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歧路[平装]
  • 共1个商家     23.30元~23.30
  • 作者:肖仁福(作者)
  • 出版社:人民日报出版社;第1版(2012年8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1151057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歧路》是十年来最值得一读的机关政治小说,一本县、市、省各级公务员的进步指南,内容更新10%十余万字,漫画名家手绘百幅幽默插画,内附王跃文等多位名家评论,极具收藏价值。

    名人推荐

    肖仁福的小说,不哗众取宠,不搜怪猎奇,看似平淡的叙述中透着犀利的智慧,看似调侃的玩笑中含着悲悯的情怀。这样的智慧和情怀在他的百万字大长篇《仕途|歧路》《仕途‖密径》中表现尤甚。
    ——王跃文
    我喜欢肖仁福的为人,实在;我喜欢肖仁福的小说,真诚和肖仁福交朋友,是一件幸事,读肖仁福的书,是另一件幸事。
    ——黄晓阳
    在我看来,《仕途|歧路》《仕途‖密径》这两部书是到目前为止我读过肖仁福的最好的作品写小说,太短的和太长的都是难以驾驭的,当然,“注水肉”是除外的而这两部超大长篇却是纯粹的干货,买回去是不需要做脱水处理的,诚然,他的前一版在出版时也被人为做过“脱水”处理,但我和多数人以为,那被脱掉的恰恰是精华的“浓汤”好在这一版能够尽可能保持原汁原味,作者幸甚,读者幸甚。
    ——浮石
    肖仁福善于刻画机关里那些普通人物的形象,善于描写机关八小时内外那些平常的生活。正是那些我们熟视无睹的平凡的人和事,到了他的笔下却变得鲜活和有趣起来。三个机关大院里的年轻人,三种不一样的仕途命运,令人拍案惊奇,读他的《仕途|歧路》和《什途‖密径》,虽洋洋百万余字,却让人读得很轻松、很有趣、很过瘾、很心有戚戚焉。
    ——阎真

    媒体推荐

        著名作家肖仁福百万字机关小说大长篇仕途更新版,内容更新10%约10万字。本书为第二部。

        王跃文等多位名家在书中进行点评。

    作者简介

    肖仁福,1960年生,湖南城步人当过农民,做过教师,卜世纪八十年代中期进入机关,混迹官场,从此无以自拔已出版长篇小说《官运》、《位置》、《心腹》、《待遇》、《意图》、《首长红颜》、《汉人》等,以及小说集《箫声曼》、《进步》、《玩火》、《官帽》等多部文字冷峻却幽默,调侃中不乏批判锋芒,其官场和历史题材小说拥有庞大的“粉丝”群,被誉为二十一世纪中国机关小说第一人。

    序言

    《歧路》和《密径》这两部小说,来源于我曾经创作的一部长达一百多万字的作品《仕途》。这部作品浓缩了我大半辈子的人生体验和生活积累,它的创作对我来说是一次长旅。一天一千余字,期间从没间断过一天,三年多时间写出初稿,又花近两年反复修改,才终于成稿。这于我是一次考验,更是一种享受,我从中收获了不可言喻的大快乐,尽管有时不免苦中作乐。为内心的快乐写作,也就不去奢求太多外在的东西,能够面世,拿几个小版税,奖赏一下这几年的清寂日子,也就足矣。
    这部稿子在几年前首版后,出版社也没做什么宣传,居然广受读者青睐,高居开卷和全国各地大小书店畅销书排行榜显著位置,荣登各省市和高校图书馆借阅排行榜,还被新闻出版部门评为全国优秀畅销书。有些读者甚至拿《仕途》与当下长篇小说对比,说比《仕途》写得长的,没《仕途》写得好;比《仕途》写得好的,没《仕途》写得长;比《仕途》写得长也写得好的,没《仕途》卖得多。
    能够有这样的成绩,对于我来说当然是件乐事。可乐过之后,回头再看这部作品,也不免感到遗憾和不足。出于种种原因,出版社对我的小说总是慎之又慎,非三报批四审读五阅评不可。如此一来,削足适履也就成为必然,不足为奇。这自然是有代价的,就是削弱作品一以贯之的文气和语境,造成某种程度上的失真。此外,对于某些情节和文字的删改,也并非出于我的本意,甚至于其中不少内容,在我看来恰恰是精华之处。当然,没有一部作品是完美的,我的作品也是如此。这几年来,我不断地对这部在我人生中占有最重要位置的作品进行修改增容的工作,努力把我新的一些想法、阅历融入到作品中去。不敢说因此就能使得作品臻致完美了,但至少我在向着这个方向努力。
    出于某种原因,我将这部已经更新过的作品分成了两部分。第一部取名《歧路》。小说中,机关大院里的三个年轻人在机构重组后分别走上不一样的仕途,哪条是正道,哪条是歪径,哪条是不归路,他们的经历非常有代表性,对读者颇有借鉴意义。第二部取名《密径》,意为机关大院里的复杂关系如蛛网般纠结缠绕,升迁路上往往有乱花繁叶,迷人眼、惑人心,山穷水复之后能否柳暗花明,就看身处其中的当事人能否找到那条被掩盖住了的密径。
    《歧路》和《密径》的出版,弥补了我之前的遗憾,相信也能够弥补大广大读者们的遗憾。两本书封面设计大气美观,出版商还为此请来了优秀的漫画家为本书描绘插图,并搜集了不少文坛名家针对本人作品的评论文章附于书后,内页有图有文,图文并重,相得益彰,大大提高了两本书的附加价值。对于这些为作品增光添彩的优美图文,我在此一并深表感谢。

    文摘

    版权页:



    插图:



    见了乔不群,李雨潺忙关掉电钻开关,说:“乔处今天想起到档案室来指导工作了?好几天都不见你露脸,也不知躲在综合处里搞的阴谋还是阳谋。”
    “不管是阴谋还是阳谋,得有同谋跟你一起谋,下次你做我的同谋吧。”乔不群扬扬手上的软盘,说,“不过做同谋前,你先把我的文件输出来再说。”
    李雨潺闪闪那双幽亮的眼睛,说:“真是不凑巧,打印机早没墨,迟没墨,偏偏你一来就没了墨。”乔不群说:“你跟我耍滑头没什么,跟政府领导耍滑头,可没你好处。你知道吗,这是袁大秘书长亲自布置的材料,他正等着审阅哩。”李雨潺侧侧脑袋,说:“打印机可不像我这么好说话,它要没墨,领导的材料来了,也同样没墨。”乔不群说:“你要与我过不去,我实在拿你没法。我再申明一遍,这可是革命工作,你最好别与材料过不去。”李雨潺说:“你以为我骗你不成?再骗不能骗领导嘛。”
    李雨潺是研究室最年轻的女孩,为人大方,工作热情,加上人长得白净漂亮,很讨同事们喜欢。她出生于桃林下面的小县城,母亲是一家街办企业的工人,父亲却在桃林城里当中学教师,父母过着两地分居的日子。她还有一个哥哥,母亲一人照顾不过来,只好把李雨潺的哥哥送到桃林。可哥哥受不了父亲管束,在桃林待上没几天就逃回县城,再不肯就范。李雨潺从小与父亲就亲热,乐意生活在他身边。顺利读完幼儿园和中小学,直到考上大学,才离开父亲。这时母亲厂子倒闭,只好来到桃林,跟刚退休的父亲生活在一起。哥哥也在广东打下一片天地,想接父亲到那边定居,老人故土难离,哥哥只得拿钱将学校分给父亲的房子装修一新,两位老人衣食无忧,倒也安宁自在。转眼李雨潺大学毕业,本想留校读研,以后做个大学教师,假期背个行囊,闲云野鹤,畅游天下。不想父母突然双双病倒,回家守护父母期间,哥哥劝她别读研了,就在桃林找个事做,两位老人也好有个照应。没等李雨潺明确表态,哥哥就调动方方面面关系,给她在政府里面落实好了工作。李雨潺十二个不情愿,却还是留了下来。父母一辈子不容易,老来需要陪伴和照顾,做儿女的不尽尽义务,哪天子欲养而亲不在,就悔之晚矣。也是人各有志,别人觉得做机关干部神气,她却从没这么想过,心情灰灰的。她的印象,机关里压根就没什么好人,要么是打着官腔的权贵,道貌岸然,颐指气使;要么是低眉顺眼的奴才,唯唯诺诺,蝇营狗苟;要么是趋炎附势的小人,阳奉阴为,两面三刀,欺上瞒下,见利忘义,为朋友两肋插刀,为好处插朋友两刀。流落到这样的地方,荒废学业不说,天天跟一群伪君子打交道,想想都可怕。再可怕也得硬着头皮上,先工作一阵,以后有机会再另谋去处。却想不到遇上乔不群这样不俗的同事,李雨潺颇觉意外之余,又深感幸运,原来机关并非那么阴森恐怖,也是人待的地方。巧的是乔不群不仅幽默随和,好打交道,连相貌声音、走路姿势,都与父亲有些相似。有时两人走得稍近些,还能隐约从他身上闻到只有父亲身上才有的特殊气息。这种好闻的男人气息,简直让李雨潺陶醉、着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