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阳谋为上(长篇时政小说)[平装]
  • 共1个商家     20.30元~20.30
  • 作者:夏昕(作者)
  • 出版社:人民日报出版社;第1版(2012年10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11512093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阳谋为上》编辑推荐:2011年《二号首长》独领风骚,2012年《阳谋为上》横空出世。作者在官场工作多年,目前为某党刊副总编,熟悉机关政治和官场生态。官场第一要诀是站队,《阳谋为上》是中国第一本将这门官场学问讲述得细致入微的官场小说。一部由小见大、由低而高讲述中国式从政艺术的教科书。著名作家王跃文、浮石、黄晓阳、肖仁福联袂推荐!

    名人推荐

    官场知识分子的生态范本
    ——我读《阳谋为上》
    在众多的官场小说中,这是尤为独特的一部。作者将中国官场知识分子的群像浓缩在主人公郁远达身上,通过描绘郁远达初涉政界的种种经历,从而为读者徐徐铺开了一幅中国官场知识分子的生态画卷:他们是如何的迷茫而守望,苦闷而独立,退守而进取。
    省委党校副教授郁远达过腻了党校那种不官不民的“四不象”生活,便萌生了从政的想法。于是通过一番运作,最后来到南溪县担任副县长。但郁远达根本没有料到,他刚到南溪就卷入至南溪县委书记邢贺华与县长罗海鸥的政治斗争中。郁远达骨子里暗藏的知识分子秉性与精神,让他选择了与一腔正气的县长站在一起。随后,他就被县委书记冷落了,更为甚者,他的人身安全也受到县委书记暗地里指使的黑社会的威胁。
    《阳谋为上》提出了官场最大的一个学问:站队。选择跟谁站在一起,这是一种官场考验,是一种仕途判断,也是一种政治智慧。然而,更多的时候,这更是一种人格的博弈。一边是憋屈的正义,一边是显赫的权力;一边是卑微的尊严,一边是现实的升迁。是保持独立人格,还是违心当孙子?如同郁远达一样,官场知识分子常常面临着这样痛苦的抉择。他们如履薄冰,如临深渊,小心翼翼地避免自己不成为政治斗争牺牲品。
    《阳谋为上》中郁远达的遭遇,是当下中国官场知识分子生存状态的一种折射,一种缩影,一种展示。个人觉得,我们提及的中国官场知识分子,应无关乎文凭与学识,而更应强调于精神与人格。在中国官场,有一群人格独立、思想独特、行为独处的官员,他们身处仕途,一方面想刻意保持着内心的尊严、人格的自我与精神的自由,另一方面,他们也想通过各种途径和渠道,在政界里有所作为,在仕途上有所升迁。但这两种思想常常在现实生活中产生矛盾、碰撞和斗争,从而令其痛苦而郁闷,焦灼而不安,顾盼而愤懑。因此,中国官场知识分子常常采取一种同流而不合污的人生态度,一种顺应而不顺从的观望举措,在独立人格与残酷现实的夹缝里侧身而行。即令如此,却也难有尽头。
    《阳谋为上》的作者夏昕大学毕业后就在县级党政机关工作多年,后来又到省城做媒体,他现供职的杂志社就在某机关大院里,他在这机关大院里一呆又是十年。在他的人生经历中,不仅耳闻目睹了官场种种现象,而且也亲历了种种官场选择,对于官场知识分子的遭遇可以说感同身受。因此,比一般官场作家更深知官场冷暖的他,对官场生态的刻画更入木三分,对官员心态的描绘也更拿捏到位。这也使得《阳谋为上》读后更令人扼腕感叹,嘘唏不已。
    为避免小说色调过于灰暗,或许是出于内心的一种渴望和对读者的一种慰籍,作者以明亮的手法,让郁远达运用智慧与能力,在知识分子独立精神与官场升迁这两者之间取得了平衡,使其在仕途上获得步步高升的同时,也坚守了一位知识分子应有的良心、尊严与正义。
    因此,《阳谋为上》在展示官场生态的同时,也为广大怀揣着知识分子心态的官员指出了一个带有亮色的方向。从这一意义上说,《阳谋为上》既是一部剖析官场知识分子内心的思想读本,又是一部慰藉官场知识分子灵魂的心灵读本。
    ——阎真,著名作家、湖南省作协副主席、中南大学文学院教授、副院长

    作者简介

    夏昕,男,1972年出生。湖南永州人。曾在党政机关工作多年,随后到省级报社、电台、杂志社等媒体工作,担任过记者、编辑、采编中心主任、新闻主编等职。现供职于某杂志。专栏作家,在全国十多家刊物上撰写专栏。数篇文学作品入选大学教材和重要文集。

    文摘

    版权页:



    郁远达呆在党校里,每天接触的是大大小小的官员,讲的做的都与官场有关,但自己却又不是真正的官员,感觉就怪怪的。他有次给新任县委书记(县长)短训班讲完课时,突然觉得自己从没有进过官场,却有板有眼地谈如何当官,甚至还上升到了执政文化的高度,显得太搞笑了。有一天郁远达突然觉得自己天天讲执政文化,还不如真的去官场体验体验,于是就萌生了从政的想法。
    但贺子墨对郁远达想下去从政的想法很是不屑,表示强烈地反对:“下去当什么鸟官,还不如在党校做你的学术,官场会扭曲一个人的性格和心理,最后会变为变态佬。”
    “党校呆久了也郁闷呀,这地方看似学校,但所谓的学员都是一些大大小小的官员,耳濡目染,学校的老师也都沾了一身的官气。因此哪里是党校老师教他们呀,是那些官员们来言传身教党校的老师了。渐渐的,党校的老师们心里都酝酿着一种官欲,而自己手中却又没有权力,因此有的比官场的人更变态了。”郁远达感慨说。
    这时恰逢省里为了培养一批后备基层领导,出台了一个挑选年轻的高学历高职称人才去基层任职党政副职的政策。郁远达仔细对照选拔文件,发现每项条件自己都符合,于是就报了名。通过笔试、面试和组织考察,郁远达一路过关斩将,最后如愿以偿。如果说这一路过关斩将凭的都是郁远达真本领,那也不太实际,中间当然少不了一番运作。
    在面试那个环节,郁远达就去找了老乡张仪。此前张仪与郁远达在小范围的老乡聚会中吃过几次饭,彼此还算熟悉,但也算不上深交。但张仪确实很讲老乡感情,在面试前他帮郁远达设法打听到了所有的评委,然后又陪着郁远达逐个去跟这些评委见了面。
    去评委家时,郁远达不知送些什么东西好,便向张仪请教。张仪没料到这种事郁远达竟然要问他,他沉吟了一下,说:“带烟酒太显眼,万一被别人看见了传出去不好,你就给每人送2000元家家乐商场的购物卡吧。”
    家家乐是省城最大的一家商场集团,下面有六家商场遍布省城各繁华路段。省城的人请客送礼,一般都在家家乐商场买卡,既方便,又实用,且不掉档次。偏偏郁远达平常也没怎么请客送礼过,当然就不知道这些了。事后郁远达跟老婆范筱筱说起此事,范筱筱便取笑道:“连送个礼都不会,你还去当什么副县长,安安心心在党校教书算了。”
    郁远达确实觉得有些羞愧,但他还是硬着嘴反驳范筱筱:“难道当副县长就要学会请客送礼吗?”
    “呵呵,不要请客送礼?你现在还没有当上就要请客送礼了呢!”范筱筱尽管三十多岁了,但笑嘻嘻的样子看起来仍然特别可爱。
    郁远达知道老婆是借题发挥,她原本也不赞同郁远达到下面去当什么副县长,后来郁远达不断做工作,她才勉强同意。但从另一个方面说,郁远达也觉得老婆讲得有道理,自己连请客送礼都不会,哪能在官场混呢?如果张仪不够哥们,送礼这事他绝不会给什么建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