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市长秘书[平装]
  • 共1个商家     14.00元~14.00
  • 作者:李春平(作者),等(作者),金在胜(编者)
  • 出版社:湖南文艺出版社;第1版(2010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044434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市长秘书》:该系列丛书出版十年以来,深受读者喜爱!这一辑的作者大多有从政经历,他们或曾经是组织部长,或现为区委书记,因为亲历而让人感同身受。他们的故事或令人叹息,或令人敬仰……

    目录

    《市长秘书》
    这位女市长比男市长麻烦,不好侍候,政府办先后安排两个年轻女干部跟她,她都很不满意。起初跟她的是经济科一位女副科长,只用半个月就让任向玮打发回去……

    《镀金干部》
    他知道杨书记对他的看法,估计不会把他弄到一个很差的地方去。当时他想可能有两个地方,一个是市政府办公室主任,一个是土管局局长……

    《镇长九斤》
    县委招待省市领导、投资兴业的客商,不管和卧牛河镇有没有关系,白玉明都愿意将他们领到卧牛河来。这里大水库的秀丽风景、鲜美的全鱼席给县领导脸上贴了不少的金……

    《环保治理》
    她在市里一次双推双考中,从镇办公室考进了老干局,之后又被借调到市委组织部、市妇联,然后正式调进团市委。再一轮副县级公开招考时,她顺利上榜,成为团市委副书记……

    《城建局长》
    也许是爱情产生的巨大动力吧,刘剑成第二年就顺利当上了城建局局长。不过,哪怕作为一局之长,他的工资也有限,要想让妻子过上“富贵”的日子,他不使用手中的权力是不可能的……

    《宋辽书记》
    他们每天的告状像完成一个仪式。一到上班时间;一大群人先去找书记、县长,然后纪检委、检察院,从人大出来,就浩浩荡荡奔向镇里。他们一致认为对马胜利的处分太轻……

    《后台》
    知道内情的人都晓得张小敏有个亲叔叔在外省省委组织部当部长。叫张志强。张志强是早些年高考出去的,由普通公务员一步步走到了副省级的高官位置上……

    《县长秘书》
    组织部的同志就派人对范仕举同志进行了考察,考察干部一旦遵从了领导者的旨意,就成了天底下最大的幽默,领导看准了谁,基本就是谁了……

    文摘

    任市长是谁?为什么让如此沉着的余茜如此冲动?
    这两人很有渊源。
    任市长叫任向玮,本市常务副市长,为市长之下,本市位居第二的行政长官。任向玮与余茜一样为女性,今天三八节,她们一起劳动快乐。任向玮四十四五岁,比余茜大了近十岁,是余茜的老上司。
    五年多前,这位任向玮从省城来到本市任职,那时她还显得很年轻,新来乍到,在市政府领导里排名倒数第一。这人有些传奇色彩,到本市任职前在省检察院工作,当过反贪局局长,办过那些年本省最著名的几个职务犯罪大案,其中有一案毙功g个重要官员,因此有人形象形容,说新任女副市长年不甚长,貌不惊人,手中却是“有几颗人头”。这人挺好学,本身是法律专业出身,可能由于反贪工作涉及大量经济事务,工作的需要使之产生了兴趣,她在法学之外还研读经济学,在职研修,一边办案,一边读书,读国内一所著名重点大学的在职研究生课程。她研修的学校和班次都比较有名,质量很可靠,淘汰率很高,与某些瞄准官员的公款钱袋,以收巨额学费发展所谓“教育产业”为主要目的的杂牌MBA班大有区别。大家都知道女生比男生会读书,女官员看来确也比男官员会学习,这位任向玮经数年努力,通过了全部课程,各科成绩优良,包括外语。然后她通过一门综合考试,以及论文答辩,得到了经济学硕士学位。所以她给物色到基层任职,不再判案反贪,让她当市长,处理经济建设事务,有原因的,不是鸳鸯谱乱点。
    可能由于经历特殊,特别是手中“有那几颗人头”,这位新任市长让本市广大干部尤其是低级别领导干部相当擞畏,不管有贪无贪,是否身怀污点。后来大家才发现这种敬畏其实不全是因为她的经历,关键是人家自有风格。
    女副市长到任之初,分管社会事业方面的工作,包括文化教育卫生诸多事项。那时本市恰出了件事,在新闻媒体上沸沸扬扬。事发于本市属下一个山区小县的偏远小乡,离市区近二百公里之距。这乡里有一个村子,村中有三个青年农妇平日走得很近。有一天上午,三个小媳妇聚在一起,喝下了半瓶烈性饮料。不是二锅头,也不是当地农人自酿的地瓜米烧,是“百虫灭”,一种新型剧毒农药,瓶装,装药玻璃瓶外标有醒目的骷髅标志。得益于科学的发达,眼下各种害虫抗药性很强,不毒不足以除虫,所以这种农药很凶,杀虫效果尚可,杀人尤其厉害,一小杯足以毒死一个女人。三位小媳妇没用杯子,她们轮流,嘴对瓶口灌,在酒桌上这做喝法被称为“吹喇叭”,该瓶农药已因打虫子用掉若干,余量虽只半瓶,但足够仨小媳妇“吹喇叭”上路。有一个过路农人发现了她们的疯狂举动,即大叫,已经来不及了。仨小媳妇的家人紧急行动,把她们抬上一辆农用车,赶三十里山路,拉到乡卫生院,那时小媳妇们神志尚清楚,能够说话,只说肚子痛,没有意识障碍。但是乡卫生院不敢收治病人,因为该院早已破败,并无正规医生,只有一承包的土医生开点感冒片,涂点红药水,哪敢给喝农药的农妇洗胃。于是家属们把病人抬上农用车,赶紧再走,直送县医院,这一走又是三十多里,没到医院,半道上三位小媳妇相继口吐白沫神志不清,到点已经不治。县里医生表示惋惜,说如果当时乡卫生院能够及时洗胃,哪怕先做一点简单处理,这三个青年农妇可能还有救,不至于如此惨死。
    据说小媳妇们都后悔了。农药是她们自己“吹喇叭”喝下去的,但是送医院路上她们一个接一个哭了,都说医院到了吗,怎么不给洗胃呢。她们现在不想死了。
    任向玮副市长从本市媒体报道中知道这件事情,非常生气,当时就批示,责成有关部门严查,为三位小媳妇讨个说法。期间一个上午,她在办公室开一个小会,会后一招手把政府办一位副主任叫上车,即驱车离开市区,谁也不打招呼,直奔出事的那个乡村。二百公里路,开了四个多小时,中午找家路边店吃碗面,继续赶路,下午二点多钟,轿车开到乡政府院子里,乡里办公室值班人员一见只觉头昏,不知这个大官怎么回事,事前电话不打一个,直接就从天上掉了下来。女市长到点了不多说话,就问你这里头头都在哪。乡里值班干部报告说书记乡长都不在,书记到县里开会,乡长下村去了。女市长说:“下村干什么?不是喝酒去吧?马上把他叫来。”干部赶紧去打电话,半小时后那乡长坐着一辆挂着计生服务车标示牌的破吉普跑回来了。女市长一看,还行,嘴里并无酒气,居然还是个年轻女子,看上去也就三十上下。
    这就是余茜,日后的女局长。
    女市长并没有因为乡长也是女的就面带笑容,她立刻就把余茜逼个无法喘气。
    “跟我说你们打算再害死几个人。”
    余茜呆了好一会儿,回答说她没有这种打算。
    “你说,你们卫生院那是个什么样子?”
    打进乡政府前,任向玮已经自己先去看过了该乡卫生院,此院因拒绝为三位喝农药的青年农妇洗胃而让女市长耿耿于怀。这天又因其破败让女市长气愤难平。
    余茜说,出事之后,她已经去过三次卫生院,落实市长的指示,开展整顿。此前乡里也曾帮助卫生院解决过一些困难,例如卫生院的围墙还是两个月前她安排施工队垫资修起来的,至今钱还没有着落。修起围墙之前,卫生院里到处牛粪猪屎,家禽家畜自由穿梭。一个乡就这么一家卫生机构,办成这样很痛心,但是乡里没有办法。卫生院隶属于县卫生局,乡里管不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