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女刑侦局长[平装]
  • 共2个商家     23.70元~24.90
  • 作者:陈玉福(作者)
  • 出版社:北方文艺出版社;第1版(2012年12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1729624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一年前:1月6日凌晨3时零8分,停泊在君安机场的北方省女首富——金马集团董事局主席吴赛男的“金马”号私人飞机突然爆炸;五天后,金马集团财务部长一陆,卷走集团的16.38亿元巨款后失踪……
    《女刑侦局长》:贪欲席卷人心的年代,谁能独善其身,谁又能全身而退?
    公安科长暗恋精明强干的女局长,能否修得正果!
    一个坚忍的女人用行动证明:行政,不是男人的专利!
    真真假假、谜团暗绕!
    《女刑侦局长》的作者是陈玉福。

    作者简介

    陈玉福,甘肃金昌市人,祖籍甘肃武威。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副主任,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创作研究室主任,中国青年作家学会副主席,华夏文化研究会文学创作委员会主席,国内多所大学客座教授。

    中短篇作品刊发《人民文学》《中国作家》《小说》《小说月报》《电影文学》《中国报告文学》《人民日报》等报刊。现已出版长篇小说、长篇报告文学、影视文学、《陈玉福文集》(8卷)、《1号系列文集》(6卷)等,600余万字。作品获敦煌文艺奖、“五个一”工程奖和中国青年作家奖等多种奖项。

    目录

    第一章 越位很危险
    第二章 地下爱情
    第三章 “下属”新解
    第四章 没有不散的宴席
    第五章 失信的代价
    第六章 陆死了
    第七章 图谋不轨
    第八章 查到了孙永强
    第九章 假短信换来了真双规
    第十章 代理市长
    第十一章 欲擒故纵
    第十二章 遭遇陷害
    第十三章 人死可以复生
    第十四章 变通是一条康庄大道
    第十五章 新天有秘密
    第十六章 临阵脱逃
    第十七章 灰烬上的内容
    第十八章 1638号套房
    第十九章 忠于职守
    第二十章 乡村恶霸
    第二十一章 先下手为强
    第二十二章 守株待兔
    第二十三章 调虎离山
    第二十四章 一陆在哪里
    第二十五章 真正的渔翁

    文摘

    “吴秘书,你说,你需要我为你们金马集团做些什么?”
    吴赛男见孙佳轶平易近人,就想起了集团食品公司经理说过的“区物价局里根本就没有一个好人”的话来。很显然,眼前这个孙佳轶副局长就是一个好人。于是,她满肚子的火气就压下去了许多:“孙局长,我是来告状的o”
    孙佳轶见吴赛男香汗淋漓,就把办公桌~边的落地式电风扇打开,把方向转到了吴赛男的身上。一阵凉风吹来,吴赛男半肚子的火气一下子消失了“谢谢孙局长。”
    “吴秘书,你刚才说什么?你是来告状的?”
    “是。”吴赛男笑眯眯地说,“孙局长,我是来告状的。”
    孙佳轶吃了一惊:“告谁的状啊?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惹我们君安市的‘一号美女’……吴秘书,你说说看。”
    吴赛男气鼓鼓地说:“就怕孙局长不敢惹这样的主呀!”
    “你说!”孙佳轶斩钉截铁地说,“只要你占住理,我不管他是谁,我一样收拾他!吴秘书,你给我说出这个人的名字就可以了。”
    “他就是你们局物价股的股长马绍荣。”
    “马绍荣?”听了这个名字,孙佳轶副局长眉头蹙了一下,就知道这个愣头青一定又给她惹下什么祸了,她不由得脱口问道:“他怎么了?”
    马绍荣是君安市副市长马金山的儿子,属于君安市太子党的党魁之一。在君安市官场上行走的人,都知道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宁可得罪君子一筐,也不得罪太子党一个。你得罪了一个太子党,就意味着你得罪了整个官场。在古代,追随太子,谋求太子继皇帝位后的政治利益的团体叫“太子党”。在现代,太子党指的是一些身居高位的高官们的子女们。可是在君安市人们说的太子党却是讽称,指的极个别狗仗人势、以势欺人的市区级官员们的子女。
    所以,凡是想在君安市官场上混的人,不但不会得罪他们,而且还极尽巴结之能事。可孙佳轶是一个例外,在物价局的上上下下,有不少人见了这个马绍荣,第一是点头哈腰,第二是极尽献媚和巴结。孙佳轶究竟是不懂官场,还是有意为之?不得而知。反正,她见了马绍荣从来都是理直气壮的。
    吴赛男见孙佳轶不但给她泡了一杯茶,而且还把自己的杯子也端过来坐在了一边的沙发上,心里就感到特别的舒服。于是,她便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娓娓道来:“去年年底,我们食品公司的‘红人参’牌胡萝卜汁的所有手续都拿到了手,可是,你们这个马绍荣就是不给我们办定价的手续。我们食品公司的经理没有办法,就给他送了一万元钱。结果呢,钱送出去了,这定价的批文也就下来了。今年,我们的胡萝卜干、胡萝卜粉几个新产品又要上市了,又是这个定价的问题,没有办法解决。我们食品公司的经理就继续给这个马绍荣送了一万元,结果呢,人家钱收了,这事情就是拖着不办。最后,我们从侧面了解到,这个马绍荣不给我们办批文的原因是嫌我们送的礼太少了。孙局长,你说说,我们下面的有些公司,除了矿业公司财大气粗不在乎这点小钱外,我们的一些生产性公司,本身的利就很薄,再加上我们集团对下面公司的管理也很严格,今天这里送一点,明天那里送一点,他们哪里能承受得住这么多名目繁多的负担啊!所以,我听到这些时,就非常气愤。你说说,孙局长,他们都是国家干部呀!他们旱涝保收,根本就用不着这样欺负我们这些民营企业嘛!我一气之下,就去了你们的物价管理股。我想,我倒要看看这个马绍荣,他还怎么收我吴赛男的钱々孙局长,你猜猜,这个该死的马绍荣是怎么说的?他竟然恬不知耻地说,你回去吧,我们的规矩你们食品公司的经理知道。他要是不懂规矩的话,就永远不要来找我。”
    “这也太过分了!”孙佳轶听了这些,比吴赛男还要生气,“你看我怎么收拾这个无法无天的家伙!”
    吴赛男站起来对准备打电话的孙佳轶说:“孙局长,你可千万不要生气,对于这样的人,你犯不着生气。”
    孙佳轶没有理睬吴赛男,她一个电话打到了马绍荣的办公室“马股长,你马上到我的办公室里来一趟!”
    还真是利索,孙佳轶前脚放下电话,马绍荣后脚就到了:“孙局长,你找我什么事?”他见孙局长绷着个脸不说话,又见吴赛男气鼓鼓地坐在那里,就知道是什么事情了。这个马绍荣还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他眉头一皱,一个鬼点子就出来了:“孙局长,我没有做错什么事情吧?要是我哪里错了,你就说出来!”
    孙佳轶“啪”地拍了一掌桌子:“你做了什么你自己难道不知道?”
    “我知道什么呀?”马绍荣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我走得正,行得端,我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叫门,我怎么了呀我?”
    吴赛男接上了马绍荣的话茬:“姓马的,你利用职务之便向我们的金马食品公司索贿两次,一共是两万元。怎么,你不是男子汉,你不敢承认々”
    “我承什么认呀?”马绍荣果然成了一条癞皮狗,“我根本就没有见过什么贿,再说了,我什么时候索你们的贿了?你拿出证据来!”
    “那好!”孙佳轶坐在了自己的椅子上,“马绍荣,我问你,金马食品公司几个新产品的定价文件为什么到现在了还没有报给我?怎么回事?”
    马绍荣理直气壮地说:“他们的手续不规范,我就给他们退回去了!”
    “我知道了。”孙佳轶知道马绍荣不想承认这件事情,就压住火气说,“你先回去吧。”马绍荣转过身来狠狠地看了一眼吴赛男,趾高气扬地走了。
    吴赛男马上拨通了食品公司经理的电话:“你马上到区物价局孙局长办公室里来!”放下电话后,吴赛男向孙佳轶解释说“孙局长,我没有胡说八道。等会我们食品公司的经理来了,你亲自问问他,就什么都知道了。”
    “吴秘书,我没有不相信你的意思。”孙佳轶又过来坐在了吴赛男一边的沙发上,“我相信你说的没有一点点问题。可问题是,如果没有直接证据的话,他来个死不承认,我们也拿他没有办法。”
    金马食品公司经理到孙佳轶办公室后,拿出了一个微型录音机,证明了吴赛男没有说一句假话。于是,孙佳轶就立即来到了她分管的物价管理股开了一个股室全体会议。在会上,她气愤地说:“一个人无论干什么,都要掌握一个尺度。尺度以外的任何行为都是地雷阵,碰不得!聪明人是不会越过这个尺度的,而糊涂人则我行我素,其结果就是被碰得头破血流,甚至被炸得粉身碎骨…”
    见马绍荣无动于衷的样子,孙佳轶只好点名了:“我希望马绍荣同志能够知错改错。否则的话,你会后悔的。”
    “我知错改错?”马绍荣装作什么也不知道似的,“我哪里错了々你让我改什么?”孙佳轶见马绍荣在证据面前,死不承认自己的错误,便站起来坚定地说“鉴于马绍荣确凿的索贿、受贿行为,从现在起,停止股长的职务。股里的工作由钱副股长代理。散会!”P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