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俄罗斯联邦民法典的过去、现在及其未来[平装]
  • 共1个商家     59.30元~59.30
  • 作者:魏磊杰(编者),张建文(编者)
  • 出版社: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第1版(2012年1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62045298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俄罗斯联邦民法典的过去、现在及其未来》由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出版。

    作者简介

    魏磊杰,1981年生于河南项城,法学博士,厦门大学法学院助理教授,荷兰蒂尔堡大学法学院、台湾政治大学法学院访问学人,两南政法大学俄罗斯法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民商法典研究所(CCCI)兼职研究员。主要研究兴趣为转型时期的法律与社会、比较司法文化。从2005年至今,在《比较法研究》、《华东政法大学学报》等法学刊物上发表论文计26篇(《中国社会科学文摘》转载一篇)。出版译著四部:《新的欧洲法律文化》(中国法制出版社2010年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草案》(英文版)(荷兰博睿出版公司2010年版,主译)、《转型时期的法律变革与法律文化:后苏联国家法律移植的审视》(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年版)、《比较法的认识论与方法论》(法律出版社2012年版)。
    张建文,1977年生于河南邓州,法学博士,法学博士后,西南政法大学民商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西南政法大学俄罗斯法研究中心主任,两南政法大学中国信息法制研究所所长。主要从事公共财产法、中俄比较私法研究。近年来,在《法律科学》、《法学杂志》等学术刊物发表论文70多篇。出版专著两部:《转型时期的国家所有权问题研究》(法律出版社2008年版)、《俄罗斯知识产权立法法典化研究》(知识产权出版社2011年版),译著一部:《俄罗斯知识产权法》(知识产权出版社2012年版)。

    目录

    过去篇
    俄罗斯民族的法律传统
    一、引言
    二、作为政治和时尚问题的法典编纂
    三、法典化的民族进路vs.理性进路
    四、法律汇编vs.法典编纂
    五、俄罗斯法律传统以汇编形式的创立
    六、结论
    苏联法典编纂经验:理论与比较的双重视角
    一、编纂与汇编:优劣之别
    二、“解法典化的时代”
    三、苏联的经验
    四、规则的公开、保密与知识
    苏联法中的形式主义与反形式主义:以民法典中的一般条款为例
    一、学说
    二、一种可选择的观点
    三、结论
    现在篇
    俄罗斯联邦与哈萨克斯坦1994年民法典之比较
    一、引言:两部民法典的分类类型
    一、两部民法典的经济哲学:自由企业
    三、两部民法典的谱系:影响民法典起草者的来源
    四、法典的构造:两部《民法典》的结构与实际适用范围
    五、法典的创制:两个试管婴儿的身世
    六、法典的剖析:俄罗斯与哈萨克斯坦民法典某些条款的深入考察
    七、总结:作为法律实验之现代实验室的俄罗斯与哈萨克斯坦
    八、书本上的法vs.运行中的法:两部民法典的病理分析
    俄罗斯联邦民法典的稳定与转型
    一、引言
    二、结构与内容的批判性概述
    三、重要特征的批判性分析
    四、结论
    俄罗斯联邦民法典的编纂进程
    一、标准立法还是联邦立法
    二、借鉴和起草过程
    三、民法典和先前立法
    四、民法典的地位
    五、民法典与地方法
    六、民法典与其他法
    七、民法典与宪法
    八、民法典与国际法和国际条约
    九、谁来解释民法典
    十、其他法典——对外的移植
    十一、结论
    俄罗斯联邦民法典与荷兰新民法典:相似与差异
    一、引言
    二、背景
    三、结构
    四、范围
    五、风格、一般标准和解释
    六、法人和财产法
    七、合同法:格式条款
    八、解释和形式
    九、担保交易
    十、强行法及其限制
    十一、任意法的角色
    十二、结语
    俄罗斯当代民法中的所有权
    一、引言
    二、所有权
    三、私人所有权和公有所有权
    四、所有权的消灭
    五、救济
    俄罗斯当代民法中限制物权的概念和种类
    一、限制物权的概念和特征
    二、限制物权的客体
    三、限制物权的个别种类
    四、限制物权的分类
    俄罗斯联邦民法典债务违反责任的一般规定
    一、债务违反责任事由
    二、损害赔偿
    三、损害与违约金
    四、不履行金钱债务的责任
    五、债务的实物履行
    六、 自助
    七、不履行给付特定物债务的法律后果
    八、补充责任
    九、责任限额
    十、债务人为其雇员的责任
    十一、债务人对第三人行为的责任
    十二、债权人的过错
    十三、债务人迟延
    十四、债权人迟延
    十五、结论
    新俄罗斯家庭法典:转型与创新
    一、苏俄时代的三部家庭法典
    二、新家庭法典的转型与创新
    三、新家庭法典与《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
    四、辅助生殖的立法问题
    五、余论
    独联体国家民法典中的民事权利保护:一个比较性的研究
    一、引言
    二、民事权利的保护制度
    三、民事权利保护制度的性质
    四、保护方法上的差别
    五、结语
    未 来 篇
    俄罗斯不动产民事立法发展的基本构想
    一、完善将不可动物作为民事流转的客体的民事立法的规范
    二、对不动产权利及其法律行为国家登记的形式
    三、不动产权利国家登记程序
    俄罗斯联邦民事立法发展的基本构想
    一、引言
    二、俄罗斯联邦民法典的一般规定
    三、法人立法
    四、物权立法
    五、债法(一般规定)立法
    六、有价证券和金融法律行为的立法
    七、智力活动成果和个别化手段权利(知识权利)立法
    八、国际私法的立法
    现代俄罗斯法在世界法律地图背景下的类型
    一、当代主要的法律体系:世界法律地图
    二、法律体系划分的标准
    三、欧洲大陆法和英美普通法的差异
    四、社会主义法的比较法特点:作为准西方法的社会主义法
    五、现代俄罗斯法的类型学上的特点:处在发展转型阶段的
    法律体系
    六、简要的结论
    编后记

    文摘

    版权页:



    (二)哈萨克斯坦民法典
    除了俄罗斯1964年《民法典》和俄罗斯1993年《宪法》外,上文列举的所有其他来源(1991年“民事立法纲要”、《独联体国家示范民法典》和西方的民法典和商法典)也都是哈萨克斯坦1994年《民法典》的直接影响来源。第四项,也是最为重要的影响来源是俄罗斯1994年<民法典》。实际上,其他三项来源都是通过该法典间接影响到(哈萨克斯坦民法典)的起草者的。不论其价值如何,哈萨克斯坦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1965年《民法典》可以被列为哈萨克斯坦1994年《民法典》的第五项影响来源。但是,由于哈萨克1965年《民法典》的核心条款从根本上都是与独联体国家示范(民法典》和俄罗斯1994年《民法典》直接冲突的,所以哈萨克斯坦1994年(民法典》的起草者并未从1965年《民法典》中获得任何积极的启示。有些人指出,哈萨克斯坦1965年《民法典》对1994年《民法典》起草者的影响是消极的,1994年《民法典》有条不紊地努力拒绝规定在1965年<民法典》当中的每一项社会主义法律原则。换言之,1965年《民法典》成为了新《民法典》的反面教材。但是,少量源自1965年(民法典》的社会主义法律原则最终也被纳入了哈萨克斯坦1994年(民法典》。
    四、法典的构造:两部(民法典)的结构与实际适用范围
    (一)法典的结构(內部划分)
    俄罗斯1994年《民法典》计划分三期通过。第一部分于1994年10月21日经国家杜马通过,1994年11月30日经总统签署,绝大部分于1995年1月1日生效。第一部分的某些条款则在1995年1月1日之前或之后生效。具体来说,(民法典》的整个第17章只有在新土地法典被国家杜马通过,并经总统颁布后才能生效。第二部分于1995年12月22日经国家杜马通过,并于1996年1月26日经总统签署,于1996年3月1日生效。第三部分预计将于1998年第四季度的某个时间被通过。它被签署后,将于1999年第一季度的某个时间生效。(民法典)的三个部分都完成之后,它们会被合并为一部完整的《俄罗斯联邦民法典》,而无需再提及那三个分别的部分。《俄罗斯民法典》之所以分三期制定,是因为作为民法典起草者之工作典范的独联体国家示范民法典是分三个阶段起草的。《俄罗斯民法典》三个部分的内容也与示范民法典的相应部分互相对照。
    影响《俄罗斯民法典》起草者将法典分三期制定的同样因素也影响了《哈萨克斯坦民法典》的起草者,他们的民法典也不是一次性通过的。但是,与俄罗斯的情况不同,《哈萨克斯坦民法典》的通过分为了两个阶段。《哈萨克斯坦民法典)第一部分于1994年12月27日经哈萨克斯坦共和国最高苏维埃通过,同日由总统颁布。它生效于1995年3月1日。据估计,《哈萨克斯坦民法典》第二部分将于1998年第四季度的某个时间经议会通过。之后,它将于1999年第一季度的某个时间被签署并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