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深黑:一个公安局长的自述[平装]
  • 共1个商家     22.80元~22.80
  • 作者:朱维坚(作者)
  • 出版社:作家出版社;第1版(2011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6356268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朱维坚作品

    《使命》获公安部第七届“金盾文学奖”一等奖

    《绝境》获公安部第八届“金盾文学奖”二等奖

    《暗算》获公安部第九届“金盾文学奖”一等奖

    《沉默》获公安部第十届“金盾文学奖”

    你想看惊险复杂的侦破故事,请读本书;

    你想了解当下公安战线的真实生活,请读本书;

    你想透视基层公安机关面临的错综复杂的社会矛盾,请读本书;

    你想知道公安民警和黑恶势力的殊死搏斗。请读本书;

    你想听到基层公安局长和公安民警的心声.请读本书……

    作者简介

    朱维坚,中国作协会员,全国公安文联文学专业委员会委员。出生于辽宁省台安县,现为黑龙江省嫩江县公安局刑警大队侦查员,著名公安作家。
    上世纪80年代发表作品,2001年以来,出版长篇小说《黑白道》、《黑白道2:暗算》、《黑白道3:渗透》、《黑白道终结篇:沉默》《使命》、《绝境》、《终极罪恶》等7部,并出版《朱维坚作品集》。长篇小说《使命》、《绝境》、《暗算》、《沉默》连续荣获全国公安部“金盾文学奖”。多部小说被改编为电视剧播出,其中,《使命》被改编为电视剧后,荣获公安部“金盾影视奖”一等奖并产生广泛影响。由他亲自担任编剧创作并拍摄的长篇电视连续剧《水落石出II》、《水落石出III》、《水落石出IV》、《黑白人生》等四部八十余集,皆产生较大反响。

    目录

    一、目击
    二、上任
    三、初战
    四、截访
    五、来了
    六、震慑
    七、决断
    八、改革
    九、摊牌
    十、誓言
    十一、沉重
    十二、力量
    十三、年夜
    十四、愤怒
    十五、抓捕
    十六、寻觅
    十七、波折
    十八、进展
    十九、反击
    二十、较量
    二十一、决战
    尾声

    文摘

    奇怪,当我要开始讲述这段沉重经历的时候,眼前居然浮现出这样的画面:阳光,大海、沙滩,欢声,笑语……
    怎么会这样?
    难道,是因为那段经历有太多的残忍和血泪,我的心灵已经无法承受,潜意识开始回避,所以,在开始讲述时,才首先映出这个好像同那段经历无关的画面……
    我一时想不清楚,不过,这个画面是如此固执地浮现在我眼前,让我无法挥去,那就顺乎自然,从这里开始吧。
    这是一幅画,一幅巨型的、一点点在我眼前展开的画面——
    首先是海水,一望无际的海水,从我的眼前一直伸展到天边不见处。一些没见过大海的人往往会被书上的字眼欺骗,什么“尉蓝的”“碧绿的”,不对。最起码,我亲眼看到的大海不是这个颜色,它是墨绿色或者说是黑蓝色的,光线暗一点时,还会成为灰色和黑色。画面渐渐拉近,我看到了海岸,看到了冲向岸边的海浪,它先是在很远的地方积蓄,渐渐隆起,形成巨大的、看上去很是吓人的涛峰,然后发出沉闷的吼声向岸边扑来,可是由于过早发力,还未到岸就腾身跃起,于是,扑到岸上的时候,能量已经消逝,只能化为一声沉重的叹息,把白色的浪花摔到沙滩上退去,同时也把一些裹携而来的沙砬、贝壳、海螺及说不上名字的海洋生物留在沙摊上。
    于是,我又看到了海滩。海滩很宽,约五六十米,当然是由沙子组成。总体上说,它是黄色的,但并不完全如此,离海水最远的部分因长期裸露在日光下,被晒得几乎成了白色,但是,随着它逐渐向海水延伸,颜色渐渐变了,变成了浅黄色,棕黄色,当到达与海水相交处时,则变成了深黄色。目光向两边看去,漫长的沙滩如巨人的臂膀向两边延伸,伸向遥远的、看不见的地方,把一湾海水拥抱在怀中。听儿子说,它的实际长度近三十公里,是中国北部最长、质量最好的沙滩海岸线,素有“万米金沙滩”之称。沙滩上,一朵朵遮阳伞撑起,就如美丽的花朵在绽放,与之相映的,是海水中五颜六色的游泳圈及女孩子的游泳衣,它们把海滩和海水装点得格外绚丽。在这样的图景中,不时传出女孩子受到浪花袭击发出的惊喜而夸张的尖叫声……
    画面变成了特写,在画面的一角出现了一个人,一个中年……不对,一个老年……也不对,一个说老还不算老,说年轻也不年轻的男人,他相貌普通,眼神呆滞,穿着游泳裤衩,裸露着上身坐在沙滩上,冷眼看去就如一座雕像。
    画面发出响声,是手机的铃声,雕像听到铃声活动起来,他打开身边装外衣的塑料袋,把手机拿出来放到耳边,听了手机中的几句话后,他呆滞的表情一下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不平静的眼神,他思考了一会儿,猛然站起,拾掇起衣物,穿着游泳裤衩,背对海水向沙滩上方走去……
    随着男子移动的身影,我们看到了沙滩外的绿地,那是精剪后的草坪及树丛,绿地后,是一平如砥、满载人们畅想而奔向远方的海滨大道。走过海滨大道,映入视野的是一幢幢身姿各异的高楼,每幢大楼的顶部都有“亲海”、“临海”、“观海”等字样。走过高层区之后,画面上呈现出几片样式、色调各异的住宅小区,它们有的是三五十户一幢的住宅楼,有的是一幢幢式样别致的别墅。男子就在这样的画面中走来,走进了一个住宅小区,走进一幢住宅楼,走进一个门栋,一个单元,走进了我的家……
    定格。
    如今回想起来,那一天亦梦亦幻,恍如隔世。

    读者一定已经猜出,那个男人就是我。是的,他是我,是两年前的我。当时,我已经退休……不,已经退居二线,已经离开我熟悉的工作和生活,住在那个海边小区中,提前享受起退休生活。
    来到海滨的最初一段日子,我感到由衷的幸福。我是苦出身,几乎是刚刚学会走路,就要去山上打柴、捋猪食菜,后来,为了上学,每天要走好远的山路,放学路上,还要打上一捆柴草背回家中。后来长大了,高考恢复,已经回乡参加生产的我,狠下心来复习了两个月功课,终于考上了大学,从农村拔出腿来。毕业后恰好赶上公安队伍扩充,当上了警察,而且当的是刑警,一当就是三十来年。这三十年里,我风里来雨里去,没过一天安生日子。那时何曾想到,有一天会在这种美好的环境中,过上这种悠闲、优越的日子。对,别的不说就说睡觉吧,这对别人是很普通很自然的事,可对我却完全不同,三十年来,我的睡眠经常是在熬了几天几夜把案子拿下来后,往床上轰然一倒酣然入梦,如果没人打扰,不知要睡到何时才会醒来。而更多的是,电话铃(后来是手机)声突然急促地叫起,把我在酣梦中唤醒,一边抑制着狂跳的心脏,一边匆匆穿衣起床,奔向一个现场,而且还常常是血腥的现场。哪象现在,倒下后再也没有任何担忧思虑,一觉睡去,往往要到次日早晨小区的喇叭播出的音乐声才会自然醒来,而且还要赖在床上一会儿再起床。洗漱过后,又和老伴一起来到海边,沿着沙滩漫步。吃过早餐后,看看电视,上上互联网,看看书,或者来到湿地公园,把长长的鱼竿抛到水泡中,等着鱼儿上钩。当然,更多的时候还是来到海边,半卧半坐在沙滩上或者浸泡在海水里,享受着眼前的美景。中午太热,吃过午饭是一个长长的午觉,等到太阳栽西、紫外线照射得不那么强烈了,再次来到海边,坐到海水里,任海潮冲涌。傍晚,又是在海边徜徉满足之后,才回到家中,躺到床上沉沉睡去,直到次日天明。
    对这一切,老伴很是知足,她常常自语地说着:“这是生活给咱们的回报,你累了大半辈子,该歇歇了。”我也觉得她说得对,常常呼应她说:“是啊,今后,再他娘的也不用为什么疑难案件伤脑筋了,我要尽情地享受生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