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神秘追踪[平装]
  • 共2个商家     9.70元~11.60
  • 作者:达朗·肖恩(作者),周莉(译者)
  •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天天出版社;第1版(2011年7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160479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神秘追踪》:“暗夜之光”系列是英国青年作家达朗·肖恩创作的一套带有奇幻色彩的奇幻小说,共12本,读者对象为10岁以上的青少年。小说以第一人称的手法,讲述了“我”——达朗·肖恩如何由人变成吸血鬼,如何在人与鬼、生与死、正义与邪恶的抉择中所经历的传奇而恐怖的成长历程。
    《神秘追踪》是“暗夜之光”系列的第三本,主要讲述了达朗·肖恩追踪暮先生,两人由误会最终达到理解的经历。
    有这样一套小说——比“鸡皮疙瘩”情节更复杂!比“暮光之城”结构更宏大!比“哈利.波特”内涵更丰富!它就址英国新锐作家达朗.门恩的成名作——“暗夜之光”系列!全球畅销1.5亿册,39个国家和地区的读者为之疯狂不已,与“哈利·波特”同获英国谢菲尔德儿童图书奖,连J.K.罗琳也不得不强力推荐:“这是一本令读者迫不及待地想读下去的书。”见证独一无二的心灵成长之路,探寻震撼人心的神秘真相!“暗夜之光”——爱幻想、爱冒险、爱感动的你绝对不能错过!

    作者简介

    作者:(英国)达朗·肖恩 译者:周莉

    序言

    我原名叫达朗·奥肖内西,一九七二年出生在英国伦敦,我的父母都是爱尔兰人。六岁时,我们全家搬到爱尔兰,住在我曾祖父的农舍里。我喜欢那种无拘无束的乡村生活,乡村的一切比城市诡秘多了。当时的爱尔兰还很落后,电视只有两个频道,所以这期间我读了很多书。凡是我能找得到的书我都读,但我特别喜欢看冒险故事,常常看得噩梦连连。夜里我被噩梦惊醒的时候,就在脑海中想象着一幕幕惊险的场景,自得其乐。我现在写在书中的很多故事就来源于我小时候的想象。
    我现在生活在爱尔兰,专职写作。我已经完成了全心创作的一套关于吸血鬼的系列作品,即“暗夜之光”系列,共十二部。在这个系列中,我创造了一个全新的吸血鬼形象,试图改变人们对传统吸血鬼的看法。我的吸血鬼故事不是以吓唬你为目的,而是想感动你,给你更多的思考。你是否会喜欢这个全新的吸血鬼故事呢?你还希望读到我的其他作品吗?让我们一起探索黑暗的最深处,追寻点亮心灵的感动之光吧!

    文摘

    版权页:



    在接下来的一年里,暮先生教我如何去猎食,饮血,而又不被人抓住;如何获取仅供维持生命的血液;如何在人群中隐藏吸血鬼的身份。渐渐地,我抛开了我作为人才有的恐惧,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夜行生灵。
    两三个女孩站在那里,神情严肃地看着“魔术四肢”科马克。他伸胳膊踢腿,转动脖子,活动肌肉。然后,他冲女孩子们眨眨眼,把右手中间的三根手指放到牙齿中间,一口咬了下来。
    女孩们尖叫着逃开了。科马克咯咯地笑着,扭动着新长出来的手指。
    我哈哈大笑。你一旦在怪物马戏团工作,你就会习惯这些把戏。巡回演出的演员都是奇人,是自然界的怪胎,拥有奇特、有时甚至是骇人的力量。
    除了“魔术四肢”科马克,其他的演员还有:“双肚”拉莫斯,他能吃下一头成年大象或者一辆坦克;“钢牙”格莎,她能咬穿钢板;狼人,一半是人,一半是狼,就是他咬死了我的朋友萨姆·格雷斯特;“胡子夫人”托丝佳,一个美丽神秘的女人,能随心所欲地长出胡子;还有塔尔先生,他能像闪电一样快速移动,而且好像还能读懂人的心思。塔尔先生是怪物马戏团的老板。
    我们正在一个小镇上演出,营地设在一座旧磨坊的后面,营地里每晚都有演出。这是一个破烂的垃圾堆置场,但我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场所。我们可以在世界上最气派的剧场中演出,住最豪华的酒店——马戏团赚了很多钱——但我们保持低姿态,待在警察和其他官员们很少去的地方会安全些。
    我跟暮先生离开家,已经快有一年半了,但我的外表没多少变化,因为我是半吸血鬼,我衰老的速度只是人类的五分之一,这就意味着,虽然十八个月过去了,但我的身体只比以前老了三四个月。
    虽然我外表变化不大,但在内里我已经完完全全是个新人。我比任何同龄的男孩都要强壮,能够跑得更快,跳得更远;我的指甲坚硬得出奇,能抠破砖墙;我的听觉、视觉和嗅觉能力都大大加强了。
    但由于我不是全吸血鬼,很多事我还不能做。比如,暮先生能超速奔跑,他把那叫做掠行;他能呼出一种气体,使人昏迷;他还能与其他的吸血鬼以及塔尔先生那样的人交换思想。
    在我变成全吸血鬼之前,这些事我都不能做,但我并没有难过得睡不着觉。半吸血鬼自有他的好处:我用不着喝那么多人血,而且更好的是,我能在白天活动。
    白天,我跟蛇娃埃弗拉翻捡垃圾,为小人找食物——小人是一些古怪的小东西,穿着带兜帽的蓝色斗篷,从不说话。也许除了塔尔先生,没人知道他们的身份,也不知他们是干什么的,更不知道他们是从哪儿来的,为什么要随团演出。他们的主人塔尼先生是个令人讨厌的家伙(他喜欢吃小孩子!),但我们在团里不常见到他。
    “找到了一条死狗,”埃弗拉叫着把它举过头顶,“闻着有点臭。你觉得他们会介意吗?”
    我闻了闻——埃弗拉离得很远,但我还是闻到了死狗的臭气,好像近在咫尺——然后点点头。“很好。”我说。不管我们带回去什么东西,小人都吃。
    我的包里装着一只狐狸、几只老鼠。我不喜欢弄死老鼠——老鼠对吸血鬼们很友好,只要我们发出召唤,它们就会像温顺的宠物一样跑来——但工作就是工作。在现实生活中,我们都得做自己不喜欢做的事儿。
    马戏团里有很多小人,大约二十个左右,其中一个跟我和埃弗拉一起寻找野物。他是在我和暮先生加入马戏团后不久来的。我能在小人中认出他,因为他左脚有点儿瘸,我和埃弗拉便习惯叫他左儿。
    “嘿,左儿!”我喊道,“怎么样啊?”那穿着带蓝兜帽斗篷的小人没有回话——他从来不答别人的话——只是拍拍肚子,表示我们还需要更多的食物。
    “左儿说还得继续。”我告诉埃弗拉。
    “我觉得也是。”他叹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