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文学理论前沿(第6辑)[平装]
  • 共1个商家     27.40元~27.40
  • 作者:王宁(作者,编者)
  • 出版社:北京大学出版社;第1版(2009年6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301154076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文学理论前沿》由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

    目录

    编者前言
    前沿理论思潮探讨
    当代比较文学与文学理论的“人类学转向”
    后殖民主义翻译理论与策略
    阿多诺和法兰克福学派
    “开放”与“恪守”,“解构”与“建构”——今日俄罗斯文论气象剪影
    视觉文化介入文学史的方式及其影响
    当代西方文论大家研究
    阅读的伦理:希利斯·米勒批评理论探幽
    乔纳森·卡勒批评理论探幽
    当代中国文论大家研究
    王元化与《文心雕龙创作论》研究
    童庆炳与中国审美论文艺学的创构
    对话与访谈
    人文关切与生态批评的“第二波”浪潮——劳伦斯·布依尔访谈录

    序言

    经过近一年时间的组稿、审稿和编辑加工,《文学理论前沿》第六辑马上就要与专业文学理论工作者和广大读者见面了。我像以往一样在此重申,本丛刊作为中国中外文艺理论学会的会刊,由学会委托清华大学比较文学与文化研究中心负责编辑,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由于目前国际文学理论学会尚无一家学术刊物,而且该学会秘书处又设在中国清华大学(王宁任该学会秘书长),因此经过与学会主席希利斯·米勒教授等领导成员商量,决定本丛刊实际上又担当了国际文学理论学会的中文刊物之角色。最近的一个变化是,由于本刊主编王宁被上海交通大学艺术与人文研究院聘为讲席教授,因而本刊将由清华和交大两大名校联合主办,这应该说是一种强强联合吧。值得我们欣慰的是,本刊第一辑到第五辑出版之后在国内外产生了较大的反响,不仅读者队伍日益增大,而且印数也稳步增长。可以说,本刊立足中国、面向世界的第一步已经实现。尤其值得在此一提的是,从2008年起,本丛刊已被中国社会科学引文索引(CSSCI)列为来源集刊。这自然是对本刊的一个极大鼓励和鞭策,我想我们今后的任务不仅是要继续推出高质量的优秀论文,还要争取冲击国际权威检索数据库A&。HCI(艺术与人文科学引文索引)。
    正如我在第一辑编者前言中指出的,我们办刊的立足点是两个:一是站在当今国际文学理论和文化研究的前沿,对当今学术界普遍关注的热点话题提出我们的研究成果,同时也从今天的新视角对曾在文学理论史上有过重要影响但现已被忽视的一些老话题进行新的阐释;二是着眼于国际性,也即我们发表的文章并非仅出于国内学者之手,而是在整个国际学术界物色优秀的文稿。鉴于目前国际文学理论界尚无一家专门发表高质量的反映当今文学理论前沿课题最新研究成果的长篇论文的大型中文集刊,本刊的出版无疑填补了这一空白。本刊暂时计划每年出版一辑,也许今后会出版两辑。

    文摘

    前沿理论思潮探讨
    当代比较文学与文学理论的“人类学转向”
    一、引论:“语言学转向”与“人类学转向”
    所谓“转向”,是学术史研究中用来标识重要的学术思想或学术范式大变革的专用语汇。在过去的20世纪人文社会科学发展中,学界已经谈论得比较多的重要转向有早期的“语言学转向”和后期的“生态学转向”问题。本文所讨论的“人类学转向”,或称“文化转向”,是继“语言学转向”之后,在学术界出现的较为普遍的知识观和研究范式拓展,其在文、史、哲、政、经、法等各学科中均有不同程度的突出表现,足以用“转向”说来加以标示。这里仅从比较文学和文学理论的专业范围着眼,以便勾勒出20世纪的人类学转向所带来的变化线索,并对转向以后的发展态势作出某种相应的文献提示和前瞻式描述。
    首先需要说明的是,笔者使用“转向”这样的措辞,意在突出人类学的知识视野和研究方法给其他学科带来的重要变革。“转向”并不意味着所有的或者大部分的研究都朝向这一个方向发展演变;它毋宁是要提示一种引导重要学术变革的趋势和动向。与此同时存在的还有其他动向,甚至不排除与人类学转向相反的动向。
    在90年代的研究中,笔者曾提出,可以将比较文学的范式之兴起,视为文学批评和文学理论从国别文学、民族文学的单一研究范式通向未来的总体文学或者文学人类学的一种过渡和中介阶段。当时对比较文学作出这样有些令人刺耳的判断,其学理上的依据正是人类学转向的知识大变革背景。今天看来,哲学方面和史学方面,乃至科学知识社会学方面都已经大张旗鼓地讨论20世纪的人类学转向之成就和学术史意义了,我们相应地在文学学科方面提出这样的讨论,虽然有些落后于人文学科发展的总体形势,但还是必须迈出的一步。这样的转向认识,对于激活本学科内部的知识创新能量,应当具有承前启后的重要意义。为了达到这种激活效果,有必要对文学学科以外的知识变革有所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