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分裂与建构:清末民初文学语言新变研究(1898-1917)[平装]
  • 共1个商家     21.00元~21.00
  • 作者:邓伟(作者)
  •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第1版(2009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0473435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分裂与建构:清末民初文学语言新变研究(1898-1917)》是中国社会科学博士论文文库之一。

    作者简介

    邓伟,男,1975年生,四川成都人,文学博士。现为重庆工商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副教授,重庆市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会理事,重庆市作协会员。在《文艺理论》研究等刊物发表学术论文二十余篇。自2008年3月起,进入复旦大学中国语言文学博士后流动站作研究工作。

    目录

    总序

    绪论研究对象、视野和架构
    一研究对象:文学语言建构(1898-1917)
    二理论视野:中国文学的雅俗格局
    三研究架构:思路与布局
    第一章 文言的发展
    第一节 中国古代文学语言论略
    第二节 报章体的突破
    第三节 “文界革命”
    第四节 “新名词”与语法

    第二章 白话文运动
    第一节 晚清白话文运动的逻辑
    第二节 晚清白话报刊
    第三节 《安徽俗话报》
    第四节 国语运动与方言问题

    第三章 翻译文学语言
    第一节 翻译与文学翻译发生
    第二节 翻译文学语言与归化
    第三节 西方范式与欧化

    第四章 梁启超与文学语言近代化——以“诗界革命”、“小说界革命”为中心
    第一节 “诗界革命”
    第二节 “小说界革命”
    第三节 “新小说”与白话建构

    第五章 林纾与古文文学语言——以林纾文学实践为中心
    第一节 古文与林纾古文
    第二节 “林译小说”
    第三节 林纾的古文小说创作

    第六章 徐枕亚与骈文文学语言——兼论民初“鸳鸯蝴蝶派小说”语言
    第一节 骈文与骈文小说
    第二节 《玉梨魂》
    第三节 民初“鸳鸯蝴蝶派小说”语言
    代结语五四的超越——五四文学语言建构
    参考文献
    后记

    序言

    在胡绳同志倡导和主持下,中国社会科学院组成编委会,从全国每年毕业并通过答辩的社会科学博士论文中遴选优秀者纳入《中国社会科学博士论文文库》,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正式出版,这项工作已持续了12年。这12年所出版的论文,代表了这一时期中国社会科学各学科博士学位论文水平,较好地实现了本文库编辑出版的初衷。
    编辑出版博士文库,既是培养社会科学各学科学术带头人的有效举措,又是一种重要的文化积累,很有意义。在到中国社会科学院之前,我就曾饶有兴趣地看过文库中的部分论文,到社科院以后,也一直关注和支持文库的出版。新旧世纪之交,原编委会主任胡绳同志仙逝,社科院希望我主持文库编委会的工作,我同意了。社会科学博士都是青年社会科学研究人员,青年是国家的未来,青年社科学者是我们社会科学的未来,我们有责任支持他们更快地成长。
    每一个时代总有属于它们自己的问题,“问题就是时代的声音”(马克思语)。坚持理论联系实际,注意研究带全局性的战略问题,是我们党的优良传统。

    后记

    本书是在我博士论文的基础上,再作修改与补充而成的。因此,我愿意把当年——这个词语让人感伤,好像已是许久了,其实不过是两年之前——博士论文中的“后记”再作引用:
    在康乐园停留的日子似乎可以倚门眺望了,三年的时光,如果能说我于学问能粗窥门径,则归功于诸位师长的教诲。他们是我的导师吴定宇教授,开设课程的黄修已教授,给我毕业论文以意见的王坤教授、林岗教授、陈希副教授,以及远在成都,长期关心我成长的曾绍义教授、王锦厚教授、毛迅教授、秦川研究员、文天行研究员。同时,还要感谢博士论文答辩委员会诸位老师的指正与鼓励,他们是凌宇教授(主席)、陈方竞教授、袁国兴教授、王坤教授、陈培湛教授。
    回顾在中大求学期间,吴师严谨治学、诚信待人之风,我确是感受甚深。还清晰记得,吴老师在春节住院期间,一手挂着点滴,一手以红笔批改论文的样子。然后,再念及吴老师对此论文选题的意见,以及病中的督促与教导,种种情形历历在目,不觉神伤,衷心祈愿吴老师康健。此外,诸多同学的热忱相助——或赠阅资料,或相与讨论,我自是受益多多,在此一并谢过。

    文摘

    在进入本章论述之前,我们对中国古代文学语言的慨况进行一个专节的描绘。这无疑是我们进入18981917年文学语言建构,特别是对文言发展论述的一个必要的基础。但这一工作颇具难度,涉及方方面面的问题,需要作极富宏观的梳理。下面,我们主要对中国古代文学语言进行语言学基础和雅俗格局视角的考察,期望能提供一个较为全面的勾勒。
    需要说明的是,由于中国古代文学处于一种“杂文学观”中,并没有严格意义上的一般应用文与“纯文学”的分野。可比较今人的“文学”概念,一般认为“文学”是“文学艺术”,似乎表明它是一种“纯粹”的艺术,而不是一种文章学问。由于中国占代文学审美的非独立性,反而使得它在语言文字上带来审美的泛化。在很大程度上,今人对中国古代“文学语言”的描绘,实质上就等同于对中国古代书面体系的描绘。因为在古人眼里,能够称为“文学”的语言必然是以典雅的文言为基础的,并且它的功用的范围非常广泛,往往审美功能与其他功能混淆不分。如周祖谟的看法:“文言就是古代的文学语言,换句话来说,就是古代的书面语言和人民大众诗歌创作的语言,它不仅为文学服务,而且为一般的文牍和政治、历史、哲学、科学方面的著作服务。”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