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理论之树常青[平装]
  • 共1个商家     23.10元~23.10
  • 作者:胡平(作者)
  • 出版社:作家出版社;第1版(2009年7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634776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理论之树常青》由作家出版社出版。

    作者简介

    胡平,评论家、作家、研究员,中国文联全委会委员。生于北京,硕士研究生毕业。1986年起在中国作家协会创作研究部工作,历任副研究员、创作研究处处长;1999年调鲁迅文学院任副院长、研究员、常务副院长。2008年调中国作家协会创作研究部任主任。发表文学理论专著《叙事文学感染力研究》及文学批评著述百余万字。发表长篇小说《末世》、《犯罪升级》、《原代码》,撰写长篇电视剧本《犯罪升级》、《白日》、《威胁》、《内幕》、《洪武纪事》等。多次担任鲁迅文学奖、茅盾文学奖等国内重要奖项评委。

    目录

    第一辑 理论视野
    小说八条——不谈成绩,只说问题
    叙述的盛宴语言的危机
    怎么写·写什么——当前长篇小说创作的基本问题
    职业批评与媒体传播
    评论界要适应文学新格局
    青春文学与“80后”写作
    关于小小说创作答记者问
    关于诗歌的外行话

    第二辑 综合述评
    我所经历的第四届茅盾文学奖
    我所经历的第七届茅盾文学奖
    1988至1990年短篇小说创作述评
    1990年短篇小说创作述评
    1991年短篇小说创作述评
    1994年短篇小说创作述评
    1995年短篇小说创作述评
    1996年短篇小说创作述评
    1997年短篇小说创作述评
    1998年短篇小说创作述评
    2000年短篇小说创作述评
    2002年短篇小说创作述评
    2008年短篇小说创作述评

    第三辑 作品评价
    不成熟的陆文夫
    神话的复归
    《洗澡》:《围城》第二种
    现世的人生现实的池莉
    张炜:复杂的叙事——读长篇小说《能不忆蜀葵》
    中国巴顿——再读邓一光《我是太阳》
    大风起兮云飞扬——读陈国凯长篇小说《大风起兮》
    一部来自民间的箴言——读关仁山长篇新作《白纸门》
    《大雪无痕》的震撼人心之处
    冰凉的包子与热忱的奉献
    神秘色彩从何而来——读少数民族新人佳作
    名编辑自己的小说
    徽式大院的历史背影——读杨黎光长篇小说《园青坊老宅》
    周东进和魏明坤谁干得过谁——读长篇小说《楚河汉界》
    政治利益与至高利益——读周梅森《至高利益》
    张平的品牌之作——读长篇小说《十面埋伏》
    恶之花——对王松新知青小说数篇的一种解读
    读阿成与墨生谈城市文学
    更接近神祗的徐小斌
    工业题材创作的一次突破
    历史产生魅力——读工业题材长篇小说《机器》
    从历史的天空到历史的地面——读徐贵祥长篇小说新作《四面八方》
    庞大而令人兴奋的写作——读孙皓晖十一卷本长篇小说《大秦帝国》
    揣摩:老百姓喜欢的军事文学
    高考,不倦的话题——读《中国高考报告》有感
    旷野无人识英雄——读李兰妮新作《旷野无人》

    文摘

    很高兴和大家见面,做一个交流。我现在中国作家协会创研部任主任,关注当前创作的基本情况多一些,也经常参加一些评奖、评选、评论工作。今天想结合当前创作、特别是当前长篇小说创作,谈一些自己对创作问题的思考,题目叫《怎么写?写什么》。为什么要讲这个题目呢?自然是有感而发。目前,我们的中短篇小说创作应该说是很成熟,了,但长篇小说创作不够完全成熟。几十年来,我们成长起一批较成熟的小说家,他们目前大都在攻长篇,又缺乏经验,长篇的问题就突出出来了。我最近写了一个关于去年短篇小说的概述,一开始就提出三个最好的短篇小说:一个是迟子建的《一坛猪油》,第二个是朱山坡的《陪夜的女人》,第三个是盛可以的《缺乏经验的世界》。都可以称为比较完美的小说,就是说短篇小说真的有我们非常满意的作品。长篇小说呢,相对而言完美的很少,就是说现在的长篇小说还不够成熟。最近北京市评文艺奖,它是把长篇、中篇、短篇小说放在一起评的,加起来评出四部。有人就问,长篇和中篇、短篇分量不一样,怎么放在一起评呢?短篇岂不吃亏吗?我倒觉得不一定,因为,无论对于长篇、中篇还是短篇,艺术上是否圆满是一个重要的综合性的指标。就是说,如果一个好的短篇艺术上圆满的话,我就会把票投给短篇,而不会投给艺术上不圆满的长篇。所以,长篇在分量上、内容上虽然占了优势,但未必就一定比短篇强。其实,总的来说,当下圆满的长篇小说是很少的,形势如此。
    我参加了组织第七届茅盾文学奖的评奖工作,同时任评奖办公室主任,经历了从初选审读组到评委会的全过程,对前几年的长篇小说看了不少,了解一些情况。应该说,对于最后评出来的四部作品,大家基本是满意的,这是一方面。但从另外一方面来说,也还缺乏更好的作品、更响亮的作品。这个形势相比起1995年第四届茅盾文学奖时就有差别了。1995年我也在创研部,还没有去鲁院,参加了第四届茅盾文学奖的评奖工作。那个时候,出了一部作品叫《白鹿原》,主要因为这部作品,评奖工作拖了一年多,就是无法启动。为什么呢?因为对它有争议,又绕不过这部作品,可见它的分量。当时二十三个评委里,大约有一半人反对这部作品,大约一半人赞成这部作品,同时,所有评委又都承认对这部作品是必须认真讨论的。最后,采取折衷的办法,使《白鹿原》获奖,于是才皆大欢喜。这一届没有这个问题,这一届没有绕不过去的作品。实际上,初选审读提供的二十部备选篇目是很准确的,没有遗漏应该获奖的重要作品。这次的初选工作很认真,每一本书都有六个人以上阅读过,绝不允许重要遗漏,是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评出了获奖的四部作品。但毕竟,这一届没有产生《白鹿原》那样非评不可的作品。我说这些是什么意思呢?我想说,长篇小说真要写好了,应该像《白鹿原》那样摆在那里,这才够分量。诸位是学习创作长篇小说的,我希望诸位要把眼光定好,有个标尺。要争取提高目前的长篇小说创作水平,如果你一年写三四部长篇小说,我可以百分之百地肯定你评不上茅盾文学奖。我们还没有发现,中国有哪位作家有这么大本事,一年写四部,还能获茅奖。
    在长篇创作上,我想提供一些我所知道的情况,文学评论界的一些观点,我自己的一些认识,供大家参考。刚才我已经说了两个意思,第一个意思是,当前长篇小说的水平比起中、短篇小说来,还要差一块。第二个意思是,缺乏真正重量级的作品。这里面有什么原因呢?第一个当然就是浮躁,大家都会承认;还有一个社会文化思想氛围问题。《白鹿原》的创作总的来讲是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完成的,我至今仍然觉得八十年代对于文艺创作是最好的一个时代,它的整个氛围,容易催生好的作品,而市场经济发达以后,氛围已经受到许多影响。这样的一个情况下,写长篇小说还想获得茅盾文学奖的话,是一个相当难的事情。王蒙说,要是想和自己一辈子过不去的话,你就写长篇小说。那真是和自己一辈子过不去的事。所以,诸位一方面要有一个雄心,另外一方面做好不一般的思想准备。
    当前长篇小说创作中存在的问题,首先是什么呢?我觉得首先是写什么的问题没有解决好。从1985年的文学革新以来我们一直在说,写什么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怎么写。现在二十多年过去了,在怎么写的问题上已经解决得比较好了。现在的小说,主要是中、短篇小说,也包括一部分长篇小说,在怎么样写上有了很大的进步,可是,另外一个问题又突出出来了,写什么的问题突出出来了。写什么三个字,包含的东西很多,很多方面都牵涉到了。你在写长篇小说,但可能,你在构思的这个东西,一开始就不很值得写,这个问题就太严重了。我们看的长篇小说比较多,我有时觉得,有百分之六十的长篇小说是不值得写的。我们一年出一千二百部长篇小说,起码有七百部不很值得写。作者一开始就没有把写什么这个问题想好,就开始写了,这样的创作太多了。如果一开始就有人提醒你,你构思的这个东西并无价值,不必要耗费这个心血,你需要修改你的创作计划,也许就好得多了。所以,今天我主要想讲这个问题,但先从网络文学讲起。
    从网络文学讲起
    都知道,现在网络文学发达了。文学和网络文学到底是什么关系?传统文学和网络文学是什么关系?这些问题已经引起很多作家的重视。刚刚召开的作协的全委会上,作协领导特意让我做了一个关于青年文学和网络文学的情况介绍,应该说,与会代表们对网络和网络文学的关注度是比较高的。在会上发表的意见有很多都是围绕网络文学谈起来的。网络文学对于长篇小说创作也是有影响的,对于我所说的写什么、怎么写的问题,也是有关系的,所以,我先从这个问题人手,结合创研部的研究成果,谈谈我的认识。
    网络文学是1998年开始兴起的,痞子蔡的《第一次的亲密接触》在网络上发表,应该被视为网络文学正式登场的一个标志。到了去年,2008年,刚好过了十年,所以去年是总结网络文学的成绩以及研究它的发展的一年。这一年里出现很多活动,从《人民日报》到新浪网,媒体上做了很多文章,都在围绕十年盘点网络文学仅仅经过十年的发展,就造成今天很大的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