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竞岗(长篇时政小说)[平装]
  • 共1个商家     14.90元~14.90
  • 作者:蒋世杰(作者)
  • 出版社:新世界出版社;第1版(2012年9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1043185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竞岗》为知名官场作家蒋世杰最新力作。这是一本注定畅销的官场小说,可谓一幅官场生态、社会万象的浮世绘。讲述普通官员复杂而曲折的仕途之路;讲述知识型领导干部在现实环境中的妥协与坚守。官场、商场、学术场、情场……场与场之间的转换,身份与身份之间的差别,《竞岗》细致入微地进行了刻画,读来令人拍案叫绝。首次揭示当前体制下所谓领导干部“公选”的奥秘。

    名人推荐

    知识份子从政的妥协与坚守
    ——读《竞岗》有感
    在众多的所谓官场小说中,阎真的《沧浪之水》被多数评论家誉为是一部真正讲述知识分子从政心路历程的书,是一部灵魂批判之作。更有部分评论家在“一部”之前还加上了“唯一”这样的定语。对于前者,我同意多数评论家的意见。对于“唯一”,我虽觉得用词未免极端,但如果严格地来认定知识分子从政这样一个概念,也基本同意。不过,这是在《竞岗》一书出版之前。
    《竞岗》一书的主人公倪布然,典型的知识分子,虽侧身于官场,但却一门心思想回到大学里去做自己的学术研究。可惜,如今的某些大学也并非是象牙塔,里面仍然充满了各种利益算计和政治争斗。遭受算计的倪布然清醒地认识到,不管是官场还是学术场,并没有孰清孰浊之分,关键在于你身处其中,如何运用自己的智慧去为人处事,去做出成绩来。在市委领导和亲人朋友的支持下,他毅然参加市里面向全国开展的县处级干部公选,重新回到了政界。他在现实的环境中,学会了妥协,学会了所谓的做官智慧,但同样仍然有着知识分子的良心坚守,在领导岗位上做出了卓越成绩。
    同样是讲述知识分子从政,《沧浪之水》中的池大为经历了从刚入单位时以唯一的高学历而自命不凡的愤青到老谋深算的卫生厅厅长的转变。转变的原因不是什么重大事件的影响,生离死别的打击,而是现实中点点滴滴的琐事改变了池大为的心态和价值观:分不到房子、孩子看不起病、升职没有份、被排挤打击……,类似的写法还有刘震云的一个中篇小说《一地鸡毛》,只不过《沧浪之水》中的池大为比《一地鸡毛》里的小林更有“追求”,更能妥协,更有所谓的官场智慧。而《竞岗》却又不同,倪布然本是官场中人,而且处于不错的位置上,却不屑于权力的争斗而弃官从文。《竞岗》新就新在,它说出了一个更为现实的现实:不管是官场还是学术场,并没有孰清孰浊之分,某些大学也并非是象牙塔,里面仍然充满了各种利益算计和政治争斗。它得出了一个更有价值的结论: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关键在于你身处其中,如何运用自己的智慧去为人处事,去平衡理想和现实,去把握妥协与坚守,去做出成绩来。也因此,主人公倪布然毅然参加竞岗,重返政界,在现实的环境中,他学会了妥协,学会了所谓的做官智慧,但同样仍然有着知识分子的良心坚守,在领导岗位上做出了卓越成绩。
    相对于《沧浪之水》的灰色无奈,《竞岗》对官场、学术场、商场、情场乃至于我们整个社会,态度更加光明和积极。我想,如果把《沧浪之水》看成是一本灵魂批判之作的话,那么《竞岗》应该就是一本灵魂洗礼之作。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竞岗》相对于《沧浪之水》,在当下更值得我们肯定和宣扬。
    ——煮酒论剑

    作者简介

    蒋世杰,知名作家。曾长期服务于党政机关,深谙机关生活。1990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出版长篇小说《机关》、《候补局长》、《冷月洞天探异录》、《上天难欺》等。现为甘肃省金昌市文联调研员,专职从事文学创作。

    目录

    一新书记私访通天桥,聚共识定下整风策001
    二“第一秘”走马任科长,女同学偶访“痴情人”007
    三布然立志弃官从文,夫妻相商针锋相对013
    四非常之举不胫而走,亲朋好友同声挞伐018
    五葫芦村寻求支持,两挚友闪烁其辞023
    六老首长惺惺相惜,送别宴酷似送葬028
    七潜在对手不战而走,红叶歌厅醉酒消魂034
    八倪布然如愿进学堂,叶冰清采访葫芦村040
    九梅雪夜访妹妹家,梅雨家丑不外扬045
    十赴白宴夫妻有别,官本位冷落人心051
    十一君子之交淡如水,谈佛论道话官场056
    十二郜子达求官心切,老爷子舔舌护犊062
    十三唤情郎哭诉夫君恶,杨红叶婚姻起微波067
    十四机关病积重难返,齐思民临场督战072
    十五红叶大义化风险,父子议决上省城078
    十六两冤家聚首人文院,三知己客座小餐馆083
    十七布然醉卧葫芦村,梅雪温情疗伤痛089
    十八姐妹俩讽喻子达,忆身世对月伤感095
    十九文人相聚祁连山林,效法自然物我两忘100
    二十学研成果饮誉神州,冷言冷语冷彻心头106
    二十一朋友贺喜爽口斋,智者醉眼论大师111
    二十二酒徒梅科长借酒挑事端,一粒老鼠屎害了一锅汤116
    二十三师玉洁点拨官场通弊,郜子达沽名钓誉遭拒121
    二十四逼夫参选惠贞苦口婆心,同学聚会尊严再遭重创126
    二十五公选路口徘徊不定,经费无望痛下决心132
    二十六倪布然瑞雪赶考,展才华一举夺魁138
    二十七公选路上横生枝节,竞争对手不甘落败144
    二十八彰显公道市长陈情,村官升职水到渠成149
    二十九梅雪坦然诉婚骗,布然求人碰钉子154
    三十“人民公社”怀旧话新,母女相戏天然成趣162
    三十一除夕夜布然出走,冰雪天险遇不测167
    三十二鸡蛋里头挑刺无中生有,公道自在人心尘埃落定173
    三十三依依惜别倪布然,上任即遭下马威179
    三十四汤银汉陈情伤心事,倪布然警觉通天桥184
    三十五梅雪困倦入春梦,梅能酒疯遭祸殃191
    三十六履新职布然献计献策,望前程子达得陇望蜀196
    三十七尽职责布局竞岗,顶压力一举成功202
    三十八红叶丧夫前路茫茫,布然铁面再破难题208
    三十九倪布然甘做“二傻子”,拒采访得罪无冕王215
    四十痴心女求夫望家心切,负心汉失手险伤人命221
    四十一倪布然访友释疑心,新受命欣然履天职226
    四十二只争朝夕布新局,姐俩拜佛遇红叶231
    四十三濒死生还遁入空门,悔悟人生责己修心236
    四十四郜子达罹患精神病,两搭档磋商选举事242
    四十五主仆俩谋权暗交易,曾乙僧行善献爱心248
    四十六僧俗悟人生殊途同归,红叶出三界淡然若定254
    四十七市长临别话官场善言相赠,潘池违纪获处罚咎由自取259
    四十八公选夺魁冰清玉洁终结缘,布然受邀赴港研讨人类学264

    文摘

    版权页:



    倪布然点点头,接着就向齐思民大倒苦水,最后他问齐思民,“齐市长,我真的不明白,我选择离开市委做一点学术研究,有什么不对?难道我的选择真的错了吗?”。
    齐思民望着他说:“鞋子合不合脚,只有脚知道。你的选择错没有错,只有你自己最清楚。”说到这里,齐思民严肃起来,他说,“我不能说你的选择是唯一正确的选择,说实话,我刚听到你的事,这心里也不是滋味。你在领导身边工作了这么些年,不论是能力还是水平,上上下下都津津乐道,大家都看好你的政治前途,我看这也是那么多的人反对你的选择,尽力把你挽留下来的原由之一。”
    “齐市长也这么认为?”倪布然多少显露出失望的神情。
    “我还没有说完呢,你急什么,”齐思民说,“这就是思维惯性,特别是在领导机关工作的人,都很难转过这个弯,我也不能免俗。总觉得你在领导机关呆着,将来会有大出息的。偶然听说你要离开,一时觉得有点惋惜。”
    倪布然不好意思地笑笑,说:“从感情上讲,我也不愿离开市委。特别是您,虽然跟得时间不算很长,但我很开心的。从您身上也学到了不少知识。不过我既然已经答应了人家,还是不要食言的好。再说,这人类学研究室刚刚成立,这方面的研究人员又比较缺乏。还是希望市长您最好支持一下,让我去吧!”
    齐思民笑笑,对他说:“谁说我不支持了?完全支持。有句古话说得好,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就你的个人风格而言,更适合于从事学术研究工作。”稍停他接着说,“当然,我不是说你在党政机关做得不好。说实话,当这个秘书科长的人有的是,但在人类学领域里搞出些名堂的人,不多。我相信你在这个领域里会大显身手,取得骄人的成就。比在党政机关干,更有价值。”
    “谢谢市长,有您的支持,我就可以下最后的决心了。”倪布然站起身,显得有点激动。
    “自己认准的路,就坚定地走下去吧!至于别人说什么,完全可以置之不理。”
    “我会的,齐市长。”
    齐思民又说了一些鼓励的话,就告辞走了。倪布然的心里敞亮多了。他默默地坐了一会儿,就起身到秘书长那儿去。
    “怎么样,考虑清楚了吧?”侯静德开门见山地问。
    “考虑清楚了。”倪布然镇静地回答道。
    “好,考虑清楚了,就安下心来工作。最近一段时间,机关治理工作这么繁重,秘书科的担子可不轻呀!”
    “秘书长,你误解了。”倪布然见他说得阴差阳错,赶忙说。
    “我误解了,我误解什么了?”侯静德睁大眼,不解地问。
    “我坚持我原来的选择,秘书长。”
    侯静德不认识似地望着他,半天没有说话。屋子里一片静默。过了片刻,他语重心长地说:“你一意孤行,我也只好尊重。不过年轻人,你想过没有,以你的能力、水平,将来做到人文学院的院长没有问题,可那毕竟是个教学单位,池子小,养不了多大的鱼。到时候再想回到党政机关,为时可就晚了。”
    “谢谢秘书长的一片好心,”倪布然说。他想,侯静德的思路一直在这个长那个长上打转转,就直截了当地对他说,“我决心去人文学院,目的是想做学问,走学术研究这条路。如果想在仕途上发展,就不会选择人文学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