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诛仙6(修订版)[平装]
  • 共1个商家     16.90元~16.90
  • 作者:萧鼎(作者)
  • 出版社:花山文艺出版社;第1版(2009年9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7556428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诛仙6(修订版)》:网络奇幻文学的最高杰作,当代出版界的最大奇迹!
    上市四周年之际,《诛仙》系列累计狂销1000万册!
    全新庆功修订版重装上阵,再战书市!迎接次世代。
    修订版最新收录《诛仙》全兵器谱、人物谱、八大未解之谜探究、原著诗词、诛仙歌曲歌词大全。惊喜指数:10!
    经典应该重温,新鲜值得收藏!

    名人推荐

    在传统的武侠小说中浸淫着长大,若非是一位知交的极力推荐,我决不会想到去看《诛仙》。《诛仙》——网络大虾萧鼎的玄幻(或者说仙侠)类巨作,凭着奇瑰的想像,宏伟的气势,雅致的语言,一下就吸引住了我。在那十数卷隽永的泪与笑里,多少未曾意料到的千回百转啊!其中有情有义:看似无坚可摧的情义后面却隐藏着背叛,表面的背叛后面又有磐石不移的情义;其中有佛有魔:似铁的佛颜里突现神魔的狰狞,而魔者狠辣的表象下又有多少脉脉温情!谁能忘记改变小凡一生的、普智与苍松间那场波澜诡诘的斗法?谁能从"万人往"潇洒无伦、笑傲苍生的王者脸上读出鬼王与长眠的女儿独处时,那哽咽的半分啜泣?
    萧鼎的笔,是清水里的一株红莲,在水墨山水般淡淡的背景下摇曳着的数叶菡萏;没有太多浓墨重彩的渲染,恰似一道清清的浅流,慢慢地汇成一江大川,不经意间就渗入了人的心底。起首两节的平铺直叙,被奇峰突起的灭族惨祸推入小小高潮,预示着看似平凡的张小凡一生的坎坷多变。如果只是一个祸起-学艺-复仇的简单故事,流俗的情节很难满足我们已被网络养得万分挑剔的胃口吧!《诛仙》的高明处便在于,把许多武侠小说用滥了的"恶善神魔交替"一番俗套和庄子"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的道家思想融合了起来。苦苦追寻的真相,一朝揭开,却原来,造化弄人啊!小凡拼却性命只为遵守对普智临终时的诺言,可成就自己一切的师尊竟然就是夺去几百条生命的罪魁。正道本来是恩义的化身,哪知晓高不可攀的凛然下面,沸腾着几许仇怨!莫说正邪的誓不两立、佛道两家的隔阂,就是青云门中,也有多少解不开的死结。没有一百年前对万剑一的不公,何来苍松在青云大殿上的临敌背叛?没有苍松为报仇勾结魔教而让正道面对的覆灭危局,道玄又何必动用威力无穷的古剑诛仙?没有垂死的普智同时传给小凡的大凶之物"噬血珠"和佛门神功"大梵般若",当年那无知的村野孩童怎会卷入正与邪的纷争?可是,命运里没有"如果"。都说道心如水,佛法慈悲,白道领袖道玄的戾气却让令他宁可错杀、也决不放过。漫天芒落如雨,天地何等肃杀;诛仙剑下,小凡的命运看似注定!
    人生一世,因缘宿命,冤冤相报;上一个仇恨衍生出下一个恩怨,就连拥有诺大法力的人,都一样被上天的翻云覆雨手所拨弄。张小凡本是无辜,也要为环环相扣的宿业偿还。神佛真是无情物吗?只见那流光溢彩的仙剑,绝不容情,铺天盖地,当头压来,压来~~~~命运,岂能改变?!
    可是......
    是谁,那般温柔地祈祷?“九幽阴灵,诸天神魔,以我血躯,奉为牺牲。”
    是谁,那般决绝地凄美?“三生七世,永堕阎罗,只为情故,虽死不悔!”
    无可抗拒的剑阵诛仙,粉碎了柔弱婉约的身躯;升腾而起的血色,污却了晶莹无暇的容颜。只为了,古潭里浮起的唯一面庞,风雨里相拥的那一丝温暖。碧瑶,魔教最有心计和权势的鬼王的独生爱女,为了在诛仙剑下救出爱人,不惜动用最惨烈的厉血毒咒逆天而行,以自己的魂飞魄散来换取情郎的生还。怪不得啊,萧鼎给她的兵刃是伤心小花;这凌波的瑶池仙葩,将那三生石上一个还未承诺的美丽盟约,尽数空付了痴情咒誓。伤彻的,何止是小凡的心,也是每一颗掩卷长嗟的心罢!
    幸好萧鼎的一念慈悲,让碧瑶的金铃摄去她的一缕香魂,留住了半分希望。从此以后,平凡的青云门弟子张小凡不见了,只有狠辣无情的鬼王宗大将鬼厉,行尸走肉地活在世间,生存的唯一意义就是寻找失传的摄魂术来唤醒长眠的她。思悠悠,恨幽幽;怎生消得,狂心乘酒!岁月过往里,平添了几多清瘦?
    魔教的无冕公主就这样成为了鬼厉胸口一颗无法除去的朱砂痣;忆起她,只有伤痛贯穿肺腑吧!但在鬼厉自己都不敢正视的心底深处,其实还有一个尘封的角落,收藏着一缕夜半的月光清辉。天琊蓝芒的第一次盛放,就将陆雪琪冷若冰霜的容颜镂刻在了心上。一出场,她就是这样一个高高在上的九天仙子,白衣胜雪,象一轮孤傲皎洁的明月,万众仰望。法力傲视侪辈,比武台上凌空飘飞、使出神剑御雷真诀的小竹峰门下高弟,也会有凡人的七情六欲吗?
    故事的开始,陆雪琪的骄傲几乎显得无礼——她对着小凡手中难看的“烧火棍”时和其他人没什么两样,都是讥刺嘲讽,虽然她的高贵气质让她只用眼神表现一切。我常想,在什么时候,那身形单薄、似乎没有特别之处的少年却获得了这下凡仙子的垂青呢?是死灵渊下不顾自身安危的相救?是死泽瘴气里才看清彼此、便立即分离的瞬间?还是天帝宝库前,将已成死敌的自己从粉身碎骨里的一拉?一丝一丝的想念,在岁月里叠叠相加。心头的第一次跳动,也许是在那人还情窦初开、失魂落魄地恋慕着师姐时,便已悄悄地发轫。不经意间,共同的患难已象一杯滋润心灵的清茶。
    没有碧瑶的话,同门的金童玉女,也许有个令人遐想的未来吧?即使是正邪模糊的界限,也阻不住陆雪琪冰雪外表下飞扬的灵魂;越是这样看似冷酷的女子,其实越是多情。就算小凡在古井的倒映里看见的是另一个人的玉容,他对陆雪琪的舍命救助也并不是无动于衷吧?只是通天峰上,诛仙剑下,那另一个她在小凡被师门和命运所弃的时候,拉住了他的手,付出了魂飞魄散的代价。从此以后,更在何处回头?!
    看完了十三卷《诛仙》,有三处令我泣下沾巾,无法自已:一次是为碧瑶的舍身奉献,却有两次是为了陆雪琪!曾记得,明月夜,小竹峰,有人直把眉峰攒了千度。梦里的万般思量,今宵的百次回顾。天琊出鞘,在无边泪竹里的轻舞啊,争得寂寞几翦?坠入凡尘的仙子,为谁饮泣风露?苗疆的天水寨上,一度并肩而行。她的脸上焕发出前所未有的神采,对鬼厉吐露情怀,然后拔剑独舞——表白,只是为了,斩断情丝!痴绝,狂绝......曾经*近的两颗心,到如今经过多少伤怀叹息,却隔了一道深痕。她亲手用剑刻下了这深痕,刻在世上,更刻在心上,一口殷红洒落的鲜血,便是明证。
    “你这又是何苦?”
    鬼厉的这句话,又何必再问?
    忽然在脑海中浮现陈世骧先生为我深爱的《天龙八部》所写题记:“有情皆孽,无人不冤。”两段情孽,一生一死(虽然一魂仍在),居然可以用同一阕词来概括: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若说碧瑶之悲,让人悲铭五内、狂歌痛饮才能消解,陆雪琪之悲就是淡淡的,淡淡的忧伤,连绵不绝地刻在眉间心底,无从消解。
    第一种颜色是黑色,那是地狱的颜色,是欲望的颜色,也是寂寞的颜色,正如年轻而孤独的主人公,一往无前的走在艰险的修真路上,如山顶松,海中石,日夜承受风刀霜剑,浪逐浪涌,而他却始终如一,岿然不动,好似心头那片暗恋的火花,风吹过,雨淋过,不能熄灭;刀斩过,斧凿过,愈演愈烈!黑色的欲望带给了主角一场家破人亡的惨剧,同样是黑色的魔门重宝却带给主角多姿多彩,饱经沧桑的人生。
    第二种颜色是蓝色,那是天空的颜色,是海洋的颜色,也是万古冰川内心深处的颜色,正如小竹峰上那个孤独明艳的女子,还有那颗冰封万里不染尘埃的冰心。那梦幻般惊艳的女子,是谁遮蔽了你秋水一样的双眸,是谁敲开你禁闭经年的心扉,为何在那天神般明亮的蓝色剑光里,我看到了一丝犹豫,一丝挂虑,还有一丝让人心旌荡漾的缠绵,也许只有你那天外飞仙般的剑气,才会带给我们多灾多难的主角一些平安!
    第三种颜色是红色,那是生命的颜色,是热烈的颜色,也是让人疯狂的颜色,正如大竹峰前飞扬跳哒的身影,那个火红衣裳神仙也似的小师姐。那在黑竹林前飘荡的裙脚,那在碧水寒潭处腾空的倩影,那偷书传道的倔强,那多少次挺身而出的威仪,怎能忘得了你,那梦萦魂牵的仙子,那第一次走入少年心中的火红!那带来千般情谊,万种疯狂的红色,青云山前焚烧内心的妒火,流波岛上剑拔弩张的对峙,千古奇兽前舍生忘死的救护,那抹血一样浓郁的红色,越发的娇艳,越发的醉人!
    第四种颜色是绿色,那是青春的颜色,是活力的颜色,也是痴情的颜色,正如万花丛中那抹嫩绿,自有一股清新宛然的气息。记得是小店夜深时的初次相逢,记得是死灵渊下的共抗强敌,记得是滴血洞中的相濡以沫,记得是黑石洞里生死相依,还有那东海上空的万般无奈,暴风骤雨下的一夜倾情,那手持伤心花的女子,是什么能够让你心伤若死,万念俱灰?
    第五种颜色是青色,那是岁月的颜色,是永恒的颜色,也是邪恶的颜色,正如那青青噬血珠翻转腾挪,世间又多了几多白骨,几多冤魂。青色的岁月能够湮灭生死的界限,岁月间的情爱却能够超越轮回,成为永恒,滴血洞内的白骨遗迹,滴血洞外的合欢铃、噬血珠,就是这永恒的物证。
    第六种颜色是白色,那是光明的颜色,是高傲的颜色,也是人间正义的颜色,正如那白衣如雪的师兄齐昊,或者是那惊才纵艳的孤独少年林惊羽,或者是那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万剑一,也许还有那隐藏至深的苍松老道,纯洁的白色啊,你代表的正义被复杂的人心加上了多少引号呢?
    最后一种颜色是金色,那是佛的颜色,是释加牟尼头上的金光,是罗汉座前的瑞气,也是佛门圣僧普智用生命点燃的最后的辉煌,那旋转在空中金色的卍字符,你带给少年的究竟是无上天道还是万丈深渊?
    这样的《诛仙》究竟是一本书?还是一副绝佳的水墨山水?我竟已不能分辨了,流光溢彩,花团紧簇的文字雕琢,行云流水,清新隽永的叙述描绘,正如打开一副无限美好的画卷,山山水水,尽在眼底,如石间清泉,汩汩流淌,如花下行走,芬芳遍地。
    初读《诛仙》,但觉一极平常的故事而已。身负血仇的主角,突如其来的奇遇,不为正道所容的秘宝,日久生情的漂亮师姐和修真杀怪的故事结构,可说是相当常见的套路。然而,唯一让本书与众不同,卓而不群的关键就是一个“情”字,本书在“情”上的描写可说是鬼斧神工,妙笔生花,关于情的描写已达大成境界。无论是小凡与普智之间虽然短暂却纠缠一生的亲情,田不易夫妇对小凡血浓与水的骨肉亲情,田灵儿对小凡单纯而有复杂的感情,陆雪琪高傲冷峻却又热烈奔放、寄托死生的感情,林惊羽对主角推心置腹,不弃不离的友情,每一种感情的描写都让人热血沸腾,感同身受,读完心潮澎湃,久久回味。
    试举两例,第六集里关于两只狐狸共死的描写可说是搜魂刻骨,意动神驰的境界。
    引用:
    忽只听前方传来了那三尾妖狐幽幽的声音:“大哥,你没事吧?”
    这个幽幽二字用的极贴切,极显妖狐走投无路,万般无奈的心情,不知道当小凡听到那情真意切的问话时是否也是心里一动,好象是有些东西破裂一样。
    引用:
    三尾妖狐脸色却有几分凄然,低声道:“大哥,上边除了和这少年一起来的两人外,连焚香谷也来了两人。” 三尾妖狐摇了摇头,道:“不是的,是两个年轻一辈的弟子,但他们道行颇深,我、我不是他们的对手……” 三尾妖狐柔媚已极的脸上,竟是怔怔滑落了两道泪痕:“可是,大哥,如今这”火龙洞“里再无去路,上面又被他们四人封住,现在只*”大黑蛭“勉力挡住,但我看他们法宝厉害,怕不出一炷香的工夫就攻下来了。我们、我们怎么办啊?”
    读到这里,我的心中亦如狐般凄然,所谓草木也知愁,韶华竟白头!叹今生谁舍谁收?红颜弹指老,芳华刹那间,只有情之一字,才真的是超脱了生死,跨越了时空!
    引用:
    它忽然停口不说了。三尾妖狐在它面前,缓缓站了起来,手伸到怀中,拿出了一个两端有红色丝穗的法宝,正是玄火鉴。在这个热焰腾腾的熔岩地穴之中,玄火鉴也被照得隐隐发红,而在它正中的那个古老火焰图腾,此刻彷佛也将燃烧起来一般,几欲喷薄而出。 三尾妖狐,张小凡眼中那个柔媚的白衣女子,此刻凝视着手中的玄火鉴,未几,忽然有一滴泪珠,悄悄滴落在玄火鉴上,片刻之后,化做白烟,袅袅升起。
    书到此处,真的是泪落衣襟,心丧若死,相比作者写到此处也难免停笔不行,不忍继续啊,那悄然滑落的泪滴,可是也凋落在你我的心间?
    引用:
    “三百年了,大哥。”她低低的、哀哀的道:“整整三百年了,从我修道小成那日,在“狐歧山”遇见了你,从那以后,我就跟你走了。天涯海角,六合蛮荒,从此暗无天日,从此日夜担忧,被人追杀。可是,我从来没有后悔过的……”
    到了此处,已经是子规啼血,月夜惊心,可说是一字一泣血,一言一勾魂,那如泣如诉的言语,正如刀子一般,深深的折磨每一个看到此处的读者,写到此,作者对整个慷慨赴死的场景的气氛渲染已经达到极致,接下来的自杀徇情如何描写已经不重要了,缱绻决绝,生死相许已经尽在指尖!
    而在流波山上的雨夜描写则有另外的一番妙处。
    引用:
    一只冰凉的手掌,带着微微的颤抖,抚过张小凡的发梢,彷佛梦语一般的声音,在这个风雨之夜,低低地道:“别怕,很快就会过去的!”
    “我会在这里陪你的!”
    “轰隆!”雷声彷佛震裂了夜空,震碎了心魄。狂电闪处,风雨呼啸之中,冰冷雨花如妖魔一般狂舞时分,那一张温柔的脸,那一双温柔的眼,如幽梦中最甜美的身影,陪在身旁。她在风雨中,低声自语,对着张小凡,又彷佛是对着自己深心,轻轻,轻轻道:“你救我护我,不惜自己的性命,我便一般对你了。你心中苦楚,天知我知,我不能分担你的痛楚,便与你一道承担。总希望有一日,你能与心中爱人,欢欢喜喜在一起的。”
    看到这里,谁还会相信这样的言语发自哪个冷面冷口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口中,那份果决,那份执着,还有那淡淡的关心,正如漆黑夜里的一盏油灯,火焰虽小,照亮的确是整个天地间的存在,此后的岁月,不管是万里层云,千山暑雪,或者是海枯石烂,地老天荒,只要想到此情此景,相来小凡的心中也必是温馨一片。
    说到情,《诛仙》还着力描写了另外一种感情,孤独,孤独而寂寞的小凡,孤独而高傲的林惊羽,孤独而冰冷的陆雪琪,似乎作者偏爱塑造这类决绝于世间,以独力而抗天下的形象。在我看来,有一处描写甚是独特,比如流波山前为了心爱的师姐和别人亲热而爆发的出来的戾气,可谓是神来之笔。一向木衲的主角突然展现了他凶厉狠辣的一面,意中人的被夺,魔门重宝的熏染,再加上一点妒火,一点狂热,这样的一个张小凡,终于让我一直压抑的心长出了一口恶气。
    而当小凡为救师姐而在夔牛的压迫下施展出佛道一家的大法时的描写更是把一个黑暗中茔茔孑立,负重前行的少年重压之下那种落寞,凄凉,心碎的表现写的淋漓尽致,那种不为人知的痛苦,难以言语的苦楚,一点一点的在压迫小凡的神经,直到这一天,秘密不再成为秘密,一切都大白于天下的时候,所有的孤独在一瞬间绽放。有一首歌曲完全可以作为此时的化外音来配乐:“他多想是棵小草,燃于那荒郊野外,他多想是只飞燕,撞翻那滔滔云海,哪怕是野火焚烧,哪怕是雷轰电闪,依然是志向不改,依然是心也不衰!”

    媒体推荐

    书评
    诛仙系列
    萧鼎闭关半年,呕心沥血,再创《诛仙》奇幻华章,亿万仙迷翘首以待。
    独家完整版文字首发,超值珍藏。

    作者简介

    萧鼎,本名张戬。男,福建人。
    超级畅销书《诛仙》系列的创造者。为人特立独行,寄情写作。长篇幻想文学系列小说《诛仙》在中国台湾一经出版,即飙升至港台畅销书冠军榜,以其天马行空的想象、雄健恢弘的叙事迅速成为华语幻想文学巅峰之作,扬名海外。上市四周周年之际,其系列累计销量超过一千万册,被誉为可媲美还珠楼主《蜀山剑侠传》的国内新一代有浓郁中国风骨的幻想文学巨著。

    目录

    诛仙6

    第一百六十六章 激斗 / 001
    第一百六十七章 禁地 / 008
    第一百六十八章 尘缘 / 015
    第一百六十九章 赤焰 / 022
    第一百七十章 决战 / 028
    第一百七十一章 巫术 / 035
    第一百七十二章 妖兽 / 042
    第一百七十三章 神剑 / 050
    第一百七十四章 诛仙 / 057
    第一百七十五章 噬血 / 066
    第一百七十六章 逃亡 / 073
    第一百七十七章 黑衣人 / 080
    第一百七十八章 禅室 / 087
    第一百七十九章 俗世佛堂 / 094
    第一百八十章 苦海难渡 / 101
    第一百八十一章 孽缘 / 108
    第一百八十二章 化解 / 115
    第一百八十三章 阴霾 / 122
    第一百八十四章 无字玉壁 / 129
    第一百八十五章 天刑 / 139
    第一百八十六章 难渡 / 146
    第一百八十七章 密令 / 154
    第一百八十八章 疯狗 / 160
    第一百八十九章 收魂 / 168
    第一百九十章 鬼道 / 175
    第一百九十一章 惊现 / 181
    第一百九十二章 鲜血 / 190
    第一百九十三章 异样 / 198
    第一百九十四章 泄密 / 207
    第一百九十五章 暗伤 / 214
    第一百九十六章 决定 / 222
    第一百九十七章 足迹 / 229
    第一百九十八章 旧地 / 238
    第一百九十九章 功德 / 246
    第二百章 真怒 / 254
    诛仙附录 / 262

    文摘

    第一百六十六章 激斗
    浓重的血腥气息,笼罩了青云山通天峰,就连一向懒洋洋的镇山灵兽水麒麟,此刻也显得焦灼不安,在寒冰水潭中不断来回游动,发出低低的嘶吼声音。而站在玉清殿上的诸正道高人,一个个面色严峻,望着山下,过了虹桥便是巨大的云海广场,此时此刻,一场激烈而残酷的厮杀在那里已经进行了一天一夜。
    尽管已经预料到了这一场兽妖之战的惨烈,但现场的残酷仍然让许多正道中人为之心寒,兽妖从山下攻上,一路上如急风暴雨席卷而来,虽然正道中人不停阻挡,但无数兽妖形成的巨大洪流似乎根本就不在乎,如雷轰如怒潮,席卷而上,当者瞬间披靡,而周围袭击阻击的人竟都是一种无可奈何的感觉,面对着黑压压的一片,杀那么一两只甚至十数只兽妖,根本算不上什么!
    就这样,原本正道安排的凭借山势阻击兽妖的攻势,转眼间即被破坏无遗,正道中人被迫退上通天峰,直到兽妖攻上云海广场,道玄真人等当机立断,将大多数正道力量集中起来,巨大的云海广场正面对敌,一时间在漫天飞舞的法宝豪光之中,通天峰云海之上,血肉横飞,惨呼号叫声不绝于耳。
    黑暗的潮水一波接着一波疯狂涌来,而在他们前方,数百位正道中人半数站在地面,半数飞在空中,无数缤纷绚丽的光芒在人群前赫然立下了彩色的城墙,绽放着冷冷寒光。
    兽妖仿佛根本不知痛苦恐惧,如大潮涌来,在几乎数里之宽的光墙前以血肉之躯撞了上去,片刻之间,寒光颤抖,异芒乱闪,令人恐怖的声音如密雨瞬间扫过通天峰头,直刺入内心处。
    当先的数百只兽妖瞬间被冰冷的豪光绞成破碎血肉,浓重的血腥如狂风掠过耳边,漫天的血雨轰然炸开然后徐徐落下,一点一点,落在了正道中人的脸上、手上。
    闻之欲吐!
    还不待人定神之间,后续的兽妖已经再度涌来,原来平整的光墙顿时如受到巨力,多处被压了进去,呈现出不规则的弯曲状。甚至有几个地方,功力稍弱心志未坚的弟子稍微手软的时候,手中法宝一个掌握不好,巨力涌来,嘶吼声中,瞬间妖兽扑上,将数个人扑倒在地,惨呼声中,再不见他们的身影。
    玉清殿外,道玄真人、普泓上人以及云易岚等人面色凝重,道玄真人向他们二人看了一眼,两人同时点头,云易岚道:“一切由师兄做主。”
    道玄真人面无表情地回头,向着山下又看了一会儿,只见在云海之上,那一幕光墙被一股黑色巨潮死死压住,其中更有数个薄弱地方摇摇欲坠,眼看要支持不住,不时有惨呼声传来,而空气之中的血腥味道更是越来越浓烈。
    他眉头紧皱,忽地抬头,只见天空高处,黑云沉沉,风云疾走之际仿佛还隐约望见那个神秘身影。道玄真人深深注视,片刻之后,转过头来,一直跟随在他身后的萧逸才走上一步,道玄真人淡淡道:“你去吧!”
    萧逸才应了一声,迅速转过身来,右手一挥,自己当先飞起,跟在他身后的是近百正道中人,人数虽然没有云海广场上的多,但法宝豪光之闪亮耀眼,却远非底下那些弟子可以相比,一眼望去,显然都是正道各脉中的精英弟子和一些散仙,在萧逸才带领之下,这批人向战势吃紧的云海上飞了下去。
    轰然雷鸣,电芒在天空苍穹乱窜,仿佛又回到了多年之前的那一场雨。只是不知怎么,就算是这个雨天,天际上竟然还有着那么一轮诡异的月亮,很亮很白。
    雨水打在脸上的感觉,那么的凉……
    张小凡蓦然回首,风雨潇潇,那一个小小村落,终究悄悄隐去。他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去,想要抓住些什么,但空空如也。只有身后,普智那一双眼睛,静静地望着他的身影。
    下一刻,他已经置身在那个熟悉的房间,大竹峰上特有的气息,在四周泛起,那么的亲切与熟悉。远处有诸位师兄们的谈笑声,有大黄和小灰的嬉闹声,还有那么熟悉的一阵脚步,一个少女笑靥如花,冲进房间,笑着喊道:“大懒虫,快起来,上山做功课砍竹子去了……”
    他全身发抖,突然之间,数十年来在心间筑起的心防堤坝破碎了,崩溃了。
    他泪流满面!枯槁的手掌从背后伸出,轻轻拍打他的肩膀,那个和蔼的声音低声问道:“怎么了,孩子,为什么要哭呢?”
    张小凡霍然回头,看着那个慈悲的脸庞,身子忍不住地绷紧。他深深地盯着面前那双眼睛,直欲看到这个慈悲老和尚的深心处,只是普智的眼神从来那么平和却又深沉,无论他如何努力,终究是看不穿。
    他一字一字地,仿佛是低吼一般地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你要选我,为什么你要这么做?”
    普智没有回答,他只是依旧那么悲天悯人地望着张小凡,眼神中除了慈悲还是平和,看不到任何的情绪波动,更不用说是什么后悔!
    身旁的一切又再一次消失了,整个世界又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张小凡,不,现在看上去他整个人已经仿佛化身恶魔,曾经凶厉的血红目光再一次占据了他的眼神,从头到脚都透露出那么一股杀意,“噗”的一声轻响,他身前衣衫裂了开去,闪烁了幽暗红光的噬魂魔棒升起,横在他的胸前。
    普智的目光终于震动了一下,慢慢向那件凶煞之物望去,噬魂顶端,那颗正大放光芒的“噬血珠”,一点一丝遍布珠身的暗红血丝,仿佛也都在凝望着他,带着冷冷的嘲笑之意。
    势不可当的血腥气息,突然从前方鬼厉身上凭空出现,继而排山倒海般冲了过来,如狂风吹过,普智僧袍猎猎飘舞,怔怔望着,那狰狞中带着绝望的红芒,如困兽一般冲来。
    他没有丝毫回避的意思,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下一刻,那绝望而凶狠的红芒穿过了他的身子,慢慢在他身后停下,凝聚出鬼厉的身影。
    苍老的和尚缓缓低头,慢慢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体,然后,他仿佛叹息一声,头颅垂下,身子缓缓跌倒一旁。在他身后,鬼厉猛地转过身子,看着普智,脸上神色如狂风暴雨,急遽变化着,渐渐的,凶厉之色悄悄淡去,伤痛之情再度泛上,眼中的红芒黯淡了,他木然望着那个似乎渐渐失去生命的身躯,瞬间,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嘶吼!
    “啊!……”
    黑色的魔棒掉落在地,他似乎瞬间失去了所有力量,天空中惊雷阵阵,电闪雷鸣,风雨潇潇中,一阵寒意落在了心间。
    他跌跌撞撞地向普智走去,脚下的土地仿佛也变得泥泞不堪,每一步都让他耗尽体力,他不停地跌倒又再一次爬起,用尽了全身气力向那个枯瘦的身体爬去,终于,他挣扎到了普智的身旁。
    一把,他紧紧抓住了那只枯槁的手掌,这十数年来,这最亲切的手掌握在手中,他竟已是泪眼朦胧。
    “师父……师父……”
    他哽咽着,低喊着,泪流满面,似带着几分歇斯底里:“为什么,为什么,这究竟是为什么?”
    普智吃力地转过头来,看着这个仿佛重新又变作当年无助的那个少年,没有回答,只是脸色那般的苍白,他的嘴唇轻轻动着,可是,终究没有再说出什么。
    枯槁的手掌,慢慢举起,伸向面前的少年的脸庞,那只手在风雨中不断颤抖着,风刀雨箭仿佛都落在了他的手间。张小凡停止了哭泣,抬起头,望着他。
    两个人的目光在风雨中望见了,对视了,凝固了,静止了,陌生了,疏远了……
    普智的嘴唇动了动,仿佛想说些什么,但是没有,随后,他的手轻轻落下了,不带有丝毫的声响。
    生命,仿佛瞬间离去!
    那个少年呆住了,全身如僵化一般,慢慢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我杀了他,我杀了他……”
    仿佛是与周围的诡异气氛一样,在他身上突然也开始发生了诡异的变化,一会儿他面上露出狰狞凶狠的神色,化身做鬼厉,一会儿却又显得痛苦不堪,似又变作曾经淳朴的那个青云弟子张小凡。就在普智的尸身旁,他挣扎在痛苦之中。
    天空中,苍穹下,依旧风雨潇潇,凄凉一片!
    萧逸才等众精英弟子一加入战团,顿时将局面稳定下来,而且这部分弟子显然早就有了默契,三五成群,径直向最吃力吃紧的战场处飞去,那些原本被兽妖攻入的缺口,猛然间得到这些生力军的强力支持,顿时反弹了回去,将攻入的兽妖在转眼间即斩杀殆尽,整座光幕也转而显得更加坚固璀璨,坚不可摧。
    人群之中,最耀眼之处,便是在那光幕的最中央,陆雪琪手持天琊神剑,如九天仙子一般傲立云端,在万丈霞光之中,天琊似化作血腥屠戮之刀,所过之处血雨纷飞,碎骨累累,竞在她脚下堆积成一座小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