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通天人物(入木三分剖析那个令小角色呼风唤雨、大人物亦步亦趋的权力法则)[平装]
  • 共1个商家     27.50元~27.50
  • 作者:李佩甫(作者)
  • 出版社:江苏文艺出版社;第1版(2011年12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994776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通天人物》:入木三分剖析那个令小角色呼风唤雨、大人物亦步亦趋的权力法则。
    很多人想托他办事,更多人盼着替他办事;别人眼中天大的事儿,到了呼伯这儿,都成了给谁谁谁打个招呼的事儿。这境界,是呼伯花了半辈子经营出来的。
    在平原上,呼天成苦心“经营”的不仅仅是那些手握重权的老干部,对年轻人也是一样。长期以来,他培育了多少人才呀!……可以说,在省、市、县三级干部中,有一大批“人才”是他一手托出来的……
    对这些上层人士,无论是他们遇难的时候,还是官复原职的时候,甚至到他们后来退了二线,“呼家堡”的礼数都是一样的周全。在这里,呼天成奉送的是一份回忆、一份念想、一种叫人忘不掉的情分……那或是几穗刚下来的青玉米,或是几块岗地上的红薯,或是两斤小磨香油,或是一对小兔、一篮红柿……
    人情是什么?人情就是存款。你得不断地把钱存进去,而后到了万一需要的时候,才可以取。这就跟钓鱼一样,先得用饵喂,喂熟了,才能下竿。
    “跑一跑”是一种普遍性的社会行为,是具有积极意义的生存动词,也可以说是失去希望之后的再努力,它泛指遇到了什么难事和关卡,就去找熟人、拉关系、走门路,而后打通一道道关节。这里边当然还包含请客、送礼、行贿等内容,所以这个“跑”字是一个“足”字带上一个鼓鼓囊囊的“包”。人是要带着“包”跑的呀!

    作者简介

    李佩甫,河南许昌人,国家一级作家,河南省作协主席,“人民文学优秀长篇奖”获得者,被认为是描写中国官场运作最深刻、最有力度的作家。作品被广泛翻译到美国、日本、韩国等国家。

    目录

    第一章 离婚县长要下台,回乡搬救星
    第二章 省级领导来给呼伯拜寿,呼伯一个都不见
    第三章 呼伯的权威之路
    第四章 九个环节全部拿下,下台的县长又上台,变成了县委书记
    第五章 冒死救下落难领导,打开“通天”之门
    第六章 送人情有学问,还人情更有学问
    第七章 独一无二的新村,说一不二的权威
    第八章 十面埋伏,查办“造假亿元村”
    第九章 地下的新村,地上的主
    第十章 私事公办,“青天县长”落网
    第十一章 通天的能量
    第十二章 救还是不救,全在他一念之间
    第十三章 生生死死浮浮沉沉终是他做主
    附录 平原上的一个传说

    文摘

    版权页:



    离开办公室的时候,他故意对秘书小赵说:“走,咱也去叫人‘按按’。”平时,他总喜欢一个人开车出去,这一次,他专门带上了秘书和司机。他就是要让人知道,他不在乎人们会说什么了。
    当他们驱车来到“按摩诊所”的时候,老板早早地就迎出来了。秘书抢先一步,介绍说:“这是呼县长。”腰上挎着BP机的老板立时握住他的手,十分热情地说:“是呼县长啊。呼县长,你好你好!听到‘大师’的消息了吧?”
    呼国庆望着这个生意人,知道他是跟王书记有点关系的,心说,在县城里,有什么事情能瞒过我吗?可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跟他碰了碰手,故作不知,问:“什么大师呀?”
    老板吹嘘说:“哎呀呀,你还不知道哪?我就是说要去请你呢……‘大师’是我们特意邀请来的。徐大师得过蛾眉山老道的真传,是带功按摩,能治各种疾病,是个神人,真是神人哪!他在外地的时候,曾多次为中央首长带功按摩……”
    呼国庆说:“好哇,我近来头有点涨,让他给我按按。”
    老板连声说:“请请,请。”
    进了“诊所”,呼国庆发现里边并不热闹,人也不多,四下望去,都是些木板隔成的一格一格的小隔间,每一个小隔间都掩着一道布帘,每个布帘门前还立着一位姑娘。他不经意地瞥了一眼,见她们虽然都抹了些脂粉什么的,也都还是些农村的姑娘;那些小隔间里边,大同小异,差不多都铺着一张床,还有一些沙发之类。间或,有女人的笑声从布帘后面传出来……呼国庆明白了,这里是过夜生活的地方,喧闹是晚上才会有的。
    老板把他们引到一个略为宽大一些的雅间里,一边吩咐人泡茶,一边说:“呼县长,你先泡泡,我这就去请‘大师’。”
    呼国庆无心洗浴,他只是略微在盆池里泡了一会儿,就穿着一件宽松的浴衣走了出来,重新回到雅间,躺在了那张铺有床单的硬板床上……他想静下心来,思考一点什么,可线头太多,网一样,一想头就大。真是剪不断、理还乱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