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经典常读:落花生[平装]
  • 共2个商家     10.70元~12.75
  • 作者:许地山(作者)
  • 出版社:天津人民出版社;第1版(2011年6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201071343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以笔名“落花生”闻名于现代文坛的许地山先生,是道地的台湾作家。他1894年出生于台湾台南一个爱国志士的家庭,三岁的时候随父亲从台湾移居到福建漳州市,年轻时曾任过中学教员。1921年1月,许地山先生与沈雁冰、叶圣陶、郑振铎等12人共同发起组织文学研究会,宣传“为人生” 的文学宗旨,他的散文集《空山灵雨》和小说集《缀网劳蛛》在现代文学史上占有一定地位。散文《落花生》也是许地山先生极具代表性的一篇作品。本书以《落花生》为名,收录其散文集《空山灵雨》、《危巢坠简单》和《一缕书香》,主要供青少年阅读。

    目录

    ·空山灵雨·
    《空山灵雨》弁言/3
    心有事/4
    蝉/5
    蛇/6
    笑/7
    三迁/9
    香/11
    愿/12
    山响/14
    愚妇人/15
    蜜蜂和农人/17
    “小俄罗斯”底兵/19
    爱底痛苦/20
    信仰底哀伤/22
    暗途/24
    你为什么不来/26
    海/28
    梨花/29
    难解决底问题/30
    爱就是刑罚/32
    债/34
    暾将出兮东方/37
    鬼赞/39
    万物之母/41
    春底林野/44
    花香雾气中底梦/46
    荼蘼/49
    七宝池上底乡思/52
    银翎底使命/56
    美底牢狱/59
    补破衣底老妇人/61
    光底死/63
    再会/65
    桥边/68
    头发/70
    疲倦底母亲/72
    处女底恐怖/74
    我想/77
    乡曲底狂言/79
    生/82
    公理战胜/83
    面具/85
    落花生/86
    别话/88
    爱流汐涨/91

    ·危巢坠简·
    无法投递之邮件/97
    海世间/113
    海角底孤星/116
    上景山/121
    先农坛/125
    忆卢沟桥/128
    无法投递之邮件(续)/132
    危巢坠简/136

    ·一缕书香·
    读《芝兰与茉莉》因而想及我底祖母/143
    我的童年/157
    牛津底书虫/163
    旅印家书/166
    《落华生舌》弁言/196

    文摘

    别 话
    素辉病得很重,离她停息底时候不过是十二个时辰了。她丈夫坐在一边,一手支颐,一手把着病人底手臂,宁静而恳挚底眼光都注在他妻子底面上。
    黄昏底微光一分一分地消失,幸而房里都是白底东西,眼睛不至于失了他们底辨别力。屋里底静默,早已布满了死底气色;看护妇又不进来,她底脚步声只在门外轻轻地蹀过去,好像告诉屋里底人说:“生命底步履不望这里来,离这里渐次远了。”
    强烈的电光忽然从玻璃泡里底金丝发出来。光底浪把那病人底眼睑冲开。丈夫见她这样,就回复他底希望,恳挚地说:“你——你醒过来了!”
    素辉好像没听见这话,眼望着他,只说别底。她说:“嗳,珠儿底父亲,在这时候,你为什么不带她来见见我?”
    “明天带她来。”
    屋里又沉默了许久。
    “珠儿底父亲哪,因为我身体软弱、多病底缘故,教你牺牲许多光阴来看顾我,还阻碍你许多比服事我更要紧的事。我实在对你不起。我底身体实不容我……。”
    “不要紧底,服事你也是我应当做底事。”
    她笑。但白底被窝中所显出来底笑容并不是欢乐底标识。她说:“我很对不住你,因为我不曾为我们生下一个男儿。”
    “哪里底话!女孩子更好。我爱女底。”
    凄凉中底喜悦把素辉身中预备要走底魂拥回来。她底精神似乎比前强些,一听丈夫那么说,就接着道:“女的本不足爱:你看许多人一连你一一为女人惹下多少烦恼!……不过是——人要懂得怎样爱女人,才能懂得怎样爱智慧。不会爱或拒绝爱女人底,纵然他没有烦恼,他是万灵中最愚蠢的人。珠儿底父亲,珠儿底父亲哪,你佩服这话么?”
    这时,就是我们——旁边底人——也不能为珠儿底父亲想出一句答辞。
    “我离开你以后,切不要因为我,就一辈子过那鳏夫底生活。你必要为我底缘故,依我方才底话爱别底女人。”她说到这里把那只几乎动不得底右手举起来,向枕边摸索。
    “你要什么?我替你找。”
    “戒指。”
    丈夫把她底手扶下来,轻轻在她枕边摸出一只玉戒指来递给她。
    “珠儿底父亲,这戒指虽不是我们订婚用底,却是你给我底;你可以存起来,以后再给珠儿底母亲,表明我和她底连属。除此以外,不要把我底东西给她,恐怕你要当她是我;不要把我们底旧话说给她听,恐怕她要因你底话就生出差别心,说你爱死底妇人甚于爱生底妻子。”她把戒指轻轻地套在丈夫左手底无名指上。丈夫随着扶她底手与他底唇边略一接触。妻子对于这番厚意,只用微微睁开底眼睛看着他。除掉这样底回报,她实在不能表现什么。
    丈夫说:“我应当为你做底事,都对你说过了。我再说一句,无论如何,我永久爱你。”
    “咦,再过几时,你就要把我底尸体扔在荒野中了!虽然我不常住在我底身体内。可是人一离开,再等到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才能互通我们恋爱底消息呢?若说我们将要住在天堂底话,我想我也永无再遇见你底日子,因为我们底天堂不一样。你所要住底,必不是我现在要去底。何况我还不配住在天堂?我虽不信你底神,我可信你所信底真理。纵然真理有能力,也不为我们这小小底缘故就永远把我们结在一块。珍重罢,不要爱我于离别之后。”
    丈夫既不能说什么话,屋里只可让死底静寂占有了。楼底下恍惚敲了七下自呜钟。他为尊重医院底规则,就立起来,握着素辉底手说:“我底命,再见罢,七点钟了。”
    “你不要走,我还和你谈话。”
    “明天我早一点来,你累了,歇歇罢。”
    “你总不听我底话。”她把眼睛闭了,显出很不愿意底样子。丈夫无奈,又停住片时,但她实在累了,只管躺着,也没有什么话说。
    丈夫轻轻蹑出去。一到楼口,那脚步又退后走,不肯下去。他又蹑回来,悄悄到素辉床边,见她显着昏睡底形态,枯涩底泪点滴不下来,只挂在眼睑之间。
    P88-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