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朦胧诗二十五年:追寻[精装]
  • 共1个商家     14.22元~14.22
  • 作者:孙琴安(编者)
  • 出版社: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第1版(2002年6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681018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朦胧诗二十五年:追寻》:诗人多梦。诗人的梦,幻化为他在诗中对于梦境的寻寻觅觅。从此他喜欢追前扶后,苦做根由。因此他热衷寻天问地,上下求索。甚而他能够无中生有,影附对错。诗人的固执,并非一定偏激,却无时不在潜行在他所营造的语句空间之中。

    媒体推荐

    前言
    在新世纪的洪亮钟声中,诗歌与我们人类共同跨入了二十一世纪。回首二十世纪的中国诗坛,总禁不住心潮起伏,百感交集。
    诗歌本是中国历史最悠久的文学体裁。但在二十世纪,却发生了一场极其重大的变革,那就是,统治中国诗坛达千余年之久的旧诗词又演化或繁衍出白话诗,也就是我们现在通常所说的新诗。尽管旧诗仍与新诗并行不悖,但新诗已取代旧诗而成为当今中国诗坛的主要形式,占据着一时难以摇撼的主体地位,这已成为一个毋庸置疑、无需争议的公认事实。
    然而,新诗在与1日诗的较量中虽已脱颖而出,但在其近百年的发展历程中,也走过了风风雨雨、坎坷曲折的道路,并曾无数次地经受过来自各方面的考验和挑战。这些挑战有来自外界的,也有自身的。其中挑战最为强劲,分歧最大、争议最多的,莫过于十年文革结束以后的
    “朦胧诗”的崛起,以及随之澎湃而来、汹涌而起的各种新的诗歌浪潮和风格流派。
    尽管诗在文学中的霸主地位已荡然无存,诗在公众社会中的不景气现象已为越来越多的人所感觉到,但就诗本身来说,她仍在发展中,并在向艺术的王国不断挺进。特别自“朦胧诗”
    崛起以后,中国的诗坛显得异常活跃,思潮迭出,流派纷呈,无论在诗歌观念、内容题材、写作手法、语境表达、语言要求等各个方面,都出现了令人振奋的崭新气象。我们甚至可以毫不夸大地说,这是整个二十世纪中国诗歌最为活跃的时期。
    中国诗坛这种活跃局面的形成与造就,是与食指、北岛、舒婷、芒克、江河、多多等人的功绩分不开的,并以他们的诗为标志的。这些共和国的同龄人从政治风云变幻莫测的切身体验
    中,以诗人的良知、敏锐和非凡的勇气与胆量,对十年浩劫及现存的一切社会现象进行了深刻
    而痛苦的反思与诘责,写出了一系列震撼人心、踔厉风发的优秀诗篇,引起了无数人的共鸣与
    关注。因此,中国诗歌才从歌功颂德、政治宣传的桎梏中挣脱出来,开始了一个新的里程。因
    此,像食指、北岛、舒婷等人的名字,将永远被镌刻在中国诗坛的丰碑上,彪炳史册。
    几乎与他们同时,另有一批在五十年代中期出生的诗人,其中尤以梁小斌、顾城、王家新、于坚、柏桦、杨克、翟永明等为代表,他们一方面与北岛、舒婷等人一起反思现实,有着诗人的使命感与责任感,另一方面对诗的创作艺术进行了全方位的探讨求索,将诗人的嗅觉引入生活的各个角落。这种探索相当艰苦,既有着古今中外诗艺精粹的现代结合和有机融会,又有着诗人失败的困惑迷茫和诸多现实利益的放弃,同时还有着外来的压力和诗坛内部的分歧争议。
    而正当这批诗人在艰苦探索的同时,又有一批六十年代出生的诗人在潜然涌动,其中有些人实际上在八十年代初就已崭露头角,最后从八十年代中后期的逐步登台终于到九十年代初的群起亮相,以一种更新的姿态和诗歌意识在诗坛上尽显身手。这批人的阵容相当强大,几乎遍布了中国大地的每个方位,从北京的西川、黑大春、海子、骆一禾、树才、臧棣、西渡到上海的陈东东、孟浪、郁郁、默默、刘漫流、陆忆敏、徐芳,从四川的吉狄马加、李亚伟、万夏到江苏的韩东、小海、车前子,从福建的黄灿然、吕德安到新疆的北野、沈苇,从浙江的梁晓明到东北的巴音博罗,从陕西的秦巴子、丁当到贵州的郑单衣、唐亚平,从河南的蓝蓝到山西的任悟,乃至海外的杨小滨、张枣、张真、虹影等,基本上都属于这一行列。他们通常被称为“后朦胧诗”抑或“第三代诗人”。他们的诗歌主张和观念尽管各不相同,打出的旗号也是五花八门,令人眼花,但他们的创新意识与王家新、于坚、柏桦等人在本质上是一脉相承的,因而如果放到历史的长河中去,他们实际上与王家新、于坚、柏桦那批五十年代中期出生的诗人仍属一个时期,只是风格流派各异而已。即使是自称或被他人所称的“第四代诗人”的伊沙、徐江、宋晓贤、叶匡政等一批诗人,他们的年纪更轻一些,锐意进取的求新意识或许更为偏颇和激烈一些,但如果我们把历史的长卷再放开拉长一些,他们无论是年龄段或是诗歌创作的基本特征,仍是“后朦胧诗”或“第三代诗人”的延续。
    ……

    目录

    食指 相信未来
    北岛 回答
    宣告

    舒婷 祖国呵,我亲爱的祖国
    土地情诗
    一代人的呼声
    献给我的同代人
    当你从我的窗下走过
    贝曾别
    这也是一切
    也许
    风暴过去之后
    在诗歌的十字架上
    叶坪 白乌
    江河 纪念碑
    星星变奏曲
    让我们一起奔腾吧
    钱玉林 语文课
    刁永泉 人的日子
    钱国梁 在小巷
    秋空风筝
    傅天琳 六月
    十二月的阳光
    心灵的碎片
    梅绍静 碗形心
    草籽篇
    芒克 我是诗人
    南荻 生命之音
    凌冰 希望
    张德强 冰雕
    心井
    高伐林 燧石
    徐敬亚 我恨……
    别责备我的眉头
    既然
    赵丽宏 希望,展翅飞翔
    王川平 走进你目光
    李小雨 红纱巾
    顾城 一代人
    我们去寻找一盏灯
    生命幻想曲
    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
    生日
    梁小斌 雪白的墙
    中国,我的钥匙丢了
    少女军鼓队
    大街,像自由的抒情诗一样流畅
    你让我一个人走进少女的内心
    树的宣告
    陆萍 画圆自己
    李天靖 西宁的印象
    铁舞 开门走出
    驶过冬天
    陈柏森 我的思绪
    杨宏声 琴声充盈的黄昏
    许德民 紫色的海星星
    一个修理钟表的青年
    人行道上,躺着一枚硬币
    心情走失
    伊甸 诗人
    站着
    易殿选 有一天我将这样向人们告别
    ……

    文摘

    书摘
    北岛,原名赵振开,祖籍浙江,1949年生于北京。1969年到建筑分司当工人,1970年开始
    写诗。后与芒克等人创办《今天》杂志,影响很大。系“朦胧诗”代表诗人。1980年后曾在两
    家杂志社任职。现居中国外。普有《北岛诗选》等。
    回 答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看吧,在那镀金的天空中,
    飘满了死者弯曲的倒影。
    冰川纪过上了,
    为什么到处都是冰凌?
    好望角发现了,
    为什么死海里干帆相争?
    我来到这个世界上,
    只带着纸、绳索和身影,
    为了在审判之前,
    宣读那些被判决的声音:
    告诉你吧,世界,
    我——不——相——信!
    纵使你脚下有一千名挑战者,
    那就把我算做第一千零一名。
    我不相信天是蓝的;
    我不相信雷的回声;
    我不相信梦是假的;
    我不相信死无报应。
    如果海洋注定要决堤,
    让所有的苦水注入我心中;
    如果陆地注定要上升,
    就让人类重新选择生存的峰顶。
    新的转机和闪闪的星斗,
    正在缀满没有遮拦的天空,
    那是五千年的象形文字,
    那是未来人们凝视的眼睛。
    [解读] 这是北岛最为脍炙人口的名篇,也可说是朦胧诗中的经典之作,传诵一时,经久
    不衰。其中的开篇两句,早已成为警句和格言,流传尤广.
    此诗咋于一九七六年四月清明前后,首载于:今天;杂志第一期。诗中首先充满着对人妖
    颠倒、是非混淆动乱年代的严厉谴责和痛斥。那些所谓-东民万里。鲜花开放”的年月,在诗人眼中却是人为-镀金的天空”,而且“飘满了死者弯曲的倒影”,所以他-不相信天是蓝的”。
    然而,诗人坚信这种专制制度和荒唐年代不会长久,并在诗尾预见到“新的转机”将会出
    现。
    果然不出所料,仅过半年,“四人帮”粉碎,文革结束,中国人民进入了改革开放的新时代。
    十多年前,评者曾与孙绍振谈诗至深夜,以为北岛的《回答》可推为当今新诗的压卷之作。孙绍振亦表示赞同。

    当你从我的窗下走过
    当你从我的窗下走过,
    祝福我吧,
    因为灯还亮着。
    灯亮着——
    在晦重的夜色里,
    它像一点漂流的渔火。
    你可以设想我的小屋,
    像被狂风推送的一叶小舟。
    但我并没有沉沦,
    因为灯还亮着。
    灯亮着——
    当窗帘上映出了影子,
    说明我已是龙钟的老头,
    没有奔放的手势,
    背比从前还要驼。
    但衰老的不是我的心,
    因为灯还亮着。
    灯亮着——
    它用这样火热的恋情,
    回答四面八方的问候;
    灯亮着——
    它以这样轩昂的傲气,
    睥睨明里暗里的压迫。
    呵,灯何时有了鲜明的性格?
    自从你开始理解我的时候。
    因为灯还亮着,
    祝福我吧,
    当你从我的窗下走过……
    1976年4月
    [解读] 诗中反复陈述着“灯亮着”,实有象征之意。因为“灯亮”就意味着生命的存在;而生命的存在就意味着理想、信念与爱情的存在。此诗写于一九七六年四月,故有“晦重的夜色”诸词,并有诗人的沉思与追求。

    殷才扣,生于20世纪50年代中期,1972年参加工作,现为上海外运公司员工,上海市总
    工会文艺创作中心诗歌组创作员,中国乡土诗人协会会员,上海“城市诗人,,社理事。 已出版诗集《年轮》,并与他人合出版诗集《海上风》。曾在“新世纪青年诗人命名杯”全国性大赛中荣获奖杯。
    国 旗
    我的生命里
    有你鲜艳的颜色
    和你颜色一样鲜艳的
    尊严
    当敬仰的风
    徐徐吹来
    五个金色的鸟儿
    仿佛是一组飞翔的音符……
    一群年轻的初衷
    跃入历史的长河
    漂流亢奋的旋律前进
    统治了好几个世纪的黑暗
    这天,终于在一片
    愈燃愈旺的火光中倒塌……
    于是
    你高高地升起,飘扬
    打开民族的窗
    和许多国家的国旗
    联网
    一片泛着东方血色的朝霞
    镶进了世界的天空
    1987年3月26日
    [解读] 此咏国旗。写出了国旗的美丽、鲜艳和荣耀,同时也把自己的生命融入了进去。 此诗若以高手朗诵,定然悦耳动人,催人奋进。
    ……