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虎符:一个虎符牵动七国争霸战[平装]
  • 共2个商家     19.20元~23.40
  • 作者:高光(作者)
  • 出版社:时代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黄山书社;第1版(2012年9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612685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虎符:一个虎符牵动七国争霸战》编辑推荐:高光的历史小说几乎包含了现代小说的全部元素,即现代视角、现代语感、现代节奏和现代阅读口味。决不像以往的历史小说那样,只拘泥于史实,人物往往成了印证历史的某种符号,也没有絮絮叨叨又干巴巴的大段大段铺排,其进程完全是由人物的性格和遭遇触发和推动的;行文之短促、简捷和精确,也是同类小说所少见的,凡别人用过的事件和细节,都被他毫不足惜地舍弃或避开了。再就是,作品一开始就锋芒毕露,充满悬念和动感,且直逼进矛盾的核心。

    名人推荐

    能以富贵下贫贱,贤能诎于不肖,唯信陵君为能行之。
    ——司马迁
    信陵君去千乘之位,而入虎穴,以急朋友之难,吁,何可及也。
    ——梁启超
    醇酒与妇人,公子死游戏。惜无远大图,不能自为计。
    ——陈毅
    我写的信陵君是一个真人,他平时做事那么执着,最后的悲哀是那么深沉。他沉迷酒色,是史实,他心死了,如果你真的看这部小说,你就得想到,怎么样使人心不死,才是治世的根本。
    ——高光

    媒体推荐

    这本书,看完之后,有点淡淡的悲哀,好像是信陵君的悲哀,又似是魏王的悲哀,还有如姬、晋鄙,所有人的悲哀。此书对历史有很大颠覆,却又颠覆得令人无限感慨,挺不错的书。
    ——亚马逊书评

    作者简介

    高光,中国当代著名作家。上世纪八十年代以《血劫》一书,与莫言、韩少功、刘索拉等知名青年作家一道跻身于深受关注的青年作家之列。已出版现代长篇小说《生死哀荣》、《北方图腾》,历史小说《孔子》、《司马迁》、《虎符》、《秦王恨》、《西施》、《岳飞与秦桧》,武侠小说《末路狂花》等60余部。电影《葵花劫》、电视连续剧《夜幕下的哈尔滨》、《我想有个家》等剧作者。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九章

    文摘

    如姬的车回宫,路过东门。东门那儿塞车,人很拥挤。
    如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打发车夫去问,车夫问了好一会儿,回来说:“王妃,过不去了,是信陵君在这里拜访夷门使者呢。”车夫说:“东门有个使者,专管开门关门的,是个老人,叫侯赢。他手下管四个老兵,白班两个,夜班两个,看守大梁城东门。官太小了,没人认得他,他自称‘大梁夷门使者’。无忌公子来拜访侯赢,来了几次,他都不见。公子只好站在门口,静静等着,这样一连站了三天啦,人都围着看呢。”
    如姬也来了好奇心,说:“你把车赶回宫,我带寸儿走回去。”
    车夫叫:“不行啊,不行,走不过去啊,你们……”再看如姬,两人走得没影儿啦。
    东门里有一间小屋子,门前站了很多人。如姬挤到了前面,她可不想让信陵君看到她,就躲在人背后吧,看他干些什么。只见门前站有许多人,这都是些壮士,腰里插剑,背着皮鞘马甲,静静地站着,护着。小屋前空地上,站着信陵君,呆呆地站着,像木头。如姬数一数,光是那些站身后的人,两排就足有三十六人。这三十六人都有一个标志,左臂上有一只绣鹰,有红色的,有黄色的,还有紫色的。
    “这东门使者牛啊,让信陵君等这么久?”
    “不光公子来了,三十六鹰也来了。三十六鹰齐飞,就是大王与齐王渑池一盟,也没这阵势。”
    “看那边,还有七十二客呢。”
    后边果然有七十多人,围绕房子站成两圈,他们身后才是那些威风凛凛的大汉。信陵君无忌公子为了看望东门使者,竟出动了几百人。七十二客中间有人不耐烦了,抬头看,信陵君仍是那么毕恭毕敬地站着,不由得愤恨,只要七十二客中去一人,眨眼工夫就能把侯赢揪出来,扯他跪在公子面前。
    “来了三天啦,这会儿,太阳又要落山啦。”
    “他还不出来?大名鼎鼎的天下四公子之首信陵君来了,他敢这么不敬?”
    “听说信陵君要求侯赢指教富国之策呢。”
    “他有什么富国之策,只管四个老兵啊,老得走都走不动,别扯了!”
    信陵君不动。
    有事儿的人走了,没事儿的人等着,等着看哪,信陵君守了三天啦,总得有个结果啊。如姬心想:这个“王八蛋”干什么?来这里等一个老头子,吓坏了他吧?老头子在屋里躲着,也不是个事儿。他就出来得了呗,省得这么多人看,像看猴子似的。
    信陵君不动,三十六鹰更是纹丝不动。信陵君回头,说:“你们累了,回去吧,无忌尊敬侯先生,愿在这里等。”
    没人敢动,无忌公子是主人,主人不走,你怎么走?三十六鹰左首一人是个矮子,他一揖道:“值得公子等三天的人,我们也想见识见识他的本事。”
    信陵君点头,说:“这是第三天了,如果先生不出来,你们可以走,无忌不能走。”
    如姬一愣,你不走,还等一晚吗?信陵君随口吩咐:“准备明烛,夜里,我继续站在这里,等侯先生。”
    七十二客中有人飞身而去,准备明烛,夜里当用。
    如姬想走了,无趣啊。忽听得欢呼声四起,城门为之颤抖。原来那间房门打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个老头儿,有六十来岁,脸色红润,身着一件洁白长衣,对信陵君一揖到地:“公子请了!”信陵君忙也一揖到地:“幸得侯先生不弃,无忌万分高兴。”
    侯赢一出来,三十六鹰和七十二客都恨之入骨,就这么一个老头子,叫上百人在风中站了三天?他算个什么东西?有什么本事?看看啊。这一百多人的眼光要把他挖死,瞪圆了眼珠子瞅他,要冒血。侯赢对这一切都装看不见。他对信陵君笑:
    “公子找老朽有什么事吗?”信陵君说:“无忌真蠢,只听得外国哪儿哪儿有贵人,怎么不知道东门便有长者?真叫世人笑话了,看田文赵胜他们,决不会像无忌这么无用啊。”
    如姬看信陵君,他这会儿的样子好严肃,好正经,是个国家栋梁的样子,大义凛然,为国家大事,忧心忡忡,他看侯赢那眼色,像立春没得雨的一棵苞米苗苗儿,像个三天没吃奶的娃娃,急着呢。他恭恭敬敬给侯赢一揖,说道:“侯先生,不怕辱没了您,就请上车,无忌自当牵马,领先生去无忌家里,当面向先生请教啊。”
    侯赢说:“好,好!”
    信陵君亲自打开车围板,放下侍凳,扶侯赢上车。
    看侯赢上车那样子,真是老朽,腿也颤,手也抖,眼神左右一顾,有几分得意,又郑重起来,挺直了干瘪的胸脯,坐在车上。驭者等信陵君上车,可信陵君却亲手扶起车凳,打好围板,对驭者道:“好了,我们走!”信陵君不上车,只是扯着左骖白马马缰,向回走。
    这还了得?信陵君亲自为侯赢牵马?三十六鹰看着,更是愤怒,恨不得把车上那个老朽拉下来,扯他胯子,生劈了他!可公子对他恭敬,你有什么法子?只好跟在车后,没一个人乘车,都跟在车后走。三十六鹰站成六排,红鹰在前,紫鹰紧跟,黄鹰随后。三十六鹰之后,便是七十二客,也是六人一排,紧紧跟随。这三十六鹰与七十二客大都是有车的,车子就跟在后面,远远地排了一大溜,走也走不完。这一百多人之后,又是一些大汉,十个八个一排,跟着走。
    如姬看他们走了,就要回王宫去了。一个人对她作揖:“是王妃如姬姑娘吧?”
    只有一个人这么称呼她,就是那个“王八蛋”。如姬心里一紧,她看着那人,不出声儿。那人又一揖,说:“信陵君要小人送如姬姑娘回王宫,这里有车。”
    如姬想:那个“王八蛋”看见我啦?他什么时候看见的,他头不抬,眼不睁的,怎么能看见我?
    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