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媚:感性生命的欲望表达[平装]
  • 共1个商家     15.40元~15.40
  • 作者:蒋继华(作者)
  • 出版社:学林出版社;第1版(2009年1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730750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媚:感性生命的欲望表达》由学林出版社出版。

    目录

    绪论
    第一章 媚的内涵概说
    一、趣味演变
    (一)感性形式的崇尚时期
    (二)艺术风格的确立时期
    (三)个性意识的彰显时期
    二、范畴比较
    (一)媚与柔
    (二)媚与庄
    三、意义论说
    (一)媚作为一种感性体验
    (二)媚作为一种价值存在
    (三)媚作为一种文化现象

    第二章 媚的美学特性
    一、柔靡性
    (一)柔和美
    (二)绮靡美
    二、煽情性
    (一)女子之“态”
    (二)女子之“体”
    (三)煽情与煽欲
    三、世俗性
    (一)强烈的情趣观念
    (二)浓郁的市民意识
    (三)鲜明的情欲表达

    第三章 媚的成因探寻
    一、思维方式的女性化
    (一)直觉思维与女性审美心理
    (二)女性审美心理影响下的中国人性格
    二、审美趣味的传承性
    (一)诗经:“无感我悦兮,无使龙也吠”
    (二)屈宋辞赋:“君游高唐愿荐枕席”
    (三)宫体诗:“绮艳相高,极于轻荡”
    (四)花间词:“须作一生拼,尽君今日欢”
    (五)明清艳情小说:“贪欢不管生和死,溺爱谁将身体修”
    三、伦理观念的反叛性
    (一)早期儒学的欲望观
    (二)程朱理学的欲望观
    (三)人性解放与伦理观念的叛逆

    第四章 媚的当下存在
    一、大众文化的勃兴与女性身体图像的风行
    二、文学中的性描写嬗变
    (一)情与理的冲突
    (二)灵与肉的交响
    (三)性与爱的分离
    三、审美的世俗化成因与文学的出路
    后记

    序言

    中国古代文论,或称中国古代诗学,究竟有没有科学严整的体系?这是近年来引起热烈讨论的一个问题。讨论中主要有两派意见:一方断言其无,一方力证其有,激烈争讼,互不相让。
    对于这两种针锋相对的认识,我仍主张采用本人多年以来一向倡导的“辩证扬弃法”。那是因为两种看法各有其合理性与片面性,故而需要经由辩证分析,摒弃其各自的片面性,汲收其双方的合理性,予以创造性地转化,进而熔铸出第三种观点。
    即如此处所论,断言中国古代文论没有体系的意见,一般是以西方诗学体系作为标尺,认定中国古代始终没有形成西方那样严密的逻辑体系构架。的确,西方诗学有一整套内涵明确、外延周严的概念系统,有一系列给出逻辑论证的命题,概念、命题之间具有极严密的逻辑关联,从而构建出诗学体系的逻辑大厦。此类说法不无道理,然而,以西方逻辑体系作为唯一标准,却忽视了东西方文化传统、思维传统的差异。而力证中国古代文论具有体系的言说,则是强调中国也有一连串的文论范畴,范畴与范畴之间存有内在联系,能够综合成颇为完整的诗学理论系统,包括创作论、作家论、作品论、鉴赏论等等。

    后记

    本书是在作者论文的基础上扩展而成的,原来的题目是《媚范畴初论》,既然言“初”,或许意味着当时对媚的研究仅仅是一个开端。这几年来,心里一直未曾停止对媚的深入思考。从去年7月到现在一年的时间里,除了繁忙的教学任务之外,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本书的写作上。于是有了这本小书,也算是对当初“初论”的一个了结。
    现在回想起来,选择媚作为研究的对象,着实有些“得不偿失”:其一是学界目前关于媚的研究文章较少,大量的工作需要用在资料的搜集、整理上,这还仅仅是初步的;其二,媚这个范畴欲望色彩强烈,极具感官化、享乐化倾向,甚至在某些方面还不乏带着点色情的味道,因而稍不小心,就会滑人另一个境地,削弱媚的学理性。为此,在写作过程中,努力把媚置于美学现场,让思考跟着感觉走,追求严谨而清晰的词句表达……,但往往还是不能尽如人意,研究的实际成果可能远非本人之所期,书中存在的不足之处,敬请专家、学者批评指正。

    文摘

    当人们努力冲破正统思想的束缚,大胆而真切地抒发情感,展现真实的自我,期盼人性的回归时,媚的世俗性、欲望性得到过度张扬,人们从一个极端走向了另一个极端。
    三、世俗性
    中国传统美学就情的表现程度而言,大致可分为节情(雅的方面)与任情(俗的方面)两种。儒家美学主张情感的抒发要“乐而不淫,哀而不伤”,及至宋代程朱理学的“存天理,灭人欲”观念使情的节制达到极点,这些当属节情类。服务于此的需要,经世致用、附庸风雅、谋求道的操守成为历代文人的追求。就任情而言,我们无法绕过和回避的除了魏晋时期表现人的觉醒,抒发人的性情,以情纬文、肆意酣畅的魏晋风度以及宋代的词外,晚明时期重视人的个性解放、追求情欲的宣泄和世俗意识可谓是任情观的高潮。这一时期,艺术的世俗化成为一道诱人的风景,渗透着强烈的主体意识,映射出这个时代旁逸斜出的原生态美。我们以明代中叶以后社会的世俗风貌为例,走入精神不受理性支配的激情愉悦和世俗盛宴之中。
    (一)强烈的情趣观念
    晚明时期是中国历史发展中一个重要的转型期,也是一段混乱期。宦官专权,政治黑暗,党羽纷争,社会危机加剧。同时,封建经济结构发生变化,资本主义萌芽业已出现,商业经济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发展。以王阳明为代表的心学派提出了同传统理学相背的新异思想;禅宗盛行,知识分子乐于从中寻找心灵的慰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