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内定[平装]
  • 共1个商家     18.80元~18.80
  • 作者:唐凤雄(作者)
  • 出版社:群言出版社;第1版(2010年12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2561854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内定》作者凭借多年在官场上的打拼,对官场有较深的体会和感悟。他以“内部人”的视角深度透视官场中人“财源滚滚”的权术谋略,为读者细腻解读仕途路上“官运亨通”的为官之道。置身官场,少不了权力和私欲的纠缠,金钱与美色的诱惑。背负着先天缺陷的政治枷锁,行走于官道之上的领导班子,注定步履蹒跚,一路坎坷。考试难,考公务员更难!做官累,做一把手更累!《内定》内容真实、生动,具有一定的理论、实际依据,故事结构跌宕。可读性强。作品文笔流畅,刻画深微,既有现场感亦有透视感,可谓是一部难得的官场警世之作。深度透视权力场中"财源滚滚"的为官之道,细腻解读仕途路上"官运亨通"的权术谋略。

    名人推荐

    唐凤雄新作《内定》剑指公务员招考。
    继长篇小说《机关圈套》出版热销,知名作家唐凤雄又一长篇官场小说《内定》近日由群言出版社隆重推出,将在全国各大新华书店面市。
    和《机关圈套》重写厅局机关权力斗争不同,《内定》则锁定一县政事民生,从公务员考试着手,层层剥开个中贪腐黑幕,堪称县级官场生态大披露,公务员考录大揭密。故事错综复杂,大气磅薄,不落俗套,令人拍案叫绝。血光刀影,触目惊心,震聋发聩。而缠绵悠长的爱恋情仇,更平添凄美悲壮色彩,唐凤雄十年磨剑,工作之余笔耕不辍,厚积薄发,一鸣惊人。其小说以精巧的构思和斐然文采,赢得读者追捧,受到出版商亲睐。

    作者简介

    唐凤雄,湖湘人氏,当代作家。先后在政府机关、文化部门、省直单位工作,对官场有较深的体会和感悟。文字功底深厚,擅长故事架构,作品均发表于国内知名刊物,并多次获奖。已出版长篇小说数部。现为某国家级媒体记者、主笔。

    目录

    第一章 准组织部长
    第二章 江洋大盗
    第三章 玩命游戏
    第四章 考场相见
    第五章 贫富对立
    第六章 突然面试
    第七章 特别任务
    第八章 黑道中人
    第九章 难得糊涂
    第十章 草木皆兵
    第十一章 夜半惊魂
    第十二章 突生变故
    第十三章 雷霆行动
    第十四章 疑窦丛生
    第十五章 治病救人
    第十六章 美女出浴
    第十七章 京城上访
    第十八章 整肃调离

    文摘

    20
    县委组织部只有八个科室,不过二十几个干部,却是县委第一权力部门。李劲松手里那份干部科报上来的名单,就关乎这次公务员招录人员的“生死”。
    38个名额,从56名参考人员中产生。通过笔试、面试、体检关过后,录用人员已经定下。报上来的这份名单就是辛争光牵头,由干部科审定的。但李劲松发现此名单和他此前否定的那份录用名单只换了一个人,他马上打电话叫辛争光过来,指着名单上的人名说:“辛部长,我已经说过,这几个人按考试结果不在录用之例,而且学历等档案存疑……”
    辛争光面不改色,指着名单上人员一一解释道:“……王文章,石县长夫人打过招呼的;李量,楚老板的外甥……金玉婷是肖县长特别交代的,这个胡方云是胡主席的侄女……这个吴春风,是嫂夫人说过的。”
    辛争光以为自己的这番话会让李劲松软下去,没想到李劲松充耳不闻,用红笔在名单上打了个大大的叉,还写上“重审”二字。他严厉地对辛争光说:“全县几十万人的眼睛都在紧盯着我们哪,你好好想想吧!”
    垂头丧气的辛争光从办公室里走出来时,差点和方琴撞个满怀。方琴是来请示部里关于购买小汽车的事宜的。石勇上任后力推三大工程,继人事制度改革、大搞城镇建设之后,又推行公务用车制度,杜绝长期使用社会车辆和高油耗小车。这样一来,县直各机关和乡镇便兴起购车、换车潮。组织部的奥迪车为2.7排量的小车。王赖让方琴来请示汇报。
    “方琴,近来外面对这次公考有什么看法?”李劲松把办公室的报告搁在一边,提起这个话题。
    方琴其实时常关注李劲松的情绪,知道他对此事很伤脑筋,便诚恳地说:“部长,其实政府办点什么事,想让群众百分之百满意,是不可能的。”
    “百分之九十九呢?”李劲松想把语气放轻松些。
    方琴盈盈一笑说道:“这词都成网络热词儿了。哎,部长,你说为什么大家都想做公务员呢?”见李劲松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她,她脸一红,自问自答,“如今就业这么困难,公务员又是铁饭碗;还有,公务员除了显性的现金收入,还有灰色收入,据说一个城管队员,吃米、吃酒到商家拿就是了。”
    李劲松的心触动了一下,轻轻说:“跟着我,你们都受苦了。”
    方琴受惊地站起来忙说:“不,不,部长,挺好的。”方琴掠掠刘海,轻咬嘴唇继续说道,“跟着你,我心里踏实呢。”说完,她飞快地瞥了他一眼,满面娇羞地匆匆走了出去。
    这女子的话外之音,李劲松何尝没听出来呀,他呆望着方琴逐渐消失的倩影,内心一股甘泉般的清凉和甜蜜悠悠荡漾,使他的烦恼消失殆尽,心旷神怡,甘之若饴。这种感觉是他和雅丽、小怜在一起时所没有过的,这似乎是只有初恋时才有过的情愫。正当李劲松浮想联翩时,桌上的电话响了,他定下心神,拿起话筒:“那位?”
    “石勇。”电话里的口气有点生硬李劲松感觉有些不妙,客气地说:“县长,你回来了,我正想向您汇报一下。”
    “那好,你过来吧。”石勇二话没说就挂了电话。显然,石勇是想找他兴师问罪。
    李劲松疏理了一下思路,蹙起眉头,来到石勇这边。刚到门口,就听到石勇在对秘书小刘发脾气:“这点事都干不好,钉子户!钉子户!建设局、公安局他们干什么吃的?通知他们晚上开个联席会议!”小刘受命去了外间办公室传达指示,石勇挥手示意李劲松进来坐。出乎李劲松意料的是,石勇没有谈公考招录那件事,而是要他把楚镇武任县长助理的事抓紧办一下。
    “太快了吧,上次常委会才议了一下,也没形成统一意见。”李劲松有些为难了。半月前石勇在县委常委会上提了这件事,王耀兴态度是可有可无。他说报市里按程序配的县长助理是县公安局长,再配一个不拿薪水的企业老板作县长助理也没什么。其他常委也说这不算什么,不知怎么就把这话题带过去了。
    见李劲松坚定的态度,石勇有些失态地将磁化杯重重地往桌上一搁,说:“没什么快不快的,就这么决定了,组织部报市委组织部批一下行个文就成了。”
    李劲松微低着头,默不作声。
    “劲松,有些事你怎么就不和我一条心呢?”石勇缓和一下口气,语重心长地说,“作为县长,组织人事上的事,我本不该多过问,但我还有一个身份就是县委副书记。在组织人事工作上至少有我的一票吧,就算你们不帮我这个前任组织部长抬轿,也请你们不要拆台啊。”
    这话看似缓和实则严厉,李劲松不能不申辩了:“县长,你这话太严重了。其实,我这么做也是出于维护您的威信的考虑。楚镇武这个人群众反应还是蛮大的,他手下成员也比较复杂,还有,那公务员招录名单。”
    “用不着你提醒,我还不至于昏庸无能到视听不明的地步吧!”石勇断然地挥下手掌,站起来昂首挺胸向外走去,出门前撂下一句狠话:“是作无县经济社会发展的助推器,还是做拦路虎,你自己看着办吧。”
    晾在屋里的李劲松脸色由青变紫,又由紫变白,呆若木鸡。他没想到一个堂堂县长会说出这么不讲原则、唯我独尊的话来。也难怪,石勇这些年太顺,上头有个省委秘书长罩着,县里王书记又不具备优势,助长了他飞扬跋扈的作风,已容不下丝毫不同的意见了。
    李劲松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一个人关在房间里。他想不通自己只是发表了一下自己的看法,竟招来石勇如此严厉的批评,可亲可敬的开明形象荡然无存。他直到下班时还不想起身,他记起今晚有个饭局,便打电话推掉了。他也不想回家,昨晚雅丽在他耳边吹了半宿的风,骂他越来越不长进了,“以前没当上组织部长,好像办事都挺顺人意的,如今头上竟长出刺儿来了。”她说那招录名单你只签个字就得了,非得去较什么真,把人都得罪光了才甘心啊。他解释说他再不从严把关,全县人民都会骂他的。“真不如不当这个组织部长,当个副手多省心啊。”他感叹。雅丽就说他作秀,后来一想,他虽不是作秀,却也只是嘴上说说牢骚话,若要他放弃做组织部长,他还真下不了那个决心。他一直有一番为无县做些事的抱负。
    突然房门轻轻响了两下,他淡淡地说了声:“进来吧。”
    轻巧的脚步声,带进一股清香。他抬眼一看,竟是巧笑嫣然的方琴。她将手里的东西往他面前一搁,说道:“部长,天都快黑了,吃个便饭吧。”
    李劲松探头一看,饭盒里有白切鸡、剁椒鱼和青菜。他有些愕然:“你怎么知道我没走?”
    方琴没有回答,娇羞地避开李劲松的目光,整理起书柜来。
    李劲松的确有点饿了,他大口地吃起来,心里的难受消失了。不到十分钟,他就将饭菜吃个精光。方琴则在一边默默地看着他,他抬头看她时,她就低下头去。粉腮通红。
    “谢谢你啊,方琴。”李劲松用纸巾拭去嘴上的油,喝了一大口茶水。
    “部长,有些事别往心里去,就会开心的。”方琴抬起眼,眸子清澈如水,照得见他的影子。
    李劲松心里一热,问她怎么知道。方琴又有些羞怯了,双手手指绞在一起,说:“你从那边回来后脸色就不好,哦,吓死我了。”
    他感到自己眼里有些湿润了,胳膊一动,不小心撞翻了桌上的磁化杯,茶水洒了一桌子。方琴连忙拿毛巾去擦,一下下地揩拭。方琴轻轻晃动的身子与李劲松只隔几厘米,她身上那股清香触脸可闻,不知是紧张还是怎的,她的鼻尖上沁出了细汗。李劲松盯着那张绯红的脸,顿生怜爱之心,不由得伸手去扶她的腰,不想方琴受惊似的轻轻叫了一声,身子竟摇摇欲坠地往他这边倾倒,他一下抱了个满怀,自己的脸正巧贴在方琴的脸上,渐渐的两张嘴也贴在一起了……
    好一阵子,李劲松的嘴才离开方琴的嘴。他喃喃地说:“方琴,我是喜欢你了。”方琴好似喝醉酒似的坐在他的腿上,星目蒙昽,使劲点头说:“我也是,我也是。”说着身子直往他怀里拱。李劲松又把她抱紧一些。两人就这么在黑暗中抱着、亲着,任时光流走。
    房间里名贵的座钟忽然发出叮当一声报铃,李劲松似乎听到了召唤一惊,赶忙推开她:“啊,都忘了,我还得参加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