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北大中文学刊2009[平装]
  • 共1个商家     51.40元~51.40
  • 作者:北京大学中文系(编者)
  • 出版社:北京大学出版社;第1版(2009年1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301053843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北大中文学刊2009》是由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的。

    目录

    先唐杂言诗的节奏特征和发展趋向——论六言和杂言的关系
    “鸿都门学”事件考论——从文学与儒学关系、选举及汉末政治等方面着眼
    北齐文学传统与初唐诗歌革新之关系
    论中国古代小说文体研究的四个层面
    中国古代小说“变形”母题的源流及其文学意义
    海内孤本明刊《新刻全像五鼠闹东京》小说考——兼论明代以降“五鼠闹东京”故事的历史流变
    元明曲学家杂剧分类解读
    略论纪昀的《玉台新咏》研究
    论晚清古文理论中的声音现象

    视日、日书和叶书——三种简帛文献的区别和定名
    礼制的隐含与《论语》的诠释
    《孝经》开元始注与天宝重注比较研究
    略论北宋经学与儒家诸子学之互动——以经学新变与理学形成为中心
    诗材、诗风及诗人品格——朱熹咏梅诗词诠释
    《类编增广黄先生大全文集》所收黄庭坚诗作考
    《全宋诗·欧阳修诗》补正
    《平妖传》结构与人物性格分析
    《燕行录全集》考误

    国学的当代形态与当代意义
    论《世经》帝德谱的形成过程及相关问题——再析“五德终始说下的政治和历史
    韩国阳明学者郑齐斗的经世思想
    梁启超代拟宪政折稿考
    长向文人供炒栗——作为文学、文化及政治的“饮食
    现代文学的阐释链与“新传统”的生成
    从会馆到公寓:空间转移中的文学认同——沈从文早年经历的社会学再考察
    湘西音乐美术与沈从文创作之关联
    贮满记忆的空间形式:“阳台”与张爱玲小说的意义生产
    阿垅对现实主义理论的坚守与探索——对1950年那场理论批判的回顾和再探讨
    1980年代“文化热”的知识谱系与意识形态
    荒诞还是荒唐,渎圣还是亵渎?——由阎连科《风雅颂》批评某种不良的写作倾向
    友爱、敌意与他者的单一性——论德里达的“幻影朋友之回归”
    比较诗学的学科价值理念与方法意识
    Metaphor as a Political Rhetoric:Chunqiu Rhetoric in a Straussian Light

    汉语负面排他标记的来源及其发展
    述补结构与处置式发展关系初探
    论“名而动”结构的来源及其语法性质
    汉藏诸语言词汇比较中的词义对应问题
    论反切起源问题
    关于“每”和“都”的语义配合和制约关系
    试论普通话疑问语气的声学关联物
    语义结构和汉语虚词语义分析
    语义所指理论与汉语句法成分的语义指向研究
    闽南方言连读变调新探
    汉语动转名的无标记性与汉语语法化模式的关联
    语义范畴组配的基本层次和汉语单字的语义功能
    中文办公软件界面用语标准化问题刍议

    北大中文系同仁2008年刊行著作目录

    文摘

    插图:


    从先秦到晋宋时期,无主导节奏的杂言诗一直存在。虽然其最早产生的原因是长短散句的无法节奏化,但在发展过程中,却逐渐形成一种相对独立的诗型,历代诗人们在这类诗型中探索节奏规律的用心也不难窥见。
    《诗经》时代大部分篇章都是以四言节奏为主导的,但是也有部分无主导节奏的杂言。主要见于感叹语气强烈的诗歌。这些诗歌在《诗经》中一般都有两章以上的复叠,因而节奏感很强。但除了章节的复叠以外,单独看每一章,虽然句式不定,仍然有节奏感。如《齐风·着》:“俟我于着乎而,充耳以素乎而,尚之以琼华乎而。”三句都用“乎而”的感叹结尾,句中都用虚字句腰(“于”和“以”),形成排比语调。《齐风·还》与此类似。又如著名的《魏风·伐檀》,虽然“坎坎伐檀兮,真之河之干兮,河水清且涟漪”三句句式无一相同,但是后面两句“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廛兮?不狩不猎,胡瞻而庭有县貊兮”则是用近似的问句排比,尤其是以两句相同句式的四言作规则间隔,与最后“彼君子兮,不素餐兮”两个《诗经》中常见的三言加“兮”的句式呼应,就自成节奏。又如《秦风·权舆》:“于我乎!夏屋渠渠,今也每食无余。于嗟乎!不承权舆!”①中间一句六言,前后夹两个“乎”字感叹句加四言句,形成对称,后两句好像是前两句的重复感叹。那么这种长短句是不是由配乐的音节造成的呢?笔者以为《诗经》中的章节重叠肯定与配乐歌唱有关,但是每一章里句式的长短则是随抒情的需要,出于自然的心声,这一点在不入《诗经》的先秦歌谣中可以看得很清楚。如《南风歌》“南风之熏兮,可以解吾民之愠兮;南风之时兮,可以阜吾民之财兮”②,相同句式的排比和间隔与《伐檀》近似。又如《原壤歌》“狸首之斑然,执女之手卷然”,节奏与《齐风·着》近似。《左传·昭公十二年》乡人歌:“我有圃,生之杞乎!从我者子乎?去我者鄙乎?倍其邻者耻乎?”④再看先秦的其它杂言歌如《宋城者讴》(《左传·宣公二年》)、《岁莫歌》(《晏子春秋·外篇》)、《莱人歌》(《左传·哀公五年》)、《暇豫歌》(《国语·晋语二》)、《申叔仪乞粮歌》(《左传·哀公十三年》)等等,可以归纳出这些杂言歌和《诗经》中的无主导杂言寻求节奏的一些共同特点:1.多数句句押韵,有时倒数第二句不押,或在两句三句连押后转韵。四言体句式整齐,一般是隔句押韵,而杂言则加强了押韵的密度。2.加强各种感叹词“乎”、“兮”、“而”等等的密度。3.相同或相似句式的排比。相似句式往往长短不齐,但句法结构相同。此外,还有一些诗的感叹句首尾呼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