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中国城市及其文明的演变[平装]
  • 共1个商家     25.00元~25.00
  • 作者:薛凤旋(作者)
  • 出版社:世界图书出版公司;第1版(2010年12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1002749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中国城市及其文明的演变》是由世界图书出版公司出版的。

    媒体推荐

    从文明的主要载体或节点来理解和研究中国文明,应是必经之路。事实上,从农村看中国文明或儒学的演变,是看不出多少东西的;但在城市里,文明的演变冈为高度集中,而更易被理解和体现出来。
    现在重提儒家的价值观,确立它的领导位置,的确是重要的。中国在约150年前起开始向西方取经,到今天又重回自己固有的文明是很有必要的。在中国传统的强调集体主义的价值体系中,我们如何在制度上和器物上与时俱进,在全球的视野和领域中,寻找整体发展的方向?只有在这个问题上找到答案,中国的城市化和城市发展才能步人新的和可持续发展的新阶段。
      ——薛凤旋

    作者简介

    薛凤旋,原籍福建,1947年出生,在香港长大和受教育。他毕业于香港大学,获得地理学学士学位及硕士学位;1974-1977年就读于伦敦大学伦敦经济学院,获得博士学位;1977-2007年在香港大学任教。现任香港浸会大学当代中国研究所奠基所长。
    薛教授专著及编著共约四十本,国际学术论文逾一百篇,主攻城市、区域发展、基建和发展策略研究。著作包括:《北京:从传统国都到社会主义首都》、《中国的大都市》、《中国区域发展报告》、《香港与澳门》、《香港发展地图集》等。
    薛教授的学术研究成果融贯了中西方的观点与方法,并且多用中英双语发表。他对中国历史和传统有独到见解,这可从他的不同著作,特别是本书中体现出来。
    薛教授积极参与香港地方以及国家的政治与决策,是第八届至第十届全国人大代表,也是香港特区筹委会以及多个特区政府咨询委员会成员。他在香港传媒时常发表言论,是个学以致用、关心家国大事的知识分子。

    目录

    序言
    第一章 中国城市文明的起源及其历史分期
    中国文明与城市的土生性
    多元的先民文化
    中国何时跨进文明门槛?

    第二章 由原始村落到仰韶晚期的初城
    原始文明
    仰韶晚期的聚落
    一、姜寨一期
    二、大地湾二期
    三、城头山初城
    初城的性质

    第三章 龙山时代的城邦
    什么是城邦
    龙山时代的社会
    龙山聚落和城市
    城市结构和功能
    龙山城邦国

    第四章 夏代:青铜时期的城市文明
    中国文明最早奠基于夏代
    夏代开拓了中国文化新纪元
    夏代的地域空间组织与城市体系
    一、核心地区
    二、周边边远地区
    夏代的城市文明
    其他夏代城市
    夏代——奴隶社会封建帝国的开始

    第五章 青铜器的高峰:商代城市文明
    中国有现存文字历史的第一个朝代
    商帝国和商文明
    一、仁君
    二、新的国家统治制度
    三、税制、货币、贸易和法典
    四、经济
    冶铜技术的发展和传播
    商的疆域和城市体系
    二里岗的城镇体系
    在都城300公里内的区域性中心
    沿边地区的区域性中心
    商的属地和独立的方国
    结论:商代已建立封建特色的中国城市文明的根基

    第六章 由封建社会转变成工商业城市:周代与战国的发展
    历史的分水岭
    三代的理想:周王朝及其统治理念
    一、封建制度
    二、宗法制度。加上祭天地和祭祖先结成一个新宗教(儒教)
    三、井田制度与城乡分别
    《考工记》与中国城市规划
    一、规划的原则、程序以及城市理想结构
    二、宗周
    三、成周
    战国时代:铁器时代开始——封建被新中央集权所替代
    东周和战国的新城市文明
    一、临淄
    二、曲阜
    结论:中国城市结构的定型

    第七章 秦汉的行政型城市
    秦开创的新型皇朝奠定了中国的概念
    统一大国下的新行政和经济
    汉代的城市与城市化
    汉代的城市结构
    一、长安
    二、洛阳
    三、临淄
    四、宛
    五、成都
    六、邯郸
    结论:新型帝国与行政型城市

    第八章 唐代:儒家模式的黄金期
    魏、晋、南北朝的分裂至隋唐的大统
    唐代政府体制与社会
    唐代的城市化和城市发展
    一、南方涌现新型大都会
    二、运河城市
    三、长江沿岸城市
    四、东南的海港城市
    五、行政及军事重镇
    唐代的城市结构
    一、曹魏时都城邺城
    二、北魏(北朝)都城洛阳
    三、六朝(南朝)建康
    四、长安
    五、扬州(中晚唐)
    结论:成熟和完善地体现了中国都城的特点

    第九章 宋代的城市复兴与新城市文明
    中华文明的又一高峰
    两宋社会的特点
    一、抑军政策
    二、文人官僚政治的形成和儒学的复兴18{
    三、商业国家
    宋代的城市化动力
    新市民社会的出现
    一、开封
    二、临安(杭州)
    三、平江(苏州)
    四、明州(宁波)
    五、西夏、辽和金的城市
    结论:中国开始产生城乡分离

    第十章 明代的城市重建
    元代是城市的黑暗时代
    明代的军事和经济复兴
    明代的城市化
    明代城市案例
    一、南京
    二、京师(北京)
    三、临清
    四、大同
    结论:以农业经济为基础的中央集权
    ……

    第十一章 清代的城市化:由新儒学到半殖民地
    第十二章 现代中国:社会主义下的人民共和国的波动
    第十三章 中国城市文明的启示
    参考文献
    出版后记

    序言

    中国是一个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
    儒家思想在中国的悠久历史中曾一直占主导地位。
    在这历史长河中,这个文明古国几起几落。以主要朝代计,自周代起便经历了十三朝。然而据考古材料和古籍记载,周代之前还有商代和史前的夏代及五帝时代。从跨进文明门槛至今,中国的文明演进已历时约五千年。在现代汉语中,“文明”与“文化”这两个词常常被互换,近乎被公认为共通词。我们这里采用了稍为狭义的解释,将文明放在文化之上。在时间上,还未跨进文明门槛的史前文化称为“文化”,之后,便称为“文明”。另外,文明亦被作为一个泛称,如相对于中国文明、中华文明,在中国范围内的地方文明便被称为“地方文化”;甚至城市文明或一个时期的城市文明,相对于中国文明和中华文明,亦可称为“文化”。
    中国文明的基本,即其价值观体系,乃儒家思想。它所揭示的人与天(地及自然)、人与人和国与国的关系,支撑了一个大国以农业为主的社会的进步、繁荣、扩张和秩序稳定。它是中国历代政治、经济和社会体制演变的背后原则,规范了中国各行各业的活动和发展,也成为统治者和百姓的行为准则。
    城市是文明的载体,因为它是行政、教化、非农经济活动等的支点,也是为农村和农业服务的中介地。历史上城市的演变因而自然地体现了文明的演变。
    由于中国文明与西方文明及其他文明的不同,中国城市也自然地与西方城市出现不同的特征。我们不能说中国文明才是真正的文明,其他文明不是真文明;同样地,中国城市只是全世界城市中的一个类别,它有它的特点,因为它体现了不同于世界其他文明的中国文明。

    后记

    本书是薛凤旋先生积三十年教研经验而写就的心血之作,对于中国城市和中国文明的研究,提出了新思路与新看法。
    薛先生指出,西方部分学者将城市文明视为西方文明的特有产物,进而认为中国不存在真正的城市和城市文明,这是一种西方中心论的说法。城市在本质上是文明的载体,中国城市承载了独特的中国文明,它代表着与西方城市不同的另一种城市类型。它的演变,也体现出中国文明的演变。
    薛先生认为,儒学是中国文明的根本价值观,自夏商周三代以来逐步形成,支持了中国泱泱几千年的社会发展。自19世纪中期以来,由于西方列强的入侵,儒学遭到挑战,被抛弃,中国开始了向西方求索的道路。但一百多年的事实证明,西方价值观有诸多与中国国情相悖的地方,回归中国传统价值或许正当其时。

    文摘

    插图:



    在旧石器时代晚期,由于众多条件的出现,包括较好的工具、从农耕和养殖取得的食物的稳定供应等,在中国的河谷平原和低地,特别是在沿海地区,人类进人了聚落定居阶段,从而走进部落社会。换言之,大约在公元前3000年,一个新的人类发展转折点出现了,即以初城为核心的古国的崛起。初城的出现,反映了中国已齐备文明三大元素。这最后的元素大约出现在龙山时代晚期,一些具有了文字和冶铜技术的较大的原农业聚落转化为初城。
    中国古代传说认为,最早的部落联盟是由伏羲约于公元前7700年所建。公元前5000年,炎帝继承了联盟领袖的地位。约在公元前4000年,中原地区和黄河下游(包括山东),成为炎帝及伏羲后人的势力范围。后者中的黄帝一支战胜了炎帝族以及东夷的领袖蚩尤。这一段“争霸”约在仰韶晚期和龙山时期。当时,激烈的部落间战争导致了大量城堡的出现,主要的大型聚落开始建造有防御用途的城墙。考古发现为这一时期的聚落形态及分布提供了物证。司马迁的《史记》、晚商的甲骨文以及一些史前城址和其他考古发现,更为夏商两代提供了可靠的信息。1973年长沙马王堆出土的竹简中,引述了比《史记》早五百年的一本书——《黄帝四书》,内中讨论了黄帝的经国之道。它在现有考古材料之外,提供了有关黄帝的存在和他所处时代状况的资料。据司马迁所言,在炎帝和黄帝的时代,城市已经出现,如炎帝都奄,黄帝都帝丘(图1.5 )。考古材料亦证明了在公元前4000年左右,在华夏及东夷族的地区,包括长江中游,初城式的聚落也已出现。这些,我们将在后面的章节详细讨论。
    初城的前身——大型环濠聚落(包括它们的中央广场和“大房子”),已存在中国城市文明最早的影子,即中国古代部落社会经长期发展而形成的宗法制度,及其两个核心元素“祭天”和“敬祖”。这些元素在中国城市的历史长河中一贯存在,并且至今未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