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幻想盟(第1辑)[平装]
  • 共1个商家     3.26元~3.26
  • 作者:萧鼎(编者),步非烟(编者),小椴(编者)
  • 出版社:花山文艺出版社;第1版(2007年6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6739945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媒体推荐

    萧鼎:
      网络幻想文学诞生于网络,从萌芽状态发展到现在初步显露出良好的景象,也不到十年的时间,在这中间,许多人因为网络幻想文学而改变了人生与命运,我也是其中的一个。对于网络,对于网络幻想文学,我始终热爱与感激,并由衷地感谢自己拥有一份微不足道的才华,可以在这个社会中获得些许的肯定。
      网络幻想文学,它从诞生以来便拥有了一个特性,那便是“自由”。它摆脱了过往绝大多数的规则约束,依靠自身无穷尽的活力与无数年轻不羁作者的创造力,一起营造出了一个瑰丽无比,同时又是无穷变化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我们仿佛可以捉摸到自己的梦想,感觉到无数人的梦想,那曾经在内心深处悸动的力量,就这样呈现在眼前,如永不消逝的梦境。
      这样的一个通过文字创造出的世界,真的是很美好的事情,而让它在将来变得更加美丽,自然也是我们所期望的。每一个为了这个世界添砖加瓦的尝试,都是值得我们去支持。
      请朋友们和我一起支持《幻想盟》。
      谢谢大家!
      步非烟:
      幻想是一种力量,这种力量,让人类摆脱了大地,疏瀹五脏,澡雪精神,从此有了飞翔的姿态,有了看大美无言的自由,与天地同在的勇气。
      我们在青春的岁月中,用文字记录每一份想象。
      无论是武侠、奇幻、悬疑……其实,不过是写了一种少年时代的梦境。有人说武侠是成年人的童话,我相信每一个人童年的时候或多或少都做过一个江湖梦,只是有些随着成长便忘记了。只有那些童心未泯的人们,依旧执着的相信,在一个不曾存在的世界上,有着一个酣畅淋漓的江湖,里边有一群快意恩仇的侠客,在自由的打马纵歌,行侠仗义,笑傲天下。
      我们所有的文字,都是在书写一种梦想,一种浓墨重彩,热血沸腾的梦,都是用别样的风流,记录我们生命中一段最鼎盛的韶光。
      我的一个读者对我说,她非常喜欢我的作品,喜欢我笔下的那个世界,只因为:“现实世界中再难觅得那一个烟柳画桥,菱歌泛舟之地。”
      我的愿望,就是构造一座神奇瑰丽的水晶宫殿,让所有喜爱她的人们能够自由的徜徉其中,歌哭其中,寻梦其中。
      祝愿所有加入《幻想盟》的朋友们,自在寻梦,方不辜负这青春年华,四月芳菲。
      小椴:
      据说:这世界上有上百亿个城堡,有一个人就有一个城堡。因为这是每个人最后的屏障了,所以修建得更加坚硬、冷酷与自私。每个城堡里都囚禁着一个灵魂,囚久了的都安份老化了,可年轻的、被拘禁得常发出一种磨牙般的声响,那声音聚合在一起,就像是迪厅里最重低音的风暴混响。
      有一个疯子自称诗人,名叫沈大勃勃。他酷爱行为艺术,一天,他发念要做出一副巨大的无边界的纸,因为他知道一个秘密:虽说这世上所有的城堡都彼此孤独的坚冷对峙,可在某些隐秘的时刻,总有很多灵魂会偷偷溜出来、像孩子样的嬉戏。可惜它们不知道彼此的存在。他是要给它们一个空间,好在那张纸上无所顾忌地喷涂上它们幻想的色彩。那里,将会有彩色的石子做的雨一颗颗地落下,有鸟在空中走,鱼在水中飞,与神在红尘里游……这将是一场巨大的涂鸦,这里的色彩将是一场爆发式的喷射。
      他还想拉深这副纸卷的深度。为此,他在北京的街头寻访到一个唐宋传奇中的女子,京城的街头风尘滚滚,那女孩儿人在苍烟落照间,她答应将为他吟唱梵谛,唱出《吉檀伽利》的香气与《罗娑摩耶》那样南亚次大陆上光怪陆离的潮热,为那纸卷添加上如恒河沙数的斑阑;为此,他还曾经“问鼎”,问道于远遗于武夷山外的萧氏王朝遗存下来的王孙,他知道,萧氏王朝的王孙只要呵一口气,那遗存的宝鼎上浇铸的图案会再一次烟云氤氲,龙蛇奔走着,诛仙斩魔,破壁飞腾……
      他还来找过我,因为他听说我想牵出一条灵魂里的海豚,让它浮在寂寞的周天之海上,以人难以听到的高音,唱歌。
      这将会是一场崭新的以“幻想”结盟。屈原的《天问》久已沉没于汩罗;唐宋传奇的霍小玉、昆仑奴、聂隐娘、与李娃们也色彩斑驳地剥落在敦煌的壁画上;就是最近的《聊斋》,那飘洒在豆棚瓜架上的雨几百年下来、也早已下得零落了……旧书铺里到处都是时间的霉味与尘灰,是时侯重新推出一场狂恣野悍、或绮艳沉柔的世代新梦了。
      所以“啪”的一声,幻想史上最强联盟《幻想盟》就落在旧书摊上。簇新簇新的幻想,无边无际、无数焦渴的灵魂结就的《幻想盟》。当你哗哗的翻响它,最流丽的异度时光会如一条彩色的河沙般流淌入你翻动的指间上……
      林千羽:
      杀、七杀、为搅乱世间之贼!
      破、破军、为纵横天下之将!
      狼、贪狼、为奸险诡诈之徒!
      此三星一旦聚合,天下必将易主,无可逆转!
      幻,虚无飘渺。想,脑中思维。幻想,一种亦真亦幻的境界。而盟,不仅是幻与想的结合,也是所有
      幻想精髓的过滤和凝结。
      乱世风云,群雄四起,天地动荡,胜败沉浮。
      是谁?挥剑在那黯淡天际绝唱?
      是谁?洒血将那城池染成坟冢?
      又是谁?呼啸苍穹掀起永恒辉煌?
      放眼遥望,虽有龙吟九洲之势,风舞今古之威,但千年风流,还需看今朝。
      下面36个字,便是隐藏了这位傲世风流王者的谜题。
      明月愁 四季秋
      一人杀 黄土忧
      刀无臂 玄无头
      相思泪 心之由
      灵山镇 半叶舟
      傲乾坤 败难求 (猜出字谜者,送幻想盟一本。猜出这篇意思者,送《诛仙》8一本。签名的哦)

    目录

    开天卷
    诛仙前传·蛮荒行(连载) 萧鼎
    创神卷
    杀破狼·七杀劫 林千羽
    千劫眉·半日倾城 藤萍
    特别卷
    猛鬼异次元 天下霸唱
    潜龙卷
    妖气长安(连载) 步非烟
    幻想江湖
    幻想江湖·开场白
    诛仙盟·问鼎江湖
    江湖客栈
    穆鸿逸专栏·侠客的胃
    穆鸿逸专栏·西游记新解
    步非烟专栏·才子传
    安意如专栏·后宫乱
    江湖大史记
    步非烟PK金庸的前世今生
    奇文红榜:悬恐篇、武侠篇、盗墓篇、言情篇
    江湖密探:关于幻想盟的调查

    文摘

    插图:



    神州浩土,广袤无边,中原之地更是肥沃之土,世代有千万民众生息。所谓地灵人杰,在这修真炼道之风盛行之日,不知有多少修行门派存世,那些个山清水秀、天地造化的洞天福地、灵山胜境,更是多有修真之人占据为地,用以吸蓄造化灵气增进修行。
      当今之世,正魔两道俱为兴盛,奇人高士辈出,若不论正邪之争,实为千年之下难得一见之修真盛世。奈何世人虽称修真乃是散仙,所谓七情六欲、诸般杂念,却往往难以割舍,由此便不断生出许多是非出来。
      中原之地正中,有一座灵山名唤青云,山峦起伏绵延百里,主峰为“通天”,其旁有“龙首”、“朝阳”、“风回”、“落霞”、“大竹”、“小竹”六峰围绕耸立,七峰并峙,巍然入云,终年云雾缭绕,仙气蒸腾,实是人间第一等的灵山福地。
      而居于此青云山之上的修真门阀青云门,自创派到如今已垂两千余年,道法精深,高人无数,更一向主持天下正道,是以向来被天下视为与“天音寺”、“焚香谷”齐名的正道巨擘。在青云门中,又分为七脉,除长门居于通天峰上,其余六脉各自分布于六峰,并以山峰为号,七脉间同宗共祖,往来密切,青云门之势力也是日渐壮大,天下为之侧目。
      在青云山西北方三百里外,有一处茂密松林,占地颇大,当地人称之为黑松林,意为林木茂密,便是在白日进入林中,树荫蔽日,在林中往往也感觉昏暗之故。只是这一日,向来静寂的黑松林周围,却忽然响了几声尖锐破空之声,只见从青云山方向突然疾射来一道黑光,掠空而过,行迹匆忙还略带了几分惊慌,“唰”的一声冲入了松林之中,消失在茂密的树荫阴影里。
      没过多久,从刚才那一束黑光掠来的方向,又出现了数道清光,从天而降,落在了松林之前,一阵法宝豪光幻化七彩之色,如美丽虹影摇曳不定,随后缓缓散去,从宝光中现身出四人来,俱为男子,同着青云门服饰,看来都是青云门下弟子。
      当先一人身材高大,身上乃是青云门中道士服饰,浓眉方脸,虽然看去并非有多大年纪,却已隐隐有威严之态。只见他环视左右,嘴角牵动一下,露出几分冷笑,道:“这些魔教妖孽好生狡诈,朗朗乾坤不走,偏要借这阴暗之处逃遁。”
      站在他身后的一人笑道:“苍松师兄你也太看得起这些妖孽了,不过是在一个时辰之前,我天下正道才在这青云山麓之下大败魔教精锐,斩杀妖魔无数,百毒子这等妖魔小丑,哪里还敢恋战,又怎么敢走在光天化日之下了,哈哈哈……”说着,他仰天大笑出来,声音中有一股抑制不住的兴奋。
      听到这一番话,四人中为首的那位名唤苍松的道人和其他两位身着俗家打扮的一高一矮青云门弟子,脸上也都露出笑意来,忍不住都回头向着青云山方向望去。就在不久之前,青云山麓之下发生了一场正魔大战,天下世间修真界数百年来正道魔教的争斗达到了最高潮,兵强马壮的魔教人马在四大派系“万毒门”、“长生堂”、“鬼王宗”与“合欢派”的带领下,在青云山麓与正道展开了一场激战。
      这一战中,魔教里无数魔头宿老,尽皆出世,而正道这一边以三大派“青云门”、“天音寺”、“焚香谷”为首,同样是精英尽出,双方战的是天昏地暗,直打了三日三夜,方才在今日午时分出了胜负,原本战前似略处下风的正道竟是反败为胜,大败魔教,魔教人马兵败如山倒,不知战死了多少奇人异士,残余的魔教中人便四处逃窜,以躲避正道门下的追杀。
      此刻,在青云门四人的身后,遥遥屹立在天地之间巍峨的青云山上,原本应该晴朗的天空中却不停有异象变幻,先是平日只有在黄昏时分才会出现的火烧云霞,此刻赫然就在这白日午后,望去怕不超过万丈之巨,悬挂在青云山天幕之上,将大半个天穹都映红了;而在这片壮观之极的云霞之下,无数道各色亮丽豪光,在天幕中纵横交错,叱咤风云,同时有隐隐惊雷之声,远远地在天际隆隆传来,令人心血澎湃,直似体内热血也欲燃烧一般。
      苍松道人将目光从天际那片异样云霞之上收回,面容一肃,沉声道:“三位师弟,现下无数同门师伯师叔,包括与我们同辈的正道师兄师弟,都在追剿魔教余孽,魔教妖人祸害天下苍生久矣,这百毒子更是声名狼藉之辈,我们断不能容他全身而退。”
      其余三人同时点头,道:“正是。”
      苍松道人微一沉吟,道:“我看这片松林颇大,只怕魔教妖人正要借此遁逃,不如我们便分头追踪,商正梁师弟向西,曾叔常师弟向东,田不易师弟则从上方驭剑先到松林后头截断妖人退路,反向搜寻,我则是从此正面进林,你们看如何?”
      先前说话的那位青云弟子和站在身旁身材较高的青云门弟子,都点了点头,唯独最后一个看去有些矮胖的青云门弟子田不易却皱了皱眉,道:“苍松师兄,我看这样似有不妥。”
      苍松道人微微斜眼向田不易看了一眼,道:“怎么?”
      田不易犹豫了一下,但仍是开口道:“百毒子等魔教妖人虽然在我正道神威之下已无心恋战,但毕竟非等闲之辈,凶名素著,并非寻常魔教妖人可比,且魔教妖人手段毒辣,诡计多端,常有阴狠异术,我以为我等四人不宜分开,当一同入林搜索才是。”
      站在一旁的商正梁与曾叔常对望一眼,似乎都未曾想到田不易会突然说出这一番话出来,不过片刻之后,他们还是看向了苍松道人,显然在这四人之中,苍松道人年纪最长,资历也是最深,隐为四人之首。
      苍松道人在听了田不易这一番话之后,脸色微微变了变,忽地一声长笑,摇头道:“田师弟,你怎的如此胆小?这些魔教妖孽虽然颇擅妖法,但岂是我正派仙术的对手,且不说一众道行超凡入圣的师伯师叔,便是与你我同门同辈的长门弟子道玄和万剑一两位师兄,在这三日大战之中不也是大发神威,斩杀妖魔无数,令魔教妖人闻风丧胆吗?”
      田不易眉头紧皱,道:“道玄师兄与万剑一师兄自然不同,他们二人俱是千年难见的奇才,被诸位师长悉心栽培,道行更是远胜我等,岂可同日而语?眼下我觉得仍需谨慎,不可……”
      话未说完,站在前边的苍松脸色已变得难看了,忽地一摆手,冷哼一声道:“你胆怯不愿继续追剿魔教妖人,我也不会勉强,只是一味找寻借口,非是我青云风范。”他声音一顿,又道,“商、曾两位师弟,你们意下如何?”
      商正梁与曾叔常对视一眼,道:“我们愿听苍松师兄吩咐。”
      苍松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就依我刚才所言,我们分头去吧。”说完,他又冷冷看了田不易一眼,也不再多说什么,掉头便向有些阴暗的松林中掠去了。紧随着他的身影消失在松林之中,商正梁、曾叔常二人也分头掠去,原地只留下田不易一人,他转动有些矮胖的身子,向周围看了看,只见四下一片寂静,茂密的松林里树影相叠,颇有几分幽深难测的感觉。田不易脸上露出几分无可奈何的表情,叹了口气,摇着头把手上一抖,握住剑诀,只听一声低沉轻啸,一道闪烁着赤色豪光的仙剑从他手中祭起,田不易踏上一步与仙剑合一,御空而起,向着远处松林的尽头处破空掠去了。
      而在他身影远去之后许久,这松林前方从青云山方向处忽然又出现两道光芒,一白一红,落在了树林前方,却不停留,而且悄无声息地闪进了松林之中。
      田不易在松林上空飞掠而过,一双眼不住地扫视下方那片茂密松林,但繁茂的枝叶层层叠叠,哪里看得清楚树林中的情况,不过直到他飞至松林尽头之时,仍未曾听到有人动手斗法的声响,看来苍松道人等三位同门仍在搜索,并未找到那个名唤百毒子的妖人。
      田不易人在半空停住,举目向着远方眺望而去,只见松林之后,便是大片荒野平原,极目望去,荒草瑟瑟,并不见有人影逃窜,显然百毒子仍在此松林之中。他微一沉吟,收了法宝仙剑,落到地上,转身面对着这片茂密松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