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中国知青终结[平装]
  • 共1个商家     18.80元~18.80
  • 作者:邓贤(作者)
  • 出版社:四川出版集团,四川文艺出版社;第1版(2009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112764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中国知青终结》中的人物们是切·格瓦拉的狂热追随者,他们的传奇经历和悲怆命运是一代知青的缩影。

    作者简介

    邓贤,1953年生于四川,1971年到云南边疆当知青7年。1982年开始文学创作,现已出版作品五百余万字,多次获国家及地方政府文学奖,并有作品被 翻译成日文、英文在国外出版。现在四川某学院任教。

    目录

    第一章 高山下的花环
    第二章 知青壮歌
    第三章 谁主沉浮
    第四章 天地英雄
    第五章 青春似血
    第六章 天上有个太阳
    第七章 历史黑洞
    第八章 昨夜星辰
    第九章 灯火阑珊
    第十章 峥嵘岁月
    第十一章 铁马金戈
    第十二章 地狱晚钟
    第十三章 苍山如海
    第十四章 灵魂如风
    第十五章 同船过渡
    第十六章 桃花带血开
    第十七章 同船过渡
    第十八章 返城风暴
    第十九章 天涯萍踪
    第二十章 天堂花园
    第二十一章 大地之子
    第二十二章 魂归何处
    第二十三章 安魂曲
    第二十四章 走不出的金三角
    第二十五章 尾声
    后记

    序言

    这是2008年暮秋的下午,我的家乡成都平原灰蒙蒙的一片,没有风,也没有太阳,四周都很安静。放眼望去,窗户外面那些高楼都隐隐约约,感觉有些不真实,犹如海市蜃楼一般。
    我遵嘱为即将出版的《邓贤文集》(八卷本)写一篇文字,也算留下一点心情吧。
    将近半年前,我也坐在这个座位上,也是一个灰蒙蒙的下午,没有风,也没有太阳,四周很静,窗户外面的城市和更远处的乡村像一幅若隐若现的水墨画。但是一只黑色的厄运之手猝然撕碎了画卷,一场千年不遇的特大地震发生了!
    顷刻之间山崩地裂江河改道,数百万幢房屋轰然倒塌,数以万计的生命灰飞烟灭,数十万人肢体伤残血流成河,一千多万人被迫离家……
    这一天我的父亲,一个参加过抗战的八十二岁的中国驻印军老兵,他说什么也不肯离开自家屋子去躲避地震,尽管余震不断楼房还在颤抖。入夜,城市里到处警笛拉响,救护车彻夜穿梭,从电视新闻中得知,全川乃至全国人民已经紧急动员起来抗震救灾。父亲关注灾情,当他看到部队官兵跑步进入灾区的画面时竟然老泪纵横。他对我说,民国三十年(1941年)重庆大轰炸,光是几座隧道内就死了上万人,重庆一片火海,你爷爷断了一条腿……
    我忽然感悟到一种穿越时空的生命力量绵延不断地渗透到心中。
    古人云:多难兴邦。无论对于个人还是对一个民族来说,苦难既是不幸,又是财富。一百年来,中国人民经历了无数艰难曲折和战乱毁灭,仅以抗战八年(如果从“九一八”算起则十四年)为例,中国死了三千万人,半壁河山沦陷,几乎所有后方城市都被炸成废墟,但是大多数中国人并没有屈服,支撑一个古老民族永远挺直坚强脊梁的就是信念。敌人可以烧毁我们的房屋,炸毁我们的城市,甚至屠杀我们的亲人和同胞,但是一个民族的信念不可以被摧毁,战斗意志不可以被泯灭,这就是我们民族赖以生存的精神之根!我的父亲正是因为经历了重庆大轰炸和较场口隧道惨案,两年后他满怀对敌人的仇恨,与许多跟他一样年纪的中学生毅然决然地走上了抗日前线,从此开始了一代知识分子漫长而曲折的人生跋涉。
    父亲与儿子,苦难与现实,战争与和平,死亡与新生,历史以一种往复循环的方式进行着关于生命创造和人文精神传承的永恒话题。父亲的大半生都是在战争、跑警报、动乱和天灾人祸中度过的,直到晚年才迎来改革开放。他是不幸的,同时也是幸运的,因为他毕竟把人生的接力棒传给了儿子。作为父亲的儿子,我用笔记录下了有关父亲的传奇人生和中国远征军浴火重生的故事,于是有了《大国之魂》,我还写下了关于淞沪抗战和南京大屠杀的《日落东方》,关于豫东抗战和黄河大决口的《黄河殇》,关于中国军队征战印缅战场的《同一面战旗下——中国二战老兵回忆录》,关于国民党残军及其华人部落在金三角漂泊的《流浪金三角》,关于一代人大起大落知青生活的《中国知青梦》《天堂之门》《中国知青终结》,关于警示社会人生的《饥饿杀人狂》等等,这些作品如今大都将结集在《邓贤文集》(八卷本)中出版。

    后记

    二000年夏天,人民文学出版社副总编兼《当代》主编高贤均在北京西单图书大厦主持我的《流浪金三角》出版首发仪式,不料秋天传来消息,贤均兄患上不治之症住进医院,据说最多可维持两年生命。
    贤均兄是我的良师益友,自一九八九年我写作第一部长篇纪实文学《大国之魂》起,贤均多次不辞辛劳专程来到成都看稿子,与我彻夜长谈。此后我的《中国知青梦》《流浪金三角》等等,无一不浸透贤均兄的关注和心血。二ooo年深秋我开始着手《中国知青终结》书稿的采访写作,贤均兄病中托人带口信来,嘱咐我务必争取超越自己,他一定要坚持到再读我的新作。贤均兄的话令我非常感动,这是我与贤均兄的最后约定,我暗暗下决心,一定不能让贤均兄失望。
    等到我从东南亚和金三角采访归来已是次年春天,此后几次到京,贤均兄每每都要问起写作进展情况。然而我的写作遭遇到从未有过的困难,几次推翻重来,十易其稿,数次外出补充采访,比新手写作还要艰难。贤均兄终于等不及了,二00二年夏天,北京传来贤兄均猝然离去的消息,我面对满桌碎稿,一夜无眠。
    今年八月是贤均兄一周年忌日,我终于如约捧出这部姗姗来迟的作品,但是贤均兄再也看不到了。贤均兄的离去使得我的文学生命现出一道缺口,我相信我们每个人的生命就是这样走向残缺终至消失的。
    愿贤均兄永远与文学同在。

    文摘

    搜山的枪声渐渐远去。
    十八颗高悬的心脏一同落地,那种惊天动地的感觉不亚于落下一阵陨石雨。卫生员江海把握得发疼的手指头从冲锋枪扳机上松开,这才发现后背衣服全被汗水打湿了。
    挡在洞口的伪装物被拖开,温暖的亮晶晶的阳光一直射进山洞里,当卫生员回过头来,他看见十七双战友的眼睛像婴儿那样安静地望着自己,这时候他的心情忽然湿润一片。他明白自己是这群伤员的母亲,他们是他的孩子,他的血液将同他们一起流动。无论生死他们都将命运相连。
    部队撤离前留下的全部药品是一点点少得可怜的消炎药、止痛药、麻醉剂和棉纱布。对于一大群失去行动能力并且生命垂危的重伤员来说,这点药品等于杯水车薪。在战场上,重伤员特指那些断胳臂断腿、腹部中弹、胸部中弹、头部伤、贯通伤、气胸、失血过多等等的人,这些伤员就是送进野战医院也不能保证全部救活,何况他们被留在敌后,全部保障只有一个卫生员。他不仅要独自对付他们的伤口,照顾他们的生活,而且还要提防敌人突然袭击。
    他们的另一个敌人是饥饿。深山老林没有人家,因此也没有粮食,寨子远在山下,那里是敌占区。部队留下一笔经费,还有一匹驮马,这是十八个人生存下来的全部条件。卫生员必须每周一次或者两次,趁夜晚偷偷去到山下寨子里向老百姓购买粮食,然后赶在天亮之前把粮食驮回山洞来。
    不难想见,这是一段多么艰难困苦和危机四伏的日子。山洞阴暗潮湿,空气中弥漫着伤口腐烂的恶臭味,时间像一潭死水,淤积、发霉,几乎一动不动。这些中国知青,他们来自遥远的中国城市,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没有经受苦难磨砺,他们与其说伤口疼痛不如说心灵疼痛,因为山洞的黑暗日子对他们来说无比漫长,看不见任何希望。开始伤员天天听广播消磨时间,很快电池用光了,人们的耐心也随之被死寂的潮水淹没。渐渐有人开始吵闹,发脾气,动不动就大声骂娘,发火摔东西,像一群喜怒无常不讲道理的坏孩子。伤口一时好不了,药品很快用光了,对付伤口发炎只有洗食盐水和晒太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