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女市长之非常关系[平装]
  • 共3个商家     15.00元~18.80
  • 作者:许开祯(作者)
  • 出版社:作家出版社出;第1版(2010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635127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女市长之非常关系》官官相斗、官商连横、官员与百姓之间的关系,官场女人与男人的那些非常关系
    许开祯的小说一贯以纵横捭阖的叙述,大开大阖的人物命运赢得市场的和读者的认可,比如《人大代表》,比如《黑手》。《女市长之非常关系》一改以往的叙事风格,由外转内,更贴近人物内心人性本身,于细微处展示社会万象,人生百态。以新的视觉和叙事手法,开创了官场小说的新图景。

    媒体推荐

    男人女人,前提都是人;男官员女官员,前提都是官员。许开祯先生从一个“非正常”官员身上。为我们深层面展示了官员的正常特征。读过此书,会对官场现象有更加全方位的解读。
      ——畅销书作家、《接待处处长》作者:高和
    许开祯的小说一贯以纵横捭阖的叙述,大开大阖的人物命运赢得市场的亲睐和读者的认可,比如《人大代表》,比如《黑手》。《女市长之非常关’系》一改以往的叙事风格,由外转内,更贴近人物内心人性本身,于细微处展示社会万象,人生百态。以新的视觉和叙事手法,开创了官场小说的新图景。
      ——畅销书作家、《一把手》作者:唐达天
    许开祯的作品一向关注人的命运,关注人在社会大势和俗世生活中的沉浮悲欢,关注人性的提升和堕落。这部《女市长之非常关系》保持了作家的创作风格,展现了一位女性官员面对灵与肉、爱与恨、崇高与卑微、事业与家庭耐艰难选择的心灵困境。读来感慨不已。
      ——畅销书作家、《省长秘书》作者:杨川庆
    许开祯的作品向来以故事见长,入木三分的描写和对官场毫不留情的批判是他作品的鲜明风格。在这部作品里,许开祯剥去女市长华丽的外衣,以温婉抒情的笔法和宽厚仁慈的情怀为我们打开了女市长斑斓多姿的内心世界,展示了她作为普通女人的另一面,进而让我们看到了一位女性官员在情感与仕途上的挣扎与彷徨。人物血肉饱满、真实可信。故事一波三折,清新流畅。
      ——书评人:储劲松

    作者简介

    许开祯,生于1966,甘肃古浪人,畅销书作家。迄今为至已出版长篇小说12部。作家出版社出版有《黑手》,是2008年及2009年的畅销书。发表中短篇小说若干。作品涉猎题材面广,目前已有三部作品被改编为电视剧。另著有电影、电视剧本若干。

    目录

    引子/1
    第一章 浪漫/7
    第二章 疼痛/42
    第三章 矛盾/75
    第四章 变故/109
    第五章 难题/147
    第六章 陷阱/177
    第七章 冲突/208
    第八章 挑战/241
    第九章 妥协/279

    序言

    说实话,世上最难的事,莫过于触摸官员的心灵。世上最不可能的事,也是触摸官员的心灵。官员是天底下最最复杂的人,也是最最简单的人。说他复杂,是因为这个社会本身就复杂,处在领导阶层的官员,一直是社会触目的焦点,百姓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他们身上,又将所有的不满发泄在他们身上。这就必然地要求他们具有多重性格。在正式场合,在镜头下,官员永远是严肃的,他们的脸上千篇一律地写着庄重,他们的身上总是充满正义。而关起门来,在自己的办公室,或者家里,官员又极想把自己还原成一个普通人。但某种文化在自己身上浸淫久了,自然而然地,就会留下烙印。官员更是如此,当他们在一种游戏规则下活动久了,他们就再也回不到自然状态,无论何种场合,本能地,都会流露出只有官员才有的那种气息。我们把它称之为官气,或者官派。官派本身就是一种可怕的东西,它让一个人失掉了本我,而虚幻或者放大成另一种“非我”。这个“非我”既成为一种距离,让他跟庶民百姓有了鲜明的对照,又成为一种伪装,让他跟本真的自我发生脱节。这是官员外貌上的复杂。内心里,官员要遵从的东西太多,要屈服的东西也太多,这就让他们的心理在强大的重压下发生变形,扭曲或是变异。压抑和克制是所有官员必有的一种心态,伪装或藏头藏尾更是官员普遍具有的一种常态。抑制自我,归于大流,这是官员无可奈何而又心甘情愿的选择,不这样选择,你就很难在那个圈子里生存下来。

    文摘

    在苏晓敏看来,世上最难处的既不是男女关系,更不是夫妻关系,情人虽然麻烦一点,但还不至于让人束手无策。当然,苏晓敏目前还没有情人,她跟省政府秘书长罗维平只能算是知己,跟社会上流行的那种情人相差甚远。人家那是要上床的,要大把大把拿钱维护,他们不,他们是君子之交,虽然不能说淡如水,但也绝没浓得化不开。这种关系在目前已很罕见了,但上帝让他们有幸遇到了对方,苏晓敏为此激动。人到中年,如果只把自己囚禁在婚姻里,囚禁在那个俗而又俗的社会圈子里,那是很苍凉很可怕的,苏晓敏不喜欢活在套子里,她想活得鲜活一些,活得稍稍那么越轨一点。
    这越轨就是指她跟罗维平的关系。当然,这层关系目前并不困扰她,至于说后来发生变故,那是另一码事。
    苏晓敏认为最难处理的,是跟同僚之间的关系。
    苏晓敏21岁参加工作,到现在已二十多个年头了。因为工作单位换得勤,跟她做过同事的,少说也有三四百人。细想起来,这三四百人中,至少有一半没把关系处理好,不,远不止一半,三分之二还要多。这就让她很懊恼,怎么会这样呢,苏晓敏常常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有些问题有答案,有些问题却永远没有答案。苏晓敏便带着这样的心结一路走来,她自认为是一个开朗温和能宽容一切的女人,没有强势女人那种咄咄逼人味,也不像怨妇一样整天怨声载道。她虽然人在官场。准确,还有待证明。就连新荷也不承认这一点呢,说她是矫情,明明一身官味嘛,打老远就能闻出来,你还不承认?这是妯娌俩之间的私房话,有戏谑的成分,不足为凭。不过,苏晓敏的确是处理不好同事特别是班子内部各位同仁之间的关系的,从她26岁被提拔为副科长,将近二十年为官生涯中,困扰她最多的,就是这层关系。有次她跟罗维平说:“为什么同样的关系,到了你们手里,就跟玩魔方一样简单有趣,到了我这里,就像是乱麻缠在了鸡腿上,怎么也理不顺?”罗维平只送给她两个字:平衡。罗维平说一切关系都在平衡中,一切奥妙也在平衡中。为官的全部哲学,其实都在平衡或反平衡里面。
    对平衡,苏晓敏多少还有一些感悟,也尝试着用过一些手段。但对反平衡,她真是理解不了。
    罗维平笑她愚木。“你呀……”每每苏晓敏为此问题困惑,罗维平总会叹上这么一声,然后笑眯眯盯住她,盯得她浑身发麻,盯得她胸闷气短,很不自在。
    他那目光,有毒呢。
    “其实没有哪样关系不棘手,包括夫妻,你是把同僚关系看得太重要了,我告诉你一个秘诀,有人拦住你的时候,要么一脚踢开,多用点力,踢得让他还不了手。要么,就绕道而行。”罗维平笑着给她传授经验。罗维平总是有很多经验,要不然,省政府秘书长这个位子是轮不上他的。
    不过绕道而行四个字,苏晓敏还是记住了。其实绕道而行跟宽容是一个意思,在处理剑拔弩张的关系时很有用。苏晓敏是女人,她更喜欢用女人的方式来处理一些看似复杂的人际关系,尽管有时收效甚微,可她还是乐意这么做。火药味太浓的事她做不出,刀光剑影她也尝试过,但杀伤力太强。对一个想在官场上走得远一些的人来说,最好还是不要这样,因为杀伤别人的同时,你自己也会受伤。
    女人不比男人,是没有足够的力量承担受伤的,女人最好的办法,就是用温情化解一切。
    可惜,温情并不是对谁都管用,让步有时很危险,比如说现在,苏晓敏就遇到了这种困境。她跟东江新班子之间,准确说是跟常务副尴尬会滋生出烦恼,还是大烦恼。
    按常理,苏晓敏是没有必要为这事烦恼的,她是东江市人民政府代市长,是陈志安的顶头上司,从组织原则讲,陈志安应该服从她。按官场约定俗成的那套规则,陈志安更应该讨好她,应该时时刻刻迎合她。可惜事实不是这样。苏晓敏到东江上任已经两个月了,两个月的事实证明,陈志安是一根刺,这根刺冷不丁地,就要扎向她。有时候这根刺也会变成一只羚羊角,从某个角度突然地冲她攻击过来。
    苏晓敏已经受过陈志安两次攻击了。一次是为了办公室,当时苏晓敏初来乍到,对东江市的情况还不是太熟悉,准确说是两眼抹黑。政府办公大楼空着很多间办公室,秘书长唐天忆问她要哪间,苏晓敏说随便吧。唐天忆说这事随便不得,眼下前市长杨天亮的办公室空着,没人愿意搬进去,原打算要分给常委副市长陈志安,可陈志安早就放出话来,宁可在他原来那间小办公室办公,也不会搬进杨天亮那间。
    “为什么?”苏晓敏顺口问了唐天忆一句。
    “不吉利啊,天亮同志出事后,很多同志都说那间办公室风水不好,甭说是副市长,就是给下面的处长们用,他们都嫌霉气。”
    “扯淡。”苏晓敏很随意地就否定了这些人的看法,紧接着她说:“既然大家都看不上,收拾一下,我搬进去。”
    唐天忆当然不同意,唐天忆怎么能同意呢,他是东江调整班子后新提拔起来的秘书长,是苏晓敏这一届政府的大管家,他首先要考虑的,就是苏晓敏的安全。这安全有两层意思,一是人身安全,不能让苏晓敏在身体健康上出问题。前市长杨天亮出事后,不知从哪里传出小道消息,说有位风水先生特意来到杨天亮办公室,看后直摇头,说西边那扇窗开在了心脏位置,开成了死窗,杨天亮一定会有心绞痛或心肌缺血的毛病。结果,杨天亮受审期间,纪检部门的同志就接到了类似报告,杨天亮每隔两天就发作一次,弄得审查工作时断时续,本来半年能结的案,就因了杨天亮两天去一次医院,耽搁了,整个案件审查了一年零四个月。另一层意思,就是政治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