全的宣言(1820年代)/97
    第五节 从自然法和自然权利到功用原则和法定权利(逻辑学和语言学)/102

    第四章 法国革命/107
    第一节 法国革命与激进主义转向:若干争论/107
    第二节 “对三级会议的构成的思考”(1788~~1789)和政治平等/114
    第三节 “法国宪法典草案”(1789)、“法国司法组织新方案草案”(1790)、普选权和法官任命/122
    第四节 在法国革命期间对英国宪法的看法的变迁/128
    第五节 关于贫民孩童教育的论著(1797~~1798)的反民主倾向/145

    第五章 邪恶利益的出现/148
    第一节 全景狱与邪恶利益观念(1803)/148
    第二节 《政府片论》(1776)和法律改革/151
    第三节 法律改革和政治改革可以分开?(1792~~1793)/155
    第四节 《苏格兰改革》(1806~~1807)和律师的邪恶利益/160
    第五节 邪恶利益和法律职业(1804)/167
    第六节 邪恶利益:从法律制度到政治制度(1809)/177

    第六章 议会改革/185
    第一节 皈依政治激进主义(1804-1809)/185
    第二节 “问答集”和议员资质的保障(1809)/190
    第三节 “导论”与议会改革(1816-1817)/196
    第四节 政治谬误(1809-1811)/208
    第五节 <议会改革计划》的出版和向众议院递交的改革建议(1817~~1818)/216
    第六节 《边沁的激进改革法案》与“激进主义但不危险”(1819~~1820)/221

    第七章 教会/229
    第一节 反对宗教制度(1770年代中期之前)/229
    第二节 《英格兰教会》对安立甘教会的批判和教会安乐死/236
    第三节 批评自然宗教(1822)/249
    第四节 批评(保罗的)启示宗教/259
    第五节 宗教就像贸易/265

    第八章 殖民地和宪法/266
    第一节 关于殖民地的思想:一致性与不一致性/266
    第二节 反对拥有殖民地:以经济视角为主(1792年之前)/270
    第三节 关于西班牙的论著:殖民地的宪法弊害(1820-1822)/278
    第四节 边沁关于殖民化的态度:不一致背后的一致(1801和1831)/287

    第九章 法典化、宪法和共和主义/296
    第一节 早期法理学论著内抽象的主权和宪法理论(1770年代中期到1782年)/296
    第二节 好政府的基本原则:统治者对被统治者的依附和责任,而非权力的分立与平衡(以1789年为法国起草的宪法典为主)/310
    第三节 万全法典(1808)/321
    第四节 世界的立法者:法典化和宪法改革的关系的演变/326

    第十章 公开性.责任和政府建筑/334
    第一节 自由政府和独裁政府的差别:公开性、责任、最终抵抗权能、交流/334
    第二节 公开性与建筑学/337
    第三节 公共观念法庭/345
    第四节 公共观念法庭、妄念和出版自由/351
    第五节 公共观念将日趋开明/355
    第六节 公开性、不信任及其例外/358

    第十一章 邪恶利益的解药:官员资质/361
    第一节 宪法理论三原则与官员资质理论/361
    第二节 早期的官员资质理论:正直性和才干及其保障(1809年之前)/365
    第三节 官员资质及三种资质的平衡(1809~~1818)/372
    第四节 官员资质理论的发展(1820~~1821)/377
    第五节 (适用于公职的经济学》(1822)和官员资质的保障/381
    第六节 官员资质理论和宪法典的制度结构/397

    第十二章 法律改革的政治学/401
    第一节 邪恶利益出现后的功用主义法律改革:重点和策略(1824)/401
    第二节 司法改革:从法国草案到宪法典(1820年左右)/405
    第三节 司法改革:批评皮尔和布鲁厄姆(1826-1831)/413
    第四节 (司法和法典化请愿书》(1829)/422
    第五节 “司法请愿补遗”与简易程序(]829年春)/429
    第六节 法律改革联合会和奥克奈尔的努力的失败(1829~~1830)/433
    第七节 议会改革(1828~~1831)/444
    第十三章 最后的话~

    序言

    杰里米·边沁(1748-1832),英格兰的哲学家,不只是伟大的思想家,而且是影响极大的改革家。在卡尔·马克思提出他的实践概念之前,边沁就强调,理论和实践的区分是无意义的。在边沁看来,“理论上是好的,实践上是坏的”这种陈词滥调讲不通。说一个措施在理论上是好的,就意味着,当转化为实践后,它也是好的。因此,边沁的思想的范围,从关于语言的性质和它与物理世界的关系的最深刻的见识,扩展至公共官员在其中工作的办公室的设计。边沁的很多建议,在19世纪英国的政治、法律和宗教制度的改革中被采纳了。他的思想在遥远的国度影响特别大,例如在西班牙、葡萄牙、希腊、美国,尤其是在中南美洲,那里的政治家在边沁的著作中发现了自由主义改革的纲要:在摆脱殖民统治后,这帮助了他们的现代化的努力。
    然而,认为边沁的思想只有历史意义,这是个严重的错误,因为,对很多学科的很多当代的论争,它也有巨大的意义。边沁是现代功用主义学说的奠基者,这个学说号召提升“最大多数的最大幸福”。功用主义依然是西方哲学中的很重要的伦理学说之一;关于人类的福祉和繁荣,它提供了一套可与人权论相抗衡的论述。的确,边沁对自然权利论进而是人权论做了最具毁灭性的批判。

    文摘

    引入法律税(只是为了筹集本来可以更有效地在其他方面筹集的收入)的立法者,是在有效地放逐穷人。
    如果禁止富人诉诸法律,他们还有其他办法保护自己免受伤害,即“财富的自然影响,地位的影响,关系网的力量,教育和智识的优势”。但穷人除了法律外没有其他保护手段,但法律税却又把他们驱逐于法律之外:“穷人,因为与贫穷不可分割地系在一起的无知和智识无能,被普遍地阻挡在政治权力的糖果之外(或许这是必要的;若只是为了他们自己的好处,他们最好是被全部排除在外):但是,难道这些不可避免的不平等还不够多吗?为何还要再加上这种不必要的不正义?”边沁承认,穷人不应享有政治影响力,但却主张说,除了这种不平等外,不应该再剥夺他们享用司法的权利。
    边沁指出,法律过程之所以被课税,部分是基于这样的错误想法,即认为通过约制诉讼,它们的效果是好的;部分是因为(立法者)混淆了这种税和其他的税,如消费税、财产和财产移转税,因为后者是由有能力支付的人支付的。但课征法律税的最重要原因是“默许的后果”,即可能没人会抱怨它们:“被司法税压迫和摧毁的人,在洞穴角落哭泣,就像老鼠那样死去:没人联合起来为他们请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