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自由与权利:宪政的中国言说[平装]
  • 共1个商家     52.90元~52.90
  • 作者:张佛泉(作者)
  • 出版社:清华大学出版社;第1版(2010年9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30218743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自由与权利:宪政的中国言说》是汉语法学文丛之一。

    作者简介

    张佛泉(1907-1993),学名葆桓,河北宝坻县人,著名政治学者与法学家。早年毕业于燕京大学,后赴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师从观念史研究大家亚瑟·洛夫乔伊(Arthur Lovejoy)教授。回国后任天津《大公报》编辑,后由胡适先生推荐,任北京大学政治系副教授,后任西南联合大学政治系主任。1930年代参与“民主与独裁”、“中国本位文化”等多次重要论战;1950年代参与创办《自由中国》,也是东吴大学在台复校后的首位政治学系主任;其后授学北美至终。他对积极自由与消极自由的划分,极具创见,力持自由为“不可出让的权利”;所著《自由与人权》久已成为人权研究的经典,对于人权思想与观念的肯认与保护贡献良多。

    目录

    上篇 宪政与时局
    第一章
    中国教育基本问题——读国联教育专家之
    《中国教育改造》书后
    论国民政治负担
    民元以来我国在政制上的传统错误
    批评宪法草案以前

    第二章
    建国与政制问题
    宪草修正案中之中央体制
    训政与专政——答林炳康先生
    邦国主义的检讨
    邦国主义的检讨(续)

    第三章
    考铨制度亟应树立
    论自由
    关于整个教育目标问题
    西化问题之批判
    考铨制度与行政效率
    个人自由与社会统制
    西化问题的尾声

    第四章
    论统制之宜审慎
    政治改造的途径
    几点批评与建议——再谈政治改造问题
    民治“气质”之养成

    第五章
    整个教育目标之确定
    “民族主义”需要重新阐释(存目)
    学生与政治
    国难教育与教育目标

    第六章
    周著《国家论》(书评)
    关于国民大会
    政治现状如何打开?
    今后之中央政治
    从立宪谈到社会改造

    第七章
    我们对于政治应取的态度
    国人与时局
    谈妇女竞选
    今后政治之展望
    义务教育与民族力量
    我们要回到北方来!

    第八章
    从政治观点论我国教育问题
    我们究竟要甚么样的宪法
    我们要怎样开始宪政
    我们为甚么要说长道短
    我们没有第二条路

    中篇 无法出让的权利
    第一章
    从民权初步论精诚团结
    论美国大选的意义

    第二章
    自由与国际和平(存目)
    自由之确凿意义(存目)

    第三章
    《政治常识》书评(存目)
    自由与民主的起码意义
    政党政治的“预需条件

    第四章
    第一次大战后民主运动的失败经验
    中国的民治应从城市开始
    城市是行宪最自然的起点
    “市宪章”解

    第五章
    中国现在应该行普选么?
    民主政治的途径
    由“国大”选举看行宪前途

    第六章
    选举为的是甚么?——对选举人谈选举
    论“代书”与秘密投票
    市民治促进会对改进选举技术的建议
    两种完全不同的选举(存目)

    第七章
    自由主义与政治(存目)
    民主国家的基本精神
    读张翰书著《西洋政治思想史》

    下篇 自由与人权
    凡例
    第一章
    导论

    第二章
    自由之确凿意义

    第三章
    自由观念之演变

    第四章
    基本人权之性质

    第五章
    权利之源与权利主体

    第六章
    基本人权与现代邦国

    第七章
    自由与组合

    第八章
    人权与人义

    第九章
    自由之路

    第十章
    总结——有关方法论的检讨
    索引

    文摘

    我会指出在“中学为体,西学为用”这一句话中,充满了清末民初的知识分子对于西洋文化认识之错误。从这句名言中,我们可以推到,那时人必以为西洋的科学来自偶然,而同时未见到中国为甚么没有科学。如必以中学为体,则西学不会为用;如必以西学为用,则中学不足为体。换言之,张之洞这一般人没有见到中学是一致的,西学也是一致的,而中西二元的结婚,永也不会有好事可成就。
    好笑的是,一直到现在还有许多人看不清这一点,以为日本便是这样致富强的。日本人的问题另是一套,在这里不必回答。但就中国来看,我觉得这半世纪来的事实,已完全告诉我们,以前的观察是错误了。事实已经告诉我们,腔上生着一个中国脑袋,一个“读书不求甚解”,“欲辩已无言”的脑袋,有了西洋机器,我们也不会驾使,不但机器不容我们驾使,并且会把我们压得粉碎。事实更已告诉我们,腔上生着一个脑袋,一个“挣钱养家”,一个“福禄寿三星”的脑袋,千万不要谈甚么民治,党治,这些政治的机关,一样不会为我们产生果实,而适足以成为营私的护符。若非举例不可,我们随便可以指出,丁汝昌海军的溃乱,张作霖吴佩孚之混战等等,处处都是例。丁汝昌的军舰如更多,他们自己的颓溃必更早。张吴这般军阀如有更精的枪械,那末他们打得当然更凶,杀人更多。政治方面的例,像袁世凯一般的人,更举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