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王少民电影剧作文集及创作谈[平装]
  • 共1个商家     34.32元~34.32
  • 作者:王少民(作者),等(作者)
  • 出版社:上海文艺出版社;第1版(2011年7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214179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对于那些准备报考专业艺术学院的中学生,《王少民电影剧作文集及创作谈》可以是考前辅导的书,对于专业艺术学校的学生,可以作为入门指南的书,正可谓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

    作者简介

    王少民,中国电影导演协会会员、中国电影表演艺术学会会员,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会员。现任北京电影学院音像出版社(有限公司)社长。在北京电影学院担任《电影导演基础》、《中外电影赏析》等课程教学。曾在中央戏剧学院、中国戏曲学院、解放军艺术学院、广播电影电视干部管理学院等一十几所高等院校讲授电影课程,并曾赴新加坡大学讲授《中国电影与中国文化》课程。主编《艺术高考面对面(影视剧专业)》,由知识出版社出版发行。导演数字电影《新沂蒙颂》;导演的数字电影《蓝裙子》,并担任联合编剧及出品人;还担任三部数字电影的出品人、艺术总监。

    目录


    前言
    《灭亲》
    《灭亲》创作谈
    《猫咪》
    短剧《猫咪》创作谈
    《红盖头》
    《红盖头》创作过程
    《斗什么逗》
    《斗什么逗》创作过程
    《蓝裙子》
    《蓝裙子》创作谈
    《最美的不是爱情》
    《最美的不是爱隋》创作过程
    《法理难容》
    《法理难容》创作谈
    《橘花缘》
    《橘花缘》创作过程
    《新沂蒙颂》
    《新沂蒙颂》摄制过程及对主题问题的思考
    后记(一)
    后记(二)

    文摘

    版权页:




    三、村头小路 清晨(外)
    杨超跑来:“奶奶,我爸的挂号信!”
    柳大婶她们放下手里的活。
    杨建设:“你怎么不给你爸送去?”
    杨超:“我得赶紧上学去。”
    杨建设:“晚不了,你送去吧!”
    杨超:“我不!”
    杨建设:“小心眼儿的你,理由还不少,你怎么不说你怕你爸,不敢去呀?”
    柳大婶:“别老给孩子说这些个!”
    杨超嘟囔着:“谁怕他呀?我是不爱理他!”
    柳大婶:“小小孩子家,怎么这么说话呢?”
    他们说话时,杨超将信递给了他三叔杨建新,杨建新拆开信,念道:“什么婚——断(判)——决书……”
    杨超凑过来:“三叔,不对,那是‘离婚判决书’。”
    柳大婶早已听明白了,对杨超:“你嚷嚷个啥,是多光彩的事儿咋的?快上你的学去!”
    杨超刚要转身走,柳大婶:“我告诉你们,这事儿谁也别对外人说去。”
    老实巴交的杨建新说:“嗨!说这个干啥?丢人现眼的,没事儿干了!”
    四、村边路上 黑夜(外)
    兰秀妹在奔跑。
    五、村头草垛 黑夜(外)
    杨建国和兰秀两个人影在撕扯着,二人的喘息声。
    六、村里路上 黑夜(外)
    兰秀妹在奔跑……
    七、村头草垛 黑夜(外)
    杨建国和兰秀二人滚成一团……
    八、柳大婶家 黑夜(外)
    兰秀妹:“大娘,我姐……那什么……建国他……你管不管?”
    柳大婶急忙赶出门去。
    九、村头草垛 黑夜(外)
    两人还在撕扯……柳大婶赶到:“建国你放手!那是你妹,你怎么能……你个畜生的你!”
    二人停下,少顷,杨建国站起就走。
    兰秀整理着被撕破的衣服,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柳大婶忙上前安慰那女的:“兰秀,你不要紧吧?这是怎么个说法呢?哎,你倒是说话呀兰秀!……你可别那什么,你大娘给你赔不是,他这个畜生伤天害理,你可得好好的呀!”
    兰秀只管喘粗气,两眼直直地瞪着。半天什么也没说,站起来就走。
    柳大婶也跟着站起来,边唠叨边追上去:“兰秀,你上哪儿?你快 回家去呀!那什么你等等我,大娘送你回去!”
    兰秀爹和兰秀娘在兰秀妹的引导下也跑来了,后面还跟了几个人。
    兰秀爹:“兰秀,他怎么着你了没?”
    兰秀娘:“哎呀!你个死老头子,不会回家再说呀!”
    兰秀爹:“叫你们晚巴晌别出来,别出来,就好像害了你们。不知道有他这么个祸害,还往他跟前凑。”
    兰秀妹:“没有,我和我姐是去六叔家的。”
    兰秀爹吼了一声:“家走!”
    兰秀看了她爹一眼,转身走开。
    柳大婶过来劝说道:“他叔,怪不了兰秀,都是建国这畜生不是个东西。你先消消气,别再吓着孩子。”
    兰秀爹:“她大娘啊!不是出了事我才说,你家建国在这十村八镇,闹得也实在不像个样了。这——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可你说这——这——唉!”他叹了口气,摇着头,转身走了。
    兰秀娘边走边回头说道:“她大娘,你也先回吧,建国也不是好管的,我们在意着点儿就是了。”
    柳大婶茫然不知所措地应答着:“哎!哎!您先回,我去管管他。”
    十、建国住处 黑夜(外)
    柳大婶在窥视,这时建国已经躺下,在被子里扭动。
    柳大婶:“建国呀!你就不能学丁点儿好吗?”建国不动了,“你总不能老让人家指着个脊梁骨过日子吧,为了你,给你两兄弟说对象都难,”
    建国听到这里起身去拉灯,结果把灯绳给拉了下来。
    柳大婶继续说:“建设都30好几了,建新也快30了,你爹死得早,实指望你能撑起这个家来,俺也好歇歇,可你倒好,不但不帮帮俺,倒成了这十里八乡的祸害。”
    建国从地上拿起一只鞋,朝电灯扔去,没打中,又拿起另一只把灯打灭。
    “你这样下去,叫俺和你些兄弟们,还怎么做人呀?”
    屋子里一阵摔打东西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